巴纳纳小说网
白昼
黄昏
黑夜

SH chapter - Chapter38:

婧溯雨.露≪Lost Star≫  - 发布于2017-12-05 5:18:10pm

其他·同人


Starlight Heaven chap38:

“吥啵... ...”

“吥啵... ...”

原本正和露西打闹的夏突然感觉到一阵不适,疼痛与麻痹从右臂传来,本绽放着笑容的脸颊忽然敛起笑容。

为了不让露西等人察觉到,他故意装成晕交通工具状,实际上悄悄地看了一眼自己被绷带包得密不透风的右臂。

用脚趾头想也知道,必定是龙化恶化了。

露西等人都没发觉到他的不适,他极力掩饰着异样,左手缓缓地捂着右手腕,咬紧牙根。

糟糕,是因为在艾德拉斯时使用了END魔法的缘故导致恶化了吗?

夏忍住就要晕去的冲动,眯起双眼把视线放在自己的有手臂上,却见未被绷带所包扎的手臂也开始起了龙鳞。

(这里是指晕船)

糟糕,这样会被人发现的。

他迅速拉下袖子,果断装睡。

直到靠岸,他才艰难起身,撑着身子摇摇晃晃地下了船,大吼他一辈子也不再搭乘交通工具,引来不少人的白眼鄙视。

下了船后,五人三猫先去找了旅馆置放行李,彼此都熟知这一趟阿尔巴雷斯之旅必定并非几日或一周就能结束的短暂旅程,所以谨慎地找了间便宜又不错的旅馆待下。

几位都没有什么头绪,初次到阿尔巴雷斯一趟,完全不知道该往何处去才是,果断先分开行动探索地区一天。

简单来说,就是先玩上一天才干活儿。

没法子,必须先熟悉一下环境才好做下手,这是灰提出的提议。

毕竟他们连主城的位置在何处都不知,初来乍到,新环境不熟悉。

更何况阿尔巴雷斯是个大国度,与菲欧雷王国相比之下后者简直就是个小村子。

他们在靠海的城市乌尔德博多待上一日,先订好了旅馆。

原本向来是姑娘家速度最慢又难搞,每回都让夏和灰等个半天才甘愿从房间里出来。

但这回,只有灰一人坐在客厅里翘脚静待中。

多次的经验让他养成了好耐心,索性就拿起通讯魔水晶把玩着,坚持每天向艾尔莎的通讯魔水晶拨打着。

即使不通他也决定每日一拨。

夏反锁了房门,把自己独自关在房间里。

没有人知道他在里头干什么,只有他自己心知肚明。

原本佯装无恙的脸颊迅速换上一副少许扭曲的神情,只见他拉起右袖子粗鲁地扯开绷带。

一只布满龙鳞的手臂展现在他眼前,绷带在半空中徐徐地飘扬,直到落地。

他的龙化,整只手都已经成为龙之臂了。

难怪方才会那么疼,一瞬间龙化整只手臂,这是前所未见的龙化速度。

夏怔怔地看着自己的手臂,却发现自己的心情十分平静。

疼痛已渐渐离去,取而代之的是一阵麻痹。

果然... ...

龙化并不会因为他禁止使用魔法而停止生长龙鳞,那样只是缓慢龙化的唯一办法。

根本就没有解除龙化的法子,只有认命!

但禁止使用魔法能够缓慢龙化,但时间久了、日子过长了,龙化速度依然会迅速生长。

所以,缓慢生长只是短短的一瞬间,并不代表永远!

夏认命地闭上了双眼,短短的几秒钟都未睁开眼睛过。

并不是因为自己的龙化危机而感到绝望,而是在担忧这样平静处于人类的日子还有多长的日子可以活下去。

他体验过被END支配的日子,那样简单来说也是恶魔化,所以知道在那段时间内他会失去理智,就连自己最重要的人也会伤害。

但是龙化呢... ...会有理智存在吗?

她会不会重蹈覆辙再次伤害他人?

这样以人类形态来守护露西和大家的时间还有多少?

一会儿后他缓缓睁开双眼,方才迷茫的墨绿色眸子一扫而空,取而代之的是坚决的目光。

不管还有多长的时间,但他绝对要好好珍惜剩下的日子。

绝对、绝对不能再让另个自己伤害最重要的人了!

想到这里,他面无表情地从行李袋里再次取出新的绷带,果断把整只手都藏在绷带之内。

这些事情,由他一个人来承担就好。

盯着自己的手臂,他缓缓地拉下袖子。

——————

这短暂的一天,他们姑且理解了下阿尔巴雷斯帝国的地图路线。

他们现在处于靠海的城市乌尔德博多,在阿尔巴雷斯帝国内算是边境国家,但离主城并不远,搭乘火车只需十五分钟的车程。

由于前往主城只有唯一火车这交通工具前往,所以众人一致决定搭乘火车。

夏和温蒂欲哭无泪。

十五分钟其实十分短暂,但对于两位灭龙魔导士来说,却比一个世纪还漫长。

下车那一瞬间只见一男一女灭龙魔导士苦丧着脸从火车走出来,纷纷表示交通工具是世界上最惹人厌恨的发明。

众人一齐鄙视地看向两人。

朱比亚昨天才乌尔德博多听闻许多的人民闲谈,艾琳女王上任后能力不比杰尔夫差。

虽然杰尔夫的卸任让阿尔巴雷斯帝国子民都感到不解和不舍,但艾琳并没有辜负大家的希望,照样闯出一片天地来,把阿尔巴雷斯帝国照样理得妥妥的。

这是朱比亚诉说昨日一群大叔们谈起政事时听见的。

据说艾琳得权后,立马又带队攻下一名为波尔赛冬的著名国家。

朱比亚只是听见了这方面的消息,对于艾尔莎的下落依然一无所知。

他们在主城艾尔佩尔找了间旅馆待下,并计划好待会要去艾尔佩尔打听消息。

却在准备出门的那一瞬间,接到了由马格诺利亚的妖精尾巴所拨来的通讯魔水晶提示。

灰接起魔水晶,特意点击了广听模式,以便夏等人也能听见魔水晶另一端传来的声音。

“灰,你们现在在哪?”马卡洛夫的嗓音透过魔水晶传来,似乎夹着少许的急躁,而且他那儿也很吵,看起来并不是什么好的消息。

“阿尔巴雷斯的主城,艾尔佩尔。”

却见魔水晶传来重物碰撞所产生的巨响,有匆忙的脚步声以及吵杂声... ...

夏危险地眯起眼睛盯着魔水晶,有什么不好的预感在心中缓缓化开。

“不... ...你们不能去那... ...”

“杰拉尔,回来马格诺利亚了... ...浑身都是伤,如今正在接受治疗,还未脱离危险期!”

“他昏迷前警告我们不准擅自踏入阿尔巴雷斯半步,而且也说了。”

“艾尔莎被艾琳囚禁在城堡里!而且打从一开始艾尔莎离开,杰拉尔就完全失去了她的音讯,都是艾琳在搞鬼!杰拉尔花了半年多的时间才打探到消息艾尔莎在城堡内!”

“消息如果可靠的话... ...艾尔莎有可能会是艾琳的女儿!”

语音落下,这一连串的晴天霹雳的消息一波又一波地袭来,让众人感到不知所措。

“怎、怎么可能?!”夏大声朝魔水晶怒吼了一声,忍不住心中的担忧和怒火,手掌也化为了拳头,青筋暴跳。

艾尔莎居然是艾琳的女儿?这怎么可能!

那个女人... ...艾琳看起来那样年轻... ...怎可能会是育有一女的女人?

... ...等等。

年轻... ...之前和贤龙的对话,确实了解到艾琳过去曾是龙族女王,而那也是几百年前的事情了。

贤龙也说过,倘若那位艾琳真的活到了现在,只有一个可能性。

就是早已龙化成功,成为不老不死的龙族。

而这位狠毒的女人,居然会是艾尔莎的母亲?

的确符合条件,艾尔莎是孤儿,从逃离乐园之塔计划后就来到妖精尾巴公会,公会里的大家都知道在被抓进计划里的她是个无父无母的孤儿。

大家本以为她的父母早死,扔她一人在世上孤独生活,却殊不知她的母亲正在世界的另一边享受大臣的待遇。

可恶... ...事到如今囚禁艾尔莎还有什么意义!

———————

“呼... ...呼... ...”,她单手撑着剑,另只手撑着一旁的墙壁,伤痕累累的身躯在阳光底下沐浴,那头扎起马尾的绯红色的长发也凌乱地披在肩上。

唇角流下一行夺目鲜艳的血迹,精致的脸蛋上毫无一丝畏惧与退缩,目光坚毅地盯着不远处的女人。

艾尔莎吐出一口血水,强忍着伤口所传来的痛楚,逼着自己站直身躯与女人对战。

「绯色的绝望」。

这个代号真适合她啊,因为在她女儿的眼里。

她也是一个让人绝望的存在!

不是厌恨在过去她抛弃了自己,也不是厌恨她把她抓到这种鬼地方。

而是恨!恨这个女人,利用这种方式告诉她,过去的艾琳有多疼!

“挺耐打的嘛,都打了三天三夜,还不倒下,你还是我遇过最难缠的对手。”艾琳妖娆一笑,把玩着自己的绯色长发,并没有把视线放在艾尔莎的身上。

她平日所持的魔法杖自动屹立在一旁,散发着淡淡的绿光。

“因为你。我才会变成如今人不人,鬼不像鬼!”

“都是你的错!如果能回到过去,我绝对不会生下一个将来即将成为我的祸害的女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