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纳纳小说网
白昼
黄昏
黑夜

SH chapter - Chapter39:

婧溯雨.露≪Lost Star≫  - 发布于2017-12-05 5:18:55pm

其他·同人


Starlight Heaven chap39:

“我恨,我怎么把你这种祸害给生下来!”

祸害... ...呵呵。

当初与阿尔巴雷斯帝国决战之后,迎来的便是与敌国联手对付黑龙阿库诺基亚。

当时她为了守护大家的安全,利用金刚之铠挡下了重重的一击,导致她昏迷不醒。

之后的事情,她也透过杰拉尔的诉说才知道,是夏的恶魔化才失去的理智,但在最后一刻苏醒了。

然后把黑龙给干掉了,和灰联手一同对付黑龙。

据说灰是在关键时刻出现的,不过也救了大家一命。

在杰尔夫和初代会长梅比斯决定继续沉睡下去的时候,她选择了离开妖精尾巴。

艾琳对马卡洛夫的说辞是:“借她来本国度度假。”

但实际上却是:来本国给我玩玩儿。

在一切战斗化为过去的那一瞬间,她在她面前勾起唇角,说出了一句只有她听得见的话。

“我的分身啊,隔了二十多年,你倒也没长得太丑。”

“是不是觉得很好奇,很疑惑,很狐疑?和我来吧,阿尔巴雷斯欢迎你。”

“若是你不来,马格诺利亚被摧毁成废墟的画面应该会很浪漫呢。”

“最浪漫的莫过于你站在所谓的「伙伴们」的坟墓面前,连束鲜花也无法送上的那个画面。”

“想想就觉得,啊。

好兴奋啊—”

当时的艾尔莎浑身起了颤栗,警惕地盯着眼前笑得妩媚倾城倾国的女人。

明明口中吐出的字眼是那么的残忍冷血,但她脸上却笑得那样妖娆。

艾尔莎怒得咬紧牙关,那双手掌也因此而化为粉拳。

彼此的绯色长发被忽然到此的风给扬起,同样颜色的秀发在这片战场上缓缓地飞扬着。

她当时心中也在告诉、催眠着自己,这绝对不是真的。

她不是白痴,自从她从艾琳口中听出“分身”这个字眼,就已经猜到了一半这人的身份。

只是还无法确认。

“你,到底是谁?”

“我就是你。而你,就是我。”

说完她又勾起唇角,形成了个好看的弧度,顺势伸出手指卷了卷自己的发丝,才缓缓地仰首,笑着指了指她的秀发。

艾尔莎不禁一怔,愣在原地。

而她在与会长诉说此事时,也重复了那一句话。

「毕竟,你就是我。而我,就是你。」

艾尔莎清楚在场的人并不知道此话的意思,她皱紧眉心,复杂地看向那抹红色。

会长并不答应艾琳的要求,说要经过她的同意才能带走她。

那一瞬间,艾琳缓缓回身,锐利的目光在她身上扫过。

从那一刻起,她就已别无选择。

不是因为心中的胆怯导致她止步不前只能被她带走。

而是想知道真相,另一方面也坚信艾琳绝对会摧毁菲欧雷王国的能力,为了守护重要的大家才选择和会长马卡洛夫道别。

在最后的最后,会长的哭泣声和初代的思念体的吐槽,她是听见的。

但选择强忍住眼中的酸涩,抬头看向那片蔚蓝的高空。

走到这一步都是她自己的选择,不能怪任何人。

她决定这将会是她最后一次因为懦弱而流泪,将来什么样的难关都要咬紧牙关越过。

再见,妖精尾巴。

回不回得来还是个问题呢,也许这将会是最后一次的见面了。

这个她住了十几年的“家”,这群她相处了十几年的“家人”。

再见,我的家人。

(这里的十几年不包括天狼岛的七年时光,而艾琳说的二十几年是包括天狼岛的七年空白期。)

面前离她不远正等待着她到来的艾琳勾起唇角,回头走向黑暗的未来。

她的未来,注定和眼前的艾琳捆绑在一起,再也无任何色彩可言。

和杰拉尔从离开马格诺利亚的时候就没见过面。

艾琳像是知道似的,特意甩开了杰拉尔。

但对于杰拉尔的穷追不舍,艾琳是无奈与兴奋的。

艾尔莎只是面无表情地聆听着她的废话,心中却默默祈祷着那位蓝发男子别再靠近她们了。

那样的话,是不会有机会获得幸福的。

“没想到你的小情人还挺厉害的,我都已经掩盖了气息和特意使用了魔法,他还能知道我的位置。”

语音落下,艾琳妖娆一笑,走到甲板前仰望着高空。

没错,她们当时正搭乘阿尔巴雷斯的船只,从温莱斯瓦特城前往阿尔巴雷斯帝国的途中。

从她上了船的那一刻,她就已经离开了家乡,她出生的土地—菲欧雷王国。

艾琳本打算在一天后才搭乘船前往乌尔德博多,但由于杰拉尔的逼迫之下,她不得不把离开的时间提早了一天。

原因是必须得甩开杰拉尔。

在这一点,艾尔莎和艾琳的想法是一致的。

只不过,她是为了让杰拉尔得到幸福的未来而甩开他,艾琳纯属觉得这蝼蚁很麻烦。

他已经越过了许多的困难,眼下再无任何事情了,他也能安心地得到幸福了呢。

不能再因为她,而耗时间。

从一开始希望和他一起过日子的愿望就只能是不可实现的奢望。

所以当艾琳说了那句「小情人」时,她淡淡地开口回应道。

“他不是我的情人,我也不喜欢他。”

闻言的艾琳笑得花枝招展,两人都没注意到一直隐藏在甲板不显眼的追踪魔法正闪耀着蓝色的光芒。

而在温莱斯瓦特准备上船追艾琳和艾尔莎的蓝发男子透过追踪魔法听见了这冷淡的一句话,愣在了原地。

——————

在挂断和马卡洛夫的通讯时,众人的脸色都不怎么好。

兴许是因为艾尔莎就在这片土地被某人所囚禁,也或许是因为知道了囚禁艾尔莎的罪恶祸首是她的母亲。

那位蛇蝎美人...

那强大得能自由操控「unvierse One」,一的魔法的魔导士。

居然是艾尔莎的母亲。

而那位他们寻寻觅觅的艾尔莎.舒卡雷特,却是待在这片土地,艾尔佩尔的正中央魔法皇宫之中。

因为寻找艾尔莎的下落,杰拉尔终究受了重伤,还被艾琳的人送回了马格诺利亚妖精尾巴。

意思很简单,拿回你的人滚回你的公会去,别再来骚扰我。

越是这样越有挑战性,妖精尾巴的大家怎能坐视不管呢?

更何况他们的家人还在魔法皇宫中被囚禁呢!

只不过,这宁静的生活终究是不能长久。

半年过去了,他们本以为有杰拉尔在艾尔莎的身旁,起码是安全的。

但没有。

杰拉尔从头到尾从未接近过艾尔莎和艾琳半步。

那个追踪魔法也在中途被艾琳发现给销毁了。

魔法皇宫并非平常的皇宫般就固定落在某个地区。

你能想象一个可以随意移动的皇宫,在这片强大的土地上随意更换根据地吗?

没错,在阿尔巴雷斯帝国确实拥有这样逆天的力量。

换句话说,在阿尔巴雷斯帝国中,每个城市都是主城!

而在阿尔巴雷斯国中拥有三十个大城市,七十五个小城市,并不包括小村子。

这也是因为杰拉尔在这半年的时间内完全找不到艾尔莎下落的缘故。

他做梦也没想到艾琳早就把根据地转换到

艾尔佩尔(April,四月的意思。)。

在收到消息的第一时间,却被奥格斯特所伤,被送回了马格诺利亚。

隐约记得在昏迷那一瞬间,他听见了一句话。

“把陛下... ...还来啊。”

事情闹得越来越大是显然的。

但由于害怕艾琳又再随意更换根据地,所以利力提议先了解艾琳更换地点的顺序。

据说在杰拉尔寻找艾尔莎时,艾琳更换了十个根据地。

而夏、露西和哈比正好被派去收集资料,朱比亚和灰被安排去打听和证实艾尔莎的下落。

夏露露由于未来预知的魔法起了混乱,被迫留在旅馆内休息,温蒂也留下来陪它。

利力更是先去了解阿尔巴雷斯的构造。

艾尔莎是否在魔法皇宫中还未得到证实,必须要有十足的把握才能开战,所以逼不得已灰和朱比亚必须去打听下落。

还不知道艾尔莎为何不反抗的原因,凡事小心谨慎为妙。

夏、哈比和露西到艾尔佩尔的街上打听消息。

这工作很适合露西这样有礼貌的女孩,不一会儿就打听到了一部分的资料。

阿尔巴雷斯帝国的城市取名方式很特殊,三十个城市中有十二个城市使用月份来起名,剩下的十八个城市使用宇宙内的星球等来起名。

就打比如,一开始艾琳归来阿尔巴雷斯接手国王之责之时,那个时候根据地落在迪赛尔本(December)、之后到了朱比特(Jupiter)、银河(Milky Way)、爵纳尔利(January)、马尔奇(March)、地球(Earth)、奥格斯特(August)、塞尔提本(September)、金星(Venus)和艾尔佩尔(April)。

之中包括了主城与小城市。

比如说艾尔佩尔、奥格斯特、爵纳尔利与地球都是主城其一。

(绝对只是我一月生日所以把一月归为主城啊哈哈哈)

而其余的都是小城,但却不是落魄又无人的小城市。

在打听到消息时,他们两人一猫就找了间咖啡厅歇一会儿,顺势分析着下一回艾琳究竟会搬移到何处。

他们待在阿尔巴雷斯帝国的消息很快就会被艾琳知道,她必定懒得和他们决斗而先离开。

那样的话,不先猜测下一回她会去的地方是不行的。

在等待咖啡送上的当时,露西拿出阿尔巴雷斯帝国的地图,边分析边盯着方才得到的资料。

地图上的十个地区都被她用红色圆珠笔给做了标记,只见她垂头摸着光滑的下巴盯着那张地图沉思。

“有什么发现吗?”

“不。”

她简单易懂地回应了他,盯着地图发呆。

不可能,那位艾琳绝对不会做这种傻事。

这种随随便便决定就去哪个城市的傻事。

一定有什么隐藏的计划存在着。

迪赛尔本是十二月、爵纳尔利是一月、马尔奇是三月、奥格斯特是八月、艾尔佩尔是四月、塞尔提本是九月。

剩下未被艾琳选上的城市是十月、十一月、五月、六月、七月、二月... ...

而还有地球,银河,木星。

木星和地球是星系体的存在,找按理说银河本不该在当中。

她随意翻看着地图中城市的名字。

其余的城市不是使用星球取名,便是月份,再不然就是些奇奇怪怪的名字。

但排除星球和月份起名的,只有银河(Milky way)这座小城市。

很奇怪啊... ...又说不上哪奇怪了。

八大行星,不包括矮行星的冥王星,但是在地图上确实拥有名为Pluto 冥王星的城市所在。

但是却没有太阳城。

只不过,Pluto是个小村庄,找按理说艾琳绝对不会选择这个地方。

哈比这时才拍着小翅膀来到咖啡厅,一眼便看见了两人的所在位置,气喘喘地飞了过去。

“嗳,好累啊。因为要过新的一年了,大街上好多人分发新的日历呢!”

说着它也从小包裹里取出一个迷你日历递给露西,自个儿坐在露西身旁喝着果汁。

露西盯着手中的日历,是以绯红色为封面的一个日历,封面有着曼陀罗花的照片,看起来十分漂亮。

一打开第一页,便是新的一年一月的日期与星期。

而在一月的隔壁,有着一个可爱的小贴纸。

是水星,Mercury的贴纸。

“艾琳转移根据地的日期是多少?”

“... ...”

“转移地球时是二月二十五号到四月六号。”

“四月六号后到马尔奇,之后四月二十三号到金星。”

“五月一日转移到...”

(后面省略)...

“十一月二十三号转移到银河,接着在十二月一号转移到了艾尔佩尔直到今天十二月二十一号。”

... ...

她想她大概猜到了一点点线索。

前面的部分转移都是障眼法,她差点就要被骗得以为下个目标会是水星了呢。

这一切的规律,原来只不过是使用了数字跳字来混乱人眼。

若不是哈比送来的日历,她恐怕都会被这谜团给牵着鼻子走。

艾琳根本没有去过金星,应该说,从四月多转移到了马尔奇后,就再也没动过了!

直到十一月二十三号再次转移到银河,随后到艾尔佩尔。

应该说,艾琳根本在马尔奇转移后并非去了金星,而是Mars,火星。

就再也没动过,直到去银河到艾尔佩尔。

这其实是个障眼法,她转移的计划也很简单。

应该说是弱智。

在形成一个完整的星球时,地球只是一层壳的存在。

它必须越过地壳时代、地球形成时期等等几千亿年才能成为一颗行星。

进入太阳系时期距今年数是2500,而地壳时代的是4600。

转移地球时是二月二十五号到四月六号。

这只是一场简单又弱智的跳数字游戏。

而三月和火星的原理十分简单,简单到露西觉得她刚才的忧虑是白费的。

没想到艾琳这么懒。

在五月时期诞生的孩子通常会是十二星座中的白羊座其一。

而白羊座的时间是三月二十一号至四月二十号,而在这段时间正好符号。

之后会去Mars,火星的原因也十分简单。

因为,白羊座的守护星球是火星。

之后艾琳没有移动,特意在外放出消息转移了十个城镇。

本以为能瞒天过海,但杰拉尔早就发现了。

不得已在十一月时转移到银河,然后到艾尔佩尔。

根据这些“有效”的资料,得知艾琳女士是个很懒的女人。

但也因为她的自信和疏忽,导致露出了马脚。

露西看向窗外的魔法皇宫,微微一笑。

艾尔佩尔... ...吗?

“不用找了,艾尔莎不在魔法皇宫内,这座皇宫是假的。”

“分开行动,两批人马前往八月城(August)和十一月城(November),艾尔莎一定在这其中之一城市中,当然,艾琳也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