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纳纳小说网
白昼
黄昏
黑夜

暗影面纱 - 28:挣扎

无痕三少≪弑魔者≫  - 发布于2017-12-06 12:02:21am

奇幻·玄幻


没多久,凯特身上附着的黑色甲虫全被小女孩的力量给驱散了,可他身上被甲虫咬出的伤口相当不堪入目。之前所累积的疲劳也因此有机可乘,令凯特的躯体难以动弹,就剩下似有若无的气息来证明他的生存。

“呜......”小女孩看着凯特那严重的伤势,眼睛禁不住泪汪汪了起来,小手聚起白魔法之力,就替凯特那血肉模糊的伤口治疗,可伤势过于严重,就单纯的魔能是起不到任何效果的。

“哇————!”小女孩见伤势迟迟没有好转的迹象,登时急得嚎啕大哭,她已经束手无策,也不晓得该怎么做了。

这时,一个温柔的摸头让小女孩顿住了哭泣。

“别哭了,我没事......”是凯特,他的意识还没有消失,他勉强自己动起沉重的手,就为了止住眼前这个小女孩的悲伤,他深怕小女孩的哭声会吸引来附近的魔物,目前尚未脱离险境。

“大哥哥!”小女孩激动得破涕为笑,若非凯特有伤在身,她恐怕会抱上凯特。

虽然算是得救了,但眼下情形也不容乐观,到处都是魔物,让这样一个小孩逗留在此可是很危险的,必须将小女孩送到安全的地方......

凯特尝试爬起身体,不过身体就仿佛被绑上了重物,压得他无法动弹,刚刚举手安抚小女孩已经是最大的极限了,肾上腺素的副作用比想象得还深。

“大哥哥,别乱动,伤口会疼的。”凯特那好似挣扎的行动,就连这种小女孩也懂得他要逞强。

“妳快点走。”凯特目前是再起不能了,小女孩留下必然遭遇危险,独自逃亡却尚有一线生机,他也只能下达这样的指示。

“不要,你现在全身都是伤,我要留下来照顾你!”小女孩皱了皱眉头,别扭了起来。

“我的小祖宗啊,求你了,快点走吧。”凯特实在怕了这个小女孩的顽固。

“哼。”小女孩显然不想听从凯特的建议,鼓起了自己的双颊,表示强烈不满。

“乖,我不会有事的,妳先离开,我随后就会跟上......”凯特这时候也只能试着哄骗小女孩了。

“不要。”小女孩貌似知晓凯特在撒谎,即答。

“臭小鬼,不听话小心我扁妳!”凯特甚至加重自己的语气,说出狠话。

“哼。”小女孩索性捂住了耳朵,不想听凯特的废话,留下的意志相当坚定。

“唉。”凯特实在拿她没辙,无奈地叹了口气,唯有保佑其他魔物在自己恢复之前,别过来这里。

‘叽!叽!’可命运就是那么喜欢不尽人意、那么任性。好巧不巧,此时就有一只赤血巨蚁发现了她们,爬着瓦砾堆走来。

该死!偏偏挑这时候......

凯特慌了,更加努力地试着让身体动起来,可恨的疲劳却完全不给情面,持续镇住他的力气。小女孩是吓得浑身颤抖,硬是缩在凯特的身边。

眼看赤血巨蚁渐渐逼近,凯特的紧张感也在呼应地加深。

动啊!

快动啊!

我的身体!

不争气的躯体却无法回应凯特的意志,自己倒是不打紧,再这般下去,小女孩也会变成这虫子的美味大餐,自己现在说什么也必须动起来!

凯特是激动得伤口爆裂,血都喷了出来。

呃......

不知为什么,凯特忽然顿感脱力,意识甚至开始模糊了起来,即将昏厥的朦胧之中,隐约看见了闪闪发亮的细小颗粒。

刹那间,小女孩对于眼前的一幕赫然不知所措,一道美丽的倩影也正从天而降,轻飘飘的地落于两人身边,她有一对相当炫丽的翅膀。赤血巨蚁也像是老鼠遇见了猫般,掉头就逃。

天使吗?小女孩一瞬间是那么揣测,可那对翅膀却不是纯白色的羽翼,而是跟蝴蝶一样的翅膀,却闪闪发亮。这个突然从天而降的女神不是别人,正是蝶依,她起初就在暗中观察着一切。

凯特此刻状态虚弱得很,要是平常的话,蝶依可无法奈他何,今天可说是上天所赐的绝佳良机,终于能彻底清算过往的旧账。

蝶依将自己的手掌硬化了起来,打算上前给予凯特致命的一击。

“姐姐,求求妳救救大哥哥。”小女孩完全在状况之外,对她而言,现在可算是找到能依赖的对象了,她忍着就要落下的泪水,恳求着蝶依。

蝶依也没有要伤害小女孩的意思,仅仅是敷衍地朝她笑了笑,就走到了凯特的身边,蹲下。

这样就结束了......

她也没打算听取小女孩的请求,硬化的手掌移动到了凯特的胸口位置,本来她是正欲就这样捅穿凯特的胸膛,一了所有恩怨。

为什么......

可在这等节骨眼上,她却迟迟未将手掌戳入凯特那血肉模糊的胸口。

自己明明是多么想置他于死地才对,可为什么偏偏却下不了手?

刚刚凯特替队伍断后而自我牺牲的举动,有点打动了蝶依那被尘封许久的初恋回忆,曾几何时的她就是爱上了这样的凯特;一个有情有义的善良男孩。

不对!这男人可是弑魔者!他屠杀了自己的所有同胞!他就是那么残忍的男人!他是冷血的!先前他不是还想杀了自己吗!?他就是这种不容存在的邪恶!

蝶依的脑海顿然形成了两股矛盾的思考,它们从最先的互相吵闹,直至大打出手,令蝶依的意志乱作了一团,她已经不知道自己该怎么办了。

“姐姐,妳怎么哭了?”小女孩擦了擦蝶依那不知不觉中落下的泪水,蝶依才回过神来。

“没什么。”蝶依摸了摸小女孩的头,微笑道。

“大哥哥难道......”小女孩似乎误会了什么,又要哭了。

“他没事,妳放心。”蝶依马上安抚道。

“真的......?”小女孩有些怀疑,毕竟刚刚蝶依可是掉泪了。

“真的。”蝶依眼神坚定地说。

“大姐姐,那快点救救大哥哥......”小女孩搂住了蝶依的手臂,令她本来就在动摇的心开始有了抉择,手掌的硬化也中断了。

“不过妳得答应我一件事哦。”蝶依道。

“什么事?”小女孩急忙反问

“别把我的事告诉他。”蝶依瞧了瞧昏迷中的凯特。

“嗯。”小女孩猛点头表示答应。

“一言为定。”蝶依伸出了小指。

“不遵守的是小狗。”小女孩也用小指钩上了蝶依的小指,彼此订下了童趣的约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