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部·与子成说 - 第十二章 逍遥散仙

白昼
黄昏
黑夜

甄少ZS≪劫后余生≫  - 发布于2017-12-07 1:18:20am

其他·同人


追命没有告诉言亦冬,那日和那凶手交手的最后,凶手在自己欲逃脱之时,说了句让他差点回头在和那凶手拼命的话——“跑了没关系……还有言亦冬……”

所幸他控制住了自己,不时回头和凶手拼命,而是直奔言亦冬的住处。他不知道那凶手说的是真是假,但是他的的确确说出了言亦冬的名字,那他不容许任何一个万一发生。

也因为如此,在言亦冬把他送回神侯府时,他便不顾形象地死缠烂打,吵着什么要吃他亲手做的饭等等无理取闹的理由,非得要留下言亦冬。诸葛神侯和其他三位神捕最后都受不了了,便也跟着请言亦冬暂时留在神侯府照顾追命。

言亦冬的武功也不是那凶手的对手,把他放在神侯府,放在自己身边,还是比较安全的。至少他的住处在神侯府深处,关卡重重,凶手不容易突围。这也是他现在唯一能想到的法子了,毕竟他伤势需要一段时日才能痊愈,这段时间他基本跟个废人似得,可要有什么万一,他恐怕帮不上什么大忙,还得拖累人。

安全起见,他最后便将当天的事告诉了仍在追查凶手的冷血等人,希望神侯府能保护言亦冬。

“崔略商!”

“啊?”现在会连名带姓叫他追命的,也只有眼前忙着给他料理午膳的人了。

言亦冬捧着一大碗饭,坐在追命床边,从床边的矮桌上夹了些菜放在上头,问道:“我说,你是不是还伤着头了?怎么我觉得你最近总是痴痴呆呆的?”

“你才痴呆!我这是在想案情……”追命咽下饭后,接着说:“你怎么拿这么多饭菜?我可吃不完啊!”

“嗯?”言亦冬夹了菜,伴着饭喂到自己嘴里,以行动回答追命,这碗饭是他俩的分量。

“你……”

言亦冬看着呆若木鸡的追命,把嘴里的饭吞下后,说:“每次都把你喂饱了才吃,挺费劲儿的的,这样子省事儿。快吃吧!话怎么那么多?”

追命没再多说,装作自然地吞下言亦冬喂过来的饭菜。两个大男人吃一碗饭没什么好介意的吧?可他怎么想怎么别扭,但是别扭中好像还有别的感觉,好像这样挺好的……

嗯,没什么关系吧?他俩嘴都亲过了……不对!两个男人亲过嘴一点都不正常吧?

“崔!略!商!”

“有!”被言亦冬这么一吼,追命飘远的魂魄都回来了。

“专心吃饭!”

“是!”

追命强迫自己别再想些有的没的,最重要是先把肚子喂饱!可是……

追命的眼神不自主地飘向言亦冬咀嚼着食物的嘴,沾了油而泛着光的唇似乎比那天晚上的还要柔软……

该死!明明那天自己被下了药,怎么这家伙嘴唇的触感却记得那么清楚呢?

艰难地把午膳吃完,等言亦冬出了自己的寝室后,追命才松了一口气。

本以为终于有时间理清自己的思绪了,耳边却突然传来一把陌生的声音。

“崔略商。”

追命惊恐地回头,他记得言亦冬离开的时候已经把门关上了,现在那门也还是闭着的,那眼前这个人又是什么时候进来的?

对方叫了他的名字后便没下一步动作,只是直直地盯着他看,嘴角微微的上扬,让人看不清他的情绪。追命打量着对方,思索着对方是不是那日的凶手,难不成那凶手真的神通广大到神侯府都能来去自如?

但是那样貌与气质完全不是一个人,眼前的人一身素白,衣摆处晕染了淡淡的翠绿,倒像个逍遥散仙多过杀人如麻的魔头。

在追命困惑不解之时,那又开口了。“张启山。”

“什么?”

追命眉头皱得更深,那人却又恢复笑而不语的模样。他又想了下刚刚那人说的话,张启山?什么张启……等等!对!他是张启山!那崔略商是谁?他是张启山还是崔略商?

“呜!”

张启山突然感到一阵骨肉分离的疼痛,猛地一睁眼,眼前已没有了那奇怪的人,也没有了那些古色古香的摆设。可出现在他眼前的是言亦……不对!是齐桓!是九门齐八爷齐铁嘴!言亦冬是谁?为什么跟齐桓长得一模一样?

在他困惑之际,那非人所能承受的疼痛减弱了,意识又陷入一片模糊与黑暗。

然而,此时的张启山已经清楚自己是怎么回事了。他在古墓里着了道,齐桓他们刚刚应该是在救他,他现在应该是昏迷中,他必须尽快找到醒过来的方法。

*您的赏赐是作者的动力
亲,打赏前请先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