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 第五章(2)

白昼
黄昏
黑夜

顾盻≪若是我们不相爱≫  - 发布于2017-12-06 11:17:06pm

都市·爱情


  晨曦的阳光透过玻璃窗户,照射进程翎的床畔,细微些许打在她盖着薄被的身体,翻过身,她的睫毛轻颤,缓缓的从睡梦中苏醒,下一秒钟,她从床上弹坐起身,四处张望着,像是在搜寻谁的身影,直到确定她想的那个人不在房里头,程翎才松了一口气,缓慢地下床穿上衣物,打理好自己。

  经过厨房时正巧碰见从里头走出来的蒋西墨,她错愕地看着他手中捧着的咖啡杯,厨房里又出来另一个男人,仔细一瞧,原来是沈洛,他礼貌地点头唤道:“程小姐。”

  这一时之间她也不晓得如何回复,只好轻轻点下头,当作是回应他的。

  程翎走上去,站在蒋西墨两步之间的距离,伸长了手在他身前。“把钥匙还我。”

  她嗅到他手中端着的咖啡,那味道竟有几分熟识,似乎并非是她家里头廉价的咖啡豆,而是那些年来,他喜好的那一款豆子,这香味令她有几秒微愣,回忆一幕幕地汹涌而上,让她还来不及防范,就将她给深埋进回忆中。

  那时程翎住在蒋西墨的豪华别墅,而她经常窝在窗边的角落,在那儿翻阅蒋西墨让人给她准备的小说,全是依照她的喜好买下的,而他则会做在一旁的椅上,那有张桌子,他会在那里办公,桌上摆着精致的杯具,上头有几蕊花朵相互争艳着,里头则是浓厚的黑咖啡,是以他喜欢的豆子研磨而成,杯口飘散出袅袅轻雾,现在回忆起来,当时的一切竟是如此惬意。

  蒋西墨没有多说些什么,只是将钥匙掏出来,放入程翎的手中,她注意到他无名指上的一枚银色戒指,毫无任何宝石点缀,也没有雕刻出样式,就仅是一个银色的环,圈套在他的指上。

  “妳家里的钥匙,我那儿至少也有十把,倒是不介意缺这么一把。”

  正打算转身离开的程翎停下脚步,她扭过头瞪着蒋西墨,一怒之下将手中的钥匙往他身上扔去。而蒋西墨倒也不生气,单手接住那只钥匙,眼眸带笑见她气冲冲地往房间的方向走去。

  一看时间,也差不多要到公司去上班,程翎换上衣服,拿出昨夜蒋西墨带来的牛皮夹袋,那张有她签名的合同似乎已经被他拿走,留下的只有一张公司的合同。细长的指尖顺过发丝,她将颊边垂落的发勾到耳后,眼神放在那张合同上头,思考几秒钟,才意识到这是用什么换来的,她轻叹口气,缓慢地走到一旁拎起皮包,手上拿着牛皮夹袋,打开房门。

  没巧碰上正要开门走进来的蒋西墨,她下意识地后退一步,看着他。而蒋西墨则是瞥见程翎手中的袋子,一下子理解她正要去哪里。

  “我等等要上飞机,去墨西哥一个月,今天别去上班,陪我吧。”

  眼瞧他倒是说得理所当然,程翎勾勾唇角,敛着眼眸,端起微笑:“陪你?”

  蒋西墨淡然点头:“嗯。”

  她笑着,手挥了几下,让他往一旁站。他满脸不明所以,往一旁移动一步,瞧着程翎走出房门,接着说:“不好意思,我一早有班呢,蔣大少爷,您请自便吧,我不奉陪。”

  说完,侧过身子正打算离开他眼前,蒋西墨挑眉,伸手扣住她的手臂,将她往怀里扯。这可不是他熟识的程翎?总与他作对,使他气得吹胡子瞪眼,然而,这样的她才是使他放不下的。

  “为什么妳总不听我的话?”他将她扣在怀中,从后头紧紧揽住她的腰,这身高的差距让她有几分尴尬,她能感受到蒋西墨是弯下了腰,才将自己的脸埋进她的发中。“程翎……”

  自从他们再度相遇,蒋西墨总是喜欢这样叫她,软软地、温柔地,喊着她的名,而他每这么喊一次,程翎的心,就狠狠地刺痛,那感觉像是被刀子底在心尖,每听见他唤她一声,那把刀子就往下陷進一分,一次一次,都更加刮疼她。

  “鬆開,”她賭氣地拉扯著他的手,可那手掌像是被黏在腰上,動也不動。“蔣西墨,我讓你鬆開,聽見沒有?”

  他沒有回應,只是把頭更加深深地埋進她的髮間,觸碰到她的頸脖,呼出一口熱氣,燙的程翎咬牙,敏感得險些叫出聲。

  幾秒的僵持後,他才終於鬆開手,程翎頭也不回地往樓下直奔,只要能逃離他的視線以外,其餘都不重要,她一點也不願意再與他多相處一秒,至少當下如此。

  沈洛看見從裡頭迅速走來的程翎,茫然地站在那兒,原先還想打招呼,可她卻像是沒見到他一般,拉開大門,“砰”地一聲走了出去,恍如他不站在那似的。

  過不久,蔣西墨從後頭緩慢走來,望著程翎離去的方向,眼神深幽地落在那扇被關上的門,空氣中彷彿還飄散著程翎身上的氣味。

  沈洛在一旁,瞧著他的表情,不太確定地問:“蔣少,要讓人跟上去嗎?”

  只見蔣西墨斂下眸光,幾秒鐘後才緩慢地點頭,沈洛會意過來,馬上到一旁聯絡霩甜跟上。待他交代完過後,撇頭看見蔣西墨靠在牆上,表情有幾分鬱悶,難得見到他如此黯淡的模樣。

  “沈洛,”他閉上眼。“我是不是真的挺失敗?”

  這會沈洛還真不知道應該如何回應,至少在他看來,蔣西墨就只是因為受到程翎的打擊,而變得如此,要是別的女人令蔣少如此消極,沈洛大概會逞著生命安危,狠狠批蔣西墨一頓,可如今是為了程翎,他竟只能張張嘴,一個字也吐不出口。

  身為他們幾個年來的見證人,他實在沒什麼偏袒蔣西墨的話可說,但就是如此,作為他的秘書,他仍舊對於蔣少對程翎的深愛,感到相當不值得。蔣西墨對程翎,可說是比金子更真,儘管當事人們都理解,可傷害彼此的行為卻依然沒少做幾分。

  也許他們兩人會到這樣的地步,其中緣由,兩人是最能明白的。

  

  離開屋子之前,蔣西墨站在門口,回頭一望,屋裡的裝潢與他記憶中的模樣毫無絲毫之差,昨夜他進門後便發現,這小小的空間雖然看似哪都沒變,可屋內一件與他相關的物品全都沒有。那天她打電話給沈洛,好似下定決心與他斷絕所有關係,於是將他所有物品,一樣不差地全都歸還給他,蔣西墨依舊記得那日,沈洛接到她的電話,他在他的示意下接聽,對面傳來程翎的聲音:“沈洛?”

  蔣西墨不許沈洛再喚她少夫人,這說來也有道理,畢竟他們已經分開了,於是他喚道:“程小姐。”

  “……”對面沉默半晌,似乎是對於他這樣的稱呼感到有些不適應,接著他聽見程翎深吸一口氣,接著說道:“蔣少還有些東西在我這裡,能麻煩你過來拿嗎?”

  他還記得那天他坐在書房的椅上,手中昂貴的筆被自己握的死緊,腦裡全是她說這些話時,所可能有的表情,最終他感受到沈洛的注視,他只能僵硬地點頭,算是答應了。

  “好,程小姐什麼時候方便?”

  “明天晚上吧,我已經全都整理好,還麻煩你了。”

  “不會,那就明天晚上。”

  隔天沈洛拿下來的一箱物品裡頭,有他的衣物,有他零零碎碎的東西,最後沈洛將一個藍色絨盒遞到他眼前,蔣西墨接過,他不必打開絨盒,便能知道裡頭裝的是什麼。

  他用好幾夜的構思,畫出來的戒指草圖,讓人打造成一只屬於她的戒指,完完全全屬於程翎的,獨一無二。而她竟然就這樣還給他,輕而易舉地退回他的一整顆心。

  “扔掉。”蔣西墨握緊手中的絨盒,最終將它扔進堆滿她的氣味的紙箱中。“全部都扔掉。”

  那時候的他,心算是死透了,他與程翎的這些年,就像是流水一般,這樣付諸東流了。大概也不會料到,自己竟然對她如此念念不忘,說是恨也好,依舊愛著也罷,蔣西墨想讓她不痛快,用各式各樣的方式,不惜一切地讓她不痛快。然而當他真的做到,可以讓她真正的不痛快時,他卻輸給自己的心軟。

  “蔣少,該走了。”身後的沈洛適當地將他從回憶中喚醒,蔣西墨收回手,讓門闔上,發出“砰”地輕響。

  他若有所思地看著關上的門板,心裡難受得有如被狠狠切開。

  程翎,妳究竟對我做了些什麼?

*您的赏赐是作者的动力
亲,打赏前请先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