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 第五章(3)

白昼
黄昏
黑夜

顾盻≪若是我们不相爱≫  - 发布于2017-12-06 11:18:37pm

都市·爱情


  指尖捏着纸张的边缘,齐子晨瞧着里头的内容,对于程翎的能耐感到不可思议。蒋西墨竟然真的把案子给他们,甚至合同还直接转交给程翎,他表情有些复杂,可总体看起来是高兴的。

  “妳……是怎么拿到的?”

  程翎半阖眼眸,唇紧抿成一条线,粉唇张了又合,似乎在衡量一个好的理由。

  “大概可以说是,有债还债吧,也没什么的。”

  瞧她说得轻松,齐子晨却像是什么都听不懂,他偏头看向程翎,有些沉重的问:“妳说的是情债还是其他什么的——”

  “放心吧,我才不会找死,”她笑得有些虚假,幸好也成功隐瞒下来。“总之东西拿到了,你再自己与蒋西墨联络吧,他今天要出发去墨西哥,一个月才回来。”

  “哦。”他点头,还想问程翎怎么会晓得他要去墨西哥,却见她已经打算离开,而他也不留,打算低头研究合同内容。

  踏出大门的程翎脚步顿了下,回头对着齐子晨唤道:“副总,下午我就不上班了。”

  他抬头,看着探出脑袋的程翎,轻轻地应声,接着低头继续研究合同。

  获得一天假期的程翎异常高兴,她离开公司过后,把应晟约出来,他的工作时间算是自由,约他倒还不成问题。

  大抵是有段时日没有见到他,这会约出来,感觉他竟憔悴许多,原先消瘦的身型如今看来有些病弱,程翎瞧着都有几分担忧。

  “不是吧?不就是个分手,你至于把自己弄成这样吗?”她搅拌手边的马克杯里头的可可,低头尝了一口。

  应晟看上去并不算是惊讶,哪怕那样子不是那么在乎,可他依旧问道:“妳怎么知道我跟她分手了?”

  她也没打算隐瞒,倒是挺坦然地道:“昨天接到兰兰的电话,她说要我帮忙想办法,我出了几个主意,倒是不晓得她是用哪个。”

  “她给我留了讯息,然后把我拉黑。”

  程翎张着嘴,“哦”了一声。“这个是最狠的,不过我真心觉得这个方法不错。”

  对方已经懒得给她白眼,应晟看上去有些难过,大概也不想给她白眼,程翎很想安慰他,可却也没办法说什么真的像是安慰的话。

  对面的男人沉默几秒钟,最终晃晃脑袋,无声地笑了出来。

  尔后几日,程翎有空闲时就会给应晟传传讯息、打打电话,尤其在蒋西墨不在的日子里,她更能心安理得地陪伴他疗伤,至少还不必顾虑另一个喜欢吃醋的男人。

  回想起来,这一切实在奇妙,曾经她老嫌弃他吵,以往的应晟若是闲来无事,便会给程翎传讯息,各式各样的话题都能提起,而她则会嫌弃至极地让他闭上嘴滚一旁去。

  如今看来,风水还真的会轮流转,差别只在于应晟从不说她吵,倒是对于她难得的多话感到满意。

  至于她的用心良苦应晟也不是不能理解,程翎比谁都还了解他的那些恶习,就比如应晟每每分手,就会不停找其他人出门,可能是逛街,可能是吃饭,可能是看电影,有许多可能性。然而程翎则是了解他的人,并且她不喜欢他这样的行为,听上去怎么都太过堕落。

  这日,程翎特地排休,约应晟到东海岸的餐厅吃饭,服务员递上菜单,对面的男人看着菜单上的甜食,夸张地嚷嚷:“这看上去真甜,就这个了!”

  “瞧瞧,哪个男人一见甜食就兴奋地像个女人?”眼看对面的男人异常兴奋,程翎满脸鄙夷。

  应晟瞧她一眼,不服地反驳:“怎么?男人不能喜欢甜食?妳这是歧视吧?”

  她笑:“我就是歧视你呗。”

  早已经习惯程翎这副模样的应晟也不多嚷嚷,只是撇撇嘴,拎出手机来回讯息。程翎挑眉,不满抱怨:“你头一天认识我是吧?在我面前玩手机,找死呢。”

  “讯息多得回不完,没见过大忙人?”

  程翎瞪他,这家伙净会耍嘴皮。“收起来,要不没收?”

  “行——”他把手机屏幕关上,他就是真的找死可才逆她的毛。“我收起来就是了。”

  她满意点头,瞧他一脸不情不愿,便转个话题,程翎拿起水杯喝了一口温水,缓慢地道:“兰兰似乎看上别的男人了,最近每天都给我传讯息,问我这男人好不好之类的话,可怎么听都只有称赞他的,前阵子她不还因为你与我闹得不太愉快,这会都能找我讨论下任男朋友了。女人心啊,真的是海底针,连我都摸不清楚。”

  “说得好像妳不是个女人似的。”他的神情看上去没有太大的变化,似乎已经对她的所有消息免疫,只是敛眼握着水杯,蠕动着唇瓣小声地道。

  “我不是女人呀,”程翎笑得没心没肺的。“你从没确认过,怎会知道我是女人?”

  “……”应晟也是佩服她的思考模式,竟然无言以对。“也是,就妳这个性,怎么看也不像是女人。”

  她抬起下巴,水眸微瞇,冷冷地瞧他,装作高冷地说道:“你也不像男人呀,脱下来我检查检查。”

  这话吓得他刚喝进口中的水都要喷出来,应晟吞下口中的白开水,笑着碎念:“说些什么呢。”

  程翎笑得开怀,每每与他相处,总能如此开心,能与他说笑是最快乐的事情,至少程翎十分享受这一点。应晟也是,瞧他笑得这么无奈,可总归也是快乐的,她想、应晟就应该要是这么快乐的人,不该带着任何忧伤的,不晓得为什么,她就是这么认为。

  服务生绕过一旁的桌子,手中正是他们的餐点,程翎看着穿着雪色衬衫、黑色西装裤的女服务生,将她点的食物放在她的面前,松饼上头摆放几颗红艳的草莓,鲜奶油挤在上头,看上去十分可口,应晟则点了薄饼,里头抹了巧克力,似乎还有香蕉在里头,程翎摊过头,似乎想尝一口。

  应晟瞧她,笑着问:“要不要吃一口?”

  她表情怪异地斜睨他,不过还是敌不过自己的馋,一推自己的松饼,将食物递到他前面。

  “吃,当然吃,我的也让你尝一口。”

  等到两个人把食物分食完,都已经过去一段时间,程翎啜一小口红茶,享受地吐出一口长气。“好久没这么享受了。”

  “可不是,瞧妳许久没找我吃饭了。”

  “每天忙活就要累坏了,哪有时间找你吃饭,最多就是在家里混,混完就睡呗。”

  应晟看着她,问:“所以蒋西墨真没再来找妳了?”

  “……话题究竟是怎么扯到这儿的?”她揉揉额边两侧,只见应晟盯着她瞧,一句话也没多说,看得她发毛,只好回应:“前几天晚上,他来找我了。”

  他幸灾乐祸地笑出来,程翎险些没有把他给踩死。

  “笑什么笑,老娘受灾受难就你高兴,没心没肺的。”

  应晟收敛了几分:“怎么?有没有打算与他复合?”

  “复合个屁,”程翎嫌弃的模样逗得应晟忍不住笑。“谁要跟他复合,我肯定就是倒了八辈子霉才与他在一快,现在还让我再继续倒霉啊?我傻吧我?”

  “妳不也没多聪明吗……”

  程翎从一旁拿起水杯,作势往他脸泼去,应晟哈哈大笑地推挡着。

  “那妳现在怎么处理?”

  她抹额,有些头疼的撑着脑袋瓜。“该怎么处理就怎么处理呗。”

  “不是吧?妳要杀人啦?”

  “……”程翎白眼他。“与你讲话简直降低智商,老娘要走人了。”

  语毕,她拿起自己的包,要去结账。应晟在后头追了上去,笑着喊道:“喂,等我啊!”

  

*您的赏赐是作者的动力
亲,打赏前请先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