宿命 - 7 诈尸Ⅲ

白昼
黄昏
黑夜

DNA≪魂归何处≫  - 发布于2017-12-07 3:15:33pm

灵异·鬼怪


看着死而复生的阿正用怪异的蠕动方式朝自己爬来,微微害怕地想逃跑,不过双脚却不听使唤的被钉在原地瑟瑟发抖。阿正歪扭着头瞪着微微,收缩的双瞳睁得大大的。闪闪发光的诡异猫眼配在人的身上,莫名地让人感到恐惧。

亲戚伯父已经退到安全距离,不过转头见微微还停在原地不动,紧张地立即开口喝道:“微微!别愣着,快过来!”

微微吞了一口唾液,呆滞的眼神望向亲戚伯父一眼后,才被动地挪动双脚,打算转身跑开。怎么知道,察觉到微微逃跑行动的阿正,发出一声令人惊恐的尖锐猫叫声后,就一改之前缓慢的蠕动。阿正像是突然得到某种力量的加持,他速度加倍前进,然后在亲戚伯父和志工阿姨的尖叫声中伸出苍白的手,一把抓住正想要逃跑的微微。

正想要掉头跑而背对着阿正的微微,看见了前方正向她喊叫的亲戚伯父和志工阿姨,还没有意识到发生什么事之时,就突然感觉到右脚的脚踝处传来强大力道的冰凉触感。微微怀着忐忑不安的心,缓缓地低下头,然后看见阿正死死地抓着自己的脚不放。微微吓得大喊,接着用手撑住身后的墙壁,不停地甩动右脚,打算借此挣脱出阿正的束缚。不过阿正却不为所动,反之加强了手的力道,将手中之物越拽越紧。

“放开我!求你放开我!”见逃跑无望,微微吓得嘶声哭喊。

几声猫叫声从阿正的口中传出,阿正面无表情的瞪大瞳孔,直勾勾地盯着微微瞧。阿正没有再移动,只是维持着趴地的姿势,双手紧紧地抓住微微的右脚,然后慢慢地收紧力道,无视微微痛得大喊的继续在双手施力。阿正几乎是用尽了全身的力气,感觉到痛感的微微颤抖着嘴唇,抱着一丝希望望向另一方。

“救我……求求你们救救我……我好痛……好怕……谁来救救我……”微微还在拼命地做垂死挣扎。她用尽气力地一直摇晃右脚,可是被牢牢牵制的右脚踝根本闻风不动。

亲戚伯父牙一咬,铁了心,立马冲上前去,将桌上摆放的祭品盘子一股脑儿的丢向那个如丧尸模样的昔日侄子阿正。被水果和盘子丢个正着的阿正,根本没有任何反应。阿正只是继续加强手上的力道,好似有有用不完的力气一样。阿正不觉得累也没有休息的念头,就连常人该有的理智、反应和痛觉都消失了。

不知何时开始,被粗暴对待的右脚踝,因血液不流通而导致疼痛逐渐减轻,只剩下酸酸麻麻的感觉。微微不知所措地抽泣,却又无可奈何。

“秋姨,妳干这行这么久见多识广。现在有没有什么办法可以救微微?”亲戚伯父手足无措,将希望寄予身边的寿板店志工阿姨。

志工阿姨一脸畏惧地兀自低喃,道:“九命猫赐命,死人尸变。这是守灵人之过错啊!不将手中之物致死带回棺材陪葬,他是不会善罢甘休的。”

“难道现在真如传闻所说的一样?除了牺牲微微,我们没有其他办法?”亲戚伯父对此说法惊愕不已。“总会有办法的吧?微微还那么年轻……这个意外本就不该发生的。”

“我只听过传闻,根本从来没亲眼见过这样的事情。等等,我试着打电话给熟识的师傅求救,看看他们有没有什么解决办法。”志工阿姨掏出口袋里的手机。

“伯父、阿姨……救救我,求你们救我!我的脚已经没有感觉了……我不要死,我好怕……”微微哭着颤声说道。右脚踝以下,皮肤开始变得毫无血色,被拴住的脚踝依旧动弹不得。微微不知是不是紧张过头,还是身体血液不流畅。心力交瘁的微微只感到一阵晕眩,脚一软,整个人歪歪斜斜地倒了下来。

“微微!”大伙儿惊叫一声。

“啊——!走开!不要靠近我!求你走开!救我,求你们救救我……你走开!求求你放过我……我不要……”微微吓得语无伦次,只是无助的哭喊。

阿正看见目标更接近自己,不知怎的就放开了刚才紧握微微脚踝的手。只见微微苍白无血色的右脚踝留下可怖的深深暗紫红色手指印记。尔后,阿正以惊人速度快速蠕动向前,紧接着他的双手便伸向微微的颈部。阿正的猫眼闪烁着诡异的红光,瞳孔因兴奋而扩大。

“啊!咳咳……!”脚下无力而失去逃生机会的微微绝望地大喊。她惊恐万分地看着朝自己伸来的手,然后下一秒便感觉脖子剧痛,被阻塞的管道停止了对体内的氧气供应。一阵窒息感侵袭而来,带走了微微全身的力气,也将微微仅存的求生欲望销毁殆尽。

“微微,妳撑着啊!让我们想想办法!”见情况危急不可再耽搁,亲戚伯父紧张地四处张望了好一会儿,最后视线定格在灵堂祭品桌子前方的木椅子。那木椅子原本是用来摆放阿正身前所穿的衣服的。亲戚伯父狠下心,搬起有些重量的木椅子,想都没想就上前几步,往之前最疼爱的阿正的背部砸去。

阿正虽然被打中,不过这样的攻击却仍然没有起到作用,对阿正根本就没有任何影响。阿正不会喊痛,也没有思考能力,他就只是维持着同样的调调,不痛不痒的。亲戚伯父见此举对阿正无效,便深吸一口气,对着微微说道:“微微,妳不要怕。闭上眼睛吧!我试一试,看他会不会放手。”

亲戚伯父高高举起椅子,这次瞄准的是阿正的头部。志工阿姨看到此景,吓得连手上刚接通对话的手机都顾不上了。志工阿姨紧捂着双眼,连看都不敢看。嘴里快速地念着自己所熟悉的佛号经文。

一阵硬物撞击声,生人的尖叫哭喊声,还有骨头碎裂的声音,在深夜的灵堂响起。

亲戚伯父因惊吓过度,迟迟反应不过来。面前的景象,恐怕他此生都难以忘怀。阿正的头部因剧烈撞击,伤口处流出了骇人的鲜血。但那还不算可怕。更为可怕的是,阿正的头骨被敲歪,整颗头诡异地歪曲将近90度,呈现极为不自然的面貌。阿正歪着头面无表情地直瞪着袭击他的中年男子,大大的猫眼因头部震荡受伤而布满红红的血丝。

“喵~~”阿正歪头瞪着亲戚伯父,惟妙惟肖的用猫的声音轻声叫着。但阿正双手的力道丝毫不减,因过度用力而泛白的指节咯咯作响。

被勒紧脖子的微微早已不省人事。被恶意截断血液供应的大脑进入休克,微微因重度缺氧翻着白眼陷入昏迷,丧失活动能力的她犹如傀儡娃娃般被动地等待自己的命运。死亡进入最后倒数阶段。

志工阿姨察觉到过于安静的氛围,害怕地慢慢睁开眼。怎么知道却见到如此惊世骇俗的场面。她浑身发颤,低声重复念着:“我的天啊……”

亲戚伯父动作迟缓地放下手上早已损坏的木椅子。

“我的阿正……你怎么会变成这样……阿正……”亲戚伯父承受不了打击,不住地往后退开,直到撞到身后的桌子,脚下踉跄跌了一跤。

——————————————

灵堂外边的人听到不寻常的声响,无论老少都聚集在一块儿,想要踏进去查探却又因害怕而无法迈开脚步前进。慌乱间,有人报了警,也有人跑到殡仪馆别的灵堂去找人求助。灵堂的深夜管理人是一个中年大叔,他也闻讯赶至了,他二话不说冲进阿正的灵堂。几个因好奇而过来凑热闹的人也按捺不住冲动,随着管理人大叔的脚部步入阿正的灵堂。

“怎么会发生这种事……?”灵堂的管理大叔不敢置信地喃喃低语。

“天啊!好可怕!这太恐怖了!”那几个一同进到阿正灵堂的陌生人也被吓得不轻,他们有些在见到里头的场面后就拔腿逃跑,也有几人忍着害怕的情绪,硬着头皮拿出随身的智能手机拍下这惊人的一幕。

夏龙杰站在失去灵魂的阿正肉体身边,冷眼看着快要窒息死亡的微微,却又无可奈何根本帮不上什么。一时之间,阿正的灵堂外人声鼎沸,大家七嘴八舌地谈论着。时间分秒过去,被夏龙杰拉来帮忙的何云把轿车停好后,也姗姗来迟抵达目的。

“靠!连个停车的位子都距离这么远!”何云一抵达殡仪馆后,不费吹灰之力就发现了出事的灵堂。放眼看去,不远处的某间灵堂上方,直达云端天际被设下了结界,阻止其他鬼魂靠近。何云呼出一口气,拔腿就往目标灵堂跑去。

基于本身的特殊体质,何云生平最讨厌那些见鬼黑区。如果可以的话,何云根本都不会主动踏入那些禁忌区域。无奈这次受人之托,终人之事。早知道就跟那个痞子死神做些交易,不然自己这样做白工真是吃大亏了。唉……以后真该考虑下跟夏龙杰事先谈好条件的。

“喵——”

跑到半途时,突然耳边传来一阵细微猫咪叫声。何云微微一怔,停下了脚步看向墙角那里的黑色猫咪。黑猫转动着黄色眼珠子,乖巧柔顺地卷缩在一处,慵懒的模样惹人怜爱。

“喵~~~”黑猫又叫了一声,这次它挪动了身子,晃了晃自己的尾巴。黑猫侧过身子,它身上的伤口还留着未完全干涸的血液。

何云眼睛眨也不眨地看着黑猫,然后下一秒,嘴角浮上微笑。

“呆猫儿,你闯出来的祸可不小呀!”

人命死亡之时,胸中都会残留着最后一口气。若是被拥有极强灵性的猫鼠狗接近相冲的时候,动物的灵魂就会附体在尸身。但那口气,却不足以支撑起整个生命,只会让复生的尸体变成没有思考能力的活死人,如野兽般的胡乱作怪。唯有等到死者的最后那口气呼出,才能算彻底的死去。人世间,最为麻烦的动物莫过于拥有九条命的猫儿,极富灵性,也极具威胁。一旦猫咪靠近死者,还没完全进入轮回之道或在冥界审判之羽下找到归宿的亡灵,都会感受到九命猫的召唤,并借此得到一条命,不生亦不死,直到咽下最后一口气。

何云双手抱着黑猫,脚下飞快的奔向出事的灵堂。一路上,何云见到了不少徘徊在殡仪馆灵堂的亡灵。一些普通的亡灵在察觉到何云身上异于常人的气息后,都自动退避闪躲。唯独另一些藏有冤情执念的凶灵,虎视眈眈地揪着何云,还想要跟着何云缠住她不放。受人之托,此刻的何云可没有时间搭理其他亡魂。只见何云单手抱着黑猫,另一只手对着空气画了一个符咒图腾。正想要扑向何云的亡灵一靠近何云,便被显现出来的结界力量弹开。何云满意地露出微笑,加快步伐跑向夏龙杰所在的方向。

*您的赏赐是作者的动力
亲,打赏前请先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