宿命 - 8 诈尸Ⅳ

白昼
黄昏
黑夜

DNA≪魂归何处≫  - 发布于2017-12-07 4:55:36pm

灵异·鬼怪


夏龙杰握紧双拳,心下有些自责。当了死神这么久,他所见的突发状况数也数不完,记也记不清。不过,每次见到这样的场面终究还是会令他产生悲悯之心。那个名叫微微的年轻女孩,眼睛睁得老大,瞳孔里映出的是内心的恐惧与不甘。因缺氧窒息而口吐白沫的她,眼看就快要回魂乏术。可是他却什么都做不了!只能眼睁睁地看着。

自盘古初开,天地人三界应运而生以来,死神便必须无条件遵守与冥王的约定和冥界的所有条规律法。他们死神被赐予免除轮回的恩惠,日日夜夜,分分秒秒当起引渡亡灵的灵魂摆渡人。见证世间变迁,历经一次又一次的生死离别。就算厌倦,也无法轻易脱逃死神的职责。

难道这次也只能这样眼睁睁的看着吗?

那么年轻无辜的生命。却在一次意外,缩短人生,来到无言的生命尽头。

时间所剩不多了。何云可以感受得到。

那是一种直觉,一种无法言喻的预感。

“喵~~”怀里的猫咪又叫了一声。

终于到了!何云舒了一口气。

何云的视线由抱着的黑猫转移,她轻轻地抬头,见到了出事的灵堂外飘着一缕初生幽魂。那年轻女孩的魂魄面无表情,颈部留着恐怖的五指手印,右脚踝处也有相似的手指印记。她就这样直立在围观的人群里,死鱼般的眼睛凝望着出事的灵堂。

夏龙杰的死神结界理应阻隔所有亡灵靠近才对,怎么还会有亡灵出现在结界里?!一种不好的念头涌上心头,何云心下一怔。死神结界能隔绝所有亡魂,却无法隔离在结界里诞生的新魂。

她终究来迟了吗?不知怎的,心里莫名的产生哀伤和愧疚之情。何云的眼神有着怜悯,她看着年轻女孩的魂魄,久久无法回神。

“是刚才的黑色猫咪!”一个孩童稚嫩的声音这么喊道,敲醒了何云发愣的脑袋。

何云看过去,只见几个孩子害怕地看着何云手上的黑猫。围观的大人们也吓得连连后退,不敢跟何云站得太过靠近。何云原本还想多说些什么,不过却在这时听到了夏龙杰急切的叫唤声。

“何云!妳还愣着干嘛?动作快些!”

何云回过神,在众人的惊愕中跑进灵堂。只见灵堂里面,一片狼藉,翻覆倒下的棺木,散落一地的祭品和金银纸灰烬。还有一个算是有过几次面缘的殡仪馆管理人大叔,三两个看热闹的家伙,两个处在惊吓中无法自拔的中年男子和妇人,及那对年轻男女,以诡异恐怖的姿势迎接着死亡。

“何小姐!”殡仪馆管理人大叔熟络地喊了一声。

何云只是微微点头示意。“大叔,麻烦你把闲杂人等带出去,这里就交给我吧!”

殡仪馆管理人大叔闻言立刻点头应允。

何云看着穿着传统寿服的年轻男孩花着一脸标准的往生者妆容,以违反科学常规的可怕90度倒转歪头姿势看向脚软倒地的中年男子,而此刻年轻的寿服男孩苍白无血色的双手正用力的掐住那个可怜的年轻女孩。年轻女孩的容貌此刻因痛苦而扭曲,但何云依旧一眼就认出了她。何云猛然转过头,看着灵堂外那缕飘荡着的新生亡灵。刚死的幽魂就如同新生儿一样。他们的心境就像一张白纸,在还没认清自己已经死亡的事实前,都只会在生前死亡的地方徘徊,直到死神来接引他们。

“何云,赶紧处理阿正的尸身!我的灵力支撑不了多久,要是再耽搁下去,那女孩就真的没救了!”夏龙杰终究还是作了决定。不忍心无辜横死的年轻女孩成为孤魂野鬼流离人世间,夏龙杰第一次无视冥王立下的条约规定,违反了死神应有的操守,插手介入了人界俗事。

有执念怨恨的魂魄,在真正放下人世间的俗事之前,都无缘得到真正的解脱。冥界的渡船载不了那些灵魂,死神也无法强行将他们带走,而那些幽魂,就只能滞留人界,成为没有归宿的孤魂野鬼。而因超自然现象枉死横死之亡灵,因为生死簿记载的阳寿未尽,所以只能被迫流放于人界当游荡飘魂,直到阳寿来到尽头之时,才得以被死神带走。

“夏龙杰,你这是在干什么?!”何云惊讶的发现夏龙杰正在用自己的灵力尝试为女孩续命。常人见不到死神。在场的大伙儿一见到突然闯入灵堂,又抱着刚才惹事闯祸黑猫的何云,都很有默契的退后远离不敢轻易靠近。怎料到,现在又看见何云对着空气自言自语,大伙儿都被吓得不轻,惊怔得说不出话来。唯独那个守着殡仪馆的管理人大叔,倒是像见了救星一样开心。

“我们都出去吧!这里交给专人处理。”殡仪馆大叔努力地游说着,不过其余人等都没有打算离开,大家似乎都处在震撼之中,根本还没有回过神来。

只要还有一丝机会,夏龙杰都想尝试看看。第一次违背死神守则,尝试救活濒死之人。夏龙杰对着何云大喊道:“妳用不着理我。别废话了,立刻动手啊!”灵堂外的微微魂魄,还有她那被阿正粗暴勒紧的肉身也正在被无形的力量保护着。阿正无法将女孩真正致死,残留在体内的最后一口气也还未消散。

何云叹了一口气。虽然无法认同夏龙杰的做法,但眼前最重要的还是处理掉那个无端端多了一条命的尸体。何云都准备开始工作了,但灵堂内还是多了一些无关紧要的闲杂人等。见清场不成,但这对何云来说也没有多大影响。

“既然你们都不愿意离开,那我也只好得罪了。接下来的画面,儿童不宜哦!”何云的手轻滑过黑猫身体的伤口处,沾染黑猫鲜血的手指凭空画了一道符咒,嘴里也念着破解之咒语。

“喵——!”何云手里的黑猫像是受了什么惊吓,痛苦的叫了一声,然后扑腾地逃出何云的怀抱,奔出了灵堂。何云没有去追黑猫,只是用来不及掩耳的速度将染血的右手食指和中指,轻轻点了点阿正那保持骇人90度歪曲的额头。

被施法的阿正尸身顿了顿,松了手下的力道,放开掐住微微脖子的手。微微瘫软的身子倒在地上,一动也不动,充血的两眼睁得大大的,舌头控制不住的伸出布满白沫的嘴外,看起来怪恐怖的。

亲戚伯父和志工阿姨见状,害怕得瑟瑟发抖,纵使是与微微熟识的二人,但他们俩都不敢贸然上前。他们看着旁若无人做着自己事的何云,心中一堆疑问都问不出口。

何云却在这时主动开口解释。“不要怕,我是来帮忙的。他叫阿正,对吧?真实全名是什么?”放着祭品的桌子一片散乱,桌上写着逝者名字的牌位也倒了。

“陈赫正。”回答的人是阿正的亲戚伯父。

何云点了点头,微张双手,看着以怪异姿势站着的阿正。何云的摊开的掌心处,泛着奇特的金黄色光芒。“陈赫正,即已往生,就安心离去。凡尘俗事,莫再过问。空命无魂残留口气,又有何用?愿冥王慈悲收回此命,让此人得以真正解脱,不再造孽受罪。”

夏龙杰强行为已经生命缘尽的微微续命,违反常理的他早已冷汗涔涔,心有余而力不足。怀着对年纪轻轻断送性命女孩的愧疚感,还有违背冥王旨意的罪恶感,夏龙杰已经身心疲惫。现在听见何云搬出冥王之名以收伏借命还生的尸体,夏龙杰不禁有些后悔。在冥王的管辖范围内,他是绝对不会容忍底下任何一个死神背叛他的。

或许夏龙杰真的是做错了。死神本就不该插手人间之事,不是吗?万物生命之体自有各自劫数与命运。而他也确实没有这个本事留住女孩的性命。夏龙杰原本以为只要努力施法护住女孩的肉体和魂魄,就能在了结阿正尸身留下的麻烦后,让女孩的魂魄重新回到肉身。但,他终究还是估算错误了。夏龙杰咬牙强忍灵力流失的痛苦,不过最让他难以坚持下去的是见到女孩根本没有任何好转迹象。明明自己已经为她灌输了那么多灵力,不是吗?

生命本就如此脆弱,所有事的发生都冥冥之中自有安排。夏龙杰有些懊恼,他不知道自己刚才的头脑是抽什么风。好像只是见了女孩快要流逝的生命,就忍不住动了恻隐之心,想要尝试看看。如果不成,也就这样了。不过如果成功,那女孩就不会无辜死去。但是现在,他才发现,自己根本没有足以跟天地人三界生死定律抗衡的力量。

“愿冥王慈悲收回此命!愿冥王慈悲收回此命——!”何云重复地念了几次后,一道强烈的光芒伴随着恐怖的黑洞自阿正的脚下出现。阿正所站的位置,原本平坦的水泥地面,变成了一个无尽黑洞。一道强烈金光自地底黑洞涌现,以旋风之姿席卷上来,包覆着阿正的整个身体。

阿正痛苦难耐,发出一阵又一阵刺耳的猫叫声。一直到最后一声激动高昂的吼叫声,阿正的瞳孔从猫眼变回正常人类的瞳孔,金光和黑洞骤然消失不见。阿正像是被抽光了所有力气一样摇摇欲坠,而他终于在呼出了最后一口气后,真正的撒手人寰,终结了这一生。

阿正僵硬的尸身如断线的玩具娃娃一样,应声倒地。歪曲的头颅还流着骇人的斑斑血迹,属于人类的眼睛此刻紧紧闭着。阿正的身体,那些属于生前车祸留下的痕迹,也慢慢重新浮现出来,还有那些暗紫红色的片状尸斑印记。

“结束了。”何云也心安的呼出一口气,舔了舔有些干燥的唇瓣。她抬头,却见夏龙杰一脸惨白,还在不要命似的为那个早已香消玉殒的年轻女孩传输灵力。

何云低咒一声,立刻跑上前去,劝道:“夏龙杰,快住手!你难道真想灰飞烟灭吗?”死神空有灵魂,没有实体。一旦丧失灵力或承受重伤,都有灰飞烟灭的危险。

“果然不行呢……”夏龙杰有气无力地扬起虚弱的笑容,然后双手笔直垂下,整个身子瘫倒在地。灵堂外,微微的魂魄依旧在原地漂浮着,不过少了夏龙杰的灵力支撑,微微的肉体在那一刻起,真真正正的死去了。

何云立刻冲上前,扶起夏龙杰孱弱的身子。灵堂内的其他人看不见死神,只看得见微微的手停在半空,像是正扶着一个肉眼不可见的隐形人一样。短短时间内,经历一切不可思议事件的他们,只觉得心里发毛,都用惊愕的神情看着何云。只有殡仪馆的管理人大叔心里有数,默不作声地静静观望。

其中一个围观的人刚才捧着手机拍照录影。这会儿见情况似乎受到了控制,好奇心驱使下,他按下了录影回放键,惊奇的发现刚才手机里录到的寿服男孩,在影片中出现的不是人脸,而是货真价实的诡异猫脸配上人身。他吓了一大跳,大声惊呼后,下意识地丢掉手中拿住的手机。在场众人都被男子突如其来的喊叫声吓得不轻。

“消除他们的记忆……录影片段不能留,不然会很麻烦。”夏龙杰难受地咬牙忍住呻吟,看起来好生狼狈。

何云默默地环视在场的所有人一眼,然后慢慢地放开夏龙杰。消除记忆这种活儿,是个吃力不讨好的体力活儿。何云自认没有这么大的本事。以前总是由夏龙杰代劳,不过现在是指望不了夏龙杰了。

“游魂!你听见没?游魂,出来吧~!我需要你!游魂——!”何云一会儿对着天花板大喊,一会儿盯着、摸着硬邦邦的水泥地面大叫。可是对方却依旧没有任何回应。众人面面相觑,对何云的行为表现感到错愕。

说实在的,何云不禁有些生气。

真是的!平时不找他就一直出现烦人,现在需要他却连个阿飘影子都看不见!

“妳在喊谁呢?”夏龙杰有些不解。

“你的死神同事。”

“从来都没听过这名字。”夏龙杰闷哼一声。

何云撇撇嘴,道:“天下那么大,死神那么多。难不成你真的看过所有死神吗?反正他也是我的朋友。只是奇怪,今天喊了这么多声他都不出现。”

死神拥有消除记忆的能力,不过何云却没有。现在这么多人见到灵异现象,估计又得乱一阵子了。夏龙杰说得对,必须清除在场所有人的记忆,要不然恐怕真的会非常麻烦。

忽地,一阵警车的警笛声由远而近。

何云无奈地重重叹气,果真怕什么来什么。现在再不离开的话,真的会出大事的。

“你还有力气没?先回冥界静养吧!这里让我来想办法。”

“可是妳……”夏龙杰欲言又止。

“别像个老头子啰嗦不停了。你现在都这副模样,就别瞎操心了。你就算留在这里,也帮不了我什么忙。赶紧回去冥界吧!我自会想办法的。也许我的那个死神朋友已经在来的路上了。”何云露出笑容,接着又一次对着空旷的天花板大声喝道:“游魂!我数三秒,如果你再不出现,我就立刻跟你切八段,老死不相往来!一、二……”

似察觉到什么畏惧可怕的巨大危险,殡仪馆内外,所有灵堂附近的全部亡灵幽魂都在瞬间消失无踪。就连新生的微微亡魂灵魄,都被强大的压迫性磁场力量逼迫,退到了老远之外。殡仪馆内外,都只剩下被静止时间的人和物。所有生物,包括表上的时间秒针,都停在了这一刻。

“哟~!”一缕轻飘飘的黑烟由天花板降下,然后在唯一一个不受他法力影响的何云身后,变化成了实体。

随着游魂的出现,除了何云之外,在灵堂里外的所有人,甚至包括殡仪馆、刚准备下车的警员们、在草丛里躲着的黑猫、还有方圆好几公里的人事物,全都定格在同一个时间点。

*您的赏赐是作者的动力
亲,打赏前请先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