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纳纳小说网
白昼
黄昏
黑夜

暗影面纱 - 29:蝶依的过去

无痕三少≪弑魔者≫  - 发布于2017-12-07 11:11:16pm

奇幻·玄幻


“嗯......”凯特渐渐苏醒过来,朦胧的视线一时间只见到雪白的天花板,自己正躺在一张病床上,直到他爬起上半身,整理好当下的思绪后,才意识到自己正身处于医院的病房之内。

呃?

大腿正传来温热的触感,他禁不住瞧了瞧,是之前的小女孩。她此刻正安安稳稳地熟睡,自己脸上的面具也被摘掉、放在了旁边的小柜子上。不只如此,他身上的伤口也全部包扎好了,窗户外依然是漆黑的夜幕。

现在到底是什么情况?

‘叽叽叽。’外头没有半点灯火,不时还传来的虫鸣声却意味着他们尚处于魔都里。

让凯特倍感惊奇的是,窗户外借由景物所显示出来的高度,这里估计有三层楼左右,一个这么小的女孩怎么可能有力气将昏迷的自己扛上来呢?而且这过程中没被魔物发现吗?现在魔都到处都是昆虫魔物在游荡,这绝对是不可能的,更别说他身上那精细的包扎,到底是谁幹的呢?

体力总算是恢复了些,凯特小心翼翼地把小女孩移到床上,尽量避免惊醒她。自己则下了床走到窗户,伤口即使被包扎了,还有点刺疼。他借着墙壁做遮掩,从旁稍稍探头到玻璃窗,暗中观察外头的情形,这附近的魔物似乎都在刻意避开这里,说什么也不敢靠过来,空气中还隐约传来一种诡异的气味。

昏倒之后的变数太多了,他一时间根本思考不来,谁又知道接下来会面对怎样的威胁?趁此养精蓄锐再行动也不迟,等小女孩睡醒后也要好好一问究竟。为了预防万一,凯特也在周围用灵符布下了结界,即使是休息他也不敢有半点松懈。小女孩还在床上睡得舒服,他也背贴着墙,坐在地上打盹。

“哼————”与此同时,位于魔都的某座大厦天台,蝶依正坐在围墙之上欣赏着月色,载着低哼出来的歌曲,听上去虽然很像是在高兴,可她的脸上却是一副忐忑的表情。

“呵呵,发生了什么好事吗?”背后悄然出现的身影却打断了这场演出,很不识趣。

“无声无息地出现在我背后,你是想死吗?MR.D。”蝶依很不客气,直接呛了身后的黑影。

“MR.D?No、No、No,他之前已经被弑魔者给解决了,我是MR.E,多多指教咯。”说是这么说,不过黑影渐渐走来,在月色下剥去自己身上覆盖的黑暗,显露出的赫然是和MR.D一样的面孔和装扮。

“少骗人了,你的声音明明就一样!”

“我真的是MR.E啦,妳难道还不知道我的主人座下有26个干部吗?”MR.E挠了挠头,表示烦恼。

“从没听说过。”蝶依用一种充满怀疑的眼神凝视MR.E。

“MR.D看来很多事都没跟妳说清楚呢。真是的,这样怎么跟妳谈得上是对等的合作关系呢?”MR.E无奈地摇了摇头。

“你说的26个干部是怎么回事?”蝶依好像挺有兴趣,问道。

“我们是利用现代科学和魔法,再以古代炼金术为基础制造出来的产物,也就是俗称的人造人,我们26名干部都是以英文的26字母来编排代号的,除了最上层的三个字母以外,我们其余都是简易的复刻品,但我们都个别具备了不同的能力,也能学习人类的法术。”MR.E开始解说了起来。

“所以MR.D挂了?”蝶依脸上摆出一抹嘲讽的窃笑。

“妳看来跟他关系不好呢。”MR.E苦笑。

“所以你找我有什么事吗?”蝶依切回了重点。

“妳今天为什么出手帮弑魔者呢?”MR.E冷道。

“......”蝶依无法回答,她自己也无法找到答案。

“放心吧,我在26个干部中,算是比较有人情味的,我也不会向主人告妳一状,但我对妳那种无法理解的行为感到很有兴趣,我记得没错,那个男人是杀光妳全族的仇人吧?”MR.E走过来,在蝶依旁边坐下。

“你很八卦。”蝶依藐视地盯着MR.E。

“呵呵,或许吧?我对许多事都充满了好奇,越是不理解,我就越想了解。”MR.E歪了歪脑袋,邪笑道。

“我为什么要告诉你?”蝶依别扭了起来。

“没关系,顺带一提,我在26名干部里头是专门负责侦查工作......。”MR.E突然把手搭在了蝶依的肩膀,整个世界顿时就仿佛按下了暂停键一样。无论是楼下上路过的魔物,还是空中飞过的鸟都静止了行动。

蝶依也一样被强制定了身。

“呵呵,由于我的读心能力会比较费时,所以主人也赋予了我停顿小范围时间的能力,虽然这么做有点失礼,但我很想知道,抱歉咯。”MR.E说是这么说,不过蝶依也听不见他的话,因为她的时间已经被停在了瞬间。

很快,蝶依脑海中潜藏的所有记忆都一一输送进了MR.E的脑袋,从最近和凯特接触的记忆到她踏足人类社会成为偶像,更远之前......

----------------------------------------------------------

地点是一座岛屿,周围弥漫着浓浓的白雾,其实那不过是居住在这岛屿中的法师们所布下的一种幻术结界,目地就是与外界彻底隔绝,周围的海流和漩涡总是让船只难以靠近,甚至连人造卫星都被结界所迷惑,以致外界无从发现这个地方。

岛上到处皆是密林,密林内除了普通的动物以外,也有不少的魔物栖息于此。

在岛上唯一的人类村落,这里的居民皆是古代法师的后裔,因此生活日常的劳作总是能以魔法来效率进行,像是利用魔法让作物迅速生长,或者直接从井中凭空抽出水来等等,看上去是相当另类的一种乡村风味。

在距离村子不远的郊外地方。

“不要啊!!”一个长相丑陋的小女孩正被一群熊孩子给欺负。

这个女孩被熊孩子们吊绑在了树上,以让他们的玩具水枪充作靶子射击。这当中的水腐蚀性极强,女孩身体一经沾染,就被烧出了溃烂的伤口,令女孩痛苦不堪,五官扭曲。

“哼,伪装成人类的魔物最恶劣,吃我的圣水!”这群熊孩子丝毫没有停手的意思,反倒是乐在其中,继续以水枪做出攻击。

“给我住手。”不知道是谁,在这时候替丑陋的女孩发了声,那是个男孩的声音。还没等熊孩子们反应过来,一个庞然大物便从天而降,落在了几个熊孩子的身后。

“哇!!妈妈!!爸爸!!”那是一头浑身散发着强烈气场的魔物,它的头部有点像龙,却又有豺狼般的身姿,健壮的四肢甚至在着地之际踩陷了大地,相当威武。它的突然出现把熊孩子们都吓尿了,纷纷哭爹喊娘地狼狈逃跑。

“我说,为了吓唬这帮熊孩子,就特地把我叫出来吗?”魔物没好气地说出人类的语言,它属于等级高的魔物。

“直接叫你出来比较快解决。”仔细一看,魔物的背上还坐着一个小男孩,从外貌来看,他应该就是童年时期的凯特。

“你把我当什么了?奴隶吗?”魔物和凯特拌嘴了起来。

“召唤兽。”凯特冷冷地回话。

“.......”好像也没什么不对,魔物无话可说。

被吊在树上的小女孩是一片茫然地瞧着这对组合,目前算是得救了吗?

“对了,差点忘记了。”凯特从自己的口袋中掏出了小刀子,朝着小女孩就是横手一抛。

果然还是要被欺负吗?

小女孩绝望的闭起双眼,只希望接下的痛苦能短暂些。

岂料刀子的用途不过是割断吊绑着她双手的绳子,凯特配合坐骑的魔物一个瞬移,从树下接住了小女孩。

小女孩对于手上的捆绑感突然消除很是意外,慢慢撑开了自己的眼......

“那些家伙真过分呢,既然用上圣水.......”凯特很悉心地观察着小女孩身上溃烂的伤口,那副皱起眉头担忧的表情,小女孩看上去是多么不解。

“妳等我一下。”凯特说完,就跳下了魔物的后背。

小女孩瞧了瞧自己正坐着的威猛生物,对凯特不敢有违,只是战兢地盯着凯特在草丛间搜索东西的背影,不晓得他要用什么花样来整治自己......

他似乎拔了几株草,放在自己的嘴里咀嚼后就回到了小女孩的身边。

咦?!

凯特将自己口中咬烂的草渣吐于掌中,并且敷在了蝶依溃烂的伤口,顿然的刺痛让小女孩缩了身体。

“别怕,这是星樱草,对魔物受到的外伤有很好的疗效。”凯特用温柔的语气安抚着小女孩,然后继续上药。

小女孩好像是第一次被人善待似的,对凯特的行为充满疑惑。

“对不起,我们人类之中是有一些比较坏的家伙,但我并不一样,希望妳别误解。”凯特从眼神中看穿了小女孩的心思,开解道。

小女孩也对凯特放下了戒心,坦然接受的治疗。

“不过下次别再随便靠近我们村子,因为大家都对魔物有着一定的抵触,我难保下次妳不会遇到更过分的对待。”凯特上完了药,就伸手摸了摸小女孩的头,露出一丝淡淡的微笑。

“那个......”小女孩似乎有话要说,但有些含蓄。

“什么?”凯特问。

“我们能再见面吗......”小女孩别过了自己的视线,她显然很不好意思。

“如果妳不嫌弃和我当朋友的话。”凯特笑得更浓郁,看上去很开心。

“朋友?”小女孩似乎兴致勃勃,两眼仿佛在放光。

“我的名字叫凯特,妳叫什么呢?”凯特伸出手来,表示要握手。

“蝶依......”小女孩的口吻像是在不好意思。

没错,这个长相丑陋的小女孩正是童年时期的蝶依,在读取记忆的MR.E都有点吓傻了,这就是传说中的女大十八变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