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纳纳小说网
白昼
黄昏
黑夜

第五篇:“蓝”式革命 - 061.计划之外

一和≪数据次元≫  - 发布于2017-12-11 8:23:49pm

奇幻·玄幻


“再见了……”

英季缓缓睁开双目。呈现在眼前的,是房间内熟悉的风扇。英季坐起身,伸了个懒腰,尝试忆起醒来之前所梦见的所有场景。那柔和的声线,听起来是如此地熟悉,却又如此地陌生;像是梦一般,却仿佛在现实中存在着。

“只是梦一场,应该不是什么启示。”英季如此告诉自己。

脑袋开始运转,向英季的四肢传达讯息。英季习惯性地走向冲凉房梳洗,全新的一天在此掀开序幕。

*****

詹主任惊愕了。

黎空全身上下都毫发无伤,不由得詹主任认为,青狼的任务失败了。无限个“这怎么可能?”的字句涌入詹主任的大脑,导致大脑只能对詹主任的脸部下达露出讶异表情的指令。

黎空和詹主任擦肩而过。詹主任的表情,黎空全都收录进记忆中。黎空是多么希望科技能发达至将记忆中的影像打印成照片,这样必然能用来当礼物送给王老师。

黎空嘴角愈是上扬,詹主任的嘴角则愈是下垂。

那张脸,给詹主任带来阵阵不悦,亦带来了不安。

一步接着一步,黎空踏上了阶梯。黎空离詹主任越远,詹主任越能感受到黎空身上散开的那股嚣张的气息。

观众席上,注意到黎空出现的不单只是英季,还包括谢夏一行人。

“青狼也奈何不了蓝黎空?这不可能,背后一定有玄机!”谢夏不愿接受黎空无事的事实。她猛地站立起来,为向詹主任探求真相,飞奔下阶梯。

詹主任正在拨电话。谢夏看见詹主任那焦虑的神情,理解到事态完全超出了她们的想象与计划。

谢夏在等待詹主任的解释,詹主任则在等待青狼本部给她一个交代。倘若事情真的如她们所猜想那样——夕雨、阿紫和知秋的实力超出了青狼——詹主任一派将会失去三个圆桌骑士的席位,包括权力最大的辰之席。

电话拨不通。詹主任这时方才想起青狼本部在九时才开始营业。

“可恶!”

看着詹主任如此焦虑,谢夏的心情完全被影响了。

明明有台阶与墙壁的阻隔,黎空的视线宛如穿透了这一切那样,看见詹主任和谢夏的表情,露出了浅浅的贼笑。

“看来你的心情不错呢。”英季以着这番话开启了他们之间的话题。

“还好吧!看见老太婆几乎露出‘囧样’,我还能不笑?话说回来,我想知道,你掌握了多少关于青狼的情报?”

瞧黎空表情大幅的转变,英季也不得不严肃起来。经历了与华恩的交战,英季完全确定了重金聘请刺客来对付黎空、大龙和宙扬的人是詹主任。打败了华恩,让她退出了青狼,并不代表黎空的危机已经解决了。从短短的一番话中,英季了解黎空问题中的暗号,是:“青狼是否还会派遣兵力对付我们?”

委托给青狼的任务失败,这可是他们成立以来的第一次。没有数据的情况下,英季即使去调查,依旧找不着任何可靠的情报。

“我不太清楚呢。”英季轻轻地叹息。

可靠的骇客竟说出这番话,可见英季真的无从找着任何相关的情报。

表面上是如此,黎空看见英季在叹息后展现了一丝奸诈的神情。

“反正老太婆绝对会拨电话给青狼本部查个水落石出,我稍后骇入她的手机,偷听对话就能知道了。”

“有道理。有什么最新消息记得告诉我,不然我可不能安心地去赚钱。”

“马力修呢?那家伙你就不用管了吗?”

“那的确是一个需要解决的问题。不过,现阶段他就只是派杂兵来对付我,再来多几个也无所谓,当做是另一个让夕雨他们变强的管道好了。万一他派遣的守护灵战斗力超标的话,到时候就我、大龙和宙扬联合起来对付敌人。要是再不行的话,就逃跑吧。”

听到句尾,无奈感不断袭向英季。

无可否认的是,夕雨他们确实是成长到足以和一般拥有头衔、却没有尽太大努力变强的守护灵匹敌。只要对手数量不多、如黎空所言那般不会像布伦希尔德那样强大,他们必然能解决现状。

黎空选择不要在意力修,还有另一个原因——源自于那位自称四号的少女。

*****

在昨日战后,黎空将要如何“处置”四号的难题强行抛给英季。

英季称得上是一个能言善道的人,平日虽然喜欢说些挑衅的话语,关键时刻还是能将这种才能发挥至淋漓尽致,轻易地套出了四号的真正名字,还有她不惜牺牲一切为了力修而奋斗的理由。

四号的本名为陈思灵,是一个不太起眼的平凡少女。在一次因缘巧合之下,与力修有着简短的交谈,就被其外貌和善解人意性格给吸引,坠入了爱河。

善解人意,仅仅是一个假象。

那时,银阳流传着一个传言——力修是一个表面上十分善良,背地里却时常牵扯在流氓之间的斗争、色情交易等事有所关联。王老师身为银阳的纪律主任,有责任阐明事情真相。骇客技术不是王老师的专利,故黎空就是当时最好的战力。黎空看在王老师一直对他照顾有佳的份儿,才答应。

黎空原本的计划是直接骇入力修的电脑与手机,取得所有的情报,不料聊天记录、邮箱等记录全数删除了。要还原并非不可能,只是黎空觉得太麻烦了,选择找寻和力修关系最为亲近的人之后,再骇入他们的聊天记录,轻松地取得了有力的证据。

正因如此,黎空才得知,思灵打算和她的另一个朋友一齐去残害妍霞的计划。

如果不知道而无法协助,那是无可奈何的事;知道了却不协助,那会让黎空涌出一股瞧不起自己的感觉。因此黎空才采取去解救妍霞的行动。

一切的因缘,从这里开始。那也成为黎空和妍霞连接缘分的契机。

王老师掌握了强力证据后,立马将力修呼召到教务处问话。

说到盘问的技巧,找遍整个银阳是找不到比王老师优秀,甚至和他水准差不多的纪律老师,可见纪律主人的称号不是装饰品。

强力的逼供下,力修承认了一切。最终的裁决,当然是退学。而思灵,因着错误的爱而跟随力修,选择了转学。

之后,力修的消息从真云镇里完全消失了。去了何处、做了何事,无人知晓。

“明明在雷灾前后的一段时间,是出来解决我的最好时机,怎么现在才跑出来找我报仇呢?”黎空道出了最核心的问题。

“雷灾前不对付你,我也不清楚理由;雷灾后,欧巴是想着等你被怪物杀死,他就省下报仇的功夫。没想到你在攻打僵尸幽浮、参与入霄山的战役都没有丧命,他就忍无可忍,索性让我们出动,来对付你。”

“怎么我会有种被小看了的感觉啊?”黎空略显不悦。

“话已经问完了,那你们赶快决定要如何处置我吧!丑话说在前头,就算你们把我和六号送去警察局也没有意义,还会有更强的刺客出现的!”

思灵眼中不存在任何畏惧。即便死也在所不惜的信念,几乎没有可以动摇的余地。

“不会送你去警察局的。”

英季的言论,给思灵带来了如海深的疑惑。思灵惊呆了,无法组织出任何话语。

黎空虽对此感到些许讶异,那说到底还是英季的判断,必有原因所在,故保持静观其变的态度面对这番话。

“问你一个问题,你到底对马力修抱有多深的感情?”

“废话吗?当然是爱啊!我比任何人都爱他啊!”

“既然爱他,更应该阻止他误入歧途。你已经见识过夕雨的实力了,然而黎空背后拥有的兵力,不但数量庞大,还比夕雨强大。如果马力修不放弃复仇,反而惹怒黎空,马力修最后会如入霄山的怪物军队那般迎来破灭。这并不是你想要看见的未来吧!”

现实加上一些谎言,再以着英季那毫不做作的语气作为辅助,成功产生了强烈的威慑力。只要黎空作出少许补充,一切将如英季的计划那般顺利。

“我告诉你一个残酷的事实吧!我会在那些战役中活下来,就是因为有这种足以与强力怪物军队匹敌的后盾和兵力。就算他花上十年、一百年的时间,我们之间的兵力差距,是无法弥补的。回去转告马力修,叫他放弃复仇,去做些有意义的事吧!”

狰狞的神情,是黎空最擅长摆出的嘴脸。

英季的双目看透思灵所有的表情变化,判断出思灵的内心彻底动摇了。

“现在还不算迟,去阻止他吧。”

思灵不愿接受这一切,但事实摆在眼前,还有人见证黎空的恐怖之处,决定听从英季的劝说,回去阻止力修继续复仇。

*****

“配合你演一出戏,虽说形象被黑化了,还算值得。”

黎空的表情,是取得胜利之人才会露出的表情,宛如已经确定了力修会因此感到畏怯而停止复仇。正因为是英季的计划,黎空并不会感到担心。

英季认为没有必要为黎空瞎操心。

不知不觉间,时针指向了八时,今天第一组的赛事开始了。

今日的规则,和前两天略有不同,即主人会和守护灵一同站立在擂台上战斗。成为八位出线者的条件,就是要在限时一刻钟内破坏最多的护主盾。这意味着过去守护灵不能攻击对方主人的限制不复存在,作为代替,护主盾在被粉碎后会立刻重新启动,主人就能免于受伤。

守护灵离开擂台或体力值归零会导致参赛者落败的规则依旧不变。

除了考验主人本身平日的体能训练之外,同时在考验守护灵要如何在混战中对付敌人、达至目标,期间亦要保护各自的主人。

综合三天的选拔方式,不由得众导师和学生感叹,这淘汰赛确实能提升参赛者们的实力,更能选出有水准的圆桌骑士。策划者王老师得到了不少优质的评价。

黎空所在的巳之席的组别,是第三组,需等待一段漫长的时间过去。

沉闷的时间,给黎空施加了睡意。苏醒之际,黎空已经站在擂台上了。

“蓝黎空,别再睡了,给我起来一决胜负!”

叫醒黎空的人,是碰巧被安排到和他同一组的鲁瑟。

这对黎空而言,还是颇为意外的。参赛者名单虽全数记录在《淘汰赛手册》内,黎空并没有特别注意巳之席的参赛者名单。对手是谁,只有踏上了擂台方才知晓。

“别着急嘛,我们的胜负留到八强赛之后,今天来些与众不同的玩法吧!”

黎空内心深处,有股强烈的声音驱使他接下这场胜负。基于习惯,黎空还是想把最有趣的事情留到最后,因而必须寻找一个最好的解决方案。若鲁瑟能接受挑战,这是最好不过的结果。

“哼,正合我意!那要玩什么?”

“看谁打飞出擂台的守护灵最多,来决定胜败吧!”

黎空扬起的嘴角,燃起了鲁瑟的热血。

“有意思,这挑战我接下了!”

钟摆开始倒数之际,黎空和鲁瑟各别带着夕雨和费尔斯塔往两个方向散开。

黎空笑不出了,只因为眼前站立的黑色卷毛少年,物理距离是如此靠近,内心的距离却不知何时变得遥不可及。少年的出现,完全在黎空的预料之外。在这个时间点碰上,黎空不知要如何用言语形容这种情况。

“我果然应该事先读遍正本手册的名单。阿曏,在这里和你对上,完全是计划之外的事呢。”

“阿曏……这称号还真怀念。很遗憾的,即使对手是你,唯独这个席位,我无论如何都不能让出来。”

“不打算让出来也无所谓,我要的就是全力以赴的对战,仅此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