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纳纳小说网
白昼
黄昏
黑夜

暗影面纱 - 31:羽化

无痕三少≪弑魔者≫  - 发布于2017-12-11 9:38:03pm

奇幻·玄幻


这到底是......?

凯特还在思考的时候,蝶依就缓缓张开了眼皮,那双眼神也明显比先前还要动人。

“蝶依?”凯特试着叫唤道。

“我这是怎么了......”蝶依也不晓得自己的身上到底出现了什么变化,只清楚身上的难受感觉顿时消失了。

“不清楚,总之妳现在变得很漂亮。”凯特率直地回答。

咦?

蝶依也察觉到了自己背上长出的翅膀。

“难不成我羽化了?!”蝶依一时间有些错愕。

“羽化?原来如此,差点没吓死我......”凯特这下是松了口气。

羽化是妖精类魔物成熟时的一种生理现象,经历过羽化之后,妖精类魔物各方面的能力会提升许多,无论是是体力、视力还是听力都包括在内,甚至能使用些特殊的能力。

可蝶依的脸突然红透了、相当滚烫。若是将生鸡蛋敷上,恐怕也能煮熟了。

她曾记得母亲告诉过自己,触发羽化的关键条件,那就是心理上进入发情的阶段,欲寻求配偶的时期......

“妳怎么了?脸又红了?”凯特把脸凑了过来,和蝶依的双眼对上。

“呃?!没什么!”蝶依激动得别过脸,害羞和尴尬的情绪已经攻陷了她的思考。

“真的吗?”凯特虽然不明所以,但还是很关心蝶依的状况。

“嗯......”蝶依现在完全不敢看凯特一样,支支吾吾地回答。

“有事就说出来,我很在意。”凯特强行将蝶依的脸转正,他的表情严肃,相当认真。

“我......”蝶依顿然不知所措,凯特那张认真的表情对此刻的她而言是那么地帅气,叫她心头的小鹿肆意乱撞,呼吸感觉很灼烫。

“怎么了?”凯特铁了心打破砂锅问到底。

“没什么,这只是羽化后的正常现象!一下子就没事了。”情急之下,蝶依编出了个慌打圆场。

“呼,早说嘛。”凯特也是单纯得可爱,这就信了。

看样子他确实很在乎自己......

“凯特。”不久,蝶依唤道。

“嗯?”

“你说永远在一起,不分开是认真的......?”蝶依问得非常含蓄,声量也很轻,她问完后恨不得马上找个地洞钻进去,真的太羞耻了。

“很认真。”凯特没有疑惑,即答。

“.......”蝶依这时是感动得泪腺崩塌,就算是在自己的族群里,羽化之前的她也是同辈之中最显丑陋的,饱受白眼和欺凌已经不知不觉中形成了一种习惯,可凯特却毫不嫌弃,甚至接纳了自己。

“呃?!妳怎么哭了?”凯特是被蝶依的反应给吓得错愕,也不晓得是不是自己说错了什么,慌张了起来。

“谢谢......”蝶依激动得爬起,环抱住了凯特的脖子。

“咦?!”凯特全然一头雾水,完全掌握不到情况。

蝶依突然将自己的双唇凑上了凯特的嘴,与他接吻。可凯特却不明所以地推开了蝶依,然后擦了擦自己的嘴。

“你怎么了?”蝶依也非常意外,按照套路来说不应该是这样的才对吧?凯特的脸上也不像是害羞,反倒是一种厌恶。

“我才想问妳怎么了?这样子把口水喂给我不觉得很恶心吗?”凯特说出了让人始料未及的答案,他竟然连接吻的意义也不明白。

恶心?!

蝶依的心冷不防被这句话给深深刺痛。

“我不明白你们魔族的习俗,不过我做为人类是蛮讨厌这点的......”凯特还在擦自己的嘴。

这货连接吻这档事都不知道,该不会......

“那你刚刚说永远在一起是......?”蝶依为求确定自己所想,于是提问。

“没错,做为朋友永远在一起。”凯特面无表情地回答、

朋友?!这词犹如晴天霹雳般,叫蝶依始料未及。

刚刚自己是害羞个毛线啊?!自己甚至还感动得流泪,现在这样到底算什么?这一切终究又是为了什么?尽管是一场误会,你丫到底扮什么帅?老娘简直跟个傻瓜一样!

空虚的尴尬感瞬间吞没了蝶依的所有思考和情绪,只见她面容呆滞地搜索周围,似乎在找什么。

随后,只见她抄起了一块比自己脑袋还大的岩石,那身怪力简直和她娇弱的身形不成对比,这就是羽化后的能力吗?

凯特对于蝶依这番举动尚未反应过来的当儿。

“你这个大白痴!!!”蝶依冷不防将岩石砸了过来,把凯特的脑袋砸得开花。蝶依发泄完自己心中的尴尬情绪后,便哭着奔跑而去。

所幸法师一般上都会本能地释放出魔力来强化肉体的韧性,不然凯特现在估计就翘辫子了。

到底为什么......?

凯特那不解风情的脑袋即使喷出了血来,都全然不晓得自己做错了什么事情,他甚至还觉得自己挺无辜的,也只有找天再道歉了。

随后,凯特便在隔天到了两人时常玩闹的地点,打算和蝶依道歉。蝶依本身虽然也有到,但她好像还在生气似的,总是刻意对追来的凯特不理不睬;闹着别扭。

不过她仍是没忘记和自己曾经相约的地点,令凯特不敢对此绝望,他也不想失去蝶依这个好朋友。他为了讨好蝶依也是煞费苦心,像是替她摘了花,或是在树上刻下道歉的话之类的他都做尽了,可蝶依就是那么地调皮,以此为乐。

这场你追我走,我就不理你的任性小游戏就这样持续了好几天,蝶依也差不多玩累了、心软了。

今天是时候原谅坚持不懈的凯特了。

岂知这片丛林中已经闯入了一个不速之客,蝶依还没到两人常常玩闹的地点,就被它给盯上。一番追逐之后,就被对方的陷阱给抓住了。

“嘿嘿,羽化后的精灵是最美味的......”那是一只体格庞大的蜘蛛魔物,它的身体是蓝色的,并且有许多红色斑纹,八只脚上都各带锋利的尖刺群,那是它的体毛。它的声音低沉得可怕,就好像恐怖片中里的鬼声似的。

这家伙便是精灵类魔物的天敌——深恐鬼蛛。

魔鬼以上,魔王未满的强大魔物,平时最擅长布下透明的蛛网,等待猎物傻傻地自投罗网,基本上通吃任何生物,偏好精灵类的魔物;它们对深恐鬼蛛而言,就像是最高级的鱼子酱、黑松露和鹅肝酱般的料理,尤其是羽化后的精灵更是绝品的美味。

“不要!救命啊!”蝶依被黏在了架于树丛间的大蛛网,这蛛网的粘着性极高,任蝶依如何挣扎都难以动弹,犹如砧板上的肉一样,任它宰割。

“叫啊,就算妳叫破喉咙也不会有谁来救妳的,食物就该有食物的样子,乖乖被吃吧。”深恐鬼蛛说完,便沿着自己的透明蛛网走了过来,正欲用最前端的两支脚将蝶依大卸八块,欲将她给分食。

蝶依选择闭上了自己的双眼,绝望地期待着痛苦能够一瞬而逝......

说时迟,那时快

“是谁?!敢打扰老子用餐!”忽然间,深恐鬼蛛发出了足以震破耳膜的嘶吼,惊得蝶依又再度张开了眼。定睛一瞧,深恐鬼蛛最前端的两支脚已然被切断,伤口有明显的焦黑痕迹,还可以嗅到烤焦的气味。

“破喉咙。”是凯特的声音,不过只闻声却不见影。

“胆小鬼!有种就给我出来!”深恐鬼蛛持续用最高的音量叫嚣,甚至撼动了周围景物,令许多大树飘下许多落叶,岩石甚至也崩出了裂痕,足以从这些见识到它本身的强悍。

“给我放开那个女孩!”伴随着飘舞的树叶,凯特浑身燃起了火系高阶魔法——炎武罩体,丛林中飞踢而来。

深恐鬼蛛也算反应敏锐,连忙腾身跳到了一颗树上,以致凯特扑了个空,只落在那透明的蛛网上,瞬间将其燃毁;蝶依也因此挣脱了束缚。

“哼,还以为是谁,原来只是个小鬼。”深恐鬼蛛从树上细细打量着那道缠绕着熊熊烈焰、英气勃勃的身影,也不过是个人类的小鬼而已。

“凯特!”蝶依激动道,若非凯特现在浑身都是火焰,她肯定会立刻抱住凯特。

“蝶依,妳快走,这家伙交给我来对付。”凯特口气上倒是胸有成足,但他心理其实没有一个底,不然也不会叫蝶依先行离开。

他可以感受到对方的力量,是他有生以来遇过的最强魔物。刚刚要不是偷袭还真没把握能够断了它两支脚,接下来必然会是场硬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