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纳纳小说网
白昼
黄昏
黑夜

黑之序章 - 四十七黑章 黑之休息

漆黑副司令≪黑魔使≫  - 发布于2017-12-14 9:10:57pm

奇幻·玄幻


亞晴趁政府和反政府的黑魔使互相戰鬥而立刻帶上圍依逃回家。

「乖,很快就沒事了。」亞晴不斷安撫圍依邊開啟著幻影迷彩趕回公寓的家中

一道家門立刻搬出各種藥物繃帶準備為圍依療傷。

由於亞晴平常沒做這種事情都是全交給女醫生處理,現在需要到治療方面的技術時卻亂了手腳。

一陣準備就緒后,亞晴將受了重傷的小幻魔放去一旁便對圍依開始了粗糙治療。

「首先該先消毒嗎?」亞晴邊說邊把消毒藥水倒在棉花上并涂向圍依的傷口

「痛!好痛!」塗藥理所當然會疼,可亞晴連那夾著棉花的鐵夾子不小心戳到了圍依傷口加強了疼痛!這一刺激讓圍依胡亂掙扎不小心撞到家具增加了幾處傷口。更壞的是還讓圍依對亞晴的治療產生了抗拒,不停推開亞晴的身體以防疼痛!

「亞晴姐姐……很痛…不要碰那裡……」圍依奮力阻止亞晴的手再度粗魯往她的傷口上塗藥

她為了不讓圍依待在堅硬的地板上繼續增加傷口,將圍依搬到自己房間那柔軟的床上繼續進行治療。

希望能藉由這床減少圍依的疼痛與傷口的增加。

「乖,忍一忍很快就結束了。」亞晴用自己的身體將圍依壓在底下,野蠻繼續進行那粗魯的治療。她還考慮到圍依的哭聲會引起鄰居的誤會與麻煩。從自己的身上找出一塊手帕塞入圍依的口中減低了圍依的哭聲與聲量。

雖然有些過分但考慮到她的慘叫會帶來更多麻煩只好帶著罪惡感對圍依這樣過分治療。

圍依在這小段痛苦的治療時間結束后,精疲力盡躺在亞晴的床上抽泣。

「呼……總算結束了,我大概明白女醫生她在為其他人治療的時候是什麼樣的心情了。」

其實差遠了……

「要是被滅見到剛剛的情景大概會殺了我吧?」

亞晴還是有自知之明自己做了有點過分的事情

她正為自己的治療行為感到空虛的成就感時,一頭幼獸的聲音在亞晴的腳底發出雛鳥般細微的叫聲。

亞晴低頭一看原來是剛剛的小幻魔,它的傷口正在自我修復,看樣子用不了多久就能完全恢復了。

它現正嘗試爬上床接近圍依。可單靠那矮短腿不斷跳躍之後還是連床也上不去。

「這幻魔到底搞什麼?」

亞晴盯著這感覺上毫無威脅還這麼溫馴的幻魔不禁感到大吃一驚

可幻魔畢竟是幻魔。

放著不管那天會發狂將四周一切破壞都不奇怪。

從很久以前開始就是那樣,幻魔總會帶著破壞與殺戮現身。

沒有改變也不會改變那原始的本性,一次也不會。

所以亞晴她現在打算立即消滅它以除後患。

現在圍依還沒注意到可說是最佳的機會。

她黑光閃現出黑色巨鏈準備一口氣奪走幻魔的生命。

在消滅的前一刻,亞晴腦中浮現今天這隻幻魔所做的一切都在保護圍依,甚至還救了亞晴她一命。

「……這次就饒過你。」這樣的想法讓亞晴收起了她的黑色巨鏈

亞晴在好奇心的驅使下,帶著些許害怕與抗拒的心情伸手撫摸幻魔。

幻魔的溫度就和常人無異,非常溫暖、非常舒服。

憎恨幻魔的亞晴逐漸在這途中變得想要了解幻魔,她想要瞭解幻魔的一切。

至今不停消滅幻魔到底是什麼?她們消滅幻魔這種行為真的是對的嗎?

很快,過往隊友的死狀瞬間浮現,亞晴立刻將剛剛的一切想法完全打消!

「不……」亞晴搖了搖頭清醒了過來

「好乖好乖~。」圍依聽見幻魔的呼喚,用僅剩不多的力氣爬起身將床下的幻魔抱起來磨蹭磨蹭

與此同時,亞晴的門鈴聲響了起來。

在亞晴打算出去開門前再三警告圍依把幻魔藏好。免得被其他人看見。

亞晴剛想出去開門才發現到身上的衣服在剛剛戰鬥之後變得有些破爛,馬上脫下更換一套全新的衣服。

「來了來了。」亞晴總算換好自己的衣服并開門給外面的人

在開門的剎那,亞晴才想到為何要逃回家中?

因為自家可是最容易被人找出的地點。

亞晴她剛只想著為圍依療傷卻疏忽了經過剛剛政府的追殺,明明必須躲在不易讓人發現的地點才對。

現在要是外面的人是前來追殺的黑魔使,亞晴現在不就等於是在開門給敵人進來方便嗎!?

「抱歉久等了。」亞晴半開著門,壓抑自身的感情警惕對外說道

「好久不見了亞晴,最近過得好嗎?」人妖叔叔熟悉的聲音使亞晴的戒心完全放下,安心地攤開大門口迎接人妖叔叔

「媽媽?真的是你?什麼時候醒過來的?」亞晴有點不敢相信人妖叔叔竟醒過來了

人妖叔叔已經醒過來這意外驚喜簡直讓亞晴高興極了。

因為自從在那次與男子的戰鬥中人妖叔叔受了重傷一直昏迷不醒,亞晴還擔心人妖叔叔會不會就這樣一直永遠睡下去

「今天早上才刚醒來了,一醒過來就有很多事情忙都來不及找你們呢。說起來亞晴,感覺妳好像變得比以前還開朗起來了。是發生了什麼好事嗎?」

人妖叔叔那女性般敏銳的觀察力與第六感看出亞晴最近的神情非常好。畢竟過去的心結已經被滅給打開了,過去心中的沉重早已得到了解放。

「這…說來話長。」亞晴本想和人妖叔叔繼續聊聊天,但一想到幻魔還和圍依在自己的房間內就沒有那個心情更不能告訴人妖叔叔這件事

「亞晴,其實在剛剛我收到了一些關於妳的消息。我雖然沒聽清楚細節,不過聽其他人說妳今天好像保護了幻魔對吧?」

人妖叔叔想要確認事情的真相

「這……」亞晴雖然已經預料到人妖叔叔收到這消息,但即使知道會這樣亞晴也不知道該怎麼回答。而且她的確保護了幻魔所以她不敢直視人妖叔叔的眼神,這是無可否認的事實。可如果說幻魔很聽話不需要消滅也沒關係……人妖叔叔他肯定不會相信這種天方夜譚的吧?

就因為這樣亞晴陷入了進退兩難的地步

「其實是這樣的……圍依她被幻魔控制,如果不保護她的話圍依就會被其他黑魔使殺死。真的變成那樣我根本沒有臉去見滅。所以我不得不保護圍依、保護幻魔。不過!那個幻魔已經被我消滅了,真的!」亞晴非常激動

「是嗎?那就太好了」雖然亞晴看上去非常激動與部分虛假,但人妖叔叔還是選擇相信了她

「那圍依妹妹呢?她怎麼樣了還好嗎?」人妖叔叔有點擔心圍依的狀況

「她在房間裡面,剛剛她因為其他那些混蛋黑魔使的關係受了點傷還吃了點苦頭現在需要休息。」這是事實,所以亞晴顯得很生氣

「原來是這樣啊~,媽媽我就奇怪為什麼門口有這麼多亂七八糟的繃帶。我說亞晴啊,你可是女孩子,做事情可要有點條理別把家裡弄亂了。」人妖叔叔看了看擺在地上沒收拾的醫療工具對亞晴說教

「那麼這樣吧?我看過圍依妹妹之後我就向上面報告妳已經消滅幻魔了。畢竟人家也是有很多工作等著我去做呢。」人妖叔叔邊說邊不客氣地走進亞晴的家中,向著圍依所在休息的房間走去

如果讓人妖叔叔進入房間肯定會見到幻魔,可如果阻止亞晴就沒有藉口可以包庇圍依了!

「圍依妹妹人家進來咯~。」人妖叔叔敲了敲門準備進入

就在這一刻,門已經先一步被打開了。

圍依接著走了出來。

她一時站不穩倒向了人妖叔叔。要是人妖叔叔的身手不好,圍依剛剛已經摔倒了。

亞晴趁人妖叔叔被圍依吸引注意的時候,緊張地看向自己的房間祈求幻魔不要現身。

「沒事吧?」人妖叔叔擔心圍依

「謝謝你!啊,你是哥哥的同事吧?」雖然圍依只見過人妖叔叔一次,但她還認得出人妖叔叔

順帶一提人妖叔叔是滅的上司。

「哥哥…你知道哥哥在哪裡嗎?」圍依緊張問道

「滅?他怎麼了嗎?」

圍依一五一十告訴了人妖叔叔滅已經失蹤了三天的消息。人妖叔叔聽到也嚇了一跳。他還決定幫忙把滅找出來。

「一天就算了,可三天……看來事情非同小可。亞晴,我回去查看政府那裡是否有拍到滅的身影,妳就好好陪圍依妹妹吧。」人妖叔叔開啟了他的認真模式,打算用上全部辦法都要把滅找出來

「還有一件事情。」人妖叔叔看向了亞晴,亞晴見他的眼神就明白這件事情肯定非同小可

「圍依妹妹,人家有話要和亞晴姐姐說,妳可以回去房間一下下嗎?乖哦~。」人妖叔叔讓圍依回去亞晴的房間內,因為他有些話不想讓圍依聽見關於黑魔使的話題

待確認圍依回去房間之後,人妖叔叔的眼神轉變成工作模式

「圍依妹妹知道【我們】的事情嗎?」人妖叔叔想要知道圍依是否已經知道關於黑魔使與幻魔的事情。如果知道了,就必須按規矩來。

兩個選擇

【加入】或【死亡】

「雖然不知道得很詳細,但不該看的她都看到了。」今天這麼多的黑魔使在圍依的面前展示了能力,還接觸到幻魔。這裡就算亞晴要撒謊也無濟於事完全瞞不過去了。

這裡只能實話說。

「是嗎……」人妖叔叔遺憾地閉起了雙眼,看來他已經下定決心該怎麼做

亞晴想要人妖叔叔將這事情當做沒看見。可這會讓人妖叔叔難堪,畢竟這樣做的話可就給不到上頭一個交代,嚴重可能人妖叔叔還會被上頭視為叛徒處置。

「對不起亞晴……」人妖叔叔沉重地拿出手機準備通報給上頭這件事情

「我是亞洲十一區的分部部長清一流。」

亞晴只能眼睜睜看著圍依即將被牽扯進他們的世界中。

這樣的話又會和滅之前的情況一模一樣,必須強制性帶去參加危險的幻魔討伐任務中當做支援人員。

錯不在人妖叔叔,人妖叔叔只不過是公事公辦。

只能認定圍依的運氣太差。

人妖叔叔看向失落的亞晴沉默了一會,竟然還笑了!?

「是的事情全部已經解決了~。嗯嗯,亞晴很出色地將幻魔給乾乾淨淨消滅了哦~。沒錯沒錯,亞晴很厲害吧?哈?滅的妹妹?哎喲,她只是被幻魔操控罷了嘛,幻魔消滅之後她就把剛剛的事情全忘光光咯。嗯嗯,事情已經完美解決了。就是這樣~,媽媽愛·你·哦。麼麼噠~」人妖叔叔開朗說完邊便輕輕掛了電話

亞晴有點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人妖叔叔竟然幫忙隱瞞了這件事情?!

「這樣行了吧?」人妖叔叔慈祥說道

亞晴不知道該怎麼表現這時候該有的表情,因為她完全沒想過人妖叔叔會幫忙隱瞞。這可是第一次。

「政府的四足監視器是不會監視到家中。也是這樣媽媽我才能像這樣子將事情隱瞞起來。」

「謝…謝謝你。」

「不用謝,畢竟人家也不忍心讓這麼小的孩子牽扯進我們的世界中。類似的事情人家實在看得太多了。所有被牽扯進來的人有94%的人不是死於幻魔殺害就是被政府命令的清掃組清理。那實在是太殘酷了。」人妖叔叔的表情非常哀傷,看樣子人妖叔叔似乎對那些因為被捲入而死去的人感到無比心疼

「啊,忘了還有這個。」人妖叔叔在口袋中翻了翻拿出了一瓶裝著黑色液體的東西交給亞晴

「這是……?」亞晴盯著那玻璃小瓶子中不斷閃爍的黑色液體

「這是女醫生之前空閒時用自己的能力做出來的,涂一涂被幻魔或黑魔使傷到的傷口就會瞬間愈合。光是造一小瓶就要花上一個月的時間。啊,最近我不會給妳任務,妳就好好利用這段時間照顧圍依也給自己一些時間休息吧。那麼,人家還有事情要忙先走一步咯~。」為了不再為亞晴添麻煩,人妖說完便離開了亞晴家

「謝謝……」亞晴看向人妖叔叔的背影輕聲道謝

再一次覺得人妖叔叔是自己的上司實在是太好了

人妖叔叔不止對亞晴溫柔,他還不忘所有工作人員和黑魔使的名字。更能和所有人打好關係。這樣的人真不辱分部長之名,能靠著一己之力管理這城市所有關於黑魔使的事情。

是【他】真的是太好了。

確認人妖叔叔離開之後,亞晴回到房間找圍依準備為她塗藥。

才打開門小幻魔就衝出來撞上了亞晴的臉,亞晴因此倒在地上。

幻魔撞了亞晴不管繼續活力地在亞晴家中跑動玩鬧,圍依連忙跟隨者小幻魔的腳步跑出來抓著不讓它再亂跑。

看圍依活潑的樣子,剛剛被黑魔使追殺的事情宛如沒有發生過一樣。

「亞晴姐姐妳沒事吧?」圍依擔心地問倒在地面的亞晴

「沒事,別擔心。不過說起來它剛剛躲在哪裡?」亞晴對小幻魔剛剛躲藏的地點感到好奇。她和人妖叔叔都沒注意到

「哦,這個嘛……」圍依放開手中的小幻魔讓它再躲藏一次

幻魔依附在圍依腿上化成了一條黑色的褲襪穿在圍依的腿上。由於都是黑色,完全就和普通的褲襪沒兩樣。這樣完美的藏法就連亞晴都沒注意到

「這色幻魔……」

亞晴見狀立刻將化成褲襪的小幻魔從圍依的雙腿上分離并怒視著它!

「算了,圍依妳也累了吧?去沖個涼準備吃晚餐好好休息休息吧。」亞晴放開了小幻魔,對圍依說道

在浴室,亞晴脫下了圍依破爛的衣服和剛剛綁的繃帶,并準備為她的傷上塗上女醫生的特製藥。

可她一聽見塗藥,立刻想起了剛剛亞晴對她做的可怕療傷而準備逃走。

只可惜已經太遲,她再次被亞晴按壓在地上,輕輕塗上了藥。

這藥有點冰冷,涂起來相當舒服。圍依很快就被這冰冰涼涼的感覺給征服,再也不感到害怕。

和人妖叔叔說的一樣,圍依身上的傷轉眼間就愈合了。

而且圍依為這麼神奇的事情感到感歎,還兩眼發亮看著亞晴。

「好了進來一起洗吧。」亞晴不想讓圍依知道更多於是不多說什麼。也和圍依一樣脫下了衣服,準備洗刷今天一天的疲倦與煩惱。

小幻魔累得睡在一張折疊好的白色毛巾上,看樣子不需要看管也行。

在浴室中,亞晴幫忙圍依清洗身體、用護髮素幫圍依那柔然順滑的頭髮進行保養、變得光滑。

一直以來沒什麼親人的亞晴,現在就像多了個類似妹妹的人照顧。

心中難免感到了些許的高興與興奮。

「如果有家人的話,是這種感覺吧?」亞晴幫圍依洗頭邊細聲自言自語

「嗯?亞晴姐姐你說什麼?」聽到亞晴自言自語的圍依立刻問道

「嗯嗯,別在意,不過是廢話罷了。」

說完,亞晴開啟了蓮蓬型淋浴管沖洗了圍依頭髮上的肥皂。

過了三十分鐘,兩人舒舒服服從浴室走了出來。

亞晴還細心準備了自己兒時的衣服給圍依更換,幸運的是對圍依來說這衣服正好合身。

兩人在房間內用風筒吹乾濕漉漉的頭髮,雖然亞晴自己的頭髮比較長,但她還是優先為圍依吹干頭髮。

「亞晴姐姐,哥哥會回來嗎?」圍依想到滅的事情,情緒再度感到低落與不安

「一定會,明天就算翻完整座城市也要把滅給翻出來。妳今天就好好休息吧。」

亞晴聽從人妖叔叔的指示,今天一天先好好照顧圍依。

「嗯!是亞晴姐姐的話一定可以的!對了亞晴姐姐。人家幫妳吹吹頭髮吧!」圍依高興地從亞晴的手上接過了吹風機,開始為亞晴吹乾頭髮。看來圍依也和亞晴一樣感受,就像多了個姐姐一樣興奮

在吃了晚餐、玩鬧了之後,圍依累得睡在亞晴的膝上。看時間已經到了睡覺的時間。亞晴將熟睡的圍依搬回自己的房間內。

小幻魔察覺后也一起跟入房間。

亞晴原想和圍依一起睡,可想到一直以來都是一個人睡,突然像這樣兩個人一起睡難免會感到不好意思。

亞晴正打算走出房間在客廳中睡的時,圍依拉著了亞晴的衣角。

「對不起,吵醒你了嗎?」亞晴蹲下與床上的圍依對視問道

「亞晴姐姐……陪人家睡可以嗎?」在滅失蹤影的三天內,圍依每晚都獨自入睡,她不想要再嚐到孤獨的滋味,對亞晴的眼神中充滿了苛求的神情

亞晴也不忍心看著圍依受苦,只好安靜鑽進圍依的被子中與圍依一起入睡。

在安心與溫暖下圍依很快就入眠了。

亞晴看了看圍依與小幻魔都睡得很熟。為了避免吵醒她們兩她也沒打算去哪裡,只是查看電話中的黑魔使日程表上有什麼活動。

翻了翻之後,她注意到明天有一件重要的事情需要辦,而且還是每月強制性的活動

「小隊聚會……」在手機上顯示隔天的日程是如此寫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