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纳纳小说网
白昼
黄昏
黑夜

第五篇:“蓝”式革命 - 063.准备期

一和≪数据次元≫  - 发布于2017-12-18 8:12:47pm

奇幻·玄幻


淘汰赛初赛仅剩最后的仪式,就告一段落。

还是老规矩,校长被邀请到擂台中央致辞。内容包括重新整理出线八强赛的学生名单、恭贺他们,并是宣告从此刻到下一场赛事为止是一个特别的期间——“准备期”——是没有比赛、没有上课的特别日子。初赛在致辞结束后才正式落幕。

人潮退去,仅有寥寥无几的人逗留在体育馆其中,使其变得异常静谧。然而,这宁静的背后,隐藏着某种阴谋……

“喂,是我,詹之冬。”

“詹女士,你好。很遗憾,让蓝黎空进医院的委托竟然失败了,这可是我们青狼辉煌历史上的一个污点。接下来你有两个选择:停止委托,我们会将委托金的1.2倍退还给你;或者继续委托,则我们给你八折的委托费。”

“在那之前,我想了解,是否是蓝黎空的守护灵打败了你们的佣兵?”

“不,打败华恩的是蔷的一员,也就是最初你委托我们去解决的郭英季。”

一番话阐明了一切的真相,詹主任的思绪却因此而复杂了。

英季自圆桌骑士成立起就一直在内部搞破坏、妨碍詹主任的种种计划,詹主任当然要率先解决他。遗憾的是,青狼不能出手对付蔷的会员,而本部并没有对此作出明确的解说。无奈何之下,詹主任只能放任英季在骑士内部闹事。

只要英季参与选拔,詹主任必然会失去圆桌骑士中的一个席位。仅剩的席位,詹主任无论如何都不会轻易放手。在申之席组别的战斗中,黎空一行人的守护灵之实力,已经构成威胁,詹主任不能放任不管,萌生了委托青狼将他们送往医院的念头。

詹主任前一刻还在害怕黎空他们真有实力打倒青狼的人。得知真相使她有别一番想法:

“可以先冻结委托?过后要进行委托时,再致电给你们。”

电话另一端沉默了数秒,想必是接线员对詹主任的回应感到惊愕。

“没问题,我们随时欢迎你拨打我们的热线。”作为专业的服务业,青狼本部会尽可能满足客户的所有请求,无条件地答应詹主任。

詹主任的笑声响遍人烟稀少的体育馆。幸亏没有路人经过,否则此现象归将被类为灵异事件,或者被当成有怪物栖息于此地而带领人力资源前来征战。

“主任,怎么突然改变计划呢?”谢夏好奇地问道。

“打败青狼的,是郭英季,不是他们。”

谢夏如释重负那样,绷紧的神经松弛下来,无意识地松了一口气。这也不能怪她,八强赛的第一个对手就是宙扬。得知对方并没有到达比青狼强大的程度,自信心马上回到谢夏心中,将占据其中的压力和不安驱逐出境。

“只要他们无法使用《坑人秘笈》中的秘技,就没戏唱了。”

詹主任诡异的神情持续升级。熟悉詹主任的人都知道,笑容背后一定有极大的阴谋等待被揭露。

“既然如此,我也要抓紧校长给予的准备期变强,把他们打得落花流水了。”语毕,谢夏向詹主任鞠躬,宣告是时候前往同伴们所在之地。

詹主任点头,允许了谢夏的行动。尔后,两人分道扬镳,往各自的目的地前进。

体育馆完全陷入了宁静之中,等待强者们在不久的未来,将狂呼声不断和热血沸腾的战幕掀开。

*****

人潮拥挤的灿华街、乌烟瘴气的工业区、回归平静的入霄山,熟悉的三个身影,今日不曾出现在这些地域。

难得淘汰赛初赛结束,三人又成功晋级八强赛,还有望将詹主任的心腹击垮,王老师和金老师久违地为钱包减肥,请这三个一直都在奋斗的“勇士”一顿豪华大餐,让他们好好享受一番。

起初,王老师将他们载送到这家海珍酒家时,黎空还怀疑王老师只是想要将车停泊在酒家的免费停车场,走路去对面的肯德基吃一顿。殊不知王老师竟然踏入了酒家,黎空方才对他有所改观。本想吐槽一番,为了避免王老师改变主意,黎空打消了该念头。

灯饰散发的绚丽光芒,身穿校服显得和华丽的环境异常格格不入。

“应该回家换一套比较像样的衣服。”

“反正今天我们包场,没有人会介意你们穿什么衣服进来这里的。再说,换了衣服才过来,会浪费大家的时间。你们将就一下吧!”

“你过后有事情要忙吗?”黎空发现了王老师话中有话,问道。

“我可是还没想到八强赛、半决赛和决赛要用什么方式进行。需要在下午一点前回去银阳一趟,和校长以及一些老师开会讨论。”

王老师露出一脸厌烦的神情,不小心透露他后悔拿起编排整个赛事流程与规则这种繁杂的责任。虽说有金老师的协助,要想出多种有趣、能考验学生又能让詹主任的心腹们无法得逞的选拔方式,依旧是一个吃力不讨好的工作。

还无意间解释了为何校长会给予八强选手们一天的准备期。

无需顾虑让我们是否能占优势的情况下,策划选拔方式应该会比较容易。这个想法闪过了黎空的思路。

“待我们把圆桌骑士搞得一团糟后,会请你们吃一餐回报你的。”

王老师和金老师头上是雾水,脸上满是问号。

“请我们吃一餐?是你说错还是我听错啊?”

“我没说错,你也没听错。怎么?是觉得我不可能有钱请你吃饭吗?还是说你觉得我会买面包送你,就当作是请你吃了?”

“我觉得两个都是。”王老师毫不留情地吐槽。

“我们最近都有在追捕通缉犯,肯定有钱赚。说不定一个月内的成绩,比你的薪水还多呢!”

黎空的神情变得嚣张起来。两位老师看着那得意忘形的模样,不悦感油然而生。

比起火大,他们反而更担心这三个家伙会否因此陷入危险。话虽如此,三人已经不是小孩子了,会对自己作出的决定负起责任。王老师和金老师能说的,仅有四个字:“小心行事。”

黎空浅笑,大龙点头,宙扬竖起拇指,各有各的反应,但内心所想的事情,是一样的。

流逝的时间,将一行人从海珍酒家带出来。宝贵的准备期,是黎空、大龙和宙扬让各自守护灵变强的时刻,亦是王老师和金老师在幕后协助三人取得胜利的重要时刻。

两组人往各自的方向前行。下一次会面,就是八强赛事开始之时。

*****

少年骑着电单车,奔驰在灼热的泊油路上。

电单车进入歇息模式。少年摘下头盔,整理好稍微凌乱的头发,步入餐厅。

冷气带来凉意,和外头的热度形成强烈对比。这里犹如沙漠中的绿洲,少年选择在此处与委托人会面,是正确的。

简讯所指示的位置,是七号桌子。

英季的原则,是赴约时一定要提早抵达会面地点。席位上没有任何人,这对英季而言是正常的现象,更是能磨练耐心的机会。

委托人于五分钟左右的时间后出现了。

绯色的短发、脸上总会挂在略为忧伤的神情,一切特征和黎空所描述的一致。实际见上一面,英季大概清楚为何黎空当初对这少女抱有爱慕情怀了。

其实,两人曾有一面之缘。只是当时的妍霞昏睡去,英季则忙着和艺朝以及琥兆对付但他林,没有注意到这一点。这一次,称得上是他们第一次的见面。

“初次见面,我是洪妍霞。先前无法出席会面,实在是不好意思。”

“不必道歉,这不是大问题。我倒要感谢你。因为这个委托,我才能久违地疯狂一次。”英季忆起那一晚在郊野地区的战斗,脸上泛起了热血的笑意。

尔后,英季摊开右手,示意妍霞坐下来,还把一份菜单递过去。

妍霞原本只是来向英季道谢,将委托的费用谈妥并传达一些信息后就离去。看见英季如此热诚地邀请,妍霞稍微改变主意,决定在这儿稍作歇息,解渴,给自己短暂的放松时间,顺道向英季探取一些情报。

坐下来聊天之后妍霞才发现,英季比想象中还要畅谈。虽说话题内容离不开生活经历、书本、雷灾后的事件等等,英季确实和花泽口中所说的“纳闷电脑”有很大的出入。

硬要归类的话,妍霞会把英季归为和黎空同一类人——兴趣比较多的书虫。

不怪得他们偶尔会混在一起“搞破坏”呢。妍霞在内心笑道。

“话说回来,恭喜你晋级卯之席组别的八强赛。有望成为圆桌骑士吗?”

“你太夸张了,我只是运气比较好而已。里头可是还有詹主任的手下挡路,我怎么可能有机会成为骑士呢?”

“如果我说,你若成为骑士,协助我在里头搞破坏,就不需付委托费呢?”

这是试探?还是单纯是一场交易?面对如锋刃般锐利的双重疑问,妍霞必须要仔细斟酌一番,因为这关乎接下来谈话的走向,甚至是妍霞在银阳中的处境。

合伙,妍霞的安危会得到保障,却担保不了接下来的日常生活是安稳的;不接受提案,只是消费金钱,妍霞还是能过着普普通通的学校生活,直到毕业为止。两者各有利与弊。

“是否能成为骑士,还是要等选拔赛结束才知道。”

不正面回应,是最好的答案。

看英季一脸满意的笑容,这就是他想要听见的答案。

“你说得没错。未来的事,还是交给未来解决吧。”试探结束,英季先是为刚才的话题做总结,然后转移话题:“花泽今天缺席选拔赛,你知道是怎么回事吗?”

“她心血来潮不想参加,就没有来了。”

英季睽睽注视妍霞的双瞳,里头没有投映一丝虚伪,话语听起来不是谎言。以着花泽的性格,这的确是可能发生的事。

早上的梦,终究还是梦。花泽的电话打不通,多半也是因为心血来潮不想接电话,或是换了号码没有通知任何人,并非是英季所想的情况那般——花泽神秘失踪。英季不得不认为,一切只是他想太多。

对于花泽这种随性、随时会反常的性格,英季只能用无奈二字来概括自己的心情。

盘子空了,杯子也空了,而椅子尚未空出来。

时间差不多了。无论是英季还是妍霞,都要为后天的八强赛作最后的准备。两人对彼此说了一句“祝愿你旗开得胜”后,离开席位,向餐厅和彼此道别。

英季驱使着电单车,奔驰在炽热的大地上,目光所到之处不单是眼前的泊油路,而是远处的郊野区域。

电单车的身影愈发缩小。英季的身影完全消失于视野之际,妍霞吐出一口放松的气息。

“花泽,这出戏没有任何漏洞,你可以放心做你想做的事情了。”妍霞喃喃自语。

眼前明明只是空荡的马路,然而妍霞仿佛看见了花泽在马路对面挥手向她道别,带着残留泪痕的笑脸转身离去,消逝在大气之中。

妍霞再度叹息。

“有缘再相见吧……”

哀伤的表情覆盖了妍霞的脸。妍霞对着空气挥手,迈开步子,走向远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