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纳纳小说网
白昼
黄昏
黑夜

被遺忘的過去 - 番外二

月下影≪游戏的真实世界≫  - 发布于2016-11-28 7:30:55am

奇幻·玄幻


法爾的決心

‘你...想要問我問題?...’

法爾開始笑起來,越笑越大聲,那人疑問。

‘有什麼好笑的?’

‘人類啊...你的膽子還真大啊,竟然問我問題。’

‘問一些事情又不會少什麼,如果你不想回答就算了。’

法爾雙眼裏的火焰變淡小了,發出笑聲抬起他那骷髏頭說。

‘的確告訴你一些情報也不會有什麼損失,你想要知道什麼?’

‘...你...為什麼讓刃月那麼自由?’

‘自由?有嗎?那小子基本上都是在獨自行動,完全沒有想過我這軍團長的立場啊。’

‘那你為什麼不阻止他?或懲罰他呢?如果他真的一直違抗命令的話...’

‘...也許你說得對,我【無意中】讓他隨意違抗我們不死族所有規則...’

此時在場的維多燃燒著的雙眼熄滅般的消失點了點頭,法爾張開右手,發出了藍光後出現了一把由木做成的魔法杖漂浮在半空中,法爾轉身走了幾步接著說。

‘他...很特別,你不覺得嗎?’

‘...的確,但是,他為什麼會忽然間離開大家?是你命令的嗎?’

法爾聽後右手揮動了下玩弄着魔杖回答。

‘那是他自己決定的,我也不知道他為什麼那樣做,那一天他來到我的面前...’

場景轉到廢區,法爾的住處,法爾坐在王座上看著浮在半空的水晶球,當時他正前方不遠處出現了無數的黑色魔法陣。

‘果然是來這裡嗎?刃月...’

見到的就是刃月和他帶領的鳥人族,當時維多已經跪在法爾眼前說。

‘我們回來了,主人。’

‘嗯。’

法爾回應一聲後雙眼那如燒的旺盛的火焰舞動著往刃月瞄去,等待着刃月的話。這小子,到底想做什麼?忽然間回來的原因是?

‘刃月...’

刃月聽到法爾呼叫自己的名字而往法爾那走去,抬起頭說。

‘鳥人族是我的人,你答應過不會插進來,不會反口吧?’

法爾懊惱的揮了揮右手回道。

‘嗯,他們是你的,不過...你應該知道那是違抗我們不死族的鐵則的吧?’

‘鐵則?’

法爾點了點頭,注視着刃月,刃月搖頭。

‘我不懂什麼鐵則,我只知道這世界的不死族完全建立了與全世界為敵的關係...’

‘那有什麼不妥?’

‘如果你想看我所說的那個世界的話,就必須改變不死族的思想。’

法爾聽後忍不住大笑起來。

‘哈...哈哈哈哈哈!!你認為自己是什麼人?’

‘異世界人。’

‘...’

法爾停止了笑聲,雙手頂著下巴等待着刃月接下去的話,刃月舉起左手的魔刀抹煞小聲說。

‘破壞後就是創造,吞噬我吧,黑暗...’

刃月進入了【漆黑之主】的形態,那一身完全漆黑的全身盔甲,以及帶刺的抹煞刀鞘,他抬頭望去法爾。

‘可以請你把所有不死族都聚集起來嗎?法爾...大人。’

‘噢噢~現場看到的感覺果然是不同,這股氣息...’

此時維多有點驚慌的動作,他看了看刃月,又望了望法爾,好像害怕兩人會打起來那樣。此時魔刀抹煞開口了。

‘法爾,你就幫下這小子吧。’

‘嗯?抹煞嗎?你覺得那樣值得?’

‘總比再等待幾百年好。’

刃月不明白兩人的對話而問。

‘你們認識?’

但是沒有得到答案,法爾雙眼裏的火焰變得細小了,然後他望了望維多。你變了呢,維多,是這小子的原因吧?這種完全違反我們不死族鐵則的異世界者...也許...也許可以代替他也說不定。

法爾雙眼火焰再次燃燒起來,他開口道。

‘好吧。’

‘咦?真的!?’

刃月對自己聽到的話感到不可思議,法爾接著說。

‘刃月啊,你老實回答我,你所說的那個和平共處世界,是否真的存在?’

刃月點頭回答。

‘存在。’

‘...是異世界的特點嗎?’

‘也不能說是,我的世界其實也不算那麼和平,不過的確是很少了戰爭,多種族都是和平共處,當然也有例外的...’

法尔听后沉默起來,雙眼裏的火焰如要熄滅了的火閃耀著,大概是思考著吧?不一會兒雙眼里的火焰恢復了原本的模樣的他說。

‘...我等了幾百年,想要我族的異世界人到來這世界加入我,幫我奪取這世界,賜予所有生命平等的死,而那異世界的你則要我幫你去實現那天真的世界?’

刃月套不猶豫的點頭回答。

‘嗯,那句【賜予所有生命平等的死】,我想改變成【賜予所有生命平等的對待】。’

法爾聽後吃驚的抖了一下,隨後那燃燒著的雙眼變得細小。

‘...那麼,你就成為王者吧。’

‘王者?不不不,那跟成為王者有什麼關係?’

‘只要成為我們的王,你的話自然就是全部,就如我好友現在定下來的鐵則,你也能完全更改。’

‘好友?’

‘嗯...不死之王是我的好友,不過我已聽不到他說話了,也不懂他在哪...’

此時法爾望去遙遠的天空,在他身上感覺到孤單,刃月見後低下頭思考了下後再次抬起頭說。

‘我們把他找出來不就好了。’

‘不...他的話,只有在全面攻擊全世界的生者才有可能會出現,他一直以來都躲著,就好像...’

‘全面攻擊嗎...好像什麼?’

‘你應該不知道,我們不死族只要迷失了自我,就會不再是自己,如果失去了堅定的意志,或者我們所謂的主人或朋友...’

‘迷失?’

刃月不太明白和理解他的意思,此時維多站出來說。

‘如我吧。如果我沒有伺奉法爾主人,當我完全不懂自己活著的目的的時候,我就會變成一個完全沒有思想的巫妖,那就是所謂的迷失。’

聽後,無法表達出心中的擔憂的刃月望去法爾,法爾接著說。

‘我活著的意志你大概懂了吧?’

‘好友嗎?’

‘嗯...或許我跟他見面的話...不過我也不能欺騙自己...’

‘那...沒有其他辦法可以改變不死族了?’

法爾搖了搖頭後那燃燒著的雙眼望去刃月回答。

‘不必擔心我,反正已經活了幾百年,我也累了,也看夠歐絲雷王國的繁榮了,而且你也會幫我保護那王國。’

‘保護王國?那是什麼意思?’

‘如果你想知道的話,去歐絲雷王國找一找圖書館吧。’

‘...’

‘怎麼了?’

‘我看,我還是尋找一下其他方法...’

‘哈哈哈哈~刃月啊,你還是那麼天真,要達成目的,就必須要有犧牲,你必須要懂啊。’

法爾笑着說了後,接著問。

‘刃月,你為了什麼而想要改變這世界的不死族?’

‘只是單純的...想要和所有人成為朋友,以及...所有人和平共處的世界。’

‘那種世界不錯,我也想看一看...’

刃月低下頭,感到自己的自私,但法爾沒有反對接著說。

‘那麼,你知道接下來要做什麼才會發起全面攻擊了吧?’

‘攻擊生者的居所,國家...連續的...’

‘正確,不過...在那之前,我必須要聚集我的部下們,以及...測試你的能力。’

‘可是,我...’

‘往我這裡攻來吧,孩子。’

法爾張開雙手漂浮在半空中,刃月聽後握起抹煞往他那跳去。

‘得罪了...’

打鬥了大概有五分鐘,兩人的切磋停下了,法爾滿意的笑着說。

‘的確是很可怕的力量啊,如果是你的話,我沒有意見,登上那王座吧。’

‘如果...如果我真的登上了那王座,你會在我身邊嗎?’

‘...維多會在你身邊。’

法爾說後沉默起來,刃月聽後急忙問。

‘難道你說想要看我那天真的世界是假的?’

‘在百年前已經定下來的命運是改變不了的,我只是在逃避而已,逃避接受現實。’

‘又是命運,這世界那麼多被命運束纏的一生嗎!?’

刃月低頭不忿怒道,法爾見後飄到刃月身旁望著他說。

‘就算我離去了,還有維多,還有你那一幫朋友不是嗎?’

‘可是...’

‘不必在意我,我會在他出現的那天,舉起反旗,他一定會往我這裏攻來,只要你記得那時候就是你的機會就可以了。’

‘...我明白了,我也不會反對你的意見...’

‘不過在準備的這段時間裏,你還有事要忙啊~你看,那與我有點交情的萊蒂克正看著你。’

‘你還敢說...你把我賣給她...’

‘那算是賣?我只不過是想幫她找回過去的榮耀而已,自己去瞭解下她,幫她取回她失去的東西吧。’

‘完全不懂你在說什麼...’

刃月氣衝衝的轉身離去,法爾則小聲笑著看著刃月的背影後望向維多說。

‘維多啊,當我與不死之王見面的時候,他就是你以後的主人了。’

‘我明白了,法爾主人...’

回到那漆黑的房間裏,法爾發出微小的笑聲說。

‘他告訴我他的目的時候,真的不可思議呢,那天真的想法。’

‘是嗎...’

‘維多,我們該回去了。’

‘等等,你知道萊蒂克在哪嗎?’

‘就在你身後。’

法爾說完就和維多一起從黑色魔法陣離開了,隨後房間忽然出現一堆蝙蝠,慢慢的形成了一個人,她就是萊蒂克,她那妖艷的美貌擺出那笑容笑著說。

‘跟來果然是對的呢~聽到好多東西哦~’

‘妳幾時進來的...’

‘一開始就在了啊~’

‘唉...算了,我只想問,為什麼刃月會轉生成為惡魔?’

‘誒?那件事嘛~’

番外二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