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纳纳小说网
白昼
黄昏
黑夜

暗影面纱 - 34:两败俱伤

无痕三少≪弑魔者≫  - 发布于2017-12-19 11:23:51pm

奇幻·玄幻


组合技从天而降、来势汹汹。

“吼!!!”深恐鬼蛛自是不敢怠慢,用最大的音量仰天咆哮了起来,无形的音波和强势的火焰正面碰撞,顿时陷入一种互相推挤的角力阶段,在两股力量之间所产生的波动也令周围的环境塌陷、毁坏;甚至大地都为之所动。

双方都在不断燃烧着自身的魔能,直到其中一方倒下为止。

整个过程持续了大概几分钟,这场比拼也终于有了结果,显然是占据至高点的组合技早已夺得先机,再者以二敌一的优势,深恐鬼蛛的音波渐渐被压制了下去,任它如何奋力都好,都无法挽回局面。反之凯特和太白这边,他们见形势有利,顿然士气大增,更加没有保留地释放魔力,一鼓作气让火龙冲破了音波的阻碍,进而准中目标;深恐鬼蛛。

赢了吗!?

“啊!!!!”深恐鬼蛛瞬间为烈火所吞噬,发出了刺耳的凄厉惨叫,霸道的烈焰也不止在燃烧着它的躯体,并且持续产生爆炸。由于深恐鬼蛛太强的关系,凯特和太白压根儿收不住手,只好让这附近的生态和这该死的怪物一起陪葬。

太白之后在未被火势波及的地方着陆,静静观望着那被熊熊燃烧的区域,随着深恐鬼蛛的哀嚎消失,他们才松了口气。

“太白,也差不多该扑灭火焰了。”眼下的危机解除,凯特的环保意识也跟着醒了过来。

“再等会儿吧?我就怕那家伙还没死透。”太白很谨慎,它本身作为魔物,自然很清楚深恐鬼蛛的强大,怎么说都得预防万一。

“凯特......”这时,蝶依突然从后方抱住了凯特的腰。

太白冷不防被喂了口狗粮,露出充满鄙夷的眼神盯着哈鲁。

“怎么了?”凯特问。

“对不起,我不应该闹脾气......”蝶依轻声在他的耳边说道。

“没事,我们都还活着不是很好吗?”凯特转过头来,做了个微笑,可体力早已透支的他早已站不稳,仅仅凭着爱逞强的性格硬撑到现在。

“谢谢......”蝶依含蓄地说。

“都是朋友,不需要道谢。”本来好好的气氛,就这样被凯特不经意的一句话给破坏了。

“智障吗?这小子。”太白禁不住嘲讽了起来,它也算看了个乐。

“你果然还是个白痴!!”蝶依是尴尬得发飙,随手就将凯特摔在地上,也不顾他的伤势。

凯特这个呆瓜估计到死都不明白蝶依为什么生气,永远都只能摆出一副无辜的表情承受她的任性。

咦?!

太白的眼色突然变了,它立即回头瞧了瞧还在燃烧的战场,它作为风系魔物的敏锐感知察觉到危险将至。

“可恶的小鬼!!!!”带着怨怒的嘶吼当下吹熄了所有的火焰,令他们不由大吃一惊。

不会吧?!还没死透?

这就是真正的恶魔吗?无论是力量、速度还是耐力上都远远超越了人类,战胜它?简直就像是不可能的奇迹。

“死缠烂打的家伙......”凯特即使累坏了,也要蝶依的扶持才能勉强站起。眼下他的魔能已然殆尽,不过对方也算半残了,也只能指望没什么受伤的太白大显神威......

不过凯特才这么想,太白就一溜烟地消失了,那是召唤术的时限已到。一般上召唤术都是把魔物从远处的地方叫过来一段时间,时间到了它便会自行归位,类似临时工的概念。

好死不死,偏偏挑这个时候!?坑爹啊!

数以万只的草泥马再度造访了凯特的思考。

很快,浑身焦黑的深恐鬼蛛从不远处冲了过来,只不过速度慢了不少,看来它伤得很重。

不过它那八颗眼珠子是完全杀红了,恨不得现在就将凯特给碎尸万段。

没什么情况比这个更糟了吧?

“快逃!”蝶依让凯特的手臂搭上自己肩膀,欲拖着他疲惫的身体逃离。

“没用的,以这样的速度是逃不掉的,妳自己一个人走。”凯特轻轻推开了蝶依。

“你要逞强到什么时候!?你现在也做不了什么吧!?”蝶依最清楚凯特现在的身体状况,根本放心不下他,若是再这般乱来,他必然会死于非命。

“我还有一个压箱底......”凯特说完,马上一个箭步冲了上去。

“凯特!!”不管蝶依怎么呼唤,他就是不愿回头,双手聚集了火系魔能,就以连发的火球术轰炸深恐鬼蛛;他的魔能已经所剩无几,所以发动不了更强力的技能。

身受重伤的深恐鬼蛛再怎么不济都好,也绝不可能被这种程度初阶的魔法给挡下。说穿了,这最多只是给它伤口撒点盐巴,激怒它而已。

当然,这正是凯特的意图。

“吼......”看来灼热的空气已经伤害了深恐鬼蛛的发声器官;它显然已经无法再使用音波攻击,受到了火球术的挑衅之后,也只能如凯特所预料地上套了。

虽然身上的毒令他的活动不免有些困难,但凯特还是勉强自己来个边逃边射,利用风骚的走位来和深恐鬼蛛保持距离,同时拉着仇恨,慢慢将它引到了丛林。

持续了好段时间,他才把深恐鬼蛛带到丛林中较为空旷的地方。

这里正是蝶依与他一同玩闹、欢笑的场所。

“可恶的小鬼......”深恐鬼蛛沙哑的声音虽然无法像之前一样大吼大叫,却可以隐隐感觉到它的愤怒。它那横冲直撞的蛮力仍旧不减,不断撞毁树木从后追来。

凯特也总算停下了脚步,并且杵在原地,等着来势汹汹的深恐鬼蛛自己杀来。

被愤怒完全冲昏头的深恐鬼蛛似乎不觉有诈,张开大口就飞扑而来。

?!

千钧一发之际,在深恐鬼蛛的下方浮现出了一个画着三角星的魔法阵图。

这阵图之中也很快就爬出了许多的光绳,转眼便将深恐鬼蛛给捆成了粽子,以致它一时间动弹不得。

是陷阱魔法?!

没错,凯特的诡计终于得逞。

由于蝶依这几天对他是不理不睬,甚至看到他就逃掉了,所以他才会在此处设下陷阱,本来就是为了逮住蝶依,和她好好说话;想不到竟然会对深恐鬼蛛用上了。

说来也挺讽刺的,素来以布置陷阱狩猎闻名的深恐鬼蛛,也料不到会有栽在别人陷阱上的一天。

“吼......”深恐鬼蛛挣扎了几下,光绳就有些断裂的迹象。这种程度的拘束陷阱对它根本构不成太大的阻碍,但只要能稍微拖延住它的脚步便可。

“结束了,这是我最后的魔能。”凯特说完,手臂也燃起了刀刃状的火焰--烈阳刃!

“不可能......”深恐鬼蛛知道危险将至,开始手足无措。它想挣脱光绳还需要一些时间,但这瞬间的空隙已经足够凯特发挥了

随后,只见凯特一个连奔带切,以烈阳刃拉出了炫灿的火花,重重划过了深恐鬼蛛的身躯。

“吼!!”致命的一击也令深恐鬼蛛冲破了伤势的限制,顿时喊出了最后的咆哮,是震得凯特耳朵嗡嗡作响,接着深恐鬼蛛的身体也完全燃烧了起来。

我赢了!

凯特才刚要得意的时候,他突然感觉到左手正传来一阵不明不白的疼痛,直到他定睛一瞧......

?!

他的左臂赫然被切断了!甚至还在空气中绽开着血花。

“啊!!”这次换成凯特痛苦地大叫起来,捂着喷血的伤口,倒在地上翻滚。

切断他手臂的是条像钢铁一样坚韧的细丝,那正是从深恐鬼蛛尾部喷出来的蛛丝!

想不到除了用来捕捉猎物以外,竟然还存在这种功用?!

被火焰缠上的深恐鬼蛛也是命不久矣,这只不过是它最后的执着,与凯特同归于尽!

就在它要用火焰躯体逼近凯特的时候,周围顿时弥漫着闪闪发亮的粉尘。

“怎么回事?”深恐鬼蛛也不晓得是否力量透支,顿住了才要迈起的脚步。

朦胧之际,凯特仿佛见到了翅膀散发着磷光的天使来到了自己的身旁,呵护着自己......

“呜,凯特,你别死!”

不对,那是蝶依的哭声!

湿润的泪水也勉强唤醒了快要痛昏的凯特。

“凯特!”蝶依已经哭红了脸,一见到凯特爬起来,就激动地抱住了他。

“好了,很疼。”凯特逞强地忍着自己的眼泪,他不想蝶依多操心。

“吼......”快要被火焰燃烧殆尽的深恐鬼蛛似乎还有余力,引起了凯特的关注。接着,它朝两人喷出了一滩绿色的液体;这是它最后的垂死挣扎。

凯特急忙将蝶依挡在了身后,也不顾有伤在身。

“呃!!”这绿色的液体也正巧命中了凯特的双眼,他的双眼顿时灼烫难当,泛起了沸腾的白烟;加上断臂之伤的摧残,凯特这次是完全痛昏了过去。

“哈哈——”虽然即将死去,但深恐鬼蛛也总算大仇得报,于是它便在愉悦的狂笑声中,彻底被火焰给燃烧殆尽。

呃?

蝶依顿时一阵错愕,呆呆地盯着遍体鳞伤而倒下的凯特,反应迟钝的她才要渐渐跟上节拍。

“不要啊!!!”随后,她所有的情绪瞬间爆发,充满哀伤的长啸响彻了整片丛林,其中更多的是愧疚。

最初的时候,她不过赌个气,又怎能料想到这样的结果?

现在的她也只能借由崩塌的泪腺,慢慢地清洗自己的愚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