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纳纳小说网
白昼
黄昏
黑夜

闇夜厄臨卷二 - 15、16

妄翔≪闇夜厄臨≫  - 发布于2016-11-28 7:27:16pm

奇幻·玄幻


2-15

“媽媽,我又不是女神的信徒,他會沒注意到也是正常的。”剡知道,他出事之後淒演越來越偏激,她怨當時不顧她的意願把她招回族裡去的長老,怨那讓他安心託付剡給他的人類魔法師,怨他那早死的丈夫,但她有時候也會怨,她所信仰的女神為什麼要給她這樣的懲罰。

“我知道,我都知道。”淒演苦悶的說,她甚至知道,她只要看著森林,就能感受到女神對她的寵愛,但她固執的把這些推拒於外,但這幾百年來,女神的照拂還是持續的環繞在她身邊,雖然她是個棄林精靈,但是她棄林,不是林棄她,這樣的寵愛是多大的包容?但淒演只要看著剡,就倔降的拒絕發現這一切。

”小剡,你為什麼老是叫他闇夜聖者?”這話題太悶了,淒演努力找另一個話題。

“他的亡靈聖名就是闇夜阿。”

“我是說,你為什麼不叫他的名字?”

“我不管怎樣,終究是個亡靈,直呼亡靈聖者的名諱會犯忌的,而且我的契約也是跟他定的,不能直呼他的現世之名。”剡不知道該如何解釋。

“什麼意思?”兩母子就這樣聊了起來,剡努力解釋著,淒演怎樣也搞不懂,兩"人"聊天的畫面是這樣溫馨?

厄臨在房間裡睡下,因頭疼皺起的眉在陣陣春風下逐漸舒緩,春天要到了,一旁小樹林當中,似乎有著與往年不同的光華,讓這些小樹提早抽出新芽。

另一邊,過了新年回到聖殿的慈,第一時間衝去拜會他的老師,也就是現任教皇,氣勢洶洶的殺入不久,帶著滿滿的疑惑被教皇扔去書庫當中,好好的進修。

狂獅雖狂,但心思細膩,早早就來到冒險者本會,申請後進入書庫當中,在茫茫書海當中尋找答案。

至於莫,他雖然也想抽出時間來找答案,但他還有更多的事情要忙,例如祈冷‧祭爾帝,例如厄臨手中那把很有資歷的劍。

三兄弟各自使用自己的方法,絕對不能讓厄臨身邊出現不可控制的危險。

時間過的很快,厄臨終於熟悉的新的能力,然後是一連串的訓練,在訓練完後的某天淒演默默的消失了。

她沒說什麼,沒留下訊息,就這樣消失在夜色當中,她要走時厄臨知道,但厄臨就如同她想像的沒有挽留,或許在他心中還不明白挽留是什麼樣的動作,包含著怎麼樣的情感,只是當天晚上,他失眠了,翻了一整晚的書,卻一點也靜不下來,最後只能看著窗外發呆。

淒演走的事情沒有幾個人知道,因為淒演總是在厄臨的夜宮中呆著,一開始剡還常常要求要出宮去玩玩,但很快的他也膩了,不再提這個要求,厄臨的夜宮中要什麼有什麼,厄臨還借著她們的名義要了許多自己要用的東西,以前不敢要求是怕露出破綻,但現在有藉口,怎能不好好利用?只不過其實他的秘密早已曝光了,而他自己不知道而已。

2-16

劍靈一直看著,就連那場儀式他也全程觀賞,雖然厄臨故意不帶它去,但它是什麼樣的人物?怎麼可能會被困在一個小小的夜宮當中,厄臨他們前腳一走,他後腳也跟著飛出去,就看到了那不可思議的儀式,但這樣讓他更困惑了,他活了這麼大把年紀,跟了那麼多位亡靈聖者,最是清楚亡靈聖者的,但他卻沒有見過這樣的儀式,最可怕的是他的功效。

每個世界都有他們的規矩,也有他們的彈性,即使裡面發生了規則以外的事情,也會漸漸被修復,劍靈一直冷著眼看著,在他心中淒演與剡這樣不合規則的存在,勢必會被世界所抹殺,但等了好久,他們還是安好的存活在世界上,活的更好、更幸福。

他也知道厄臨一開始留下他們也是擔心儀式會有什麼副作用,知道了厄臨的新研究,他還在夜半時分偷偷潛入厄臨的靈魂資料庫,尋找關於那個儀式的一切,但越是明白他就越不明白,這一切都奠基於規則上,但效果卻是規則外的設計,或許走在一個灰色地帶吧!讓這對幸運的母子能夠平安的活下來。

但劍靈心中清楚,這效果不會太久了,不知道到什麼時候,這個意外就會被發現,被抹平,再也不會存在這世界上,只是這時間他也不知道多久,或許數十年,也有可能直到淒演正常死亡也不會被發現,但這意外絕對不會一直存在的。

沒有人可以沒有亡靈聖者的天賦卻能夠訂下亡靈契約,這是鐵則,就寫在這世界所有的地方,每個呼吸、震動,都寫滿了世界的法則,而他是這世界上最古老的存在之ㄧ,他見過太多太多意圖挑戰世界法則的人最後的下場,冷眼看著它們最後痛哭,消失在這世界上。

就像試圖永生不死。

淒演走的時候,劍靈還有些覺得可惜,沒能看到這些褻瀆者最後的慘狀,不過這樣的想法也只是輕輕轉過,轉眼就拋諸腦後,日子還是照舊,陪著厄臨到處去執行他的任務,也進行著監督的職務,只是他越來越沉默了,他心裡明白厄臨總有一天會因為這件事情消失在這世界上,對於這樣的事實,劍靈心理有著難以言喻的苦澀,他無法理解人類的情感,即使是那個看似堅硬的闇夜,也有如此柔弱的一面,他不會忘記他在那堆資料當中所感受到的情感,那東西叫做同情,還帶著濃濃的苦澀淚痕,在那塊記載著所有實驗、研究的靈魂碎片中流淌。

跟隨過這麼多的亡靈聖者,但劍靈始終不明白,不明白這些人是在想什麼,原本重視的東西可以因為一個小事情拋諸腦後,即使失去生命也不在意,若這情況是發生在個體最弱小、脆弱的人類身上,那還可以接受,但為什麼事實並非如此?擁有了更強悍的力量,但這奇怪的情感依舊左右著這些生命的想法,應該冷漠無情的魔族,應該聖潔無私的神族,全部都是如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