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纳纳小说网
白昼
黄昏
黑夜

无止境番外录:西依城 - 21.久违之友

夏血瞑≪神眷术士录≫  - 发布于2017-12-22 5:55:00pm

奇幻·玄幻


“你要不要说说看至今为止你到底昏迷了好多少次?”炽翼满脸无奈地看着已不晓得是第几次出现在自己领域之内的司湫语,一边还埋头苦干,整理那一叠仿佛永远都整理不完的文件。

满脸尴尬的司湫语一时之间也不晓得该说什么,头一句说的便是“对不起”这三个字。

炽翼也懒得说那么多,默默地把手中的文件给整理完毕后便走到司湫语身前。他伸手凌空划了一个奇怪的图形后,赤色的光芒一闪而过,司湫语立刻感受到了他那原本灵力充沛的状态。

缓缓呼出一口浊气,炽翼便坐下,静静地看着司湫语调整自己的状态。

“谢啦!只不过……我到底是怎么进入你的领域……?”司湫语实在搞不懂为何自己总是能够进入炽翼的领域。再说了,炽翼的领域可不是什么人都能踏入的啊。

“这个问题我也想知道。总之,你现在好很多了。回去吧!有些人很担心你呢。”炽翼淡然说道,然后起身回到那堆满文件的桌子。

原本还想说什么的司湫语连话都还没说好就被强制送离这个领域。

一阵天旋地转的,他脑袋一片混乱。

紧接着,他睁开了双目,对上的正好是阿唯的双目,二人就这样四目相望,谁也没有打破彼此之间的沉默。

良久……

“灵力突然间完全恢复,还真是奇迹啊。”阿唯面无表情地说出这句话,让司湫语不由自主地冒冷汗。

“那、那是因为遇到贵、贵人相助?”司湫语真心觉得自己真没用,居然要那么害怕阿唯这个同伴。

在旁的楚绫摇摇头,旋即默默地退出这个房间。

话说这里是奥依斯塔的别墅,毕竟他们也回不了宫殿。没办法,因为宫殿成了废墟,所以他们暂时无处可去。幸好奥依斯塔有自己的别墅,让大家都有地方可以住。

“那么,你能不能告诉我为什么你要如此的紧张我?”阿唯依旧面无表情,语气平淡地问道。

闻言,司湫语感到一阵错愕。

他真没想到阿唯居然会问自己这种问题。不过,这个问题他实在无法回答。他总不能说因为阿唯是他最重要的人,所以他就算是拼了命也要保护他吧?要是真的这么说了,不被当作是同性恋,是变态才怪!

观察力很好的阿唯一直都在留意司湫语的表情变化。他看得出司湫语不想回答这个问题,甚至还想要编出谎言蒙混过去。

“若是不想回答,便别回答,我也不想再听任何理由、任何借口、任何谎言。”

这一番话,让原本还在想着用什么借口蒙混过去的司湫语沉默了。

他们俩相互对视,也不知彼此互相看了有多久,司湫语便投降了。

“不是我不想说,而是时机尚未成熟。有些事情,必须等到时机成熟才能说出来,我也很想立刻告诉你所有的真相,但现在还不行,我们还需要一些时间。”司湫语一脸认真地说道,那眼神带着前所未有的真诚。

阿唯默然。

至少,司湫语并没有欺骗自己。如此一来,他也算是释然,不再追问下去。

“好好休息吧。”

留下这句话后的阿唯就这样离开了司湫语的房间。

房里只剩下司湫语一人躺在床上。他默默地看着天花板,也不晓得看了有多久,忽然他坐起身,从次元空间掏出通讯器直接联络了某某人。紧接着他又重新把通讯器扔回次元空间,下床把衣服穿好,朝着窗口的方向走去。

传送阵是无法用了,那么就用传统方式吧!

司湫语把窗口打开后,很干脆地耍特技——跳窗。

落地无声,可脚还是会痛。即使如此他也不理会,赶紧离开这个别墅。他还有一件更加重要的事情必须处理,尤其这是足以毁城的事件。

左拐右拐的,司湫语很快的就回到他之前一直待着的地方。

已经完成的术式图阵静静地躺在这绿茵之地寂然无声,仿佛动物都不敢轻易靠近,但却偏偏非常干净。

司湫语站在图阵之外,一脸苦恼地看着这个术式图阵,却没有足够的灵力启动。

突然……

“小语。”

许久不曾再听见的声音,总算再次听见。司湫语下意识地循声望去,首先映入眼帘的是一头长发飘逸的青年,长相依然与从前那般,不曾改变。

看到此青年,司湫语内心很是高兴。

“许久不见啦,枫黎。”

青年正是他从前的旅行搭档繁枫黎,跟他同为失落家族的空境繁后人。

下一秒,司湫语就直接扑上去,并紧紧抱着对方,心中那满满的思念不断涌出,让他的表情也变得格外丰富。

“好……?”繁枫黎一如既往地不善言语,不过司湫语还是一听就明白他在说什么。

“我很好,你不要那么担心。呃……虽然最近灵力一直不足,但也不会对我造成太大的影响。反倒是你……怎么就突然跑了下来?”司湫语很困惑,毕竟繁枫黎不可能会离开天族。

微微歪着头,繁枫黎好像有点不明白司湫语的问题,他就这样呆呆地看着他,看得司湫语都无奈了。

“帮?”

“嗯?啊……啊啊,对哦,你可以帮我。可是闇沭灯应该会很生气吧?你确定你要帮我?我记得那家伙生气起来可不是开玩笑的啊,哈哈……”司湫语有点不好意思。

繁枫黎摇摇头,表示自己无所谓,有什么事他担着。司湫语一向拗不过他,于是任由繁枫黎替自己恢复那耗损过多的灵力。

柔和的霜白色灵力缓缓覆盖在司湫语身上,却又在眨眼间消散不见。

这会儿司湫语感觉到自己的灵力恢复到了巅峰状态。他稍微试了一下自己的灵力后,朝着繁枫黎微微颔首,紧接着他直接启动了那准备已久术式图阵,耀眼的银白光芒瞬间覆盖这座山林。

巨大的、真正的时之轮此时此刻悬浮在西依城之上,时针、分针、秒针都在转动。

尤西依只是个幌子。

司湫语老早就知道了,但他不说出来。要不是这一次的事件过于严重,他也不会绘制这个图阵,发动他不想发动的术式。

无论如何都好,他都要把那个家伙给引出来,终结对方的阴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