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纳纳小说网
白昼
黄昏
黑夜

暗影面纱 - 36:约定

无痕三少≪弑魔者≫  - 发布于2017-12-22 7:56:09pm

奇幻·玄幻


隔天,蝶依来到了和凯特相约的老地方,今天倒是挺稀奇,因为凯特的人还没出现,平常他都会比自己还早过来这里,或者是因为残疾造就的不便关系吧?她也只好默默地等待。

过了好段时间,太白才领着凯特抵达这里。

“你来啦......”蝶依才要上前笑脸迎接,但她的表情很笑容却挂不起来,顿在了惊讶上。

凯特的脸上正伤痕累累,而且都是昨天没看过的新伤,有不少的黑淤和泛红。

“你的脸是怎么回事?!”蝶依出于关心,急忙问道。

“只是不小心摔倒而已,别担心。”凯特皮笑肉不笑,而且那些伤痕显然不可能是跌倒造成的。

“别骗我。”蝶依很肯定凯特有所隐瞒。

“是真的......”凯特这人很不会撒谎,一反往常的弱气口吻更加虚伪。

“唉,其实是......”太白似乎也看不下去凯特的扭扭捏捏,才要开口道出真相。

“太白!别多嘴!”凯特喝住了它。

“小子,你是瞒不过这丫头的,说出来吧。”太白直言不讳。

“我想听,你给说出来。”蝶依双手搭住了凯特的肩膀,口气强硬。心虚的凯特虽然双目失明,但也下意识别过了脸。

“小子,这下你没意见了吧?”太白问了问。

凯特保持沉默,不愿作答。

“唉,这小子的伤,是给村里的人打出来的,其中包括了同辈小孩和一些长辈。”太白当他默认了,没有顾忌地说了出来。

“怎么这么过分!?同样是人类......”蝶依瞧了瞧凯特脸上的瘀伤,心疼得都快哭了。

“因为这小子是村子里百年难得一见的魔法奇才,所以村里的长者都默许了他很多权利,这点就勾起了许多人的不满和妒忌,加上这小子平常又十分厌恶村里那种恶魔和人类对立的思想,时常对此作出反驳和顶撞,所以也触怒了一些极端主义者,可他们偏偏又不是这小子的对手,所以平常就只能保持沉默、在暗中排挤他。岂知这小子今天成了残废,他们还不趁机报复?”太白懒洋洋地趴在地上,解释起了来龙去脉。

蝶依从以前就一直很好奇,为什么凯特会愿意和身为魔物的自己交朋友,并天天把大部分的时间都投入在和自己玩乐,他在村子里就没其他事可做吗?原来他自己本身就是因为被恶意地排挤,所以寂寞难耐,自己对他而言就是唯一的玩伴。

“那你为什么不站出来帮助他?”蝶依质问起了太白,毕竟太白的实力也不低,要保凯特周全也不是什么难事。

“怪我咯?还不是因为这小子不肯召唤我出来啊,那条村里有能力的法师也不在少数,他不希望我为此受到牵连,这个笨蛋。”太白没好气地说。

“你为什么总是这么固执?!上次也是!这次也是!你真以为自己是铁打的吗!?”蝶依悲愤地谩骂起来,那双小手不断轻轻捶打着凯特的胸口,宣泄着自己那温柔的不满。

“因为太白是我的朋友,所以我不希望他受伤,妳也是我的朋友,我也不想看到妳出事。”凯特的表情很认真,语气中也可以听出他的坚定。

又是朋友吗?蝶依就是不喜欢凯特用这个词标签自己,气嘟嘟地鼓起了脸颊,手也加了重力道,直击凯特的肚子。

“很痛耶!”凯特险些没把昨晚吃的东西吐出来。

“小丫头,我替妳感到悲哀。”太白这个老司机早已了然情况,可凯特这个呆木头却还是摆出无辜的态度,着实叫人无奈。

“你给我听好咯,我不想和你做朋友!”蝶依也早已忍不了凯特的情商缺失,于是道。

“呃,我做错了什么吗?我愿意道歉......”凯特到现在还不明白自己为何会触怒蝶依,紧张了起来。

“我决定跟你结婚!然后照顾你一辈子!”各种恼火已经冲昏了蝶依的头,反倒是让她燃起了那迟迟提不起的勇气,向凯特告白了。

“喔!小丫头,真帅呢。”太白这家伙最喜欢瞎起哄了,嘲讽地欢呼道,蝶依的那股冲劲儿也因此转变成了满脸的羞红,连忙别过了脸。

自己刚刚到底在想什么?!太尴尬了!

不过凯特的无知程度是蝶依始料未及的。

“呃?结婚?那是什么?能吃的吗?”凯特歪了歪头,那充满疑惑的表情一点都不像假装。

“我就知道,呵......”太白若不是及时强忍下来,它还真是会当场捧腹大笑,凯特这种回答真的堪称极品了,它作为一只单身狗倒是很乐见这出好戏。

“你这个大白痴!”蝶依是当场被凯特气疯了,挥拳打了凯特的脑袋,木鱼尚且都会被敲响,可凯特这个牛皮灯笼却怎么都点不亮。

“我不懂也是我的错吗?”凯特欣然承受,然后无辜地问。

“......”蝶依彻底无语了。

“哈哈,小丫头,妳先退到一边,我来教教他。”太白的眼泪都被笑容催出了。

“好吧。”蝶依算是彻底被凯特折服了,既然太白愿意帮我自己省去一番功夫解释,很自然接受了;照着太白的指示,她退避到了一旁。

自己怎么会爱上这样的白痴!真是恨不得立刻撞豆腐自杀算了!

“首先结婚就是......然后把你的舌头伸入她的嘴,再把你xx塞入她的oo......”太白会叫蝶依回避,也是因为自己的说法太过直白猥琐了。莫说女孩,就连情商白痴的凯特都听得满脸羞红,似乎是明白了怎么回事。

长达大约三分钟的解说,凯特是彻底跪了,脸上的红润迟迟未消,嘴中甚至冒出了滚烫的热烟。

太白到底灌输了些什么思想!?蝶依即在意又好奇,凯特的那副模样简直就是被玩坏了。

“哈哈,小丫头,我只能帮到这咯,再见。”太白说完,就一溜烟地消失了,它的召唤时限已到,尽管蝶依想问也来不及了。

“你现在知道什么意思了吧......”蝶依战兢地试探凯特。

“呃......”凯特这下的反应总归是正常了些,他一时间不知道该如何答复蝶依。

“你啊,以后要爱惜自己多一点,不然我会生气的。”蝶依娇羞道。

“嗯......”凯特现在是尴尬得说不出话了,唯有点头。

“不如我们都离开自己的族群,到一个没人打扰的地方生活吧?反正你现在回去也只会被欺负,我也很讨厌自己的族人。”蝶依建议道。

“我不认同,现在的我太弱了,别说是保护妳了,我现在连自己都.......”凯特话还没说完,就被蝶依强行用接吻堵住了嘴,她也顺势抱住了凯特。

凯特不知所措,只能任着蝶依,到她满意为止。

“我知道,但我会努力变强的,现在换我来保护你了,你愿意等我吗?”蝶依坚定地说道,双手抱得凯特更紧了。

“妳可别想把重担全自己扛上了,我也会努力变得强大,不能总是麻烦妳吧?妳也愿意等待吗?”凯特笑了笑,他回答也不甘示弱。

“傻瓜,你现在都成这样了,还想逞强?”蝶依用手指弹了弹凯特的额头。

“放心吧,我这副模样不会持续多久的,因为我在岛外闯荡的大哥就要回来了。”凯特轻轻抚了抚自己的额头,笑道。

“你大哥回来了又能怎样?”蝶依不明所以,毕竟他的残废和自己大哥回来根本就是牛头不对马嘴的两回事。

“他在岛外学习了一种叫做科学的技术,时常利用传送法阵给我送来有意思的东西,他之前还送来了一个叫无线电的玩意儿,能够跟我远距离对话。他本来天生双脚残疾、无法行走,不过也因为科学的关系,双脚现在已经能跑能跳了。我昨晚已经向他反映了我的情况,他很有把握能够治好我。”凯特说得兴致勃勃,他显然对这名大哥有着一定程度上的尊敬。

“真的?那太好了!”蝶依也为凯特高兴,尽管她从没听过那个名为科学的诡异学问,但多少存在着一丝希望。

“经过上次的战斗,我才清楚明白了自己的弱小,我大哥说过,他的治疗还会大幅强化我自身的身体能力,我不想因为守护不了珍惜的人而感到悔恨......”凯特激动得捏紧了拳头,纵然上次的战斗他算是险胜了,可他还是很不甘心。

“希望你别太勉强自己,彼此加油吧。”蝶依把掌心贴在了凯特颤抖的拳头上,温柔地说。

“好的。”凯特做了个微笑,拳头也跟着松懈了下来。

“说好了哦,谁都不能反悔。”蝶依童趣地竖起了自己的小指,也强行拉起了凯特的小指。

最后,这两小无猜互钩小指,订下了彼此的制约。

共同努力、同甘共苦,谁都不能逞强,因为我们并不孤单。

互相依靠、直到永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