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纳纳小说网
白昼
黄昏
黑夜

被遺忘的過去 - 番外三

月下影≪游戏的真实世界≫  - 发布于2016-11-29 6:39:17am

奇幻·玄幻


萊蒂克的要求

萊蒂克那懷疑的眼神看著提問的人,露出了開朗的笑臉說。

‘原來你那麼在意他啊~蕾姆。’

那人從黑暗的暗處走出來,一臉不高興的揮動右手說。

‘要妳管!我只是!我只是...’

‘只是什麼?嘻嘻嘻~’

‘妳不想說就算了,我也是時候回去公主身邊了。’

‘我說妳啊...愛上他了嗎?’

蕾姆聽後失足跌倒,臉著地後還擦着去,起來後的她雙手捉住萊蒂克的衣服一個陰深的凶臉說。

‘妳剛才說什麼?我耳朵剛好不靈,聽不清楚~’

‘好啦好啦~見妳那麼在意~’

萊蒂克右手拿下蕾姆的雙手,那妖艷的微笑還是那麼的迷人,她轉身弄了弄自己的頭髮說著,而蕾姆雙手握緊眯上眼睛全力否決。

‘我對他沒感情!!’

‘是是~’

萊蒂克聽後敷衍的回答,轉頭見蕾姆那有點紅的臉頰,右手按住嘴巴偷笑著。

‘我都說!沒有!’

‘明白了明白了,哈哈哈~人類真有趣~’

‘什麼嘛!!妳不相信嗎?’

‘沒那回事,而且,就算妳喜歡他,他也不會和你在一起。’

‘?那是什麼意思?妳不是和他結婚了?雖然說是妳單方面強制...’

‘解除了~’

‘什麼!?’

‘解--除--了~’

‘為什麼!?他打你嗎?還是因為他是不死族,不可以...’

‘不是不是~他完成了我的要求而已~而且我也永遠成不了他心裏那個她...’

‘要求?心裏的那個她!?是誰!!’

‘妳幹嘛?想知道那個她是誰?’

萊蒂克看住那急著想知道那人是誰的蕾姆疑問道。

‘也...也不是啦...’

蕾姆別過臉,不好意思的說著,臉頰又紅起來了,萊蒂克右手摸了摸自己的下巴,那美麗的臉眯上了雙眼說。

‘嘻嘻嘻~也不是不能告訴妳啦~要說的話,就是離開妳們後數天后,我走進他的房子...’

場景來到了那被廢棄的城鎮裏某件房子裏,萊蒂克打開了門走進那間房子裏。為了尋找刃月,奪回我家族的聲譽,必須要找一個強者...

萊蒂克眼見裏面四周都是破爛的東西,好奇的問道。

‘有人在嗎?’

‘沒有。’

‘咦?是誰?’

萊蒂克聽到那回答很好奇,望去那發出聲音的方向望去,見到桌上有著一把刀,萊蒂克走過去拿起了那把刀來查看。

‘這不是刃月的刀嗎?

‘我說沒人,妳沒聽到嗎?’

刀再一次發出聲音,萊蒂克嚇到把刀丟掉,但那刀緩慢的回到了原位,萊蒂克見後拍了拍自己的衣服然後調正了一下心情。

‘不好意思,請問刃月他在嗎?’

‘他不得空,妳回去吧。’

‘噢噢...’

萊蒂克聽後右手手指放在嘴唇上觀察了下四周,決定往刀隔壁的門走去,但是那把刀自己離開了刀鞘並停在萊蒂克脖子那裡。

‘別以為妳是惡魔我就不敢砍了妳,上一次因為刃月他回來了我才沒機會砍妳,現在我也一樣可以砍妳。’

‘嘻嘻嘻~上次是幾時啊~’

此時的萊蒂克已用右手指夾住刀身微笑問,那門忽然打開了。

‘停手,抹煞。’

那刀正是抹煞,隨後他飛回刀鞘內,刃月走了出來,看見萊蒂克時問。

‘有什麼事嗎?’

‘得空了嗎?我的那件事...’

‘那件事啊...’

萊蒂克聽見刃月的內心的話。

‘也不是沒有時間啦...’

‘那就是的空?’

‘啊啊啊!!煩死了!!妳每一天都來煩我,但是卻沒有說明什麼就離開,今天又要怎樣!?’

‘看來你心裏還不是很情願呢...’

萊蒂克和刃月心對談的話在抹煞眼裏就如自言自語沒兩樣,萊蒂克轉身的時候落下了淚水,她當時聽見。

‘妳為什麼哭泣?傷心流淚不適合妳那張臉。’

‘你說什麼...如果...如果我得不到認同...’

‘唉...我就知道是一件麻煩事,好吧...今天我就當妳的玩偶好了。’

刃月的右手摸著戴著的頭盔,也是心裏對話,萊蒂克回頭望去刃月,眼淚還是在流,刃月見到後伸出了右手擦了擦她的眼。

‘都說了別哭,難道惡魔都是那麼喜歡哭嗎?’

‘才不是,不過...你真的不介意?那樣的話會有點痛...不應該超級痛...’

‘轉生而已,應該不會怎樣吧?快點搞完吧,我討厭麻煩事。’

‘嗯。你還真多抱怨呢~內心裏~’

‘妳這讀心的惡魔...’

‘好啦~事情後,我一定好好感謝你~那麼...儀式開始了,請忍耐...’

萊蒂克在刃月的盔甲上用手指點了下就出現了大約有四個魔法陣,不,全身都有小小的魔法陣。她的臉不再微笑,而是嚴肅兼悲傷的神情望著刃月,看見刃月心裏的那些煩惱,萊蒂克想要捉住刃月的手,但是她看見他內心那念念不忘的她,令她取消了那念頭...

‘素麗...’

‘我說妳啊...’

‘啊!抱歉!’

萊蒂克不小心說了出來,刃月發覺後不太高興的講出一句話,萊蒂克急忙道歉,恢復成那笑臉,此時刃月站著的地面出現了白色魔法陣,魔法陣發出那強烈的光同時浮現了一些奇怪的字圍繞著刃月。

被那光線照著的刃月逐漸發出痛苦的聲音,身體開始冒出了黑煙,但也漸漸的發生異變,他那骷髏身體慢慢的長出了肉體,是惡魔的肉體,也長出了翅膀。

‘呼...呼...這就是...轉生的感覺嗎?也太痛了吧...’

‘小子...你那摸樣...’

抹煞說的當然就是刃月,刃月脫下了頭盔,露出了惡魔那醜陋的臉,以及那雙角。

‘只是暫時而已,那麼...’

刃月望去萊蒂克,萊蒂克已經打開了傳送門伸出了左手。

‘走吧...’

‘不說明要做什麼嗎?’

‘去到那裡你自然會知道要怎樣做的了。’

‘怪女人...’

刃月左手拿起抹煞右手握住萊蒂克的手進入了那傳送門,去到了一間非常寬闊的大廳,不...應該說是如羅馬時代的鬥技場,觀眾席上坐滿了惡魔,刃月望去觀眾席。

‘看來早就已經準備好了...’

‘對不起...’

‘也就是說,把所有參賽者殺死就可以了?’

刃月視線回到萊蒂克身上,萊蒂克看著刃月點了點頭說。

‘對不起,我知道你不喜歡殺人...’

‘沒關係,為了那理想世界,我必須要...狠心的去殺人,幫妳奪回那所謂的榮耀只不過是順便而已。’

‘我是在搞不懂...為什麼...為什麼你會想要改變這世界?你明明可以就那樣離開,做自己喜歡的事...’

‘也許我就是個傻瓜...離開的話,這世界的不死族多數不會有什麼改變,但是...如果我不改變這世界的不死族的話,我覺得我會被她罵呢~’

‘那個她為什麼會罵你?我覺得不理不死族很正常啊,你根本沒有義務幫他們。’

‘如果那樣說的話,我也沒有義務幫妳啊,’

‘這...’

‘她啊...一定會訓訴我,為什麼不幫助這世界的不死族,以你的力量和知識不可能辦不到,大家開開心心一起生活不是很好嗎?’

‘為什麼你會那樣認為?’

‘因為幫助有困難的人就是我那世界的宗旨啊~’

‘...’

‘哈哈哈~所以...妳就當我上了妳的當,利用我就好了。’

‘白癡...’

此時競技場的鼓聲響起了,刃月戴上他的頭盔轉身往中央走去。

‘我就是個白癡。’

萊蒂克看著刃月的背影,露出了笑臉。真是個笨蛋,讓人討厭不起來呢~幫助有困難的人嗎?如果這世界多一點這種想法的人的話,會更美好吧?

回到原本時間的房間裏,萊蒂克揮了下右手打開了傳送門。

‘那之後,我解除了那暫定婚約。’

‘幫助有困難的人...’

‘是個不錯的想法吧?嘻嘻嘻~......真希望可以得到他啊。’

‘快走吧妳這惡魔!’

‘呵呵呵~在所有那事情發生前,妳知道要怎麼做,對不對?’

‘知道啦!我不會告訴其他人的!啰嗦的惡魔。’

‘嘻嘻嘻~那麼再見了,可愛的蕾姆~’

蕾姆聽到立即拔出匕首往萊蒂克那裡丟去,但只見萊蒂克大笑進入了傳送門,蕾姆望了望房間四周,沒人了。她撿起匕首打開房門,望去天空見到太陽開始下山了。也許...不打聽他的情報才是正確的呢,現在他到底在哪呢?刃月...

番外三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