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纳纳小说网
白昼
黄昏
黑夜

无止境番外录:西依城 - 22.引出刅珟

夏血瞑≪神眷术士录≫  - 发布于2017-12-25 11:52:06am

奇幻·玄幻


黑暗之中,一抹低沉的笑声忽然响起。紧接着,一丝光亮乍现,昏暗的情况之下一道身影逐渐从黑暗之中走出来。他笑着看着不知何处,表情却越来越狰狞,眼底充满了憎恨与不满。

他静静地看着悬在半空之中的时之轮,双手早已紧握成拳,黑红色的不祥光芒缓缓地自他身上泛起,并且形成了无数个小漩涡。

这是陷阱。

理智告诉他这是陷阱,可也是挑衅。

愤怒却又不断发笑的他,眼神仿佛可以射穿时之轮,把那个碍眼的时之轮给射下来。

不管了,上吧!他无法接受这种挑衅,哪怕他深知“那一位”也在附近,他也不管了。无论如何都好,他都要亲手杀了司湫语,杀死时之真神!

***

“突然搞出那么大的阵仗……小语,你到底是想怎样啊?好歹这是我的城镇好吗!别随意搞破坏啊!!”

由于时之轮显出原型,奥依斯塔也受到了一定的影响,暂时恢复了正常。他气呼呼地跑过来找到司湫语,无视繁枫黎的存在就对着他叫骂起来。不但如此,奥依斯塔身后还有楚绫和夏科冯,唯独不见阿唯。

司湫语尴尬地笑着道歉一番,旋即又介绍了繁枫黎给他们认识。虽然他很想询问阿唯怎么不在,但一想起方才那不愉快的事情,他便放弃询问。

再说了,现在最主要的是……

“刅珟……目的?”

“别问我,我也不晓得那家伙到底在盘算些什么。反正我的计划成功了,他绝对会上钩。毕竟……这可是赤裸裸的挑衅呢。”司湫语冷笑道,但他脸色苍白,像是随时会倒下。

繁枫黎安静地伸出手轻轻搂住他的肩膀,眼神带着担忧。

“不行……不可以。”

“嗳……没事的,歇会儿就没问题的。不要露出这种表情啦!我好歹是神族呢,没这么容易死掉。啊对了,枫黎你先去那地方帮我把那个冰人拿去处理。放心,我不会乱来了,要不然炽翼碎碎念起来我也很无奈啊。好啦,快去啦~”司湫语像是在自言自语般地催促着繁枫黎替自己做事情。

繁枫黎略微迟疑了一下,最后点点头表示自己会帮忙后,人就走了。

看着繁枫黎远去之后,司湫语这才想起他还得介绍繁枫黎,于是便看向奥依斯塔三人。

“那个男人是谁?”楚绫好奇地问道。

“我的好朋友,也是我曾经的搭档。他是空境繁唯一的后人,名为繁枫黎。总之,他是好人,也是个很单纯的孩子。”司湫语笑笑道,脑海里却不由自主地回想起过去的点点滴滴。

然而,这也让他想起谭楚唯,结果把自己搞到很难过。

不晓得是在什么时候来到他们这儿的阿唯是第一个察觉到他情绪不太对劲。这会儿他人已经走了过来,并温柔地抚摸着司湫语的小脑袋,似乎正在安慰他。

岂知司湫语忽然落泪,整个人泣不成声,不过却没有造成任何的影响。

他只是想要哭泣,仅仅只是想要哭泣而已。

“别哭了。即使哭了,也改变不了什么。”阿唯像是在叹息般地说道,但内心却又是另一回事。他不懂自己怎么也跟着很难过,尤其是在看到司湫语哭成这样,他就觉得自己不能放着他不管。

“我知道我改变不了已经注定好的事情,但我还是希望可以挽回失去的一切!”

“有失必有得,有得必有失。这种道理你不是早就知道了吗?”阿唯淡然说道,但此话一出,他自己都吓了一跳。

为什么他会突然想到要说这句话?

奇怪……

司湫语忽然止住了泪水,呆滞地看着阿唯,银色的眸子之中,似乎闪烁着什么。

下一刻,银色屏障瞬间扩大将在场的人们全都包围起来,邪异的红芒所形成的巨大弯刀不知从何处落下,与屏障碰撞产生了剧烈的冲击力。

“呵……你保护不了他们的。”

“不试试看又怎会知道保护得了不?刅珟,你躲了那么久,这突然间的自动现身……看来你并没有我想象中的那般冷静啊?”司湫语哪怕精神并不是很好,他还是用着充满挑衅的语气对着眼前的刅珟如此说道。

脸上瞬间布满阴霾的刅珟身上再次泛起了邪异的红芒,原本的笑容逐渐敛去,眼底的愤怒甚至一览无遗。

“都什么时候了你干嘛还挑衅他啊?!”楚绫生气地叫道,毕竟刅珟的实力很强,强到有点变态的程度。

尴尬一笑,司湫语也觉得自己真的太超过了。即使如此,他也会好好地把他们给保护起来,等待繁枫黎回来。

没办法,以他现在的状态看来,他是无法使用时之轮作为攻击。

再说了……他的情绪还不稳定啊!!

要是真的要开打,他绝对会没命的。

“神眷司时,你给我去死吧。”刅珟愤怒地说出这句话后,无数的黑红色刀刃席卷而来,纷纷撞上银色屏障。

屏障在接触到那些黑红色刀刃之后,裂痕也随之增加。驾驶如此,司湫语还是强撑着,不让这屏障破裂,否则他们全部人都会死。

阿唯知道司湫语状态不太好,想也不想就主动朝着刅珟发动攻击。

“魔雷、狂雷亟。”

“等、等一下!阿唯,先别攻击啊!!”司湫语慌忙阻止阿唯,然而他迟了一步,根本来不及阻止阿唯。

暗紫与冰蓝色的狂乱雷电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劈向刅珟。

唇角微勾,刅珟缓缓抬手,仅仅只用一根手指便轻易化解了那道雷电。

“怎么……?!”阿唯整个人是很惊讶的,毕竟方才的攻击他是故意加强了的,怎可能如此轻易就被对方化解?

司湫语慌忙地抓住阿唯的手臂,朝他连连摇头,紧接着便看向刅珟。

“这里的人都是无辜的,所以麻烦你别伤害他们,要针对的话就针对我一个人就好。”司湫语一脸认真地说道。

闻言,刅珟却是冷笑了几声。

“无论是谁都好,只要跟你有关系的……我都会好好招待。你的时之轮……就由我亲手摧毁吧!!!!!!”

狂妄的刅珟早已做好了完全准备,恐怖的邪异红芒所形成的长戟逐渐变大,眼看就快要碰触到时之轮……

“你休想摧毁这个世界的时间。”

突如其来的声音,惊动了每一个人,刅珟甚至停下了所有的动作,不敢轻举妄动。

那把声音,来自刅珟身后,而刅珟也从他面前的司湫语等人的神色猜测出他身后所站着的人是何许人也,而且那还是一个他永远都不敢碰的人物。

宣清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