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纳纳小说网
白昼
黄昏
黑夜

闇夜厄臨卷二 - 17、18

妄翔≪闇夜厄臨≫  - 发布于2016-11-29 11:05:32pm

奇幻·玄幻


2-17

劍靈是這世界的紀錄者,記錄這一切,但他不會去說什麼,也不會表達意見,就只是默默的看著,執行著他的任務,無論是什麼事情,在他心中都只剩下一抹淡淡的波紋,最後什麼都不會留下,只有冷硬的記憶存留。

但越看越久,劍靈就越疑惑,那些破壞規則的人,在經過一段時間之後就會出現排斥的特徵,他們或許會從其他人眼中越來越沒有存在感,也有可能無端受到攻擊,但這些都是最後的情況,在最一開始都是一樣的,他們的靈魂上會出現一絲標記,只要跟破壞規則有關,50天後一定會出現。

劍靈看過太多太多這樣的例子,沒有一個例外,若說世界發現破壞者後清除,或許是說這世界追蹤著這樣的印記,然後執行清除的工作,但厄臨身上沒有,不管過了多久,那印記都沒有出現。

難道說,厄臨這樣的行為並沒有違反規則?劍靈看著這一切,心中默默的思索著,他翻遍了所有的記憶,他是個極度遵從規則的人,所以他也對所有法則十分明白,他確信厄臨這樣的行為一定有違反規則,亡靈契約只能出現在亡靈聖者與亡靈之間,不可能出現在一個普通人身上,只有擁有亡者的呼喊天賦的人才能夠成為亡靈聖者,所以這一切都透出詭異的氣息,是什麼?到底是為什麼?為什麼這一切都看似理所當然?難道,這世界的規則是允許沒有亡者呼喊的人成為亡靈聖者,所以有能夠接受普通人擁有亡靈契約?

但若真是這樣,亡靈聖者也可以與光明教會同樣發展成一個組織,也不用因為亡靈聖者人數過少而差點發生世界崩毀,冥神也不必把他派下來保護這些數量稀少的亡靈聖者,這一切都會不一樣,這之間到底是哪裡出了差錯?又或者,是哪個環節少了?

這天,厄臨跟著格爾走在宮裡。雖然是宮中,但這地方厄臨也是第一次來,他是知道這個地方,也熟知裡面的人,這裡是宮裡專供平民住的地方,宮中所有需要的工匠平日都住在這裡。

沿路走來,這裡的路非常複雜,不再是他平日那規規矩矩的四方宮廷設計,雖然相較於外面這裡打埽的很乾淨,但複雜程度卻比外面來的更複雜,所有街道沒有主、幹道之分,全部都是小小的小巷,宮裡有這樣的地方很奇怪,這地方規劃成這樣也很奇怪,最奇怪的是,為什麼格爾要帶他到這地方來?

「很複雜吧!這個地方專門提供給工匠居住,不管是負責洗衣服的、打掃的、照顧庭院的,全部都住在這裡,但這也不是他們住宿的地方,這樣說很奇怪,大致上就是他們有工作的時候就會住在這裡,沒工作就會回家,有些人沒有家,就會一直住在這裡,但是結了婚就要搬出去,因為這裡是宮裡,不能亂七八糟的,恩……有些侍衛或者是宮女也住在這裡,我們旋靈王國並沒有規定進入宮裡工作的人不能結婚,但其實我們的規定太鬆散的,所以之前曾經發生過有刺客從這裡混進來的事情。」格爾開始說著。

2-18

「說起來那次也很糟糕,這裡可是差一點就被拆了,還是陛下最後覺得更改制度太麻煩,所以才留了下來,但規定也比之前嚴多了,也不知道為什麼,其他帝國都是直接讓宮女、侍衛來做這些工作,但我們陛下卻是找外面的人來,那些人人多嘴雜,各個家世背景又複雜,還有不少人打著來這裡工作的名義,來泡我的手下們,我知道身為宮裡的侍衛絕對是個好對象,但這樣也太明目張膽了。」格爾苦笑著抱怨,完全忘了這些話對於厄臨來說到底能不能接受。

他帶著路一面繞過水池一面說話,旁邊有一大群人在洗衣物或是進行其他工作,見到格爾連忙站起來行禮。

「話題扯遠了。」格爾回禮過後牽著厄臨繼續往前走。「重點是這個地方有我帶著你才可以過來,否則不准隨便過來,這裡跟宮外一樣危險,你都不知道,這裡每來一個新人,就是情報部最頭痛的地方,而且這裡的人還住在外面,更是添加工作,為什麼不讓他們住進來呢?只不過會多一些女人小孩,又不用宮裡出錢養他們。」格爾就這樣不停的說著,最近他說話越來越多,這個人是個標準的越熟的人說話就越不經大腦,一開始那精明認真的模樣已經全部消失殆盡。

厄臨默默的聽著,漫不經心的前進,他有個重大的問題需要思考。前陣子發生一大堆的事情,自從老瑟西出現之後他的生活大變,一直忙碌到昨天淒演離開他才有空鬆一口氣,但又被昨天無預警的失眠鬧的心慌,所以決定來一下自檢。

雖然決定自檢,但他早已沒有了晶片,這下該怎麼辦?厄臨苦悶的想著,不管怎樣還是有辦法的,動動手腳,確定身體沒有異常,這讓走在他旁邊的格爾下了一跳,厄臨殿下是怎麼了?怎麼突然在那蹦蹦跳跳,還做起了看起來就很像是人體極限才能到達的動作,然後皺著眉頭?

該不會被死靈法師做成人偶了吧?那些動作……

做完身體的檢查後,厄臨突然不知道該做什麼了?照理來說下一步是要檢查晶片的問題,但現在他根本沒辦法跟晶片做完整的聯繫,而且也越來越感覺不到晶片的存在,這要怎麼檢查晶片?

可憐的小厄臨直到現在還不知道晶片早已不存在,他所謂的晶片只是他自己想像出來的一個東西,自己限制住了自己,也制約了自己,他還沒意識到他以前認為需要自檢的時候,都是晶片提醒他該自檢的,他哪次真的依照自己的意志決定要自我檢查?但他現在真的搞不清楚,為什麼不停的對晶片下達自檢的命令,卻沒有任何效果?

既然下達指令無效,那就人工進行吧,首先最重要的就是測試功能,計算分析的效能…大部分還存在,但似乎沒有之前可靠。都能使用可靠這樣不確定的詞彙,他卻還是沒辦法發現最重要的部份,這似乎也是一種天份,也是他固執的不接受事實的堅持,但無論怎樣,厄臨判斷他的晶片的計算分析功能還有80%,這好像也還能接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