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纳纳小说网
白昼
黄昏
黑夜

暗影面纱 - 38:回忆的终末

无痕三少≪弑魔者≫  - 发布于2017-12-27 10:39:41pm

奇幻·玄幻


好像有些不对劲儿。

说来也奇怪,MR.E明明是在读取着蝶依的记忆才是,怎么当中还插入了一些有关弑魔者本身的内心独白呢?

在他纳闷的当儿,盯上愕然传来股冰冷的杀气、深入骨髓。

不对!是真的有东西在从天而降,他身体此刻被披上的影子便是最好的证明,随着影子的逐渐放大,MR.E也连忙一个后空翻的跟斗来躲避。

‘磅!!’那是一个缠绕着小型龙卷的有力践踏,硬是把天台的水泥地给踩至崩陷,差点没把MR.E给吓尿了。

自己理应停住了这附近的时间流动才对?怎么还有人能够闯入这个时间静止的空间呢?这不科学啊!

“我就说怎么会梦到些讨厌的事,原来是你这只老鼠在搞鬼。”来者不是别人,是本该在不远处医院疗养的凯特。

他戴着面具、满布血丝的双眼正怨怒地瞪着MR.E,显然没有睡好。

弑魔者!?

MR.E禁不住大惊失色,他可不是战斗型的科学怪人,压根儿没有和弑魔者战斗的资本。

难不成是因为两人的记忆有着吻合的关系,所以在读取蝶依回忆的时候,不经意就将脑波链接到了弑魔者的部分记忆,导致他借此做为联系找到了这里?最初的谜底看来也总算是解开了。

至于他为什么能够闯入时间静止的空间里,这倒是让MR.E匪夷所思。平常就算是魔王级的生物也无法避免时间停滞的波及,他莫非还在魔王之上?!

咦?!

凯特可没打算给对方太多思考的余地,随手就朝MR.E扔出了杀伤力强大的雷系魔法————落雷鞭。

MR.E仓皇地纵身跳到另一栋建筑。姑且是躲开了这波攻击,然而落雷鞭却大大削去了整个天台的一角,若是被直接命中的话可不是闹着玩的!这家伙是真的想弄死MR.E。

MR.E瞧了瞧那被削去的天台一角,不由噎了噎口水,做着心理准备。

“原来你还没死透吗?今天我要让你彻底化作尘埃,MR.D。”凯特此刻的火大并非是出于单纯的起床气,其中更包括先前被MR.D重伤的愤怒;由于两者的容貌完全一个样,也莫怪凯特会错认对象。

自己这张脸到底是有多能拉仇恨啊?!MR.E都快被急哭了。

“等等!误会啊!你认错人了,我不是MR.D!”凯特身上散发出的杀气非同小可,光是看就觉得不好惹,MR.E是慌得急忙辩解。

凯特根本懒得听他解释,或者说他认为根本没差,长着同一张脸绝对不是什么好东西!只见他脚踏飓风步飞驰而来,手上再次挥起落雷鞭。

“救命啊!”MR.E还能如何?他唯有狼狈地四处逃窜,借此躲避凯特的各种追击,双方就这样一路玩着追逐游戏直到失去踪影,MR.E的时间魔法也随之解除。

咦?刚刚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被冷落下的蝶依是不明所以地观察着变化急剧的环境,这对刚刚恢复过来的她而言,也不过是那么一瞬间的事而已。

我怎么哭了.......?

尽管如此,她的泪水仍是无法抑制地挤出了眼眶,那被尘封许久的记忆早已在不知不觉中撼动了她最深层的情绪,令她难以自拔。

另一边,凯特对MR.E本是各种穷追猛打,但由于时间魔法解除的关系,底下那些烦人的虫子也相继恢复了活动能力,当然其中包括了凯特最为忌惮的黑色甲虫,若非他体力尚未恢复完全、不宜胡来,他说什么也不会放跑MR.E,毕竟还有一个小女孩的安危担在了他的肩上。

凯特最后也只能这般摸摸鼻子离去,为了预防万一,他沿途甚至还做出了几个分身来支开黑色甲虫,这才放心地回到医院里头。医院的附近也不知道为什么,就是没有虫子敢靠近,总之还算得上安全,要不然凯特也不会落下小女孩一个人在此。

小女孩此刻还在床上呼呼大睡,悠哉得令凯特有些羡慕,他接着检查了会儿自己所布置的结界,确认无恙后才安然入眠。

朦胧的梦乡之中,那段被MR.E唤醒的回忆正不可抗力地播放着,记得她是一个总爱为自己哭泣的傻丫头,时常陪伴自己玩耍。她偶尔很蛮横,甚至还会狠狠地揍自己一顿,不过和她在一起真的很安心、非常快乐......

凯特睡得很沉,可那不再复返的时光却默默地催动了他的泪水;轻轻地滑落,以致他自己都没有察觉。

----------

很快就到了隔天早晨,凯特领着小女孩从主要通道撤离魔都的途中,一路上固然有不少昆虫魔物的阻扰,凯特由于忌惮那群麻烦的黑色甲虫,尽可能利用分身或小伎俩将其支开,实在无可避免的时候也就采取速战速决,整个过程丝毫不敢怠慢。

‘砰!砰!砰!’

没多久,在附近发出枪械的开火声,顿时吸引了两人的注意。

“大哥哥,那是......?”小女孩感到不安,小手紧紧揪着凯特的衣角。

“我们过去看看。”凯特轻轻摸了摸小女孩的头,充作安抚,随后两人也往声音传来的方向进发。

两人步入了一个巷子,借由建筑做为遮掩,凯特小心翼翼地探出头来观察状况。

是支由十几人组成的小队,但看起来不像幸存者的撤离队伍。除了有几名军人在开枪掩护之外,其他人都一并放出了各种元素的魔法,对聚集起来的昆虫魔物们进行轰炸。

幻螳螂或赤血巨蚁倒是不打紧,可那群黑色甲虫无异是最大的威胁,无论是什么形式的魔法都不过是它们的美餐,一波又一波的攻击绝大部分都被它们吃掉了,其他的昆虫魔物更因此有恃无恐,毫不畏惧地朝人类们逼近,整个队伍被昆虫潮流给吞没也不过是时间上的问题而已。

“该死的虫子!!”

“我还不想死啊!谁来救命啊!!”

“完蛋了......”

他们那充满绝望的发言比起垂死挣扎或许还来得现实,因为这是他们此刻还活着的最好证明,但很快将不复再.......

“大哥哥,救救他们......”小女孩看着就于心不忍,扯了扯凯特的衣角,用一副快哭出来的表情哀求道。

“妳乖乖待在这里。”凯特自然不会坐视不理,他掏出了张符纸,在小女孩的周身架起了道简易的结界,同时他左手的表皮也逐渐剥落了下来,露出了漆黑色的怪手。

之前由于体力和魔能透支的关系,凯特并没有对黑色甲虫使用这个压箱底,但经过了一晚的休眠,他是恢复了不少元气,要驾驭这支左手已然不成问题。

在对面的法师队伍差不多正欲放弃抵抗的时候,凯特突然从旁挥出了抓击、凌空抛出了道鲜红色的斩痕,一瞬间扑了过去,把在最前端冲锋的虫子们给撕了个碎。

呃?!

在小队伍尚感错愕之际,凯特另手又施展起了落雷鞭、配合着左手的凌空飞抓进行远程攻击,昆虫们还没反应过来就这样挨了顿暴打,整个形势马上被扭转了过来。

好一会儿,小队伍才惊觉到凯特的存在,甚至对此莫名地感到毛骨悚然。

他们每个人可都是竭尽了所有的魔能来轰炸,迟迟都未能将它们逼退半步,但这个男人单枪匹马就将对面的昆虫们给打到措手不及了,这家伙还是人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