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纳纳小说网
白昼
黄昏
黑夜

闇夜厄臨卷二 - 19、20

妄翔≪闇夜厄臨≫  - 发布于2016-11-30 7:05:43pm

奇幻·玄幻


2-19

然後下一個功用是戰鬥指示功能,完全沒有反應。現在不是在戰鬥中,也好久沒有進行過戰鬥,除了那次要在淒演身上製造一個小小的傷口的時候有進行過類似戰鬥的事情,普通與其他騎士的練習在他看來不算是戰鬥,是訓練。

連接總部……這功能已經完全喪失,從到這世界來,他不只一次呼叫總部,但不管怎樣就是沒有回應,他現在已經改成每三天呼叫一次,但他心中明白,已經不可能得到回應了,這對他來說是個致命傷,雖然他們戰偶是由晶片操控,但在太複雜且情況允許之下,還是會把所有的資料送往總部的主電腦進行分析,請求指示,目前這個功能已經完全喪失。

之後零零總總測試了很多東西,有些已經沒用,有些倒是功能健全,厄臨就這樣默默的發呆,一直帶路的格爾在厄臨不隨便抽風似的突然跳起來之後也不管它了,專心的找路,他也有點迷路了,這地方他不常過來,通常都是在宮裡找到他要找的人,這還是第一次走到這個區域,不停的尋找著他要找的那個標誌,卻怎樣都找不到,卻發現了一大堆似乎不該發現的事情,只能苦笑著裝做不知道,心中計算著是不是該說出去。

格爾的心就像是在洗三溫暖,誰讓這個地方充滿著秘密?痛苦的撇開頭,就看到另一個不該看的,只好再次扭動脖子,這樣扭來扭去讓他的骨頭都快散了,回家一定要好好的調整一下筋骨免的以後肩頸痠痛,在這樣下去不行,格爾當機立斷,回頭看了看厄臨。

「殿下,小臣去找路,請您在此稍後。」看見厄臨還一臉面無表情的樣子,格爾非常希望厄臨什麼都沒看到,但連他自己都要閃成那樣,怎麼可能沒看到?現在就祈禱厄臨不會說出去了,見厄臨點頭,格爾連忙竄出去,快些找到他要找的人才是上策,看著格爾的背影,厄臨繼續神遊物外。

身邊沒有人讓厄臨有些放鬆,但也不能太放縱神遊,很快的他就被自己的不安弄到無法繼續恍神,只好回過神來,沒想到現在的自己已經如此的無法忍受孤單,沒有格爾在身邊,沒有能夠在白天出現的強捍靈魂在一旁,他竟是如此的害怕孤單。

不知道格爾帶他到這個地方做什麼?厄臨終於開始注意附近,以專業來說這絕對是不及格的間諜,這仔細一看,厄臨倒是發現了奇怪的事情,為什麼這個地方這麼安靜?這裡所謂的安靜並不是安寧,而是少了某種一定會有的聲音,看著這狹小的巷子,厄臨皺眉四處張望,人來人往的地方,工作的聲音,小小的聲音在聊著天,這點有些詭異,這麼多的人竟然只有這麼小的音量,但這似乎不是厄臨覺得奇怪的主因。

2-20

回頭看看四周,卻在一旁的屋子看見一個小小的身子正在由窗外看出來,是個小孩,看起來年齡與自己沒有多大的差別,他終於明白了,這裡少了孩子的喧鬧,人來人往的地方,居住著一定量的居民,卻沒有孩童的笑鬧聲,這實在是太奇怪了,但想到這裡其實算是宮中的一個區域,也就能明白,厄臨點點頭,屋子裡的小孩發現自己被發現連忙蹲下,厄臨輕笑轉過頭,眼角看見那孩子偷偷的探起腦袋,看見厄臨似乎沒有發現他,鬆了口氣緩緩的縮回屋中。

那孩子的反應竟是縮回屋中?厄臨繼續困惑,這一下子,厄臨又發現另一個小孩的身影,同樣躲在屋子裡面,這時他又注意到另一個地方,這裡有些屋子裡面竟然有器具上打著皇家的印記!雖然看起來都是用過即將報廢的東西,但這些東西怎麼可能出現在這裡?皇室用品怎麼可能被這些普通人使用?

厄臨從記錄資訊的靈魂碎片調出資訊,這才發現原來這裡是不能有小孩出現的,那些東西當然也是不能出現在這裡的,規則上廢棄物品都要銷毀,尤其打著皇家徽記的東西,但這裡勉強還算宮內,東西其實也還沒完全壞,所以管理人員睜一隻眼閉一隻眼。

雖然無傷大雅,但規矩就是規矩,回想到剛才格爾的表情,厄臨終於明白了,厄臨開始對此視而不見,卻更加好奇格爾帶他來這做什麼,難道這裏有什麼高人?有的話也被網羅光了吧,隱藏在城市可能會有高人,但絕對不會有高人隱藏在宮中,因為那是不可能的,無論是檢查或者是其他皇家所養的供奉都不可能沒發現這個人。

正當厄臨無聊的胡思亂想的同時,一個與他年紀差不多大小的小孩牽著一匹美麗壯碩的小馬走過來,他身上掛著腰牌代表他是正式的工作人員,看見厄臨呆呆的站在當場,連忙走過來,伸手就要抓住他,厄臨快步退後,躲開那個人的同時一手伸向自己的腰間,這才想起他的劍並沒有帶在身上,而是在格爾手中,看著那個小孩,厄臨思索自己應該有能力制服這個人,或者安全逃走也不是問題,以他的記憶力原路回去不是問題,現在就差格爾。

厄臨完全沒有想過要跟這個人交流,而那個人則完全相反,他看見厄臨退後後連忙追上前幾步,卻被厄臨快步衝上來一掌扣住喉嚨,一手抓住厄臨扣住自己喉嚨的手,另一手用力拍著那隻手,任誰喉嚨被扣住都會有的反應,這反應反而讓厄臨放心了起來,至少這個人不是老練的戰士,厄臨扣住他的手也鬆了鬆,最後輕輕放開那個人,雖然放手,但厄臨還是快步後退遠離這個區域。

被厄臨來了一下鎖喉攻擊,那個人也不敢再靠近了,站在原地大生嗆咳著說:「你是誰阿?哪家的孩子這麼兇,一定是哪個侍衛的孩子,他們家的都是最兇的,成天打架鬧事不守規矩。」那個人咳的差不多之後,這才鎮定下來。「我以前沒看過你,你迷路了嗎?你是誰家的孩子?我帶你回去,你家裡的人沒告訴你這裡不能亂跑,絕對不能出門免的被抓到了,要是被抓到的話不只你,連你家的大人都會被抓去砍頭的你知不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