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纳纳小说网
白昼
黄昏
黑夜

无止境番外录:西依城 - 23.失控之初

夏血瞑≪神眷术士录≫  - 发布于2017-12-28 4:38:10pm

奇幻·玄幻


司湫语冷汗直冒。他真没想到宣清凛会这么刚刚好回来,然后还出现在这里。当然他也很庆幸宣清凛来到他们这儿,否则他们早就死在刅珟手上。没办法,司湫语现在是什么力量都没有,他的灵力几乎耗损,就连时之轮都无法好好控制。

其实他曾经很苦恼万一时之轮的术式成功完成的话,那么他又该怎么做?没办法,以他现在这种人类的躯体来说,他的时之轮术式实在难以控制,哪怕是成功完成,无法收回去也是个问题。

“凛,拜托你别插手!啊啊,真是的……他跟我之间都还没分出胜负呢!”司湫语气急败坏地叫道。

宣清凛却不鸟他,一直跟对方玩瞪眼游戏,最后对方避开他的视线,看都不敢他。

在旁的柯水竹看不下去后,打算直接用拳头解决问题。

“下一次,我还会再回来。”刅珟哪怕是惧怕宣清凛的存在,他的傲气依在。他愤恨地瞪了眼司湫语,在大家的眼皮底下消失不见。

见他不在了,司湫语总算松了一口气。

但他还是很不开心,有些生气地瞪宣清凛。

“不要瞪我。再说了,我不可能放着那种危险的家伙不管。”宣清凛语气淡然地说道,旋即便拉着柯水竹从他们的视线里消失。

是的,消失。他们俩是在一眨眼间便从他们的视野里消失不见,估计是宣清凛开挂直接把自己和柯水竹给传送离开,而且还不需要启动术式图阵。

司湫语无言地看着宣清凛和柯水竹消失的地方好一会儿,摇摇头表示无奈。

“怎……?”处理好被冰冻的尤西依后就回到司湫语这儿的繁枫黎似乎没有察觉到方才的事情。

“没事。话说,你把那个冰人怎么了?”司湫语避开了刅珟的事情不说,反倒是问起了尤西依的状况。

“审判宫。”

“……审判宫?枫、枫黎,你是怎样把人送到审判宫的啊?不对!审判宫原来还在吗!?”

满脸震惊的司湫语似乎不太相信“审判宫”尚且还在的这件事。前提是,“审判宫”究竟是什么地方,而司湫语又为何如此震惊?

其余人只能默默地看着他们俩,听着他们之间的对话,谁也没有那个意愿去打扰他们。直到司湫语和繁枫黎好像谈完之后,繁枫黎便离去,现场又只剩下他们几个了。

“解释呢?”阿唯淡然问道。

“啊啊……对啊还有解释……呃,关于‘审判宫’的事情……”

审判宫,顾名思义是审判罪人之处。然而审判宫究竟位于何处,这倒是无人知晓,唯有天族的人方才知晓审判宫的正确位置。当然,除了天族,神族也知晓,但只有少数的神族才知晓,而真神的话则是另当别论了。

被送去审判宫的罪人一旦审判有罪,那便是有案底,一辈子都洗不清,一辈子都要背负罪名,甚至还有可能会延续到下一辈子。

“这么说来,尤西依被送去那个地方也算是好事?”奥依斯塔略略思索片刻,如此问道。

“算是吧。但也要看审判宫的审判长怎么去审判她,万一被判无罪,那我们就麻烦大了。”司湫语最头疼的就是他怕审判宫的那位审判长会判尤西依无罪。

偏偏他不晓得审判宫的审判长到底有没有换过人啊!!!

要是换人了的话……呃,但愿那是一个清廉正直的审判长,别像从前的那位审判长,胡搞一通,导致所有的麻烦和问题一涌而出,害得当时的他们累得半死就是为了替那个审判长擦屁股收尾。

“先不说审判宫,刅珟的问题,你打算怎么解决?”阿唯突如其来的一句话让司湫语等人静默。

对啊……还有一个刅珟呢。

那家伙当然问题该怎么解决,司湫语自己也很想知道。

他放大招都奈何不了刅珟。

难不成真的必须等到……

“总而言之,西依城的危机已经解除了。你也差不多该走了吧。”奥依斯塔有些感伤,却还是说出这番话。

要不是奥依斯塔不开口,司湫语都忘了西依城的危机解除这回事。

“再说吧……我有点累了,让我休息一阵子再离开。”司湫语摆摆手,有气无力地说道。

然后他们便一起回到安全之所——即将成为新的宫殿之处。

***

冰蓝色的粉雪很漂亮,可是一旦接触到这些粉雪就会瞬间结霜被冰冻起来。

阿唯已经很努力地去控制了自己的粉雪,不让其失控。当然,如果他愿意的话,其实他大可以将这些粉雪的攻击力减弱,这样一来就不会伤害到其他人。

“您似乎有点失控。”夏科冯恰好路过,感觉到了不寻常的力量,不由开口问道。

轻轻地摇头,阿唯凭着自己的意志,把自己不经意释放出来的冰蓝粉雪全都集中在一起,并化为一朵冰蓝花朵再瞬间消散。

夏科冯惊诧不已地看着阿唯的一系列举动后,不得不佩服阿唯的天资实在好到不能再好。

“我总觉得我最近力量变强了……就连自己的天赋都难以控制。”阿唯一脸苦恼地对夏科冯如此说道。

“灵力还是……?”

“两者皆有。要想平衡灵力和魔力……恐怕会很困难。”

闻言,夏科冯默然。

毕竟阿唯与其他人不太一样,他是混血,体内拥有两种截然不同的力量。话虽如此,他控制得很好,只是不晓得为何他的力量越来越强,甚至强到他都难以控制。

“请小语帮您看看?”

“他现在哪有那个空闲时间来帮我呢?我还是……自己想办法吧。总会有办法的……大概。”阿唯越说自己越搞不懂该怎么办了,他很难受,却说不出口。

夏科冯沉默片刻,最后离开了阿唯的房间。此举看得阿唯一愣一愣的,搞不懂他为什么这么突然就走了。

嘛,算了,夏科冯也帮不了他。

继续练习控制自身的冰雪天赋的阿唯在毫无自觉的情况下发色与瞳色都出现了改变。他很专注,专注在控制自己的冰蓝粉雪,还要一边努力控制自己的魔力。

忽然,粉雪失去了控制,阿唯也有些虚脱般地瘫坐在地上,发丝凌乱,脸色也显得格外苍白。

无法控制的粉雪四散,冰寒之意几乎冻结了整个房间,甚至逐渐漫开,走廊也化为一片冰蓝。

意识到自己的力量失控的阿唯此时此刻脑子里一团乱,他很想赶紧压抑住自己的力量之时,某个陌生的意识取代了他现在的意识。

冰蓝粉雪瞬间静止,阿唯身上泛起的冰蓝之芒忽闪忽闪,最后化为耀眼的冰蓝之芒,将此房间照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