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纳纳小说网
白昼
黄昏
黑夜

闇夜厄臨卷二 - 21、22

妄翔≪闇夜厄臨≫  - 发布于2016-12-01 8:05:44pm

奇幻·玄幻


2-21

厄臨依舊冷冷的看著他,一句話也不說,那人有些心急的四處張望,但厄臨的凶暴讓他不敢直接把人拉進屋子中,這裡所有人都會掩護他們,但常時間呆在這裡也不是辦法,那人最後還是硬著頭皮走上前去,伸出手來:「走,我們先去躲好,然後我幫你找你爸媽,你倒是說句話阿。」

看厄臨依然沒反應,那孩子越來越著急,突然感覺到有什麼東西在拉扯自己的袖子,回頭一看就看到那匹自己牽過來的小馬正在咬自己的袖子,連忙把自己的衣服扯回來:「這東西不能吃,放嘴放嘴。」安撫著小馬,搶救自己的袖子,注意四周有沒有侍衛發現這裡有不該出現的小孩,那個小孩已經快要瘋掉了,今天實在是太倒楣了啊!

那個人在安撫小馬,厄臨也同時注意到那匹小馬,說實在話,他自從到這個世界之後第一次發現原來這些動物真的有辦法負擔起社會的運輸等等工作,以前的經驗讓他完全無法想像,他在街道上時常看到動物,但還是第一次如此接近,也是第一次看到這小馬,一匹漂亮的純黑皮毛,柔順的馬鬃,未來一定是批寶馬。

厄臨完全沒有觀察動物的訓練,純粹是他喜歡。

厄臨看著那個小孩,最後還是把注意力放在那匹馬上,因為那個小孩對他來說完全不夠成威脅。他悄悄的走過去,身為淒演口中專門做見不得人的事情的灰俠傳人,他的腳步本來就該無聲無息。

厄臨手輕輕的撫上那看似柔順的馬鬃,手裡的觸感卻與他的想像完全不一樣,比他想像的堅韌甚至有些硬的刺人,看似的柔順卻不是真正如此,厄臨輕笑,隨手從那個小孩身上背著的籃子裏面翻出一個胡蘿蔔,餵起了那匹小馬。

一旁,那個小孩有些傻眼,這個人完全沒有經過他的同意翻開他的包包,拿出自己的胡蘿蔔餵馬?雖然這些胡蘿蔔本來就是要用來餵馬的,但這人也太自動了吧?不告而取就算了,還當著他的面?

最最奇怪的是,這匹馬竟然沒有跳起來踢人,這匹馬小雖小,但實際上脾氣暴躁的緊,最不能接受陌生人隨意靠近,現在竟然乖乖的吃著這個小孩手中的食物?一點發作的傾向也沒有,今天發生的怪事實在太多了。

「這吃裡扒外的傢伙。」想到自己當時被踢了好幾腳,只差沒有回家吐血三升躺上三個月,現在竟然看到那個暴躁的小傢伙對一個陌生人這麼好,讓他摸了又摸,還乖乖的吃了他的胡蘿蔔,自己即使到現在每次餵的時候還是常常看到他的馬臉裡那不屑的表情,更不用說乖乖吃了,每次餵他吃飯都是大工程,要先又哄又騙,直到那位馬大爺心情好了,然後才能開始吃飯,吃到一半不是只吃兩口就不吃了,要不然就是吃的到處都是,反正就是不給他好日子過就是了。

2-22

而且,牠還不吃普通的乾草,一定要吃新鮮的嫩草,喝的水一定要剛打上來的新鮮冰涼井水,否則就是一口也不沾,相對於自己悲涼的處境,這個新來的、不懂規矩的小鬼竟然有這麼優渥的待遇,這世道真是變了。

這可憐的孩子大概永遠想不透原因。厄臨散發出來,動物特別敏感的訊息:不聽話你就死定了。

他一面無奈的想著,另一邊只能注意著有沒有衛兵過來,心中只想逃命,反正這個小鬼兇成那樣,自己還是不要被牽扯上,但自己養家活命的小馬在那人手中,只能苦著臉在旁邊守著,而這一人一馬竟然玩起來了,一個幼稚的把胡蘿蔔藏起來,另一個則在他身上翻箱倒櫃就是找不到,不停的嘶鳴,是嫌不夠熱鬧是不是?一定要把衛兵引過來才甘心?

衛兵沒引來,反倒是把格爾引回來了,格爾去找到處找人,他想找的人是找到了,但他自己卻忘了把厄臨扔在哪裡,這下子他頭大如斗,只能無奈的求神拜佛,只差沒有跪地痛哭,萬幸厄臨一點事情也沒有,還在那裡玩馬玩的很開心,看到厄臨身邊苦著臉的小孩,格爾只能皺眉快步走過來。

「你是誰?」格爾看著那個小孩問。「我是太傅,格爾‧泰拉,通報你的名字還有職位。」

「啊!是的,大人。小的是景于,塔理‧布特拉之子,現在在馬房工作,正在帶小黑散步。」景于苦笑,不停的對厄臨打眼色,要他放過自己的馬,最重要的是情是,快點逃命阿。

格爾聽完確定是宮裡的人後就不再理會,只是看著厄臨,厄臨的眼神中難得出現濃濃的興趣還有喜愛,讓格爾也注意到那匹被暱稱為小黑的馬,還真是匹好馬,厄臨見格爾來了,有些不好意思的縮回又要去拿景于的胡蘿蔔的手,乖乖的低頭走到格爾身邊,一臉的惋惜跟小黑道別。

「走吧!等很久了?」格爾伸出手來,牽起厄臨的手,他可是受夠了剛才怎樣都找不到人的驚慌,決定在把厄臨送回夜宮前打死不放手。「你叫景于?你下去吧!」轉頭對景于說,景于連忙牽起小黑,又拉又扯終於把小黑扯走。

「殿下,喜歡那匹馬嗎?」一路向前走,格爾笑瞇瞇的問,心中已經打定主意,回去查查看那匹馬是做什麼的,像這種小馬不應該出現在宮裡,除非是要送出去的,若是如此他或許會想辦法把那匹小馬弄到手,當成明年厄臨的生日禮物也不錯,腦中轉著這樣的想法,一面帶著厄臨去取他今年的生日禮物。

領著厄臨到一棟磚房前,格爾敲了敲門,裡面太過雜亂,格爾不希望厄臨踏進去,所以這樣將人叫出來,讓厄臨有些失望,聽到那叮叮的打鐵聲,讓他越來越好奇啊!他的心中對於這些東西的印象就是巨大的工廠,第一次看到手工製造的金屬製品的機會就這樣沒了,可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