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纳纳小说网
白昼
黄昏
黑夜

【三头门1】血墙事件 - 三十 密道

十幂安≪三头门≫  - 发布于2018-01-01 1:19:28pm

其他·同人


商店都是由老式店屋组成,没有人开门营业。很显然,店屋只是装饰,为了掩盖刚才的那条街道。要是有直升机的话应该就可以清楚的看到这条街的结构。

难道是店屋移动了?

不可能,如果店屋像门一样可以开关的话,那就会影响到旁边的建筑物。旁边的建筑物跟这排店屋毫无违和感,一点都不像是有移动过的痕迹。

那,如今实实在在出现在面前的现象又如何解释?

这时,唐颖走到沟渠边检查着四周,好想在找什么。南宫蝶不解。

唐颖狐疑:“刚才我睡醒后,发现你们都不在茶馆,吃饱后监控器那里有人轮班守着,而我闲来无事也就跟着出来四处逛逛。那时这里还是一条街道。”

原来唐颖刚才出来过。

唐颖继续说:“当时我就觉得这里好像怪怪的。这里跟拐弯处长得很像,可是再像还是有不同的地方。打个比方,一对双胞胎放在他们的父母面前,还是可以分辨出来。就算基因相似,样貌身高也一样,其中,一定还有一个不一样的特点。”忽地,她欣喜若狂起来。“找到了!”

南宫蝶一伙人不明白唐颖的亢奋从何而来,全都把目光投向她,等待她进行下一步的解释。

唐颖本来就很聪明,只是当初的无知一时走错了路才会有如今的续集。但她一点也不在乎,反而还乐在其中。

“看到吗,这条裂痕。”唐颖指着沟渠边出现的一条不明显的缝隙。

多有人不解,以为这只是单纯建造时遗留下来的缝隙,并没有什么值得关注的地方。可见唐颖那么兴奋,好像找到线索一样,心里就更不解了,只知道这不是普通的裂痕。

他们注意到缝隙延续到左边两栋建筑物再拐弯进建筑物之间的暗港内,而右边也是一样。这条缝隙仿佛一道城墙一样围绕着建筑物,把建筑物跟世间隔绝。要是沿途断断续续地看见裂痕并不稀奇,但这条裂痕太工整,简直太干净了,与脏乱的四周格格不入。很明显,这当中必有蹊跷。

“这几间建筑物可以移动?”

南宫蝶不能确定,不过这是如今最符合常理的解释。

“嗯,我也是这么觉得。”唐颖也点头复议。

这里的结构很奇怪,一般这样的事只有在电视上才能见到,而市面上最多也是出现家有密室之类的罢了,没想到真的出现了会动的建筑物。

今天不是愚人节吧,怎么开了这么一个大玩笑啊。

季晨光在建筑物的附近摸摸按按敲敲打打的,他始终相信这里附近一定有机关,就像刚才Andy突然消失一样,他也相信那里的附近也有机关,只是他还没找到,而这里的也一样。

一阵怪风吹过,人群一阵晕黑,南宫蝶再张开眼睛的那一刻,发现自己已经进入了另一条街道,而她身边却空无一人。

中午时分正是太阳照射最炽热的时刻,但街道被老式店屋包围着,屋瓦把天空遮住了,太阳照射不进里面,显得比较阴暗。

仔细一看,这里不就是那条与拐弯处相似的街道吗?可是再仔细一看,这里明显比刚才所看到的狭隘了许多。

简直跟变魔术一样,出现后又消失,而现在南宫蝶却一个人进入了这里。

这样太不科学了,这好比一个魔术师给观众看一张扑克牌再把它弄消失,最后再把一枚硬币放进扑克牌内。它们之间的原理是一样的。

会把南宫蝶带进这里的一定是那阵怪风,但这阵怪风从何而来?这阵怪风也许就是把Andy在一秒内弄消失的原因。

“季晨光!”南宫蝶对着天空乱喊。“唐颖!”“吴叔!”

一次又一次地重复着,但始终无人回应南宫蝶。她想起了伟大的贝尔先生发明用来通话的电话。虽然现在流行手机,可手机的最原型还是电话。

人一到紧张时就忘了最基本的便利。

南宫蝶看到手机信号是满格的,心里终于舒了一口气,这简直是茫茫大海中的一根救命草。这是她现在的最后一线希望。

南宫蝶拨通季晨光的手机。“嘟嘟”声不断在南宫蝶的耳边回荡着,响了好几声季晨光都没接。在她接近绝望边缘之时,他接通了。

“晨光,你在哪里,我被吹到消失的老街里了。”

南宫蝶感觉到周围阴凉的空气,忍不住打了一个啰嗦。她本来就不怕冷,但这里的空气凉飕飕的,也不知道从哪里吹来的冷风,再强硬的躯壳还是会被打败。

转眼间就来到一个陌生可疑的地方,是谁都会感到不安。南宫蝶的身边只剩下隔着手机与她对话的季晨光了。

“我也到了老街里,怎么就看不到你了?”

在电话的另一头,季晨光四处张望,没有发现南宫蝶的身影。他所看到的情景就跟南宫蝶看到的神似,凉风习习的天气加上阴暗的老街,整个气氛显得特别的诡异。

两个置身在同样老街里的人却不得相见,这是怎么一回事?难道季晨风打造了两条一模一样的街道?

冷静思考了一番后,南宫蝶觉得很有可能就是如此。季晨风是个疯子,谁都不知道他内心在想什么,或许当初建设这样的地方也只是好玩,之后真的派上用场了。话说回来,这还得感谢南宫蝶和季晨光。

“打给唐颖和吴叔试试,问看他们正在哪里。”

南宫蝶意识到了另外两个人,如果他们也同时在老街内却都没相见,那这里或许藏着两条或以上相似的街道。

“好。”

南宫蝶和季晨光很有默契的分别打给唐颖和吴叔。他们没被怪风刮进老街内,而是依旧留守在店屋外徘徊。

唐颖就在奇怪季晨光和南宫蝶是怎么被刮进来的,而她和吴叔却没事。她打了好多通电话给南宫蝶,却无人接听,还以为出事了,吓了她一跳。接到南宫蝶的电话,她终于松一口气,可以正常思考了。

挂了电话后,南宫蝶把自己的一样随身信物留在原地,而自己则进一步去深入探讨。她跟唐颖商量过了,一旦唐颖在外面成功打开了密道,不管是季晨光的密道还是她的,看到地上有信物就证明着他们存在过这里。唐颖也会吩咐吴叔这样告诉季晨光。

如果找到机关打开了密道却没见到信物,这就证明了季晨风打造了好多条一样的密道,而原因不详。

这仿佛就像在解释狡兔三窟这个成语一样。季晨风觉得一条密道太不安全了,为了自己逃命时方便,又可以使人混乱才打造了那么多一模一样的老街。

懂得害人的人就会用各种离奇古怪的方式来保护自己。他们永远觉得敌人的智商抵不过自己而忽略了最基本的常识。

南宫蝶知道现在的处境危机重重,不知道什么时候会不小心踩到哪个机关然后把自己作死在这里,如果贸然叫唐颖他们攻进来,估计只会死伤更多。为了安全起见,她还是叫唐颖安分守己地找到密道的入口。

另一边,季晨光收到吴叔的吩咐后,也在原地留下了一个可以证明自己的信物。他跟南宫蝶一样,继续往老街的内侧走进。他每走一步都会格外小心地四处张望,怕一个不小心就掉入了季晨风设下的陷阱内。

就在这时,南宫蝶在街道末端看到一个熟悉的身影——顾雯敏!

顾雯敏怎么会在这里?一个由始至终,怎么想都不可能会介入这件事内的人物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这实在是越匪夷所思了。

顾雯敏静静地站在远处,面朝向南宫蝶,好像在等她过去的样子。南宫蝶发现事情仿佛越来越不对劲了,不敢轻举妄动。她也不管顾雯敏到底有没有察觉到,直接打电话给处在另一条街的季晨光。

与此同时,她接到了季晨光发来的短信。这的确是条短信,上面只有几个字:Andy在我前面。

南宫蝶快速回他:顾雯敏在我前面。

难道顾雯敏就是Andy口中那个代号“B”的人?

原来她一开始就加入了计划,之前一直对她套近乎也是为了完成季晨风的计划吗?南宫蝶之前就奇怪了,以她这么一个很少出现在学校的人物,怎么可能一回校就被人搭讪了,其实顾雯敏早就在意她好久了,所以她一到学校,顾雯敏就开始了自己的计划。

这么一想,之前所有连不上的理论而今全都通了!

顾雯敏他们很厉害,算准了南宫蝶那天会去学校,也了解她会嫌学校闷而跑到自己感兴趣的血墙事件地点去一探究竟。不过就算南宫蝶不去学校,那堵血墙的地点她也绝对会义不容辞。就算顾雯敏那时刚好派不上用场,他们也会找另外一个机会让她接近南宫蝶的。

此外,他们也许也算到了季晨光也会跟着去血墙地点,毕竟这么大件事季家不可能不会注意到,也不可能置身事外。以他那谨慎的性格一定会阻止南宫蝶破坏现场,然后另寻他日整装待发后再回到血墙。

最后就是吴皓宇的加入。虽然还不知道这是偶然的还是必然的,不过行内人都知道吴家茶馆出名的不是好茶而是二楼的情报交易。就算吴皓宇不在一开始时就走进圈套,到最后也会因为想知道情报而自愿走进来的。以吴皓宇跟季晨光的关系和龙叔跟吴叔的关系,吴家终究会遭殃。

就在他们进行交易时,季晨风派人快速地清理了血墙,不知道那时顾雯敏有没有在场。他们在南宫蝶和季晨光问完情报前清理干净血墙,再不留痕迹地离开现场。季晨光和南宫蝶因为太着急了,所以一出茶馆就直接回家,来不及再检查血墙多一次,不然那时他们肯定会发现墙壁还是湿的。

墙壁很快就会被风干,等吴皓宇和吴叔赶到现场时早就干得不留痕迹了。不久后,放学回家还来不及换衣的季晨光回到了血墙现场,看的场景跟吴叔与吴皓宇看到的一样。

季晨风估计就在附近,所以季晨光打了一通电话后,季晨风和Andy很快就赶到了现场,顺理成章地介入了此事。

后来所发生的一切已经在他们的计算之内,包括现在的困境。

他们真的太厉害,把所有人骗的团团转,身边有什么得利的助手都一概不知,今天南宫蝶算是大开眼界了。

计划这一切的一定是顾雯敏,因为她的成绩在全校只处于南宫蝶之下,而她一直待在学校观察南宫蝶,一定知道很多关于她的事。顾雯敏是拿奖学金上课的学生,在贵族学校本应会受到不公平对待,但南宫蝶却见她好像混得还不错。从这里看来,她是个耍宫心计的高手。

季晨光又发来了信息:一切小心。

南宫蝶回:你也是。

他们两个分别同时走向Andy和顾雯敏。

不管接下来会发生什么,他们也只能放手一搏。

时间正在流逝,它笑看着世间的一切变化,冷酷地、无情地、温柔地、孤独地。它不在乎此刻时间对南宫蝶他们是何等的重要,它只在乎自己的使命,在乎自己漫无目的奔驰在无垠的时空里。

看下表,只剩下不到两个小时的时间了。

他们只能继续前进,前面就是真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