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纳纳小说网
白昼
黄昏
黑夜

【三头门1】血墙事件 - 三十一 问答游戏

十幂安≪三头门≫  - 发布于2018-01-01 1:36:13pm

其他·同人


南宫蝶走到顾雯敏面前不到一尺的地方,而顾雯敏则衣服嬉皮笑脸的样子看着她,没有一丝地惊讶。

他们早就做好了万分的准备,南宫蝶和季晨光能出现在这里估计也是季晨风早已安排好的。

季晨风这么做的目的是什么,南宫蝶依旧摸不着头脑。他们之前有过什么深仇大恨吗,如果对上Andy还能解释,但季晨风呢?他们压根就没接触过。

难道是爸爸之前在生意上的罪过季家?可是以季晨光和季爷对南宫家的态度,不像是之前有过节的样子。这又是为什么呢?

南宫蝶想开口说话,可顾雯敏仿佛机器一样,接到南宫蝶后就把直接她带入一间老店内,没有给她任何问问题的机会。这让南宫蝶感到很郁闷。

进到店里,依据商品的摆设可以得知那是一间模拟的药材店。靠墙有一个连着天花板的高大收药柜,上面还有很多小格,小格外面被标记各种药材的名字,仿佛这里面真的有药材一样。

南宫蝶仔细看了一圈店内,没什么可疑的地方。她随顾雯敏走进商店内处,经过一条吊坠帘子,发出一连串清脆的声响。内处摆设得跟普通家里的客厅一样,虽然狭小了点,不过摆满了最基本的家具。

客厅的沙发上坐着季晨光和Andy,茶几上放着五个茶杯,两杯分别放在季晨光和Andy的面前,而另外两杯明显是给南宫蝶和顾雯敏的,而多出的一杯应该是为季晨风准备的。

他们谁都没说话,南宫蝶很自然地坐到季晨光身边双人椅的空位上,Andy和顾雯敏则各自坐在一张单人椅上。

Andy一直低头面对着手机,好像沉静在手机游戏当中,而顾雯敏则发呆凝视着通往前厅的门,宛如在等人。

气氛安静得尴尬,南宫蝶和季晨光对视一眼,也不知如何是好。他们是要等到时间到还是现在就起身翻脸走人?

继续沉默下去只会浪费时间,无论如何都被迫进了虎穴,如今的状况也不详。不管三七二十一,大吵了再说。

“你们带我们到这里干什么?”季晨光先装傻,再次派上他变化多端的个性。

这次他说话的语气变得特别流氓,南宫蝶想要是他们不理会或给予不满意的答案,他可能会翻桌。

Andy放下手机,幽幽地瞥了一眼季晨光,眼眸里仿佛深深的黑洞,没有一丝复杂的情绪波动,跟他刚才在外面时的一脸坏笑简直判若两人。之后他继续看手机,并不想回应什么。

顾雯敏的反应比较大,她被季晨光的声音吓了一跳,瞪了他一眼,原本要说什么,可见Andy的反应后又把话吞了进去。

他们好似在等谁来还是等时机到了才肯把事情都一一招供出来。

季晨光还没翻桌,不过他把茶杯直接砸向Andy的方向。他好像察觉到了,却没有做出任何防备还是闪躲的动作,直接让茶杯砸在他的头上。茶杯碎了,割破Andy的额头,流出一丝的血液。

该死。

季晨光心里暗骂,以为这样可以唤起Andy的一点情绪,原来还是一无所获。Andy就真的那么有耐性吗,这也太不正常了吧?头都裂开了还装得那么淡定,要是一般人早就翻脸了。

顾雯敏看了一眼Andy的伤痕,没有想要帮他擦掉留下的血的意思。她这次有多一点反应,终于开口说话。“你们想要知道什么?”看来女生还是比较没有耐性的。

她说完后,Andy也有了反应。他看向顾雯敏,用眼神警告她,如果再多说一句肯定会惹季晨风生气的。

顾雯敏也看向Andy,用眼神告诉他,没事的,事情怪罪下来时,她会看着办。Andy点了点头,继续低下头。

看来他们的关系并不好,可却相当有默契。

“龙叔、吴皓宇和陈阿狗在哪里,他们是否安全?”季晨光假装冲动地样子,手紧握着拳头,眼神里满是杀气。

顾雯敏并不在意。“别这么看着我,你哥是心理医生,他早就知道你这样子是装出来的。你没必要再继续自导自演。”原来他们一早就看穿了这件事。

最后可以拿来壮胆的东西被揭穿了,不是感到不安,而是觉得很没面子啊。自导自演了这么久,自以为是一出完美的大戏,到最后却变成了别人眼里的小丑秀。

季晨光叹了一口气。“你说话也太得理不饶人了吧,这么揭穿人很没面子的。”他顿了顿,“不过我真的想要知道他们现在在哪里,是否安全。”

顾雯敏见季晨光的脾气改变了,心里美滋滋的,感觉自己正处于上风。“我可以告诉你,不过有个条件。”语毕,Andy又看了她一眼。她也不去理会Andy的反对,打算一意孤行。

“说。”

交换条件得到情报的事本来就合情合理。既然对方可以这么潇洒,只要交换条件就能知道情报,那也未免太过简单了。

“让季晨风娶我。我怀了他的孩子,然后把我的孩子当做未来季家的第一继承人。”顾雯敏一说完,季晨光和南宫蝶的眼睛瞪得眼珠子都可以掉出来。

这怎么可能,顾雯敏才17岁,未成年还未婚怀孕这种事是犯法的吧。

太难以置信了,顾雯敏和季晨风之间原来隐藏着这种关系。他们是如何相遇,顾雯敏又是如何陷入此事?这还是个迷。

季晨光想了好久,一直默不作声。

嫁娶之事不是季晨光这个弟弟能决定的。季晨风又搞出这么一出,就算事情结束了,他也必定会关入监狱。季晨风做了这么多伤天害理的事,季老爷更不可能原谅他,一定会把他赶出季家,从族谱除名。

顾雯敏要是把孩子生了,季老爷也未必会认这个孩子,更别说把名字记入族谱。父母做错的事却要孩子来偿还,这样对孩子很不公平。可是孩子是无辜的,季晨光没权利劝顾雯敏打掉孩子。

先别管了,等事情结束了,再让季晨风自己来收拾这个烂摊子吧。他们都了解爸爸,他是说什么都不会接受这个孩子的。

就在季晨光要开口说话时,季晨风走了进来。顾雯敏见到季晨风,顿时变成一直蹦蹦跳跳的小兔子,跑到季晨风的身边挽住他的手臂。

季晨风一脸无奈,却又唯命是从。这样的情绪很矛盾,瞎子都能看出季晨风并不爱顾雯敏,甚至到了一种厌烦的嫌弃。都是顾雯敏一厢情愿的,而季晨风只是为了利用她才把她带在身边的。

季晨风坐到摆在中间的单人沙发上,像老大一样翘起一只二郎腿。他穿着一套洁白的简易T恤和一条时尚的破烂牛仔裤,看起来很休闲。

顾雯敏坐在季晨风左边靠手的地方,死死地黏住他,一刻都不想放手。还真亏季晨风受得了这么粘人的女生当女朋友。

季晨风坐稳后,Andy立即放下手中的游戏,递上一杯茶给他。他喝了一口,皱了一下眉头。茶早就凉了,温度不对,他看起来很不满意。

Andy意识到不对劲,赶快趁季晨风没砸杯前拿走茶杯,再拿着壶走进厨房重新泡一杯新茶。

季晨风再转向南宫蝶和季晨光。“你们终于来啦,等了好久。”

南宫蝶望向季晨光,看到他的眼神里有好多想说的话问季晨风,但却又问不出口。他这次是真的不自禁地握紧了拳头,手臂瑟瑟颤抖。

他一直憋着,心里在来回踟蹰,犹豫着要不要把问题说出来。要是问了得到的答案就是原本心里设想的,南宫蝶怕他会受不了。

季晨风也注意到了季晨光的不安,可他并不打算这么快揭穿他。他早已丧心病狂,最享受看着别人心理受到百般折磨的样子。

南宫蝶握住季晨光的拳头,给予他薄弱的力量。

季晨光看了南宫蝶一眼,苦笑。他觉得自己好没用。以前一直依赖着哥哥,早就习惯了,没想到今天却要与哥哥站在对立的立场。这是一场不可能会打赢的仗。

在季晨风的眼里,季晨光只不过是还未断奶的小毛孩。一直以来季晨光太依赖季晨风,以致出现与他交战的情况时,他反而变得束手无策。

南宫蝶轻拍季晨光的拳头,要他安心。她见季晨光还没做好心理准备,那就让她打头阵,也算给季晨光一点信心。

南宫蝶让自己变得冷静。“干爹和吴皓宇在哪里。”

“你干爹?哪个,杨翔龙?”季晨风自说自笑,还笑了好长一段时间,也不知道是什么意思。“你干爹在别墅里啊,那天你不是才去拜访他老人家吗?我好一段时间没见到他了,他还好吧?”

南宫蝶不明白季晨风在瞎说什么,搞得她一头雾水。季晨风就像一只疯癫的狗,而人类怎么能听得懂狗说的话。

“你说干爹在别墅,那你抓走的另一个杨翔龙是谁?”

南宫蝶知道季晨风软硬不吃,除非他们跪在地上苦苦哀求才能从他口中得到想要的答案。如今还没到那种地步,虽说离约定的时间还所剩无几,但南宫蝶决定好好陪季晨风绕大圈,幸运的话还能从中得到一些资讯。

“另一个杨翔龙?我怎么听不懂?”季晨风开始装傻。

他跟南宫蝶的耐心战已经正式开始,只要谁先沉不住气翻桌子的话,那方就输了。这场战争除了拼耐心,还拼内心和智力。南宫蝶要使用技巧把秘密从季晨风的嘴里勾出来,而季晨风则要确保自己不掉进南宫蝶设下的陷阱。

靠说话技巧来取胜的比拼对南宫蝶是很不利的一件事,因为她从小就有点孤僻,很难与别人交谈,所以她平时不常说话,更别说锻炼人与人之间的说话技巧。更何况她是南宫家的大小姐,就算说错什么话还是得罪了谁,也没人敢控诉她。

就算如此,南宫蝶还是决定一试。她看过很多小说和电影,只要套用里面的一点手法,应该就可以蒙混过关。

“好,我们暂且别说我干爹。”南宫蝶想了想,“我们来玩个游戏吧。游戏很简单,就是你问一个问题,我回答一个问题,之后还我问问题,你回答。每轮只能问一个问题,犯规者没有从来的机会,一旦犯规就必须完成赢者的一切要求。”

季晨风嘴角上扬,游戏终于变得有滋味起来。“什么尺度的要求都可以吗?”

南宫蝶蹙眉,心想季晨风想到哪里去了。

季晨风是心理医生,读懂南宫蝶的所有小动作,他知道她在想什么。当然,他指的绝对不是她所想的那方面。

“放心好了,不会是那些事。”他又笑得更阴险了,“不过是更有趣的事情。等我赢了再告诉你。”

南宫蝶发现事情不妙,但已经没有后悔的余地。游戏是她想出来的,输了不但没有面子,还要完成季晨风的所有要求。

季晨风是个不择不扣的疯子,怎么可能会提出正常的要求。看他现在的所作所为,他既然说了不是她心里想的那些,那就是割手割脚的血腥要求了。

Andy捧着新泡好的茶到季晨风身边,重新为他倒上新的茶水。季晨风喝了一口润润喉,露出满意的笑容。

“附加一条规则,谁都不能撒谎。”季晨风临时想到。

“好。”南宫蝶点头,让季晨风先开始。“你先开始。”

季晨风点头。其实他并不在乎谁先开始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