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纳纳小说网
白昼
黄昏
黑夜

【三头门1】血墙事件 - 三十二 机关

十幂安≪三头门≫  - 发布于2018-01-01 8:17:22pm

其他·同人


“南宫家的所有权都在你手上?”

季晨风的第一个问题就直接进入了他的正题。

南宫蝶就奇怪了,他怎么会对南宫家的掌权人感兴趣。难道,他最终的目的并不是为了绑架人和变态式地谋杀人,而是为了掌握南宫家?

这很有可能。虽然南宫家不是历史最长远的大家族,但却是J市里最大的家族,也是势力最大的。只要拿下南宫家,对方就可以轻而易举地操控J市的一切。再说了,能拿下南宫家的人绝对不是一个泛泛之辈,就算有人有心反抗,也没那个胆量。

如今只剩下她一个大当家,一旦她出事了就会变得后继无人。当然,南宫家也会就此乱成一锅熬烂的粥。

不过谁都不知道,其实南宫家还有很多分家,都坐落在不同的城市里潜伏着,而南宫蝶所在的虽是本家,但其实分家人的力量早已与本家人一致。他们的理家方式并不像安家那样,南宫家比较提倡人人平等的理念,只要立下大功劳的家族成员都会被分配到一个城市去当那里的南宫旗下头目,而每个头目有成为族长的可能。

南宫蝶只不过是负责J市的头目,自从她爸爸的死讯传开口,族长的职位就暂时是由南宫蝶代理,只有通过其他头目的认可后才能正式成为真正的南宫家族长。

不过每个头目都只处理自区的分内事,除非事情牵涉到其他区域,否则南宫蝶是不需要出面处理或者聚集其他头目一起商讨。

而说到南宫家的所有权是不是在南宫蝶的手?当然,不是。只有J市的南宫家是南宫蝶做主,其他城市的南宫家也有自己独到的掌权指南。

这种情况就好比古时代的皇朝一样,皇帝会派立大功的臣子和没当上皇帝的王爷们到其他小区域当个小王之类的。在那里,他们可以随意统领自己的区域,甚至制定自己的治国法则。作为代价,他们不可以做出威胁到国家的皇帝的地位的事。

这么机密的事南宫蝶该如何回答。在他们游戏开始的前提下已经注明了不能撒谎,但这些问题她真的不能回答。虽然没说撒谎了会有怎样的后果,不过背负着这种负担,南宫蝶还是会有些良心过意不去。

季晨风的问题不完整,他注明是J市还是整个老南宫家的掌权,那她就只好当做只有J市的那份。“是。”

想想就算季晨风打倒了南宫蝶,其他南宫当家也不可能会放任他为所欲为。至今南宫蝶都还不知道南宫家到底有几个分家。

季晨风也未免太天真了,他难道不知道为什么那么多年了南宫家依旧屹立不倒,骄傲地矗立在众帮派之首吗?南宫本家与分家虽然外表上看起来不怎么和睦,不过只要遇到外敌对抗,他们还是会很有默契地联合攻敌。

这也跟古时代的希腊一样,虽然它分出来的小国,比如雅典和斯巴达,他们的治国理念不一样。平时都不怎么也不友善的分区,不过一旦遇到外敌他们就会一起全力奋战。

南宫蝶这么回答也是为自己留一条后路,为南宫家着想。最后事情揭穿了,她只能赖季晨风没把题目问好。

“换我了。”

南宫蝶想了想,觉得不能草率地问季晨风龙叔和吴皓宇在哪里,他应该不会直接回答,而是说出一个可有可无的答案,浪费她的问题机会。她必须要想一个完整的问题,单刀直入地错中重点。

季晨风等了半晌也不见南宫蝶提问,有点挑衅地做出“请”的手势。

“吴皓宇所在的地方附近有什么明显的地标建筑物?”

南宫蝶知道不能硬闯,只能取巧。只要季晨风给予一点线索,她就会立刻叫街外的唐颖去寻找目的地。

只有季晨光知道,其实南宫蝶早就拨通了唐颖的电话。他们正利用这次交换秘密的机会套出季晨风的秘密,再想方设法里应外合。

季晨风轻笑。“吴家茶馆。 ”

语毕,不出他所料,季晨光和南宫蝶的面目露出难色,眼眸里掺杂着惊喜、疑惑、沉思和痛恨的复杂情绪。这就是季晨风想要的反应,他看到他们的表情,心里简直充满着大大的痛快。

同时,街外的唐颖和吴叔已经收到消息,正准备派人到茶馆外的四周找找是否有匿藏的密道或者可疑的暗港。

怪不得一直以来南宫家的属下们都没在拐弯处附近找到什么线索,原来那只不过是个掩盖事实的障眼法。

季晨风继续问:“南宫家的基地在哪里?”他咄咄逼人,一心想要挖出南宫家的所有秘密再掌握其中。

他到底有何目的,难道不知道这样简直是徒劳吗?如果最后南宫蝶被放出去了,她一定会马上下达迁移基地的命令。

“J市郊区的一个老街上。”南宫蝶刚回答完,立马想到了另一个问题。“你做这些到底有何目的。”

季晨风有点失去兴趣,还以为南宫蝶是个识趣的人,会陪他再兜几圈的,没想到那么快就要他从实招来了。

“很简单,我要同时拿下南宫家和季家。”

南宫蝶很想继续问下一个问题,但她及时想起了这是犯规行为,游戏马上就会被结束,而她就会输。就算她成功逃脱,她也必须完成季晨风的一切愿望。他要她放他走,她也必须做到。

“你们的下一任当家是谁?”

“不知道。”这是实话。

南宫家族长通常都是由上一代族长的子嗣成为首要候选人,除非对方无能掌权。而南宫蝶又没有其他兄弟姐妹,也还未生育,她不知道如果她现在死了,谁会来接替她的位子。或许族人会从众头目里推选出一个最适合的人当他们的族长。

“拿下南宫家和季家对你有什么好处?”

“只是纯粹想报复,顺便挑战自己的极限。”

季晨风说话的语气就像呼吸一样理所当然,那么的理直气壮。他那副以为世界为我独尊的样子让人看了很想揍他一拳。

南宫蝶忍住了怒气,看向身边的季晨光,发现他的神韵里也满是怒火。没想到一直以来无比憧憬的哥哥竟是一个比垃圾还要不如的国家败类。

“南宫家是凭什么在社会上立足了那么长远的历史?”

这算是南宫家的治理关键,要是没本事的话,南宫家是不可能存在这么久的。就像当初的季家和安家,他们也曾经垮过,但唯独南宫家依旧还屹立不倒地成为三头门之首,也就是龙头。

“说实话,我也不是很清楚。我刚当上当家不久,也是在不久前才正式接收这背后的工作。所以这当中的细节我还真的没来得及去资讯。”

要不是季晨风搞出了这么一出戏,恐怕只要有龙叔在的一天,她根本没机会接触到南宫家黑暗的一面。她也是发生事情后才陷入这潭浓稠而见不着底的沼泽地,还没摸清四周的情况就已经到了沼泽中央。

季晨风回答问题的桥段很厉害,简单的回答了答案,却又没加以解释,总是先用几句话来勾出南宫蝶的瘾。

这样一来,原本处于被动一方的季晨风顿时改变了局势,成为主动方,而南宫蝶则一直被季晨风的答案牵着鼻子走。

好比五子棋一样,聪明的人会一直进攻,然而,没技巧的人只会一味地被带动着去防守而忘了布置好自己的局。

南宫蝶意识到不管她怎么问,季晨风也不会老实把事情都交代清楚,放弃了被动的问法。她没什么经验,只好向一直坐在隔壁,用沉默不语来观察这一切的季晨光使个眼色,意思叫他出题。

现在季晨光的脑子里很乱,根本无法理智地思考。要是换他发问,不出三秒,他就会想上前去揍季晨风。

南宫蝶知道不能把希望放在季晨光的身上了,只好亲自出马。从刚才的对话到现在,季晨风一直都保持在和睦交谈的阶段,并没有生气的迹象。

既然他那么有耐性,不如南宫蝶就问几道可以刺激到季晨风的问题,这样他应该会比较容易路出马脚和破绽。

“听所季爷并不爱你妈妈,他真正爱的是晨光的妈妈。”季晨光和季晨风两人同时望着南宫蝶。

季晨光很是诧异,不明白为何南宫蝶会问出这样的问题,而她又是如何知道此事的。爸爸的私人感情问题通常都不外公开,也只有他们三兄妹和几个亲信知道这件事。既然爸爸生命中重要的两个女人早已离世,他们也发誓绝不轻易提起这件事。

而季晨风眼神里的情绪开始有些动摇,变得动荡不安。这是他心里一辈子的一根刺,他最不想提起的就是这件事,世界上也只有妈妈的事可以动摇他坚定的心。他绝对不能容忍别人这么说他妈妈,就算提起也不可以!

每次听别人提起他的妈妈时,他就会有种幻觉,感觉别人是在嘲笑妈妈傻。妈妈怎么会爱上一个不爱她的男人,还嫁给他,甚至为他生了一个儿子。可是这一切换来什么了,得到什么回报了?

自己的丈夫在外面招花惹草,还生了一对儿女回来,与自己的大儿子,原本季家的继承人争继承权?这算什么天理!

季晨风牙咬下唇,差点就要出血了。

他艰难地张开嘴回答:“……是”如果可以,他不想回答这道问题,简直就像是在旧伤疤上划一刀,再撒盐。那是之前双倍的痛啊!

一直以来都是季晨光在处理季家的事,而爸爸只带着季晨光去处理事情,把季晨风冷落在家里。这么多年过去了,有些人甚至都忘了其实季家还有一个大少爷。

南宫蝶比他要幸福得多,虽然他们同样在很小时就失去了妈妈,但至少她爸爸是深爱着她的。这一点,所有道上的人都可以见证。

“你确定还要继续游戏吗?”

季晨风貌似没问题想问来了,因为要知道的事基本上都可以查到,而他之前问的那些问题都是南宫家的机密资料。既然都得到了想要的答案,那也没必要再继续游戏。

再加上他知道如果游戏继续,南宫蝶必定会问出更多关于他妈妈的事来动摇他的心。季晨风还没失去理智到那种程度,还分得清楚南宫蝶接下来要耍的手段。

“继续,为什么不继续?”

南宫蝶正玩得开心呢,刚占上风,怎么可能这么快就结束游戏?真没想到季晨风那么不堪一击,受到小小的打击就让他这么快地就沉不住气。

“你就不怕我跟你一样,撕裂你的伤口在上面撒盐?”

季晨风不是在放烟雾弹,他真的掌握了一些南宫蝶至今都还未知道的消息。要是游戏继续,他会考虑炸开这个定时炸弹。

南宫蝶知道他绝对不是虚张声势,因为一直以来他都处于上风位子,根本不需要拿那些无中生有的事来威胁她。要不是到了逼不得已的时候,他是不会那么快使用王牌的。

她很想继续谈话,下一个问题都已经想好了。

“想问就问吧,撕裂就撕裂吧,我至少不会像你这样不堪一击。”南宫蝶虽然这么说,但内心里早就在颤抖着。

她其实跟季晨风没两样,只要有人提起她至今为止还不愿意去接受的现实,依旧会痛不欲生。

“好,那我开始了。” 季晨风换了另一个眼神,充满着杀气。“你知道吗,你爸爸其实没有死,而这件事,我弟弟也知道。”

南宫蝶惊了一下。她也是在不久前才知道爸爸没有死,而这件事也只有几个人知道,就连南宫家旗下的四大头目都不知道,可是为什么季晨风却知道了?

她望向季晨光,心里猜想是不是他告诉季晨风的?

不可能的。季晨光早就怀疑季晨风就是我们的终极敌人,怎么可能会轻易地把南宫家这么私密的事情告诉他?

季晨光的面色凝重,看来也不知道季晨风是怎么知道这件事的。

“知道。”南宫蝶道貌岸然地回答。

就在她快要失去理智之时,季晨光几时把南宫蝶的一只手握在掌心里。

季晨风原本以为自己又再度成为问题的主导者,没想到南宫蝶却没因此丧失理智。当他还在沾沾自喜时,南宫蝶就问:“老街的机关要怎么安全的打开?”

季晨风先是错愕了一下,不甘心地手握拳头。坐在一旁的顾雯敏闻到空气中传来的熊熊怒火,不禁害怕得退到Andy的身边去,一手还不忘护着自己的肚子。

“我还以为你会继续问呢,看来我失策了。”季晨风干笑两声,站起身,好像准备要干什么。

“你没回答问题,犯规了。”南宫蝶赢了。

但季晨风貌似不打算服从当初规定后达成一致的条规,他肃穆沉默地走出客厅,到外面去。

南宫蝶不服气,也跟着走了出去。季晨光怕她出事,跟了上去。

一到外面,南宫蝶就看到季晨风在几个摆在外面的花盆堆里挪动了几个花盆,接着,四周开始剧烈地震动起来,好像地震一样。

几秒后,周围的建筑物开始移动起来。分割两条街道的建筑物都沉了下去,包括刚才的药材店内。没有了店铺的阻挡,整条街顿时变得宽敞去多,同时,也变得明亮起来。南宫蝶和季晨光一直都处于阴暗地带,一时间眼睛还适应不了这么强烈的光线。

季晨风再走到另一间店铺前,再挪动了摆在门前的花盆。这次地上没有震动,而挡在街道两端的店铺也随着沉了下去。

看来摆在两端的商店只不过是个装饰品,并不是用很结实的材料来建成的。

街道被打开,外面两端都站满了季家和南宫家的手下。季爷站在众人之首,而吴叔和唐颖则分别站在他的两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