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纳纳小说网
白昼
黄昏
黑夜

第五篇:“蓝”式革命 - 068.肃清与革命

一和≪数据次元≫  - 发布于2018-02-02 5:20:47pm

奇幻·玄幻


宁静的课室,尘封的设备,众人挥之不去的记忆仍占据了整个空间。凌乱的桌椅,应该说不曾被整齐摆放的桌椅,等待着那熟悉,又吵杂的笑声归来。

多久了?距那群人上回踏入此地至今,到底多久了?只有时间知道,只有课室知道,只有他们知道。

“这还真是令人怀念啊。”

黎空只手推开大门,平静又略带兴奋的话语带动了课室上方牌子的尘埃掉落。

“游戏社”三字,重见天日。

课室的主人归来了。窗外吹来一阵凉风,老旧的百叶窗发出“咔嚓咔嚓”的声音,让飞舞的窗帘成为迎接黎空的舞者。蜘蛛们舍弃构筑在角落的蜘蛛网,退避三舍。

那不曾改变的桌椅摆设,黎空真心觉得一直保持不变就好了。不变的,也许仅是回忆。即使摆设方式改变了,那并不代表什么。久违地来到,任灰尘放肆地占领课室实在太不像话了。黎空的手和视线落在角落的扫帚上,身体自动行动了。

“社长在打扫,这还真稀奇啊!”粗哑的嗓子调侃黎空道。

“挂名的顾问老师——金老大会在这里出现,也是很稀奇的事啊!”

互相调侃的两人,脸上泛起同一程度的笑意,传出相同频率的笑声。课室的墙壁与天花板使声浪产生回音,宛如课室本身也在笑。作为稍后的闹腾时间之开端,这笑声实在是恰当不过了。

“其他的人呢?”

“大龙和宙扬当保镖,送桑晴去医院探望朋友后才过来;英季去圆桌骑士的会议大闹一番;阿曏早已退出了。”

越到话语的尾端,黎空的声线愈发低沉,一股沉重的感觉如锤子般,深深地打入金老师的心扉。黎空内心不曾表露的伤痛,金老师并非不能理性地理解。游戏社是为了制造一款能让他们玩得尽兴的游戏而被创立的。自孟曏离开他们的那日,黎空鲜少来到课室;宙扬入院后,聚会更是不曾举办了。游戏社仍存留一丝生命,没有被解散,不由得金老师感叹它的强大。

虽然离开了,只要那人还活着,就有回归的那日。日子遥远与否,是如此神秘。金老师是这么想的,也相信黎空是这么想的。

“刷刷”声停止了。黎空若有所思地望着液晶电视机。

“说不定今天是今年最后一次使用这里呢。”

微风吹拂黎空的头发。在这光景下,黎空的语调听上去有些萧瑟。

“银阳这种小地方,果然锁不住你。”

“我什么都还没说,你又怎么知道我要干什么啊?”

“哼哼哼,你们的一举一动一思一念,早就在我和老王的掌握之下了!你认为有什么是我们不知道的?”

嚣张的嘴脸在贼笑的衬托下,给黎空的后背带来一丝寒意。

“你们的情报到底是从哪里来的?”

“天知地知我知你不知。”

好一句拐弯抹角的“我不告诉你”。这话虽早已在黎空的预料之内,莫名的怒火仍旧不受控制,涌上了心头。纵然如此,黎空并不能对金老师发怒,只好赏金老师一个无言以对的眼神,结束了这个话题。

一阵阵尘埃再度被扫帚带离原地,陆续进入畚斗中。

光是站在门口看黎空打扫,这绝对比教历史课来得还要沉闷。金老师可以选择在此刻回去办公室,但那终究让他感到无聊。加入黎空,打发时间,还算是一个不错的选择。

时间流逝,带走了灰尘,带来了大龙和宙扬。

“人齐了吗?那就开始吧!‘蓝’式革命的流程!”

诡异的笑意,是诡异笑声传出的征兆。其他人如音叉那般,因着共鸣现象而响起了同样的笑声。曾经的生气超越时空,和从三人身上发出的阴森感,一齐抵达了课室。

过往的聚会,一众人会以打电玩的形式开始,才进入正题。今天还是老样子。

电视从沉睡中醒来。金老师还以为黎空早已将计划书烧录成光碟,准备放映。然而,黎空给电视机装备了一些毫不相干的配备。

“你们到底是来打电玩还是来准备搞革命的啊?”

“我们有的是时间,别那么着急嘛!再说,进行任何形式的讨论前要先来一场游戏,是这里的规矩。”

黎空把一架控制器递给金老师。

金老师这才明瞭,黎空为何会准备四架控制器。

“就当作是打发时间吧。我不是专业的,你们可别怪我笨手笨脚。”

*****

英季坐得不耐烦了。

谢夏所发布的新议案,或是重新制定内容的旧议案,实在是太过普及化了。不由得英季认为,詹主任学聪明了。

难得酝酿好情绪准备挑衅和辩论,对方却用此等方式回避,实在让英季无奈。

“接下来是全体学生守护灵强化计划。前一阵子,蓝黎空、叶大龙和魏宙扬三人参与了入霄山的战役,他们的守护灵此后变得非常强大,甚至能媲美我们圆桌骑士的实力。因此,我们将会组织多支队伍,策划每个月进行远征两次之多,提升全体学生的实力。”

又是一个不会只让一方人马谋利的议案。

詹主任对王老师使了一个眼色。

“竟然给我来这一手?”王老师十分不悦,但只能碎碎念道。

听起来这计划没有偏袒任何一方,其终极目的还是要让詹主任之心腹们的守护灵持续变强,最后詹主任得以完全掌控圆桌骑士,这一点早已被英季看穿。

发挥的机会,来了。

“这计划不错。问题来了,对于想要夺取银阳控制权的英霸转校生也能变强一事,你要如何解决?你该不会想说,只要我们的人比他们更强,那就不成问题了吧?”

“这正是肃清他们的机会。”

英季的瞳孔微微放大。无意中钓上此阴谋,还真是吓着了英季。谢夏接下来会的发言,英季有所眉目。

“远征前,都会签约生死状。根据先前的议案,我们圆桌骑士将给予满足条件的学生保护,这当然包括远征期间。倘若情况超乎我们的控制范围,届时只能各自保命。意味着若这些转校生参与远征,他们的队伍自然会被分派到怪物强度特别高的地域。签约了生死状,而意外丧命的话,那不在我们的负责范围内,也没有机会变强,抢夺控制权了。”

真正的阴谋浮上水面了。

这议案与其说是针对转校生,倒不如说是为了对付黎空他们而存在的。通过这种形式解决碍事者,可以省下雇佣青狼的费用。詹主任的城府越来越深。

是否要反对此议案,得听下去才能决定。

“队伍要如何分配?我们圆桌骑士决定,还是学生本身决定?”

“满足保护条件的学生可自行选择队伍,不满足者则由我们决定。事实上,每位骑士将领导一大队伍,每个大队伍分成四个小队伍,每个小队伍则由四人组成。因此每一次远征,并不是全部学生能够参与。”

“说到底变强最多的还是我们骑士而已啊。”琥兆看不过眼,插话道。

“能超越我们的人,最终还是会超越我们;无法超越我们的人,最终还是无法超越我们。强者不会因制度而变弱。”

在场全员屏息。

孟曏凭着一言,明确地表明立场。

一旦孟曏的立场确立,赞成的票数至少有七票,英季没有辩论下去的打算。

议案通过了。谢夏喝水,稍作喘息,发布下一个议案。

“下一个议案是关于社团的。你们都知道,银阳的校规允许学生们进行任何形式的社团活动,但其中有些社团的活动并不会对学校在国内的排名作出太大的贡献,因此我们要废除这些社团。”

英季脸色瞬变,险些按捺不住内心激昂的情绪喊了出来。稍微冷静后,英季的视线自然而然地移往詹主任的脸上。那张笑脸,是英季一辈子都不会忘怀的。

“要废除的社团包括游戏社、中二社、回家社……”

“排位这种东西就如此重要吗?重要到剥削他人自由的程度吗?”

“雷灾后,人类除了战斗的自由外,就不存在别的自由了。”

这是第一次,英季无法反驳谢夏的话语。

是因为被怒火冲昏了头,还是因为这是现实,英季才反驳不了?英季不知道。紧握的拳头该何去何从?英季不知道。

英季愤怒的原因,不仅止于无法阻止詹主任的阴谋,而是他自身没有任何办法阻止孟曏举手赞成。

“对你而言,友情就这么容易舍弃吗?”

英季的疑问,是没有答案的疑问,是无人能够解答的疑问。

*****

“触动革命的关键——‘理科生特权’进行了一些修改,但‘圆桌骑士会满足理科生一个愿望’这一点,仍旧保存下来。”

“那就足够了,明天就能大闹一番了。还有什么重要的议案吗?”

黎空的话语,使得英季脑袋有少许当机。难以言喻的坏消息,英季在犹豫是否要说出来。

该说的事,果然还是得说。黎空迟早会知道,倒不如现在说出来更好。

“废除社团的事情会在明天正式宣布。抱歉,我阻止不了这一切的发生。”英季竟吐露出如此低落的声调,实在难以想象他是多么的自责。

课室沉默了。

一通电话,先是带来亢奋的消息,尔后带走欢愉的气氛,引来无从言喻的怒气。

“不必介意。这只会让我有另一个战斗的理由,仅此而已。”

平静的语气背后,隐藏了多少的怒火,深入理解黎空的人都能知道。

这也许是命中注定。革命的日子,是宣告废除社团的日子。是巧合,还是有人在背后计算好了?不管怎么说,革命之火直到银阳改变为止,不会停止燃烧。

“明天能借助你的力量?”

“当然。我会叫上艺朝和琥兆。”

“阿曏就交给你了。凭着夕雨现在的实力,根本比不过兰斯洛特。能制止他的,相信只有桂马、天翊、或是‘草泥马’而已。”

英季知道,最想要将孟曏带回来他们圈子的,是黎空。然而,夕雨在决赛时毫无还手之力地被兰斯洛特打得落花流水一事,铭刻在黎空心里。知晓自身的弱小,亦知晓他人的强大,黎空才会寻求英季的协助。

不好好大干一场,可不行呢。英季暗自下了决意。

“有多少人力资源?”

“不包括桑晴,算上你们的话,八人。”

“八个对付十个圆桌骑士,胜算还算中等。那么,战场上见吧。”

挂断电话后,黎空把通话内容转述给其他人。课室陷入了另一阶段的沉默。

众人内心深处萌起了“终结这一段沉默”的心情。要做到这一点,果然还是要将罪魁祸首的圆桌骑士永远摧毁。

课室的门关上了。下一次开启大门的日子,会否来到,只有时间知道答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