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纳纳小说网
白昼
黄昏
黑夜

暗影面纱 - 41:征召队友

无痕三少≪弑魔者≫  - 发布于2018-01-06 4:34:52pm

奇幻·玄幻


“难不成你们军方就没有一个白魔法师了吗?”白魔法师的稀罕远超了凯特的想象,黑色甲虫光是一小群就能令他消耗了不少魔力来蛊惑、甚至还无法弄死,虫巢恐怕还有更多数量的黑色甲虫吧?这种节骨眼非得挖个白魔法师来处理,尽管之前他所救的小女孩有这方面的潜质,但总不能叫个平民兼小孩跟随自己上战场吧?

“这里倒是有一个白魔法师,不过她不是军方的人,所以我没权指挥她陪你上战场。由于之前昆虫魔物的入侵,造就了大量的伤者,加上我们之前派去前线的队伍也受到了不小的损伤,所以她自愿留在了后面的临时医疗所帮忙。”黑日指了指不远处的帐幕群,上面都贴有红十字的标记。

消息已得到,凯特也不欲再和黑日啰嗦,道谢都没说一声,他便自顾自地朝临时医疗所走去,黑日也没太在意,只是用一种若有所图的眼神目送他离开而已。

凯特先是走入最接近自己的帐幕,里面并列躺着许多伤患,有军人、武警和平民,看上去就是相当惨烈。

“请问一下,听说你们这里有一个白魔法师,她在哪里?”凯特马上就找了个负责照料伤患的军医询问。

“刚刚隔壁有急诊,所以她去了隔壁的帐篷帮忙。”这里就一个白魔法师,军医自然晓得凯特在找谁。

凯特仍旧是我行我素的态度,感激的话一句也没有就匆忙地跑去隔壁帐篷,毫无礼数。

隔壁的帐篷也同样有许多伤患并列躺着,在最里面正看到一群军医正围着一个床位替伤患施救,在其中还有一个平民装束的长发女孩,想必她就是那名自己要寻找的白魔法师吧?

由于她背对着凯特,凯特也没能看清楚她的模样,她正用白魔法的力量参与治疗,凯特也不敢打扰,就是默默地走近。

“呼,这下总算止血了。”很快,只见这个长发女孩用手腕扶额。

“辛苦妳了,剩下的交给我们处理就行了,妳先去休息吧。”在女孩旁边的军医道。

“哪里,有需要只管吩咐。”女孩说完,便掉头过来。

咦?!

在女孩转过来的刹那,凯特愣住了,对方赫然是自己认识的人,印象中那名菜鸟到不行的驱魔师,晓雪。

说起来,她的确好像是白魔法师来着......

“呃?!”晓雪在转身见到凯特之后也傻了眼。

这家伙怎么会在这里!?

“妳就是那个自愿来这里帮忙的白魔法师?”为求确认,凯特只好询问,不过他的语气听起来显然不想接受现实。

“是的。”晓雪回答。

“......”凯特此时用一种鄙夷的眼神打量晓雪。

“你看什么?”晓雪对那种目光感到很不舒服。

“因为魔都里头有一种魔物很棘手,这家伙在找白魔法师组队。”这时候,白月突然从凯特的背后冒出,打岔道。

我去!这家伙什么时候在这里的?!

“别多嘴!还有你这家伙怎么在这里?”凯特直接往后一拳砸在白月的脸上,将他放倒在地,他对自己刚刚被这货吓到而感到不爽。

“我也是伤患嘛,就是来挂个号。”白月顶着冻结成冰的鼻血,表情如常地道。

晓雪见到白月那即刻冻成冰的鼻血,惊讶得说不出话来,她还是第一次看到这种构造的人,凯特那说揍就揍的性格也吓呆了她。

“少来,你只是不想上战场吧?”凯特用种质疑的眼神和白月对视。

“你很没礼貌吔,我像是那种人吗?!”白月一脸正经,尽管那冻成冰的鼻血一点都不搭。

“不折不扣。”凯特很肯定地猛点头。

“所以才说你这家伙一点都不讨喜!我就拿出证明吧!”白月说完,就扯下了自己的围巾,并且开始脱掉自己厚厚的上衣,阴冷的寒烟也顿时从他赤裸的上身冒出、瞬间就弥漫了整个营帐,冻得其他伤患和军医都打哆嗦起来,包括晓雪。

‘这家伙到底是什么体质?!’除了凯特以外,相信所有人都在思考着同样的问题。

“喂!别忘了这里还有其他人。”好在凯特及时掏出了一道灵符,在白月的周围架起了一道墙,令寒气不至于外泄,众人这才避免了被冻结的命运。

“哈哈,忘了,你看看我的身体吧。”白月尴尬地挠了挠头,爽朗地笑道。

差点没把我们冻死,笑P啊?!这货丫的在讨打吗?!

在场的人们见了那吊儿郎当的态度,不知道为什么拳头擅自紧绷了起来。

“这是......”凯特没被众怒所感染,他早就习惯了白月的个性,只是专注地观察着白月胸前的伤,眼神中流露出惊讶。

那是一道非常深刻的抓痕,若非白月冰把伤口冻结起来,他恐怕早被活生生地撕成斜斜两半。白月本身主修的冰系魔法是人类创造出来的非自然体系,冰系的基础就是借由水属性魔法的【变形】和【变温】特性,再结合上土系的【坚硬】及【构成】特性才形成的,他同时也是将魔法修炼到元素化境界的强者,若他有心的话,莫说物理攻击,就连大部分的法术攻击都难以伤害他,然而这道抓痕也不像是克制冰的火系所造成的伤口,因为伤口附近完全没有焦黑的痕迹。

“这下信我了吧?”白月也慢条斯理地穿回自己的衣服。

“到底是谁弄伤你的?”凯特似乎对此很有兴趣。

“我暂时不能说,因为你现在根本不是他的对手。”白月摆出了少有的严肃态度道。

一瞬间,凯特的目光撑得老大,甚至巩膜都满布血丝,那就像是即将爆发愤怒情绪的眼神,但他很快就压抑了下来。

“我只是想问他怎么没把你弄死?这看得出是一击之下造成的创伤啊。”凯特似乎不想让人察觉他的异样,故意摆回自己以往的高傲态度,讪笑道。

“呵,不坦率的家伙。”白月早看穿了凯特那想刻意隐瞒的情绪,同时他的衣服也穿好了,凯特随之撤掉了结界。

“算了,言归正传,你知道军方的武器都放在哪里吗?”凯特不想纠结太多,立刻换了话题。

“咦?那白魔法师你不要了?”白月指了指凯特身后的晓雪。

凯特沉默不语,稍稍转头瞄了瞄身后的晓雪,可他的脚步欲进欲退,似乎在斟酌着什么,显出异于平常的扭捏,他原本就是想趁机忘了这档事!

莫非这家伙在不好意思?至少晓雪是这么以为的。

“哼,我记得你不是很强的吗?怎么还需要找白魔法师呢?但是你如果肯求姐姐我,我或许会考虑帮手哦。”平常凯特总是一副居高临下的臭屁态度,偏偏他那强悍的实力却让晓雪无法反驳,今天她可算是逮到机会反咬他一口了,得意洋洋地问。

“唉,算了。”凯特根本懒得和她斗嘴,深叹了口气,直接掉头就走。

“你什么意思啊?!”晓雪听出凯特口气中的轻视成分。

“因为妳绝对会扯我后腿,照顾妳很累人。”凯特头也不回,边走边说。

“你瞧不起我吗?混蛋!”晓雪可不甘心,上前揪住了凯特的衣角。

“正是如此,给我放手。”凯特冷道。

“你......”晓雪被气得不知道该说什么了。

“我说你不傲娇会死吗?有这么可爱的女孩陪你,还抱怨什么?”也不知道什么时候,白月已经绕到了晓雪的背后,并且在从后面用手摸了摸她的胸。如此正大光明的耍流氓顿时令所有人汗颜,凯特也傻了眼。

“你干什么?!死变态!”晓雪险些没哭出来,急忙一记回身拳,把白月整个人揍飞了出去。

好蛮力!凯特算是有点欣赏晓雪了。

“年轻真有活力啊......”白月的脖子都被揍歪了,脸颊甚至肿了起来。

“你也给我收敛点。”凯特闪现到了白月面前,把他狠狠海扁一餐,直到他昏了过去,再用一种特殊的丝线把他给捆了起来。

那是经过魔力加持的特殊丝线————魔念丝。一般上都是现代医疗用来缝合伤口的东西。由于韧性十足,警方和军方也时常用来充作绳子束缚犯人和俘虏,只要在丝上灌入魔力,就能令丝线收缩,因此能够绞痛被捆住的对象,极为适合用作拷问。

“这家伙交给你们保管了,如果他不听话,只管在丝上注魔力,弄死他也不用紧,尸体我会替你们处理。”凯特把魔念丝的另一端交给惊魂未定的军医。

“呃,好......”军医也不晓得怎么回复,凯特那双锐利的目光散发出了‘不能拒绝’的杀气。

“喂,我即将去一个很危险的战场,妳愿意跟我一块儿吗?我需要妳的力量。”凯特别过脸,语气上的生硬听起来就是在尴尬。

“哼,好吧。”凯特刚刚揍了白月也让晓雪挺解气的,再者他也总算是放下了那不可一世的态度,晓雪也只能答应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