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纳纳小说网
白昼
黄昏
黑夜

真实的梦境 - 真实的梦境-004

释娜莉妹≪冥界老公好霸道≫  - 发布于2018-01-12 9:52:22am

都市·爱情


伍可可的尖叫声把图书馆里的学生都吓了一大跳,艾拉马上拉着伍可可胡乱挥动的手,想把伍可可唤醒。

“可可!可可,醒醒!”艾拉用力摇晃着伍可可,她依然没睁开双眼,奋力喊叫,艾拉只好用力扇了伍可可一巴掌,把伍可可扇醒了。

伍可可看清楚眼前的人是艾拉,马上拉着艾拉就跑“艾拉,有鬼!快逃!”

艾拉拉扯着伍可可,抓着她的肩膀“可可,清醒点!这里没有鬼!”

伍可可这才镇静下来,慌神地看了四处,她现在在图书馆里,现在是大白天,还有同学们都在用异样的目光在看她,似乎把她当成是怪人了。

“没事,没事,她做噩梦了。”艾拉缓解尴尬的气氛。

为了避免尴尬,艾拉拉伍可可离开图书馆,带她到公园,让她休息喝水,对于伍可可的失常和伍可可告知她的一切,艾拉只当做伍可可是做了一场噩梦,安慰她“好了,没事了。”

“不是的,艾拉,那种感觉很真实,妳闻闻看,我身上都还有烟草的烟味呢!”伍可可拉着身上的衣服,烟味清晰地残留在她的身上,这不是梦。

“哎呀,会不会是妳在哪里沾到了烟味啊?”艾拉没闻到任何的烟味,可是伍可可紧张兮兮的,她也不忍心再让伍可可受惊吓,随意说着。

伍可可见闺蜜压根儿就不相信自己说的话,有种受委屈的感觉,她没再说话,她想证明自己没撒谎,也没有什么妄想症,她确确实实地看见了那位可怕的鬼护士,也真的在科学室外听见了婴儿的哭声。

她告诉艾拉自己经历的一切,艾拉始终觉得伍可可是学业压力太大,做噩梦,或者产生了幻觉,没将伍可可的胡言乱语放在心上。

争论无果,艾拉和伍可可收拾好教科书,回宿舍。

艾拉从包包里拿出房门的钥匙,一个十字架项链符从艾拉的包包掉了出来,伍可可弯腰捡起来,递给艾拉。

“认识妳这么久,都不知道妳有信仰的习惯呢,我还以为妳是无神论者。”伍可可耸肩,既然艾拉有信仰,为何就是不相信她说的鬼怪呢?

“呵呵,我小时候就接受洗礼了,只要相信神,一切都遵从神的安排就好,妳要不要也去接受洗礼,也许会对妳有帮助。”艾拉接过十字架项链,亲吻了一下,塞回包包里。

“不了,我对妳的宗教没啥认识,我还是保持这样好了。”伍可可摇头,她不是不相信艾拉的信奉,她现在只想赶快摆脱哈迪斯。

从哈迪斯无缘无故地出现在她梦里已经有几年的时间了,保守估计也有三年左右了,哈迪斯只是会在梦里出现,大多时候是盯着夜空发呆,有时候会提示她小心一些意外。

记得有一次,伍可可要去玩,是乘坐朋友的朋友的车,而所谓的朋友,是伍可可中学的同学,很久没联系了,从大城市回来度假,梦见哈迪斯告诉她,别去,她会有意外,伍可可第二天醒来也只是当做发梦了,没把哈迪斯的话放心上,准备出门时,手机却不见了,她找遍房间的每个角落都没找到手机,当她找到的时候,已经是比约定的时间迟了十分钟,她赶紧打电话给朋友,朋友说昨晚深夜收到她发来的短信,说不舒服,不去了。

朋友没挂心,提早半小时出门,已经是在很远的路上了,挂了电话后,伍可可想起了哈迪斯的警告,深感诡异,她明明是在十点左右就睡觉了,手机的信息却是在午夜的时候发出去的,内容是写伍可可感冒了,明天不能出门了之类的。

当天中午,伍可可一个人在宿舍楼下的饭厅吃饭,看到电视上播放新闻,当新闻播报友人名字时,伍可可无比震惊,哈迪斯警告她的话竟然成真了,友人乘坐的车发生意外, 在公路上被卡车迎面撞来,车辆被撞至变形翻覆,车内乘客当场死亡。

而伍可可,因为哈迪斯的缘故,生还了下来。

从那次开始,她很留意哈迪斯在梦里发出的警告,也很遵从,为了自己也为了身边的人。

艾拉和伍可可夜归的一天,哈迪斯曾警告她别往人多的地方去,伍可可死活地拉着艾拉走幽静的小路,不一会儿,大街上就传来阵阵的尖叫,有人在公寓上扔装满强酸的玻璃瓶到街上,无数人误会受伤。

伍可可和艾拉,很幸运地躲过一劫。

“哎,伍可可!”艾拉对着想得入神的伍可可大吼一声。

“干嘛啦?”伍可可回神,瞪艾拉,她可怜的耳朵要被艾拉的魔音给吼聋了。

“别再去想妳的那些破事了,专心应付考试啦!”艾拉翻白眼,这货真的是越来越神经兮兮了,动不动就发呆发到外太空去。

艾拉打开宿舍的房门,一阵熟悉的香味让伍可可变得神经紧张起来,她闻到了哈迪斯使用的烟草味。

“妳又怎么了?”瞧伍可可瞬间从一个天然呆女变成了猎犬,在房间里四处嗅闻,艾拉无力又无奈地问。

“艾拉,妳有没有闻到什么香香的,甜甜的味道?”这样问,也许很白痴,搞不好这味道就只有伍可可察觉到。

不过她还是问了艾拉。

艾拉放下书本,脱下外套放好,从伍可可的床头柜上拿出正在焚烧的迷你香炉,放在书桌上,叉腰,指着迷你香炉,示意就是这个香炉的味道。

伍可可一脸疑惑地打开香炉往里面一看,里面除了一块正在焚烧的香块,就没什么特别之处了。

“怎么会有这个迷你香炉,妳买的吗?”伍可可纳闷地抓头,为何这香炉里的香味和哈迪斯抽的烟草发出来的味道一样呢,这香炉又是哪里找来的呢?

「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