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纳纳小说网
白昼
黄昏
黑夜

第一天 - 第一天

Whichonemi≪妳的记忆≫  - 发布于2018-01-12 8:49:52pm

都市·爱情


咖啡,使用烘焙过的咖啡豆所冲泡出来的饮料。作为提神饮料来说它是首屈一指的,尽管有科学家证实苹果比咖啡更好但我还是比较喜欢喝咖啡。

作为一个咖啡爱好者,拥有自己喜欢的品种是一件非常正常的事。除了一般华人茶餐室的黑咖啡和印度餐厅那甜死人的白咖啡以外我最喜欢的,是意大利式拿铁咖啡的变种,摩卡咖啡。

没什么特别的意义,并不是和初恋情人去第一次去咖啡厅所点的饮料,也不是第一次尝试以后就爱上了这个味道。纯粹只是看着名字觉得不错就点来喝,结果喝起来甜甜的所以就一直喝到了现在……这不就是‘第一次尝试以后就爱上了这个味道’的定义吗?

随便啦。

作为一个兼职驻站作家的大学生,我自然是不会泡咖啡的……好吧,这明明是很简单的事情但我不管怎么泡都泡不出我第一次喝的那种感觉,所以就放弃了。

没有毅力?可能吧。但我不想喝自己泡的,苦涩的咖啡了。那种就像是自己中学年代般苦涩的咖啡令我心生畏惧啊!

咳咳,那个好像有点夸张了。心生畏惧嘛,是没有,但打从心里抗拒的话还是有的。每当外面下大雨,出不了门的时候我都会暗自在心里感叹道:‘又要喝那难喝得要命的咖啡了’。这好像更加夸张了啊!

咳咳咳,那个话题就此打住,先说点别的。嗯……就说些我常去的咖啡厅好了。

那是在我宿舍附近的咖啡厅。刚开张不久我便光临了那里,第一次去的时候没有什么人所以非常的安静。除了收音机以及空调的声音以外就完全没有声音了,这是让我成为那里的常客的其中一个原因。然而时间一久,顾客多了起来而噪音也自然的会随着顾客的数量增加,但无损我每天都跑一趟的心情。

店内装饰是以朴素,简朴为主。四方的木桌子按照一定的方式摆放,每张桌子都有四张木椅子除了靠墙的位置。靠墙那里的是一张长长的皮革沙发,虽然没有在那里坐下来过但应该是非常的舒适吧,很多客人都喜欢在那里坐,或许只是不想要坐在硬硬的木椅子罢了。

除了四处摆放的木桌子,柱子处也有一些类似于吧台的长桌。高度比一般桌子高了许多所以椅子也自然会比其它的高,用的都是铁制的高凳子。也不完全是铁,上面有个坐垫,材料不明。同样的,我没有坐过。凳子嘛,没有背靠的话挺着腰是很辛苦的。

墙上的装饰不多,灰色的墙面挂着几幅画。有的写着一些激励人心的话,有的则是一些图形,只有一副是有背景的图画而已。对了,墙壁上还有鹿头标本呢!虽然是用木头砌出来的但还是砌得有模有样的,就和真的一样。

啊……说着说着都想要去品尝他们的咖啡了啊……

想要?我说着这句话的时候就已经把笔记本电脑放到脚踏车前面的篮子里了啊!

现在是十四点五十分,其实就是下午两点五十分啦。二十四小时制用惯了所以我的电脑和手机上都是先是十四点五十分,就连考试时试卷首页要求填上考试时间我也是写二十四小时制的,看不看得懂就随缘吧。

我锁好宿舍的门口,打开脚踏车的锁以后便跨上了脚踏车扬长而去。乘风而去或许会比较适合但扬长而去感觉有点威风的感觉所以……哈哈!

转了几个弯,过了几条街,来到了熟悉的店面。看着天上那一大堆的乌云,我把脚踏车搬到屋檐底下免得被强风吹到。拉开咖啡厅的木门以后我愣了,彻底的愣了。

人潮汹涌啊!到处都是人啊!虽说就算有噪音也无损我边享受这咖啡边写小说但这也太夸张了吧?

店内的服务员看见了我,慌乱地走了过来,苦笑着说:“对不起,这里只剩下靠窗的那一桌而已。”

服务员是个女生,矮我一个头的女生。实际年龄大概比我大上几岁却有着稚气的脸庞,她绑着过肩的马尾略显可爱。实际上也确实如此,店里没什么东西忙或者客人少的时候经常看她和客人聊天,我也不例外,所以我们算是点头之交。

“没事,有位置就行,去忙吧。”我这么说着,让她继续一个人忙去。

她随着其中一位客人的呼唤过去了,我则是往剩余的位置走去。

靠窗位置我不是很喜欢,毕竟如果是艳阳高照的话会很热。庆幸的是现在是阴天,还可能会下大雨,写文写累了可以看一看雨景放一放松。

啊,雨景,这是在我宿舍根本看不到的景色。每次下雨都只能听着‘轰隆隆’的声音,实在是不过瘾,这次有幸来到这里的时候快要下雨,这天对我太好了啊!只是如果真的下雨了的话我就必须坐在这里直到雨停,对我来说影响不大但对他们来说可能会觉得我这人有点烦。

算了,我是有点饮料的啊,我是来喝咖啡的啊!

翻开服务员递给我的菜单,看了一眼。

这次就换一换口味吧。

我这么想着,在字条上写了速溶咖啡以及鸡肉块的编号以后便举起手,示意她说我这里已经点好了。她走了过来,重复了字条上的内容以后便离开了。

估计得等上一会儿吧,先开始好了。

这么想着,我打开了笔记本电脑,点开我存放存稿的文件夹,打开最后一个Word文件以后才发现,我早在几天前就让那一部小说步向完结篇了。

又要绞尽脑汁想了啊……

按下CTRL+N ,关闭那一个文档,我望向窗外,看见零星的雨滴开始降落,然后雨势从绵绵细雨突然化身为磅礴大雨。

“变色龙都没那么快啊……”我不禁感叹道。

突然间,有个人仓促地打开了店门。由于动作太大的关系,我往那里看去,是一个女孩子呢。

服务员见她狼狈地走了进来,立刻走到她那里去。由于她们说话的声音太小声,加上现在下着大雨所以我听不清楚她们在说些什么。但她们说着的同时往我这里指,是想让她和我用同一张桌子吗?

不一会,服务员领着那位女生做了过来,问:“先生,这位小姐可以坐这里吗?”

外面磅礴大雨,她狼狈地跑了进来,想必是没地方去了吧。在这个情况下拒绝的话未免也太狠心了吧?

“她不介意的话。”我这么说着,答应了服务员的请求。

怎么说得好像是我要求和她一起坐一样……

“怎么这么说,你不介意就好了。”她松了一口气笑着说道,然后拉了我对面的椅子坐了下来。

这是个相貌异常清秀的女孩子,搭配着一头黑色过肩长发,发梢有些褐色,总的来说她给人一种非常年幼的感觉。身上穿着白色的衣服,上面并没有任何图案,而裤子则是穿着普通的牛仔长裤。

典型的娃娃脸美女啊,我应该感到荣幸?

不知道,反正雨停以后我就要走了,今后应该也不会见面了吧。可惜啊,能的话我会想要和她拿联络方式但今天不是时候。今天之前得想出一个主题然后写最少两千字,不然的话我的主页就没东西更了啊。

我继续望着窗外,希望这一场雨能够给我一些灵感,一些些就够了。有了灵感接下来靠的,就是我那天马行空的想象力了。

不知道过了多久,我听见了椅子移动的声音,大概是有人离开了吧。接着,又听到了同样的声音,而且特别近,应该说,就在我旁边。

我下意识地转过头看,发现那女孩子已经坐到了我旁边来。

“学长,才开学而已就在赶报告吗?”她盯着我的电脑屏幕说道。

等等,学长?

我疑惑地看着她,思考着为什么她会这么称呼我。她大概是察觉到有股视线在盯着她看,所以把头转过来,笑着说:“衣服。”

啊,原来如此。今天穿的是入学时送的衣服啊。

“新生吗?”我问。

“嗯,主修心理学。”

哦真有缘啊……

“哦,我也是。”

她听我这么说,脸上露出了开心的笑容,像是找到了宝藏一样双手合十说:“原来是同科的学长啊,幸会幸会。”

“不用叫学长了,这是我第一年的第一个学期。”她再这样叫下去我会良心不安,所以直接干脆纠正道。

不知为何,我纠正了她以后她似乎更加开心了,笑得见牙不见眼地说:“哇那更好,还在烦恼着报告的组员应该怎么找呢。”

哎呀,这她就开心得太早了啊。

“我们正课是同班没错,但辅导课是不是一样的?组队报告是要同班的才可以哦。”我提醒了她。

她点了点头,表示明白以后硬是要我把我的时间表给她对照。然而,希望越大失望就越大,我们除了正课以外没有一堂课是同班的。

“怎么这样……”她喝着热巧克力,沮丧地抱怨道。

“运气差,没办法。”

这话听起来就像她跟着我运气会很好一样,但我发誓,我只是想要安慰她,绝无二意。

“算了,下学期请你务必和我同班。”

这女孩子振作得有点太快了吧!快过头了啊!

“哦……啊,嗯。”

大学预备班三个学期都在做独行侠的我,支支吾吾地答应了她的请求。本来想要独自一人度过大学生涯的啊……

简单的谈话以后,我把视线转向窗外,看着刚刚的磅礴大雨慢慢转细,最终停下,我还是没有想到新的小说应该怎么写。灵感啊,为何你没随着大雨降临啊?算了,时间也不早了,回家吧。

我把笔记本电脑合上,将咖啡一饮而尽以后便站了起来准备离开。

“要走了吗?”她抬起头,看着我问。

“嗯,衣服还没洗。”

奇怪,为什么我会连自己家的事都说出来?

“再见。”她笑着与我道别。

“再见。”

和她道别以后,我走向门口拉开大门就走了出去。

明明只是第一次见面却聊了这么多,是缘分在作祟?可能吧,我不知道。再见?大概会吧,毕竟主课同班。今天就和平常一样,什么事情都没干,零进度啊……

*您的赏赐是作者的动力
亲,打赏前请先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