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纳纳小说网
白昼
黄昏
黑夜

闇夜厄臨卷二 - 25、26

妄翔≪闇夜厄臨≫  - 发布于2016-12-03 8:55:11pm

奇幻·玄幻


2-25

兩人正驚疑不定的看著聖靈冥吻,厄臨已經做出決定,他走到房間角落,把聖靈冥吻解下放在地上,然後用力的踐踏它!踐踏還不夠,厄臨最後根本是跳到劍上面不停的跳著,等到他氣喘噓噓後才撿起手中的劍,走到鎔爐前面,找個小凳子把自己墊高點,平舉劍身做勢要把聖靈冥吻扔進去回爐重鑄。

話說厄臨在事情發生後第一時間對著劍靈大罵,而劍靈也發現闖禍了,所以完全不敢出聲,試圖把自己偽裝成一個普通的劍,而巨師發出那樣的疑問而且迅速的找到原因這點讓厄臨措手不及,完全無法解釋,這時候主要的闖禍者竟然躲起來了,厄臨一氣之下做出那樣脫序的演出,甚至做出要把他回爐的動作,劍靈才小聲、小心的開口。

“闇夜……”劍靈一出聲,厄臨也終於清醒了,這才想起一件更慘的事情,他剛才要是沒有那樣做,就可以偽裝成他什麼也不知道,但他一氣之下的舉動讓他曝光了!看著兩個張大嘴巴看著自己的人,厄臨一個頭兩個大,只能與兩人六眼相對無言。

厄臨在反應過來後立刻努力的把剛才暴跳如雷時弄亂的衣服、頭髮弄回平坦的原狀,然後把不敢說話怕厄臨的低氣壓再次爆發的聖靈冥吻綁回腰間,若無其事的走到巨師身前由他手中把新劍拔出來,巨師由於過度驚訝而完全沒有防禦,直到現在他與格爾的腦袋都還處於混亂無法思考的狀態。

“以後他欺負你,告訴我。”厄臨接過劍,直截了當的告訴他,劍靈自知理虧不敢說什麼,只能淚水往肚裡吞,一面羨慕的盯著新劍,果然是有了新劍忘舊劍,只見新劍笑不見舊劍哭……

劍靈哀怨的想著,發出陣陣哀怨的波長,突然又感覺到自己在晃動,原來是厄臨察覺到劍靈發出波動,以為他又要做什麼,人再次往鎔爐走去,這下子劍靈可不敢再隨便亂想什麼,他剛才被厄臨這樣一陣痛扁的苦也只能往肚裡吞,連想也不能想。

另ㄧ邊,厄臨狠狠的報復完後,面對的就是目瞪口呆的格爾、巨師兩人,似乎沒什麼辦法能說的通再加上他也不能說,所以厄臨呆立當場,猶豫、思考良久後,很迅速的向巨師、格爾兩人行禮致謝,然後什麼也不說直接往外逃走!

「厄臨殿下!」格爾這才反應過來,這外面可不是直走左轉就到夜宮阿,連忙要追,巨師一把抓住他同時哈哈大笑!

「格爾,別追了!皇宮裡面能出什麼事情?他還有護衛在身邊呢。」巨師手抓住格爾的肩膀,把人拉回來。「倒是你,快點把你認識殿下到現在發生的所有事情全部都告訴我,太有趣了!這實在太有趣了!」一想到厄臨的反應就是發噱,難道他以為這樣裝做沒事逃走,事情就會這樣結束嗎?算了,不折騰這可愛的孩子。不能折騰厄臨的巨師轉頭,雙眼發光的盯著格爾,谁讓這是他從小看到大的小鬼,又常惹他生氣,這時候不折騰他要折騰誰?

2-26

抓著格爾,巨師不停的打聽厄臨的消息,以不將他祖宗十八代挖出來決不罷休的氣勢,最後格爾只能丟下ㄧ句話給巨師:「你不會去翻皇家族譜啊!」說完,格爾跳窗逃跑,早知道剛才就直接跑了!這見鬼的老頭怎麼還是這麼有活力,只不過小時候得罪過他ㄧ次,就被記恨到現在,這未免也太過份了吧!

巨師追出門來,對著格爾的背影大吼:「誰准你跑的!那東西我怎麼可能翻的到,明天給我把那孩子帶過來,我還要看他的劍!聽到沒有?告訴他,我這裡隨他想來就來,想打什麼就打什麼!只要他帶著那把劍過來就行了!」格爾裝做什麼也沒聽到,運起鬥氣就是拼命逃跑,只留下陣陣煙塵。可惡的老頭,我下次回家ㄧ定要跟爸爸說你欺負我!

另ㄧ邊,厄臨拔腿就跑,在這個充滿小巷子的地方,理所當然的迷路了,好巧不巧,他又遇到了可憐的景于,依然牽著那匹越看越可愛的小馬,景于的紅羅蔔再次不保,誰讓他遇到一個用鬥氣來搶紅羅蔔的王子?只好苦著臉希望這次能夠早點放過他……跟小黑,只可惜厄臨是越玩越上癮,景于也不敢說什麼,他雖然不清楚厄臨的身分,但光看衣服就知道是高等布料,那種東西他在這裡工作見多了,但能夠把那東西穿在身上的倒是沒見過幾個,非富即貴阿!而且還是能夠在宮里到處竄的那種貴人,可不是他ㄧ個小小養馬的可以招惹的起的。

格爾追過來的時候,看到的就是這樣的畫面,景于依然無奈且尷尬的站在一邊,厄臨這次直接拿走景于的包包,從裡面掏著一根又ㄧ根的胡蘿蔔,小馬依然開心的享用著,讓格爾是好氣又好笑,你放你老師我在那裡被依個老頭虐待,自己在這裡跟馬玩的這麼開心?

「咳咳!」由於景于在場,格爾不好直接稱呼厄臨,只好咳個兩聲以代表他人已經到了,該收心跟他回家了!

「啊!」景于還是第一個反應過來,連忙行禮,然後苦著那張小臉希望這個人可以把他的吃飯工具,也就是小黑從這個小惡魔手中救出來,而格爾也不負所托,輕輕的走到厄臨身邊。

「ㄧ次吃太多對馬的訓練不好,散步散到一半吃東西也不好。」格爾ㄧ說完,厄臨二話不說直接把胡蘿蔔丟回景于手中,這才發現說話的是他親愛的老師,格爾先生!而平常板著一張臉卻還是能夠感受到和藹的格爾大人,現在臉上卻是滿臉黑色,烏雲壟罩,暴風即將來襲,厄臨可以感受到自己的感官正在不停的拉著颱風警報,而且是強烈颱風!「我送你回去吧!」

格爾都這樣說了,厄臨只能僵硬著被拉著走,這次他沒有ㄧ步一回頭了,他有更重要的事情要煩惱,格爾生氣了!怎麼辦?厄臨‧費齊,12歲,人生最重大的問題延後了7年終於閃亮登場:他惹火了他的老師!

格爾緩步走著,一直到離開那個被格爾稱為危險區域的地方,格爾才放開手,格爾在前,厄臨小心翼翼的跟在後面,像是ㄧ頭跟著母雞的小雞,格爾看見這一切心中偷笑,臉上還是面無表情,拼命幻想自己臉部神經壞死掉絕大多數,只能死板著一張臉,而且下一秒這張臉可能就會黑掉,就這樣兩人一前一後走到了夜宮前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