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纳纳小说网
白昼
黄昏
黑夜

失去的古時候 使命篇 - 第八十六話

月下影≪游戏的真实世界≫  - 发布于2016-12-04 6:47:50am

奇幻·玄幻


黑騎士

大風吹在草原上,吹出了花草的香味飄到了一輛行駛中的馬車,一位靠在馬夫身上的女生聞到那香味逐漸張開了雙眼,大概是剛起來的原因吧?眼睛還是眯著的,她正坐時右手擦了擦眼睛,看見一直有著五顏六色的蝴蝶在她眼前飛過,當時眼睛立即睜開了。

‘好美~’

‘嗯?醒來了麼?’

望去那車夫,女生看到那骷髏臉並沒有害怕雙手反而摟著那不死者的左手,兩人正是剛離開歐絲雷王國的刃月和素麗。素麗露出那天真的笑容點了點頭。

‘嗯!我們到了嗎?那個岱恩村。’

‘差不多了,不過...什麼時候這裡長滿了花?’

刃月對眼前的那長滿花的草原抱著懷疑的態度說著,素麗頓覺不悅以問罪的語氣問著。

‘花得罪你嗎!?’

‘也...也不是。’

刃月看了看素麗那嘟嘴的臉一眼後視線再次轉去那讓他感到異常的周圍。

‘那是你分身留下來的禮物。’

此時不知幾時馬上出現了個帶著草帽,身形矮小的老人向刃月說出那話,刃月望了那老人一眼後呼了口氣。

‘你怎麼會在這啊...提哈多。’

‘只是單純想看你的老婆而已~哈哈哈哈~’

素麗此時立即從她的魔法背包裏拿出長棍往提哈多掃去,提哈多腳下出現綠色魔法陣浮了起來,停在在半空摸著自己的那白鬚大笑著。

‘噢噢,原來是個美女啊。’

‘你這老頭是誰!?’

‘哈哈哈哈~刃月啊,你選老婆的眼力不錯嘛~’

‘這色老頭!在說什麼啊?’

刃月右手向素麗示意停下來後,他望着提哈多問。

‘你說分身是嗎?他...恨我吧?’

‘嗯?你認為自己會恨自己的嗎?’

‘當時的我,恨著自己...’

‘真是個白癡...不過也因為你,大家都變了不是嗎?’

刃月聽後想起現在的大家,他默默的點了點頭,提哈多臉色忽然沉了下來說。

‘不過...’

‘不過?’

‘我看到了一些未來片段...有著你在裏面...’

‘...’

‘我有點擔心現在的你如果遇到那個未來的話...’

‘又是命運的作弄...嗎...’

刃月沒有什麼動搖,不過他看著素麗,素麗覺得奇怪用自己的手指著自己問。

‘我有什麼事嗎?’

刃月搖了搖頭,撥弄了下她的頭發,提哈多見後望去遙遠的天空說。

‘我也該走了,偷跑出來的事應該被諾蝶知道了。’

‘偷跑出來?’

‘你也知道我...應該活不久了,身體也越來越虛弱了,也許這一次見面是我們的最後一面,刃月...’

‘嗯,如果你發生什麼事的話,我會幫助諾蝶,就算她不需要我的幫助。’

‘感謝...那麼,祝你蜜月愉快。’

提哈多說罷就隨著風飛走了,刃月看著提哈多的背影,有點傷心的感覺,真的是最後一次見面嗎?一樣同為異世界來的朋友...素麗看著發呆的刃月,她搖了搖刃月的左手問。

‘那老人是誰?’

‘啊,他也是從地球來的,比我更早來到這個世界,經歷過更多事情...’

‘感覺到他很寂寞的感覺,那段時間裏他孤單一個人是怎樣過的呢?’

‘...’

也許接下來的日子裏我會遇到很殘酷的事情,但是我只希望不會傷害到妳,我不想失去妳...刃月擔憂的內心沒有人知道,他那骷髏臉根本表露不出什麼表情,素麗看見刃月呆看着自己,她好像看穿刃月的思想而笑了笑吻了下刃月那骷髅脸。

‘我不會有事的,我可是比你還強!!’

刃月聽後不禁笑了起來。嗯,的確沒人會比妳強,只要沒發生什麼意外...說著說著,他們已經去到他們的目的地,岱恩村。那裡不像以前那樣寒酸了,住在那裡的人也多了,馬車在村門口那停下,刃月走下馬車後拉著素麗的手以助素麗下車。

‘是,是刃月先生嗎?’

一名女子走來問刃月,刃月雙眼裏的火焰細小了,懷疑着這女的身份,不過看了看衣裝,和普通的村姑沒什麼分別,原本打算無視的刃月,素麗卻上前代答。

‘對啊,他就是刃月,有什麼事嗎?’

‘謝謝你一路上都照顧著斯班,刃月先生。’

刃月聽後驚醒,原來是她,就是一開始在來到這村時躲在一旁的那女孩,蕾蕾。

‘嗯?啊啊,我沒做過什麼,只是一路上他都很堅強的跟著我而已。’

‘不必那麼謙虛,斯班他已告訴我刃月先生的事跡了。’

刃月右手摸著下巴。斯班那傢伙到底說了什麼?不會太誇張吧?唉...此時素麗握著蕾蕾的雙手。

‘他的事跡?我也想知道!可以告訴我嗎?’

‘妳是?’

‘素麗,他的管理者!’

‘管理者??咦?’

刃月聽後向偷望自己的蕾蕾點了點頭,她點頭回應後繼續說。

‘好吧,我就告訴妳好了。’

刃月見她們兩人開始了起來後自個兒往村內走去。原本在離王國這麼遠的村子,當初應該是被遺忘了吧?改變了許多呢,是斯班做的吧?

‘你知道嗎?林克城市被燒毀了!犯人好像是身穿著漆黑色的盔甲的騎士。’

在村子裏步行中的刃月聽到一位村民閒聊話的時候對於那漆黑的字非常在意,他前去問。

‘可以細說那漆黑騎士的事嗎?’

‘嗯?你是?’

刃月右手拿下黑高帽向那村名行了個禮,那身黑色禮服裝扮,村民完全沒有警戒刃月。

‘只不過是一位不死者旅行商人而已。’

‘喔--你好。如果你要向南方去的話,我勸你不要接近那裡的城市,在那裡的城市幾天前被燒毀了。’

‘就是你剛才說的黑騎士所為?’

‘對啊,聽說他還是手持着一把很長的刀,隨便的一刀就把屋子分成兩半!’

‘那麼厲害!?’

‘對啊!’

‘那樣的話,這裡不是很危險嗎?’

‘不會不會,這麼小的村莊,沒什麼好搶的,不覺得會被那種人盯上。’

‘也對...感謝告知這情報。’

‘不客氣。’

刃月向對方鞠躬後轉身離去。看來這村子對不死族完全沒有敵對感啊,是斯班的功勞吧?不過,那個黑騎士...怎麼感到有點不太對...我的心到底要告訴我什麼?這種感覺...有點痛苦...

刃月右手抓住胸口,骷髏臉表露不出任何痛楚,那痛楚只有他自己懂,此時剛和蕾蕾聊完的素麗看到刃月的姿態急忙跑前去扶他。

‘你沒事吧?’

‘嗯...咦?妳們聊完啦?’

‘別移開話題,你到底怎麼了?’

‘沒什麼...真的沒什麼。’

刃月站正看著自己的右手旁擔心着自己的素麗沉默起來,素麗開口問。

‘你有什麼事隱瞞著我嗎?’

‘沒有...’

‘...在蕾蕾口中的那個刃月,喜歡自己一個人承擔所有事情。你現在...是不是又要做什麼?’

‘真的什麼都沒有,妳也知道我的身體...’

‘...'

素麗還是盯著刃月,等待著刃月說出為什麼他會擺出痛苦的姿勢,刃月見她還是那表情,他望去馬車那。

‘我...聽到了傳言,有一名黑騎士,拿著長刀,放火燒了一個城市...’

‘黑騎士...長刀?...是模仿你的人嗎?’

‘不知道,不知怎麼,一想到穿著漆黑之主的我,我的心...感到很痛...’

‘去看一看吧?’

‘嗯?妳說什麼?’

‘去那裡看一看,看會不會發現什麼。’

‘不需要...我們只是旅行而已,不必去那被燒毀了的城市。’

‘...走吧。’

素麗拉著刃月匆忙的走向馬車,刃月問。

‘去哪?’

‘那燒毀了的城市。’

‘...’

‘怎麼了?’

‘我覺得不要去比較好,我有不好的預感...’

‘怕什麼?只不過是一個黑騎士。’

刃月上到車夫的座位看著馬,視線轉去身旁的素麗,素麗那開朗的表情還是沒變,此時蕾蕾走來問。

‘那麼快就要離開了嗎?趕著去哪嗎?’

‘嗯...’

刃月沒有望着蕾蕾回應,刃月左手按著他的黑高帽思考著,素麗則向蕾蕾說。

‘我們原本就打算來這裡走一走而已~而且,我想去看一看被燒毀了的城市。’

‘黑騎士的事嗎?’

‘嗯!’

‘刃月先生,人家口中說出來的事不一定完全正確的哦,那有可能是有人想要扭曲事實而偏出來的謠言。’

‘謠言嗎?希望如此...’

‘別太在意比較好哦。’

刃月沉默無語,雙手拉動繩子,馬匹開始踏出腳步,素麗向蕾蕾招手。

‘我們還會再來的!’

‘嗯,到時候再聊吧,祝你們一路順風。’

馬車開始往南前進,素麗望著刃月,刃月保持沉默,她頭躺在在刃月的腳上。

‘不會有事的。’

刃月聽後還是沒有說話,沉默不語,素麗露出調皮的表情,在刃月的面前做了個鬼臉,刃月見了發出笑聲。

‘我知道了我知道了,是我想太多了,對不起。’

刃月舉起左手輕輕敲了敲素麗的頭,素麗調皮的吐出舌頭。也許真的是我想太多了,但是,我感覺到...有人呼喚著我,是誰?到底是誰?

第八十六話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