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纳纳小说网
白昼
黄昏
黑夜

闇夜厄臨卷一 - 卷一十五、十六

妄翔≪闇夜厄臨≫  - 发布于2016-09-28 8:39:29pm

奇幻·玄幻


1-15

就在這詭異的情況下,這幾年平靜的度過了。但現在厄臨多了一件事情好煩腦,有關於他剛剛接獲的情報,有一位旋靈王國的劍聖要回來了,照理來說,這種事情當然跟他沒關係,但很可惜的,這個人是他的外公。

人稱迅聖的瑟西‧艾雅,「刃」大公爵,本身具有劍聖實力,現任旋靈王國國王岳父,王子厄臨外祖父,多年漂泊在外,但時常回到王都,不過通常都是秘密潛回。這次卻是大張旗鼓的回來?難道有什麼變故?以前有回來的紀錄也不多,甚至根本沒辦法跟蹤到,看來劍聖真的不簡單,不過這些應該跟自己沒有關係吧!厄臨這樣想著,把夜宮經營成現在這樣子很不容易,尤其是密室很難挖,千萬不要因此浪費那些努力。

像夜宮這麼好隱藏自己的地點真的不多。

厄臨這樣告訴自己,似乎這樣說,這個人就真的會從他的世界中消失一樣,但他心底有股淡淡的預感,似乎這個人即將改變他的生活。不過這感覺隨之被他拋諸腦後,要他承認這世界上有幽靈就花了他整整兩年的時間,現在還要他相信這些虛無飄渺的預感?

刃公爵,旋靈王國開國最大功臣。自古與國中軍、政皆無參予,獨立於外,其子孫亦多無留於國內,如同他們先祖一樣熱愛自由與追求冒險,但同時是死捍衛家園,數次力挽狂瀾,使旋靈王國得以安穩立於大陸,與其他國家並稱六大強國。因其特殊性,刃公爵無享實權,但在任何時刻皆可持令牌號令所有官員。

仔細看過資料後,厄臨真想不通這個刃大公爵的設立是怎麼辦到的。這個公爵是很厲害,但那是對自己厲害,對外則什麼都不是,這是對王室的制衡嗎?在這個封建的年代竟然會有這樣的設立,太奇怪了,難道這世界的人真的相信什麼良心之類的東西?不可能吧!那這個刃大公爵就很直得推敲了,雖然不相信預感,但厄臨還是沒辦法放心,開始對於這件事情做些小小的推論。

一邊思索著,一邊想著如何弄到更完整的資料,這件事情還真是出乎意料,厄臨早已忘記自己母親可能會有親人這件事情,現在突然真的有,一時之間還真的不知道該如何處置,如果這個人出現在眼前該怎麼應對?如果他要出現在身邊,又該怎麼防範他發現自己的秘密,這些都是大難題。

就在厄臨思索的同時,剛才的文件主角,這位頂頂有名、帝國支柱的老人,已經如風般卷入他永遠寧靜的夜宮,大吼大叫的驅走在外面打瞌睡的假老師,以及趁著這個厄臨允許他們進入夜宮的時候忙著打掃的宮女僕人們,最後直奔到厄臨目前所在的書房外。

走到夜宮門口,原本迅捷如風的老人突然停下,他猶豫著,整整衣衫綁好頭帶,把武器收到背後,拍拍臉頰露出微笑,這才打開房門。

1-16

瑟西毫不意外的看到厄臨錯愕的眼神,在厄臨反應過來前將他捲走,臨走之前還一劍毀了厄臨的夜宮,得意地哈哈大笑之後,這才氣喘吁吁的帶著厄臨回到他的大公爵府。

想當然,王宮中直接少了一個建築群,這消息直接以最迅速的方式傳到了鳴電的耳中,對於這鳴電只是搖搖頭,說了句:由得他去吧!然後就沒再多說了。但也在當天,他在改立傲炎‧費齊為王儲的紙上蓋上了屬於王的印璽。

對厄臨而言,這代表著他離他夢想的自由更近了些。

先不提這張羊皮紙對厄臨的未來造成多大的影響,也不說外界對於王室與刃之間是否再次起衝突這一點的猜測,厄臨正在跟綁架犯對峙,地點則是綁架犯的住所。對於自己竟然直到被這個人綁到奇怪的豪華大屋,厄臨十分錯愕,一路上他不停的掙扎、攻擊,但卻一點效果也沒有,完全處於無法動手的狀態,這個效果應該是這個世界的能力所造成的效果,對於此厄臨是一點辦法也沒有。

他在心中更加確定必須更加謹慎才能活下去。

直到被老人從背上放下來,厄臨才重得自由,腳一踏上地,他立刻往後退上兩步直到牆邊,警戒的看著瑟西這位老人,同時偷偷觀察這附近的門窗。他現在不怎麼擔心自己的性命,剛才這個老人可是大搖大擺的把自己從皇宮帶出來,在那之前還在皇宮中大吼大叫,一劍毀了自己的家,能在皇宮還這麼囂張的人,想必是與宮中有著密切的關係,應該不會傷了自己還是怎樣,沒有人做壞事前還先大鬧一場,生怕沒人知道是他做的吧。

不過好像也有可能。厄臨迅速地想到另一個情況,如果這是王妃下的命令,為了要表示忠心而這樣做似乎也不令人意外,守衛沒出手救人也有可能是受至於王妃,反正他這個落魄王子對於皇宮裡所有人來說都是個麻煩,救了還可能因此惹上麻煩。

厄臨認真思索,同時緊張的戒備著。看著眼前的厄臨,瑟西不知道該如何反應,這個孩子現在擺出來的是標準的戰鬥架式,該高興嗎?高興這個孩子即使在那樣的環境下,還是沒有放棄自己,還是該難過?難過他用著戒備的眼神看著自己。瑟西突然覺得失去欺負小厄臨的興致,原本還以為啥都不說把他抓來,肯定可以嚇嚇他,會很好玩的阿。

兩人互不相讓的瞪著對方,厄臨猜想著這個人到底是誰。雖然厄臨直到剛才還在看有關瑟西的報告,但那份報告並沒有附畫像,第一次離開皇宮的他連方向都還沒分辨出來,現在身處何處也無從猜起。如果不是自己爹爹不疼姥姥不愛,這時候最簡單的處理方法肯定是大哭大鬧大叫,厄臨突然想起這點,又快速的把這個想法抹去。瑟西則是繼續生著悶氣,同時也飽含著心疼的看著厄臨,兩人就這樣詭異的僵持了起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