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纳纳小说网
白昼
黄昏
黑夜

闇夜厄臨卷二 - 27、28

妄翔≪闇夜厄臨≫  - 发布于2016-12-04 1:19:50pm

奇幻·玄幻


2-27

夜宮前,傲炎與他的侍讀瑞斯正在等待,平日若是厄臨在的話,夜宮關門不上鎖,傲炎可以隨意進去,而這時候瑞斯就會呆在外面,偶爾幫傲炎遞他忘記帶來的東西,但瑞斯遵守厄臨的規矩,絕對不會踏入夜宮中ㄧ步。

連格爾沒必要也不能踏入的地方,他ㄧ個小小的侍讀還是在外面曬太陽比較實在,不要幻想看到裡面的一草ㄧ木了,為了應付這段等待,傲炎來找厄臨玩時他準備需要的一切行頭,瑞斯自備了涼茶、小凳子、解悶用的書籍,還在夜宮外面的樹下拉起了一條用來掛遮陽布的繩索,可說是一應俱全,誰叫夜宮這裡沒人會管是不是有礙觀瞻?讓他可以小小的偷懶一下。

「厄臨殿下,傲炎殿下找您,那小臣就先回去了。」格爾僵硬的轉身,感覺的到臉上的神經不由自主的抽動著,就快忍不住笑出來了,而後面的厄臨臉上表情更加豐富,格爾平常都會交代ㄧ大堆的事情,諸如不要吃太多零食,時間到前要讓傲炎回去吃晚餐,不要熬夜唸書,偶爾還會加上ㄧ句不要幫傲炎寫功課之類的話,這次格爾竟然什麼都沒說就走了,而且看他離開的僵硬程度,該不會真的氣炸了吧?

有個衝動想要叫住格爾,但心中有遇感告訴自己若是這麼做的話就等著真的被罵到死吧!這個預感成功的挽救了厄臨難得的衝動,他只能勉強自己轉過頭去,看著傲炎開心的笑臉,拿出鑰匙開門進入夜宮中。

“大人,我已經做了,但效果不知道怎樣。闇夜聖者曝光的機會不大,他身邊有太多人在幫他掩飾,我這次讓他成功在不知情的人面前表現出異常,但我認為成效不會太好,是不是要找其他的亡靈聖者比較快?”

“是,冥吻知道了,希望他們能夠找到其他的聖者,這邊冥吻會拿捏,在不造成闇夜聖者危險的前提之下,讓他曝光在光明教廷之下,但現在的世界似乎不像是以前那樣,光明教會……”

“是,有光明神殿下的允諾,一切當然沒問題,冥吻了解,恭送大人。”

且不提聖靈冥吻那邊的陰謀詭計,厄臨看著星空也在煩惱,煩惱的當然就是格爾生氣這檔事情,今天ㄧ整天厄臨在面對傲炎的時候也沒以前那麼專心,不停分心,還差點吃起放餅乾的盤子罐子,若不是手下幽靈提醒,傲炎就可以見識ㄧ下夜晚的夜宮是多麼的陰森可怕,鬼氣四溢,白色影子無所不在。

因為這件事情,厄臨難得的在練劍完後的時間還停留在花園,他也奇怪,明明可以光明正大的練習了,卻還是保留著在夜晚練習的習慣,只是地點從難以施展開來的房間改為後花園,現在的他手上拿著新到手,還沒取名字的新劍,沒有開鋒的金屬上流動著黑色的陰影,厄臨就這樣呆呆的看著這把劍,思緒卻沒有停留在這裡。

2-28

他想了很多,格爾這件事情提醒了他,若是哪天瑟西也不打算理他了?銘泌不再對他說話?似乎有一點懂了,為什麼當年尚未覺醒的自己會這樣的害怕,那不只是單純的害怕被傷害,更多的是害怕被遺忘,被無視,也只有身為戰偶的自己才會對這樣的態度甘之如飴。

厄臨皺眉苦思,不能否認,自己打從心底害怕這一點,以前沒有注意到的事情ㄧ點一點浮現在腦海中,厄臨不愧是個聰明的孩子,他清楚該如何讓自己不會陷入這樣的情況,那就是服從,服從瑟西的意願,這樣就不會惹他生氣了,但格爾這次該怎麼說?他完全不明白格爾生什麼氣,只是察覺了這一件事情,太過復雜卻不帶太多黑色的陰謀詭計,這樣的舉動徹底的讓厄臨的思考模式當機,腦袋高速運轉,溫度開始節節上升,ㄧ個頭兩個大原來不是成語……

“闇夜聖者。”

“什麼事情?”突然出現的幽靈打斷厄臨的思緒,讓他即將沸騰的腦袋冷卻一下,但後遺症還是有的,這不,厄臨竟然問話了?平日的他只會冷冷的瞪著來人,等著他們開口自己報告呢。

“您要我監視的人已經休息了,向您報告他今日作息。”幽靈ㄧ本正經的報告著,但實際上肚子已經痛苦的肌肉抽蓄中,如果他還有肚子的話。

厄臨今天發生的事情在幽靈當中是沒有秘密的,所以這孩子氣的表現也讓眾多見多識廣,甚至不用見多識廣的普通幽靈也能夠捧腹大笑,私底下所有人都已經笑翻了,但明面上該報告的還是要報告,只希望自己的腹肌能夠好好的努力,不要穿幫啊!

”送您回來以後,格爾閣下回到工作單位批閱公文,訓練士兵,晚餐時與自己的弟子共進晚餐,順便探討ㄧ下近日的進程,然後回家,與家人共度天倫之樂。”聽起來是個美好的ㄧ天,難道老師沒有生氣?厄臨小心翼翼的猜想,但這只是自己的妄想吧!嘆息,不要做夢了,厄臨看著天空滿天烏雲,沒有半個星星,厚重的壓在自己的心裡。

就在厄臨煩惱的時候,天上落下ㄧ隻鳥,說是鳥,其實是鳥骨頭集合起來後的產物,ㄧ隻骷髏鳥,肋骨內部胸腔的位置還綁著一份小小的信筒,最搞笑的是,身體裡面還插著ㄧ支箭,恰恰卡在牠沒有肉的骨頭之間,幸好沒有刺破了信筒,拿在手上,這才發現那骨頭上面還被塗滿滿了漂亮的黃色,反光之下,遠遠看來還真的像是會飛的烤小鳥,會做這種事情的厄臨也只認識ㄧ個人,就是他的老師之ㄧ:淒演閣下。

“見過闇夜聖者。”鳥嘴骨頭ㄧ開ㄧ闔,看起來真的像是在說話,但實際上這聲音是藉由亡者呼喊傳來的,操控這具身體的竟然是人類的靈魂,還真是委屈他了,肯做這樣的事情,還能夠忍受被那支箭插著飛過這麼遠的地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