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纳纳小说网
白昼
黄昏
黑夜

暗影面纱 - 44:战蚁后

无痕三少≪弑魔者≫  - 发布于2018-01-15 10:18:31pm

奇幻·玄幻


很快,凯特就抱着晓雪来到了102层,按照整栋大厦的高度来看,还有十多层就能抵达顶楼的天台。

尽管凯特在短时间内爬了百多楼有余,但他依旧是面不红、气不喘,甚至就连汗水都没流多少,简直反人类!

“你这家伙果然是怪物......”晓雪都禁不住吐槽了起来,她说话声音很轻,深怕凯特听见。

“什么?”凯特听不太清楚,问道。

“没有。”晓雪急忙辩解。

“好了,妳还是在这里呆着吧,我刚刚给妳的那张符拥有在魔物面前藏匿踪迹的功能,只要妳不乱出声,魔物是找不到妳的。必要时这张符也能制造一个简易的结界,魔王级以下的魔物还没有能耐破坏它,妳大可放心。”凯特把晓雪放了下来。

“等等,你想一个人上去?!”晓雪惊讶道,毕竟这次对手好歹也是个魔王,就算凯特之前也曾经在她面前试过单挑魔王,但这次情况不太一样,大厦下面还有数之不尽的虫子手下,怎么想到他最后都会陷入被围殴的局面。

“不然带妳上去扯后腿吗?”凯特很不客气地说。

“你什么意思!?”刚刚晓雪心中本来还有些担忧,但现在已然被凯特这句话给敲得支离破碎。

“字面上的意思,在来这里之前,妳自己想想给我添了多少麻烦?有帮到我什么吗?”凯特毫无保留,说得很是直接,这让晓雪有些恼羞成怒。

“......”可即使她再不忿都好,凯特说的终归是事实,她无言以对。

“面对恶魔可不是玩游戏,时时刻刻都伴随着危险,如果妳连这点自觉都没有的话,还是别幹驱魔师了,不然只会害人害己。”凯特越说越过分,这下彻底刺痛了晓雪的心。

凯特说得振振有词,晓雪完全无力反驳,只能把强忍着的不甘化作泪水,默默从眼中发泄出来。

“......”凯特见状也不多说什么,他确实很害怕女孩的哭泣,他很清楚这次的残忍是必须的,最后唯有选择转身离去。

自己应该做得很对吧?但那挥之不去的愧疚感是怎么回事?

心底的纠结令凯特禁不住稍稍回头观望一下,晓雪正用手臂擦着眼泪,努力地压抑着自己的抽泣声,过后再请她吃顿饭做补偿吧......

凯特也继续往顶层进发,一路上大楼的玻璃墙外爬了不少的高阶赤血巨蚁、它们正在巡逻,凯特本身自然也持有之前递给晓雪的相同灵符,借此他避过了麻烦的眼线,所以沿途并没有阻扰。

很快,他就来到了大厦的天台,一只庞然大物赫然就趴在这里。

那是一只长着蜻蜓翅膀般的赤血巨蚁,体型比其他赤血巨蚁大了好几倍,它身上的花纹也相当特别,准是蚁后没跑了。

它一动也不动,似乎还没察觉到危机将至,很是悠哉地熟睡。

凯特二话不说,单手把两颗手雷从大衣内掏了出来,另支手则拿出了霰弹枪。他往手雷里头灌入魔力,不拉保险就朝蚁后扔了出去,随后再用霰弹枪补了发子弹。

‘砰!!!!’注入魔力的子弹贯穿了同样内含魔力的手雷后,瞬间产生了大爆炸,直接把整个天台的一半给炸塌了。整个行动非常突然,躯体庞大的蚁后自是无从闪躲......

不对!那支离破碎的蚁后只是一个徒具外表的空壳!

在凯特察觉的刹那,一个巨大的影子也忽然出现,覆盖了他的身体。

背后有东西!

他敏锐地架起飓风步,腾空一个跟斗飞跃了出去。与此同时,从后方洒落的白色液体也扑了个空,溅在了天台的地面。

‘嗞......’白色液体的腐蚀性极强,一下就溶毁了所及之处,并且连带波及了下方的两层楼。若非凯特反应及时,恐怕早被化得连渣都不剩。

是蚁后,它正拍动着翅膀在空中飞翔,那血色珠子般的双眼正细细打量着推到空中的凯特。由于刚刚的爆炸惊动了在下面站岗的昆虫们,鬼狂蜂和幻螳螂这种具备飞行能力的魔物一下子就在空中把凯特团团围住,当然里头也少不了烦人的黑色甲虫。

就从它散发的魔力来看,是货真价实的魔王,和之前在乡村地方被他所杀的怪龙是同个级别,现在情况和当时唯一不同的是,它有着一帮手下护驾,这下倒是有些棘手。

‘砰!砰!砰!’凯特也没在怂,抄起霰弹枪就直往蚁后的所在位置射击,但压缩魔力形成的光束炮无疑是黑色甲虫们的最棒佳肴,每每要射中蚁后之际,黑色甲虫们就抢先附上了光束,将凯特射出的魔力攻击通通吃得一干二净。说穿了,凯特就是在浪费子弹和魔力。

其他的魔物也没闲着,在凯特开火的同时纷纷一涌而上,什么针蜇、镰刀劈砍、虫咬还是毒液攻击凯特都借由灵活的身手来巧妙闪躲。

“混蛋,我没时间陪你们这些虫子玩!”凯特回避之余,浑身再度冒出了那似雾非雾的黑色能量、还击就绪。

没多久,所有昆虫魔物的面前都幻化出了一道与它们身形相仿的黑色影子,

司夜幻境!

黑色影子很快就和魔物们展开了一场激烈的厮杀,整个天空顿时变成了壮观的战场。这招可是相当燃烧魔力的,但若要拖住那麻烦的黑色甲虫,这是有必要的投资。蚁后那边也没有意外地在和自己的影子交手,黑色甲虫也都各自忙着和自己的影子对撕,根本无暇再保护蚁后;趁现在速战速决!

凯特不打算再做保留,左手的人类皮肤瞬间崩碎开来,彻底展露出了他的王牌,漆黑色的怪手。他随后犹如鬼魅般,迅捷地闪现到了蚁后那正破绽大开的背后。蚁后正和自己的影子打得不可开交,完全不知他已经绕到了自己的身后。

结束了!

与此同时,凯特背上的六芒星阵图也解开了第一道印记————瘟疫之章;咒纹立马攀附上了他的左臂,只待他鲜红的爪子挥落,蚁后将会无可避免地感染上那致死的必杀魔法————疾痛蔓延。

咦?

登时,他见到了闪闪发亮的粒子正在面前飘落,他微微抽动的鼻子察觉到了蹊跷。

不好!

他及时收住了手,转而让身体燃起炎武罩体,并且连忙撤到环球金融中心的天台上。他抵达天台后就马上跪倒在地,摘下面具后便抚着喉咙喘大息,冷汗更是不由自主地流泻出来,他就好像吃下了什么毒药似的。

“因为戴着面具的关系,所以只吸到少许吗?”接着,只闻一把清丽的女人声音,凯特不感陌生,是蝶依的声音。

没多久,蝶依从高处拍动翅膀缓缓落下,最后在凯特的面前着陆。

“哼......”凯特充满不屑地瞪着蝶依,周身的炎武罩体还在持续燃烧,战场上的影子也差不多被黑色甲虫给吃完了,再也起不到拖延作用。

“呵呵,这就是传说中的弑魔者吗?看来也不怎么样呢......”随后一个低沉的说话声赫然传来,凯特一时间还无法锁定源头。

成群的黑色甲虫也纷纷聚拢到了这个天台,可它们却没有急着去分食凯特,反倒是统统堆成了一块儿、慢慢融合成亮黑色的庞然大物。乍看之下它就是一只畸形的独角仙,亮黑色的背部甲壳上纹有逆转五角星的白色印记,而且还长着锹形虫般的双颚钳,光看上去就是个不好惹的家伙。

凯特能感觉出这只大甲虫非比寻常,就其魔力而言,相较于蚁后和蝶依这两只魔王级别的生物来看,后两者根本就是渣渣!

本来那群黑色的甲虫就难缠得可怕,想不到它们还能合体成这种怪物,这还要人怎么玩儿?

即使形势不容乐观,凯特现在也唯有勉强自己站起来,他也从自己的大衣内掏出了一支注射笔、解了封;那是他特制的强效肾上腺素。

眼下放弃便肯定是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