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纳纳小说网
白昼
黄昏
黑夜

第六章 - 魔力失控

紫音依嫣≪一切的开端≫  - 发布于2018-01-16 3:28:40pm

奇幻·玄幻


  银色的液体不断的扩散,像是要撑破容器。负责监督的老师,看得腿软直接坐在地上。陈丽宜见了便回头想阻止眼前所会发生不妙的事情,但是一切太迟了。

  银色液体已撑破容器,容器一碎银色液体立刻四处分散。安晓宁直接昏过去,白色徽章从口袋滚出来了。陈丽宜看到徽章,有点错愕的看着眼前昏倒的人。

  白色徽章代表特殊者,绝对不可以去碰魔力容器。不然就会发生现在这种状况,魔力失控。林礼诚和陈幻狄立刻赶过来,看着一片狼藉的地上,顿时无语。

  陈丽宜弯腰拾起掉在地上的白色徽章,然后放进自己的口袋里。等安晓宁醒来了再还也不迟,先保管。白色徽章很稀有,因为使用神灵族的神灵制成的,世界上也只有30个,极为稀奇。

  白色徽章可以压制特殊者体内随时会暴走的魔力,最好是别在衣领上。每个人都有一个徽章,徽章是压制魔力的道具,为了以免发生失控的惨面,才制作出来的。

  林礼诚一脸严肃的看着陈幻狄,陈幻狄只是额首便向前把昏倒的安晓宁以公主抱送去医疗所。林礼诚留下来用手机打给管理员,聊了几句便挂机了。

  林礼诚把手机手机口袋便走向坐在地上的监督老师,伸手要拉他起来。监督老师起来了,可是腿还在发抖。

  看来这老师阶级没很高,应该是个代理的。原本的监督老师缺席了,临时找不到适合的,所以随便找一个低阶级的老师来监督吗?

  看着地板上那特别明亮的银色液体,不用想都知道是特殊者了。不过看不出一个看似普通女孩,竟然拥有很强的能力。很明显是被蒙在鼓里,被保护得很好的女孩。

  林礼诚叹气的时候,眼前已经出现了六个人在他眼前。站在最前端的是带领后面五个的领导者,其实这位是学院管理员。管理员平常都是神出鬼没的,根本没几个人看过他们真正的脸。

  那个管理员是个娃娃脸,他抬高手示意后面那五位去清理现场。后面五个立刻越过管理员走到林礼诚后面开始清理,两个负责去维护秩序。把观看,凑热闹的学生都驱赶到另外两个容器那里测试,以免打扰到他们清扫的工作。

  “阿诚,发生了什么事吗?为什么容器会碎?别告诉我你们让特殊者去碰那个容器咯!那个容器可是会一直吸取特殊者的魔力,甚至会导致魔力失控。整个地方会被炸掉的啊!还好这次有人用魔法压制,不然这里已经有达到300人以上受伤。”管理员严肃的警告林礼诚。

  “别这样啦!对了,谢松,你刚刚那句话是什么意思?有人压制了失控的魔力?可能有这种人吗?做得到吗?”林礼诚捂着嘴,睁大眼睛看着谢松。

  谢松叹气然后额首,证明真的有这个人的存在。谢松拿出一张空白的纸张,然后在上面有手指画了几下便抛上半空中。双手合十,关上双眸,开始念咒语。

  纸张立刻燃烧,出现了一个黑匣子。打开里面,里面放着一个圆型黑色的水晶。取出来,然后抛在那个碎容器那里。碎容器像是被吸收进水晶里,突然不见了,一个碎片都没有。

  水晶突然爆开,变成水晶粉然后开始聚集在一起慢慢形成一个容器。变成容器的模样,开始出现颜色。接着就变回原本那个魔力测试的容器了。

  林礼诚笑着为谢松拍手,谢松只是一副趾高气扬的样子。五个人也回来了,他们向谢松鞠躬,然后就消失了。谢松弄一弄他的眼镜,然后就离开现场。

  林礼诚只是苦笑,然后就离开这里到医疗室看安晓宁的状况。说实话,他没想到安晓宁是特殊者,况且她并没有别在衣领,所以不知道是很正常。

——————小宁的分割线——————

医疗室

  陈幻狄把安晓宁放在其中一张床上,校医便赶过来检查。看着一张原本红润的脸开始有点苍白,慢慢没有血色。校医检查了,有点苦恼的看着陈丽宜和陈幻狄。

  “你们这位朋友的魔力已暴走了,现在正在流逝中。必须去找那三位管理员过来帮她压制那个失控魔力。”校医苦恼的陈述现在的状况。

  “爱玩的那个?!我才不要咧!每次见到她,一定会被玩死的!”陈丽宜激动的把气话脱出口。

  “但如果不去找她,你们这位朋友一定会*的。因为她的魔力已经少过一半了,而且她还剩下六个小时。你们必须在六个小时内找到她。”校医对着二位实话实说。

  “该死的!另一个最很毒,我才不要找,剩下一个,不过存在感过低,根本找不到。”陈丽宜烦躁地用手扶额。

  现在要怎样都不知道,一个会玩死人,一个会毒死人,一个存在感过低。三个都不好找,根本就是整人的吧。

  看着那虚弱无血色的脸,开始有一点忧伤了。看着三位露出难堪的表情,开始有点玩弄人的兴趣。三个都认识的,可是却还是很想整他们。

  “你在干嘛?为什么...”谢松还没说完就被拖走了。

  陈丽宜等人立刻转头看向有声音的地方,那边没有人。陈丽宜觉得很奇怪,刚刚明明就有谢松的声音,可是现在又不见了。顿时有点失望,原本看到可以叫他过来帮忙的。

  谢松被拉上去,看着眼前那位女性一直在奸笑,就知道她要整人了。女性并没有说话,只是比了个手势。谢松看懂了,微微额首表示了解。

  “所以蔡婷小姐为什么在这里?你可别和我说你是来这里玩,整人的。”夏松降低声音开口问蔡婷。

  “正是,那夏松先生来干嘛的?”蔡婷又问回夏松。

  “有正事才过来的。况且我顺便来拿某人的药,要刚好吃完了,所以过来帮他拿。”夏松耸肩说着。

  “为何不叫朱砂呢?”蔡婷一边玩自己的披肩卷发,一边开口。

  “那个存在感很低,加上他还要代课,没空。”夏松无奈的说着。

  “好吧!反正他现在不痊愈也无法管理任何一件小事,毕竟那次回来就受了很严重的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