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纳纳小说网
白昼
黄昏
黑夜

暗影面纱 - 45:暴食君王

无痕三少≪弑魔者≫  - 发布于2018-01-18 5:47:26pm

奇幻·玄幻


凯特毫不犹豫地把注射笔插在大腿上,将肾上腺素打入体内。很快,这药物的兴奋作用就令他忘却了那粉末带来的负面影响。与此同时,缠绕在保护他周身的炎武罩体也撤去了,代之的是张牙舞爪的雾状黑色能量。只见凯特拳头一紧,后背上的六芒星阵图也解开了第二道印记————【恶蛊之章】,大量的咒纹也在封印破除之际,瞬间爬满了他的肉体;就连双眼的巩膜也染上了漆黑色。

一切的变化仅仅是不到1秒的流程,那缠绕在他身边的黑色能量也顿时浓郁了起来。此刻,光是用肉眼就能见到明显的‘强大’二字正刻画在他的身上。

“呵呵,还有点样子嘛。”大独角仙仍是泰然自若,也不晓得是出于自信或者认知问题呢?在一旁的蝶依已经放出了许多蓝色的蝴蝶、严阵以待。

‘咻。’只闻一道划破空气的声音,回过神来才发现凯特的人影已经消失了。

瞬势之间,一道撕破大气利爪雷霆而下!拉出道道残影直扑而来。这锐利,仿佛光是看着都会被刺瞎双眼!没错,这就是凯特的抓击,能轻易撕碎一切的神兵利器。

‘叮!’在蝶依和独角仙还没反应过来之际,大甲虫那亮黑的躯壳被爆出的火花给迅速刮过,随之而来的是一股高分贝的鸣声嗡嗡作响!四周的物体都被这高分贝的回音给震碎,连蝶衣也被余音震得忙用双手捂住耳朵。这就是凯特的全力一击,连天地都为之所动的震撼一击。

我的指甲?!

凯特的鲜红锐爪赫然断裂,一股强烈的酥麻感也顿时侵蚀了他的手臂,那是大独角仙甲壳的反震关系。凯特那双瞪大的眼睛一时间还无法接受如此荒谬的现实,他的爪子换做平常可是能够简单撕碎魔王级的生物,而大独角仙那坚固的甲壳别说有损了,甚至连条浅浅的刮痕也看不见!

大独角仙那的坚硬的甲壳完全震慑住了凯特;不动如山。

“弑魔者,不过如此。”大独角仙低沉地道出此话。其话语的重量、余音的气势完全掌握了局面,空气也为此凝结。一旁的蝶依也丝毫不敢动弹,因为她很清楚知道,这种压迫感意味着什么。她本身并不清楚大独角仙的来路,只明白它是有着共同目标;想要杀死弑魔者的合作对象而已。

“你到底是什么东西?”凯特做为弑魔者以来,基本都只有他在单方面虐杀魔物,就连传说中的狻猊也不例外。尽管对方是只来路不明的魔物,但它的强大和以前所交手的魔物根本没法比,就好比大象和蚂蚁的体格差异。

“我乃亚巴顿,来自【无底坑】的王者。”伴随它的语毕,周围的场景仿佛瞬间颤抖,天台上的地面也被沉重的压力碾得崩裂!

!?

凯特和蝶依险些被沉重的气氛压得站不稳。毫无疑问,它是这战场上最强大的生物。

说到亚巴顿,许多典故中都有提及过它的存在,它可是统帅着地下世界的最高领袖!自古以来,它象征的就是毁灭与地狱,凡是它所到之处,都会引起大规模的蝗灾,直到把地方上的生物吞噬殆尽为止,它都决不罢休,因此它也有着暴食君王的别号。由于它袭击过的地方皆没有任何幸免的生物,所以它的形象向来都是模糊的,书上所描述的也不过是学者们的自行想象。唯一能够确定的就是它拥有列入传说的资格,实力的最低限度估计也是魔王级的顶端,这下可麻烦了。

“怎么?你在害怕?”亚巴顿清楚凯特心中那难以压抑的震惊,刻意挑衅道。

“就你这成精的屎壳郎还不至于让我怕。”凯特反驳的同时也单手抄起了霰弹枪,朝亚巴顿没有甲壳保护的眼睛射了几枪。

“雕虫小技。”亚巴顿不慌不忙,用一种不符它庞大身躯的敏捷反应,抡起前肢挡下住子弹。

“呵。”这个刹那,凯特露出了一抹邪笑。

咦?!

“可恶!我的眼睛!!”亚巴顿的视线忽然被一丝强光闪过,险些亮瞎了它的眼,这下它短时间内应该无法恢复视力,就连在旁的蝶依都被波及了,她的双眼被逼合起,甚至连眼泪都被强光给刺激出来。

刚刚发出去的子弹确实是针对亚巴顿的眼睛,不过那些不是通常用作杀伤武器的子弹,而是特地用来摧毁目标视觉的闪光子弹。凯特趁势再以左手挥出雷系的高阶魔法————落雷鞭,向着对面就是一轮激烈的抽打,堪比SM调教般。蝶依虽然视觉被闪光弹给剥夺,但凭借着读取风向,她还是感觉能到了危险将至,全身瞬间就分解成大量的蓝色蝴蝶、四处飞散,借此避开了凯特的猛烈攻势。亚巴顿即使有所察觉,也没采取任何行动,想必包覆全身的甲壳令它有恃无恐。

蝶依在凯特眼里就是一个随时可以宰割的弱肉,因此他也暂时顾不上追击蝶依,优先解决那棘手的强敌;亚巴顿。

雷系魔法本身具备了穿透和传导的特性,就算亚巴顿的甲壳再坚固,雷电的特性也应该会直接越过那个甲壳的保护,让对方的神经系统产生麻痹......

凯特原本是这么盘算的,岂料亚巴顿的强大远远超出了他的想象。它非但没有任何异常的样子,甚至还一口咬住凯特的落雷鞭,硬生生将其扯断、咀嚼。

“咯,魔力的纯度挺高嘛,这种麻麻刺刺的口感还真让人上瘾,再来些吧。”亚巴顿先是打了个嗝,然后就用一副美食家的口吻调侃起来,这令凯特禁不住感到火大。

呃?!

凯特正欲接下去展开攻势的时候,左腿突然莫名地乏力,细细一瞧他才发现到自己的长裤已经渗出了血迹。由于肾上腺素的效力还在,他因此不会感到疼痛,以致他没法察觉到自己受伤了。

这肯定不是其他魔物造成的,毕竟凯特的风系已达高阶水平,感知特性是异常敏锐的。即便蝶依和蚁后趁他动作停顿的当儿采取左右夹攻,他也是能在第一时间有所察觉;时不与我,必须速战速决!既然强敌暂时无法撼动,那就先解决来犯的弱肉!身体上的不便根本无碍他的魔法施展,他借由飓风步的力量腾空跃起,同时将漆黑怪手无限延伸,以迅雷之势攻向远方。

‘嘶!’没有犹豫、不带怜悯,在电光火石之间,漆黑怪手也回到了凯特身边。不过他的手上却斩获了一颗新鲜的头颅,一颗狰狞可怖的头颅;蚁后的脑袋。整个过程很突然,它大概都还没察觉到自己的脑袋已经被凯特给活生生地扯下来吧?那失去脑瓜的笨重身躯一时间还在空中挣扎,并且不断往下坠落,直到炸崩地面。至于蝶依那边也难以幸免,凯特早在同样的时间点用右边的霰弹枪展开还击,一发附满魔力的子弹直接打穿了她的腹部,逼得她只能选择在金茂天台着陆。

可恶......

伤痛的灼烧几乎剥夺了蝶依的所有气力,只能跪着喘息。她在意识朦胧的瞬间仿佛看到了走马灯,曾经和凯特相处的美好时光正在不断灰暗。哪怕是一丝的余情,那毫无怜悯的一枪已经明确粉碎了她的妄想,同胞们的惨死画面也趁机历历在目。

“都是妳!”

“都是妳!!”

“都是妳!!!”

那一年听见的哀怨之声顿时充斥了她的思绪,宛如不散的阴魂般,一直纠缠、重复着......

我还不能死!

若非那复仇的强烈意志在坚持,刚刚那一枪恐怕早要了她的命,不过她暂时是无法对凯特构成威胁了。

凯特的表情宛若冰霜般冷漠,即便是一次残害了两个生命也不为所动,手上那温度尚存的鲜血根本无法暖化他那颗早已冻结的心,也难怪他会背负上弑魔者的名号;群魔畏惧的邪恶屠夫。

“呵呵,下手真是有够毒辣的,真搞不清楚哪一方才是恶魔呢?”亚巴顿的视力看样子是彻底恢复了,但两个同伴的死活它压根儿不在乎,它尚有闲情嘲讽凯特就是最好的证明。

凯特随手将蚁后的脑瓜子扔下楼,他现在是恨不得要立刻堵上亚巴顿的臭嘴,不过正当他要行动的时候,他感觉到自己身体各处的气力正渐渐流失,甚至还自行裂出了好几道伤口,鲜血已经渗透了他的衣物,肾上腺素的药效固然能麻痹他的痛觉,可这却不是一个乐观的情形。

这是第二道封印————【恶蛊之章】的副作用,虽然开启这道封印能够在短时间内令自己本身的体能和魔力大幅度飞升,但其代偿是必须承受一种万蚁噬咬般的痛苦,无论是细胞、肌肉还是骨头都无法幸免,因此强效肾上腺素就成了开启这道封印的必须品,以往他在不得已开启这道封印的时候总是能够速战速决。如此长时间的开启他还是第一次,肉体上的损害是他始料未及的,可偏偏对手又是传说中的暴食君王,拖着这样狼狈的身体必败无疑!

“你已经没招了吗?看来也差不多该结束了。”亚巴顿见凯特久久不做行动,对此有些厌倦。它背上的甲壳也左右掰开了,展露出昆虫的薄翼,然而这薄翼之下则是不断涌出的黑色甲虫,它们纷纷都争先恐后地朝凯特扑去。

凯特的自尊被深深刺痛了,他愤怒地咆哮道: “别小看了人!!!”

只见凯特周身缠绕的黑色能量正迅速地汇集在右手的霰弹枪,并且在枪口压缩成了球状、随即径直射出。与此同时,他的身体各处也因为副作用的关系崩裂出道道伤口,血花朵朵开。

‘砰!’这一枪的破坏力着实惊人,黑色甲虫群还没来得及啃噬爆发的魔能,整个金融中心的天台便瞬间毁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