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纳纳小说网
白昼
黄昏
黑夜

第八章 - 骨折

紫音依嫣≪一切的开端≫  - 发布于2018-01-18 11:00:06pm

奇幻·玄幻


  “小宜?这里是医疗室?”闻到重重的消毒药水味,不用想都知道这里是医疗室。

  “小宁?真的是你吗?”陈丽宜不确定的看着眼前有点不同的安晓宁。

  安晓宁微微额首,证明她是本人。陈丽宜眼泪开始在眼眶里打滚,然后流了下来。陈丽宜立刻扑向安晓宁,紧紧的抱着她,深怕她会消失一样。

  安晓宁被抱得有点喘不过气来,她立刻拍一拍陈丽宜的肩膀,示意陈丽宜松手。陈丽宜察觉到,安晓宁呼吸仓促,立刻松手,露出一脸歉意的样子。

  安晓宁喘了几口气,然后看着眼前的陈丽宜。陈丽宜伸手抚摸着那头已变白银色的发丝,露出了忧伤的表情。安晓宁轻拍陈丽宜的肩膀,然后摇头,表示没事了。

  “小宜,我知道怎样运用我的魔力。我的家人他们被洗记忆,包括我。魔力测试器让我能苏醒过来,我回来是为了找到他。”

  “你的家人都是魔法师?他又是谁?”陈丽宜难以置信的看着安晓宁。

  安晓宁选择保持沉默回答陈丽宜的问题。陈丽宜也明白她的心情,突然被带回战争世界,难免也会一时无法接受。现在是要给她一点时间慢慢熟悉这里,这样会比较好。

  医疗室里静得很诡异,林礼诚走到陈幻狄的身旁,轻轻拍了两下。陈幻狄明白林礼诚的意思便离开了医疗室,朱砂见了也跟着离开。

  校医离开安晓宁的床位走到一个房间里,房间里有很重的药味。校医拿了两包要就退出房间。校医走到安晓宁的床旁边,把要递给她,她接过便道谢。

  “这可以让你所流失的魔力补回来,另外一包是让你补充体力的。现在的你不适合用魔法,你必须休息一个星期才可以回去上课。切记,一个星期内不准用魔法。好了,你可以回去了。”校医嘱咐所有的事情就立刻请她们离开医疗室了。

  当安晓宁和陈丽宜一踏出门,才发现有五六个人站在外面。每个人身上都有伤,想必应该是等着校医叫他们进去。

  很快的,安晓宁和陈丽宜已经离开了大楼。路上很寂静,只能听见风声和脚步声。走而走之,她们就到了花园。看见花园,安晓宁直接穿过去,陈丽宜也跟着穿过去。

  穿过花园,眼前就出现了那栋乳白色的洋楼。安晓宁和陈丽宜直接打开洋楼的大门就进去了。她们看见客厅里有一名女生窝在沙发,只露出火红色的长卷发。

  那名女生似乎察觉到有人立刻站起身转过去看。火红色的双瞳眯起来看着安晓宁和陈丽宜,二位被盯得浑身不舒服。那名女生双手抱胸的走到她们面前,邹了一下眉,很快的露出了灿烂的笑容。

  看着那个笑容,这名女生很美,美得倾城倾国。安晓宁和陈丽宜陈丽宜看得呆着了,一动也不动的站在原地。那名女生抬起手拍了一下二人的肩膀,抖了一下就恢复了。

  “欢迎加入我们这个大家族!我是何琳,哥哥是何勤。勤哥出去拍拖了,所以今天只有我一个留守。晚上就能见到大家了!”何琳很兴奋的握着二人的手,在那儿奔奔跳跳的。

  安晓宁和陈丽宜无奈的对视苦笑,然后转回去看何琳。看着何琳疯狂的跳,完全没有一点丑陋的样子,反而很美。

  当何琳停止狂跳时,她发现某二人已经呆滞了。二人站在原地不动,只是呆呆的望着何琳。何琳抬起双手,抓着安晓宁的肩膀,然后狂摇,摇完安晓宁便要陈丽宜。

  被摇的二人立刻恢复意志,看着眼前的何琳不耐烦的看着二人。安晓宁很快的鞠躬,陈丽宜见她这么做也跟着行动。

  “初次见面,何琳小姐。我是安晓宁,刚搬进来不就的新生,还请多多包涵。”安晓宁有礼地说道。

  “当然会多多包涵咯!丽宜,好久不见了!”何琳直接扑上去抱着陈丽宜。

  陈丽宜一时反应不过来,结果重心不稳直接倒下去。何琳压在陈丽宜的上面,突然有骨折的声音从她的身体发出。安晓宁立刻半蹲付扶何琳起来,然后在小心翼翼的搀扶陈丽宜。

  何琳知道自己不小心弄到陈丽宜的骨折到,立刻露出歉意内疚的眼神。看着一副要哭的何琳安晓宁和陈丽宜不知道能说什么。

  楼梯口突然有声音穿出来:“你们在干嘛啊?楼上都听到‘砰’的一声?”

  “夕哥哥?你早就回来了?”何琳兴奋得眼睛发光。

  朱夕微笑看着何琳,然后走到客厅。看见陈丽宜痛苦的表情,苦笑的走过去帮忙搀扶上楼。何琳看见只剩她一个人待在客厅,决定跟他们上去。

  上到第二层,走进阴暗的走廊,找陈丽宜的卧室。朱夕负责背陈丽宜,安晓宁和何琳负责找卧室。

  找到卧室,安晓宁立刻帮忙打开玄关,好让朱夕能把陈丽宜背进去。把陈丽宜放在床上,然后把挂在墙上的医药箱取下来。

  打开医药箱,刺鼻的消毒药立刻扩散开来。在房的人都干咳了几下,安晓宁立刻打开紧闭的窗。吸了几口新鲜的空气,里面的人才松了一口气。

  何琳从医药箱里拿出一瓶棕褐色的瓶子,然后她走到陈丽宜的面前。何琳转头看向朱夕,朱夕疑惑的看着她。何琳指着玄关,朱夕还是无法理解她的意思。

  “你是想看一个女生的身体是吗?!不想看就出去!”何琳严肃的看着朱夕。

  “什么嘛!干嘛一直打眼神,直接说不是跟快!还以为什么事!”朱夕双手放在后头,然后大大咧咧的走出玄关。

  安晓宁等朱夕到客厅时,立刻把玄关关上。何琳满意的点头,然后才开始帮陈丽宜那个骨折的地方上药。

  在上药的当儿,陈丽宜不断的哀嚎。因为实在是太痛了,所以她直接退到床角。原本无表情的安晓宁转头偷笑,陈丽宜一副“就算死了,也要死缠烂打的缠住你们一辈子”的表情。

  “好了!,休息一天就会完全康复了,我们先下楼了。晚餐我们会送上来的。”

  说完,何琳把药收回医药箱挂会原本的地方,然后就和安晓宁离开卧房。朱夕看见二位出来,并把门关好便打开玄关,夺门而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