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纳纳小说网
白昼
黄昏
黑夜

正文 - 11 回‘家’

尚痕≪拥暮之耀日≫  - 发布于2016-12-05 4:31:32pm

都市·爱情


第十一章

饭是成功地吃完了,这是垂暮第一次和除了大师以外的别人吃饭。

日曜把碗盘清空,放到厕所清洗了之后,出来,拿起办公桌上的电话,‘嘀嘀嘀’地按了几个键,然后话筒放到耳朵边,等待对方接,垂暮就乖乖地,静静地坐在沙发上继续看着她从日曜的书橱里拿的那本——《人体解剖学》。

《人体解剖学》这本书里头有谈论到宏观解剖学、组织学、细胞学…从大至小的资料,但垂暮还在读着宏观解剖学里面的资料时,日曜低沉的声音又传来,是对着电话说的话:“喂,志彦,你看起来很有空,我下午要回家一趟,我的手术就全交给你了,谢谢。”然后完全不给对方有任何回应的机会就直接挂了电话。

…日曜你这人啊…

垂暮有些无语地抬头看着一脸悠闲地放下电话,随即向她走来的日曜,原本很想开口问日曜一句:“你这样真的好吗?”,可是在她还没有开口之前,他就先说:“走,我带你回‘家’。”

垂暮顿时懵了。‘家’?她除了大师那里以外,哪里还有称得上是‘家’的地方?

这个问题刚刚从她脑海中闪过,随即而来的,就是日曜曾对她说的:“要为对方的负责”,以及“即将是夫妻了”的话。

他…认真的?

这时的日曜已走到了她的面前,牵起了她的手,正准备往门外走去。不知为何,垂暮的心在这一刻突然变得有些乱。她反握住日曜的手,使得对方脚步一顿,回过头来,疑惑地看着她。

“我…我…你…”垂暮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变得那么地口吃,以前的她无论面对什么样的唾弃辱骂都没动摇过一分一毫不是吗!!?

日曜一个失笑,原本被垂暮反握住的手改成环抱着她,虽然他更想要在她额前印上一记吻,不过看着垂暮那副小白兔的害怕模样,他真觉得那样的动作会把她吓个半死,然后一时半会都不会再靠近他,无奈,只好改成了环抱。他首先叹了口气,安抚道:“冷静,来,深呼吸一口气,呼出来,若还是不够冷静的话,那就重复这个步骤,直到你真正冷静为止。”

垂暮呆呆地看着他,是照做了,然后,心情果然冷静了几分。她这才缓缓吐出自己想说的话:“你说的那个‘家’,在哪儿?”

日曜歪头,很明显不知道垂暮的意思。‘家’当然就是他们的家啊,难道是附近的旅馆吗?

垂暮见日曜不明白的表情,咬了咬下唇,看似有些委屈:“我…没有‘家’,所以…我不知道你说的‘家’是哪里。”

日曜明白了,有些失笑地抚上她的小脑袋,不禁开始想着这妮子的小脑袋什么时候才能想些正面的东西。虽然一直想着负面的东西并没有说什么不好,不过还是乐观些的好。“我说错了,那原本是我的家,不过既然你作为我的妻子,那么,从今天开始,那是我们的‘家’。”

垂暮这才点了点头,样子还是有些懵。

“你可以天天在家等我回来,煮好饭,热腾腾的菜肴和白饭…如果再配上日本他们说的那个‘欢迎回来,请问你要吃饭,冲凉,还是先吃我?’,会感觉好幸福啊。”日曜兴奋地说着,虽然让垂暮很想吐槽那个句子的语病(垂暮:日曜啊,如果丈夫的选择永远都是那个‘先吃我’的话,那么菜肴会凉的啊,凉了之后又要重新弄烧,很麻烦的你知道不?),不过一抬头就看到日曜的眼直直盯着她看,似有什么问题却问不出的样子。

这是怀疑的眼神。对于受过许许多多唾弃辱骂的垂暮来说,这无疑是一种刺痛人心的行为,尤其眼前这个人还是刚刚满嘴说要娶她,给她幸福的男子。他难道后悔了吗?如果他不要自己,那自己也无可奈何不是吗?可为什么,心还是痛了一下?

由于自己的生长环境,垂暮自然是除了大师以外就没向别的人吐露过自己的心事,她也不擅长,即使对方觉得她很怪,不想靠近她,即使对方没有说话,她感觉到他们的眼神也会二话不说就自动离开。

她抓紧了衣摆,正想脱下来换回自己的婚纱走人的时候,许久没说话的日曜开口了,问的是垂暮意料不到的问题:“你,有在做工吗?”

垂暮一怔,“嗯”,她点头。

“啊啊,那就不能天天在家等我回来,煮饭给我吃了!”

…重点在那?

日曜刚刚怀疑她的意思似乎只是因为要问她她到底有没有在做工而已,垂暮的心顿时有些释然,她还以为愿意相信,包容她的人又要把她抛弃了呢。

日曜哀叫了一下子之后就静了下来,直勾勾地看着垂暮,又是出声问道:“啊,对了,你同事知不知道你这个体质的事情?”

垂暮摇了摇头,这件事只有少数人知道,就连新郎的母亲也是自己找的。况且,自己在做工,是要养得起自己的,若她把工作丢了,在商界又把这事传开来了的话,那么她的这份工作简直就可以不用要了。

日曜叹了口气,再度抓紧她的手,道:“若在公司呆不下去的话,无所谓,辞职了回来,我养你。”

垂暮外表是乖巧地点点头,不过内心还是觉得这不太可能,若要被发现的话,早就会被发现了,哪会等到现在?反正就是不相信有被发现这回事的存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