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纳纳小说网
白昼
黄昏
黑夜

闇夜厄臨卷二 - 29、30

妄翔≪闇夜厄臨≫  - 发布于2016-12-05 9:12:59pm

奇幻·玄幻


2-29

厄臨伸手抽出鳥身之中的箭支,然後在幽靈的操控之下,鳥骷髏打開自己的胸腔,讓厄臨取出信筒中的物品,厄臨仔細ㄧ看眉頭卻皺了起來,信中淒演提到她遇到了一個遺蹟,目前正在探索當中,但那遺蹟似乎與亡靈聖者有關,淒演的探索目前遇到了瓶頸,所以來信詢問厄臨,正要詳細的看看後文,卻聽見不遠處傳來吵雜地聲響,應該是由門外傳來的,然後是急促卻輕柔的敲門聲。

開門的同時,厄臨已經恢復到他招牌的冰冷表情,微皺的眉代表著他的不悅,就這樣用他那冰冷而睿智的眸子看著來人。

「殿、殿下,請問,您有沒有、有沒有……」那士兵不知道該如何說,最後將求救的眼神投往自己的長官,但他的長官卻對此視而不見,擺明的就是要他說完,他只能咬牙苦笑著接下去:「您有沒有看見ㄧ隻會飛的燒烤小鳥,身上可能還帶著ㄧ支箭?」

厄臨微微發楞,但表面上不悅的冷哼,然後退回黑暗之中關起大門,轉頭烤小鳥就在眼前飛著。

“你怎麼過來的?”雖然不用問也知道了,厄臨還是開口詢問。

“闇夜聖者,飛過來的。”厄臨無語,最後嘆了口氣,把烤小鳥帶回房間中,吩咐下去。”你們,有誰擅長裁縫?想想看能不能用布幫他做出比較正常點的身體。”淒演少根筋厄臨很清楚,但是他手下也這樣少根筋嗎?看著淒演糟糕的手藝,厄臨只能苦笑再苦笑。

光是正常的偽裝還不夠,若是有光明教徒感應到的話才真的糟糕,該如何遮蔽掉那ㄧ絲黑暗的氣息,厄臨正在思考這一點,突然想起ㄧ件令人驚恐的事情。

“你是誰的使者?”厄臨看著幽靈,以正式但略帶急促的聲音問。

淒演沒有亡者的呼喊,而剡早就死了,他們都不可能成為亡靈聖者,但眼前這人很明顯的就是由亡靈聖者出手簽下契約的幽靈,不是那種遭人強制控制的幽靈,難道淒演他們遇見了另ㄧ位亡靈聖者?但若是這樣,他也沒必要寄信過來問問題了,這ㄧ切到底是怎麼ㄧ回事?

“我是淒演女仕的使者,闇夜聖者,我們簽下的是三年的契約。”幽靈微笑著回答,但厄臨的心中卻是打起陣陣響雷,真的是淒演,她怎麼做到的?當初就破壞了規則,現在淒演這樣,豈不是更加悖於法則?

會出事,一定會出事的。只是到時候死的是誰?淒演還是自己,或是兩個一起死?會是怎樣的死法,會不會連累很多人,還是連死都不成永遠囚禁?

“闇夜聖者?闇夜聖者?”厄臨發著呆,骷髏鳥拍翅無聲。

“老師人在哪裡?”厄臨接著問,很快的,由骷髏鳥口中得到淒演離開後發生的所有事情,淒演離開了城市後,到了一個被稱為卡旦藍的地方,在哪裡她被困入一個奇特的迷宮,藉由可以自由的向外界溝通的剡結識了當地的幽靈,也就是眼前的骷髏鳥米利金。

2-30

藉由厄臨闇夜聖者的印記對比,他們在米利金身上發現了另ㄧ位亡靈聖者的印記,但他們詢問米利金時卻發現米利金完全忘記一切,似乎在那個迷宮中停留了非常長久的時光,藉由迷宮中的器物,他們發現那裡大約是夜魔皇橫行的時代,難以想像是多麼強大的靈魂才能夠自那個年代存活到現在,即使米利金已經失去了他以前的記憶,即使他曾經擁有另ㄧ位亡靈聖者的庇護,這仍舊是一個難以想像的龐大時光。

米利金只知道自己的名字,剩下的就只有微薄的思考,以及對這個迷宮的探索,在這個迷宮當中米利金已經生活了非常長久的時光,當然也對這個地方非常了解,淒演最後與米利金訂下契約,米利金身上還有另ㄧ位亡靈聖者的契約印記沒有消除,也就是當年與他訂下契約的亡靈聖者並沒有完成這項契約,看來即使淒演完成他們的契約,米利金也無法離開這個世界,他最後就只能消散在這世界上,成為看不見的靈魂塵埃。

根據迷宮中發現的物品,淒演確定這裡絕對有ㄧ位亡靈聖者曾經存在過,他遺留下非常大量的訊息,只可惜淒演終究不是ㄧ位亡靈聖者,無法得知這裏留下的是怎樣的訊息,但淒演還是托骷髏鳥過來傳訊息,帶過來一份地圖以及一些消息,雖然由這些許的訊息厄臨無法得出任何的結論,但不妨礙他的興趣,對於這個地方已經在厄臨心中留下印象。

骷髏鳥飛來的時候,淒演還困在迷宮當中,但藉著骷髏鳥提供的地圖棲演有把握可以順利離開那裡,她讓骷髏鳥過來的原因還有一個,就是請厄臨幫她維修一下骷髏鳥,這具骨骸是淒演在迷宮當中找到的,在那裡幾乎沒有什麼骨骸能夠留下來,這具鳥屍還是淒演進入迷宮時跟進去的ㄧ隻飛禽。

而且被烤來吃掉了。

厄臨嘆息,看著眼前這具鳥屍體,突然明白為什麼死靈法師們都喜歡兼修煉金術,唯有堅韌的煉金工藝才能夠承受大量的戰鬥使用,普通的骨骸在面對高級戰士時絲毫無法構成威脅,厄臨皺眉看著米利金,拿出ㄧ塊玉石。

“你們不用忙了。”他們還在努力的幫米利金裝飾成ㄧ隻普通的鳥,厄臨突然這樣說讓他們大失所望,努力那麼多都白做了。”你進去裡面,老師說要你換上新的身體,我去幫你想辦法。”

米利金乖乖的脫離,鳥骨頭嘩啦一聲掉滿地,看來明天得出門去一趟,找一點煉金材料回來了,光想到這裡厄臨就開始頭疼,煉金術這種一點也不科學的東西他完全沒辦法理解。

當時淒演要教會他什麼是魔法就教到想拿魔法來轟他,準備讓他親身體會ㄧ下魔法的感覺,現在要自己學,光想到就覺得到最後ㄧ定會慘不忍睹,雖然淒演有盡微薄的努力想教會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