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纳纳小说网
白昼
黄昏
黑夜

暗影面纱 - 08:真面目

无痕三少≪弑魔者≫  - 发布于2016-09-29 9:16:07pm

奇幻·玄幻


怎么这个探魔石会莫名其妙地裂开呢?语馨百思不得其解,估计这就是所谓的便宜没好货吧?或者应该事后找供应商抗议?

不对!现在要好好观战才是。

眼看巨浪就要将陆地的一切给吞没,面具男却不逃也不躲,只见他高高举起了漆黑色的怪异左手,就这样隔空朝巨浪挥落。

鲜红的爪子刮出意想不到的强大气劲,硬生生就这样远程把巨浪给一分为二使其分散。

徒手撕开巨浪!?而且还是隔着好段距离!即使这是个魔法早已普及化的时代,也太过扯了吧?!严重破坏了所有的常识范涛。

“吼!!!!”怪龙没有迟疑,马上用力一声咆哮,强行将破浪而来的无形气劲给震散;这边的强大程度也是相当夸张。

没等怪龙展开还击,面具男的脚下就具象出两枚小型龙卷风,令他能够踏虚而驰,直直对着湖中央的怪龙飞冲而去。

那是风属性的高等魔法-----飓风步!据闻这种魔法能让法师具备飞行能力、以及接近马赫的移动速度,略逊于之前的拟龙翼蛇一截,但也是非常适合应用于实战上。

语馨的近视眼可不是患假的,她平常空闲的时候就是爱看书,或者上网搜索各种资料,因此任何魔物和魔法,她大致都能一目了然。不过某些没有在文献和资料上记载的事。她就无法解答,像是湖中央的那只怪龙,相信至今都还没人真正见过它的样貌,语馨自然也不晓得它的学名和来历,这个世界便是如此广大,全知全能的人不可能会存在吧?

‘砰!砰!砰!砰!砰!砰!’面具男乘风而来,也不放过任何进攻的机会,一口气将左轮魔枪内的六颗子弹全部直线打了出去。他的枪法奇准得可怕,所有子弹都重叠在了相同的轨道上,每发子弹的行进速度不同,越前方的子弹速度越慢,相反的后方的子弹却来得迅速,很快造成了相互撞尾、组合起来的局面,最后形成了一条长长的子弹列车。

由于后方的子弹不断施力贴撞,这也让这条组合起来的子弹列车造就了异常的迅猛,即使怪龙有所察觉,及时用带蹼的龙爪来拦截在前......

“吼!!!”它的这声哀嚎就在宣告着毫无功用,子弹列车的蛮狠完全不把那威武的龙爪放在眼里,强行贯穿了还不止,甚至非得一举将怪龙的脑袋给砸出个血窟窿不可。

怪龙那庞大的躯体注定难以躲开这一击,它索性侧过整颗头颅,任子弹列车打断那不足以致命龙角上,珊瑚状的龙角也就这般坠进湖底的深处。龙角在龙族当中是象征威严的存在,它现在却非得舍弃龙角来保留性命,可见面具男的攻击把它给逼急了。

“吼!!!可恶的人类!!!!”堂堂一个魔王级的生物又怎能容忍这般的屈辱!怪龙抄起了藏于湖中的大尾巴,对面具男所在的半空一记有力地横扫,尽管面具男是勉强躲开这一击,不过尾巴刮起的余波还是将他给逼退了一大段距离。

战斗一瞬间就进入了白热化,晓雪和语馨是看得紧张兮兮,只欠一份爆米花加汽水就堪称完美了。梅隆特的表情也不像之前那般泰然自若,他的那对眼珠子也差点没爆出来,他真的太低估了面具男的实力,本来他还把所有教训面具男的指望寄托在怪龙身上,不过目前双方势均力敌,结局还很难预料。

此时,怪龙准备采取主动攻击,他那满是的触须的嘴部中央正在凝聚着庞大的魔力,似乎要放大招了。

那是龙族固有的绝技,吐息!传说就算是最低限度的破坏力,也能够毁灭一座小山。

“那个,两位姑娘有什么遗言要交代吗?”在远处的屏障内部,梅隆特转过头来,面对两个女孩问道。

“什么意思?”晓雪不明所以。

“我没想到老龙会玩这招,我的屏障估计撑不住了......”梅隆特还是一脸平常地抽着烟斗。

咦!?

仿佛晴天霹雳,两个女孩愣了一下。

“你说啥!?”两个女孩异口同声喊道。

没等晓雪有所行动,语馨率先揪住了梅隆特的长胡子。

“你这该死的糟老头!不是说能保我们周全吗?!现在你是几个意思啊!!”素来冷静的语馨,抓狂起来真是形成了一种强烈的对比,晓雪还是头一次见到她这么激动,或者该说人在面临死亡的时候常常会将真实的一面暴露出来,果然是真的。

“唉,反正老头我也得陪葬啊,临终之前,我可以摸摸妳们的胸吗?”梅隆特才说着,手就不规矩地贴在了语馨的胸上,完全不需要征求同意什么。

“死老头!!”语馨发狂起来真的不是开玩笑的,那股气势就宛如哥吉拉摧毁都市般的强势,狠狠地把梅隆特这老骨头暴揍一顿,差点没让他变成一个猪头。

晓雪这下后悔莫及了,果然当初就该听从语馨的劝告,别来凑这种热闹,现在只能乖乖领死了。

在她们瞎折腾的时候,吐息已经打了过来,刺眼的白光彻底覆盖了所有景色,包括她们的视野,名为绝望的寒意也同时在这短暂的瞬间内冻结了她们的所有思考,闭上双眼暗自向上苍祈祷,变成了她们唯一可行的选项。

呃?

好像有一个长方形、轻飘飘的影子飞了过来......

‘磅!!!!!’吐息硬生生砸了下去,周围的树木、浓雾或者陆地都无一幸免,强悍的暴风席卷着一切,欲将这一带都化作净土方肯罢休。

直到光面消退,余波平定,岸边的一切已经被夷为了陷落的盆地,湖水也伺机侵蚀着陆地,任何陆地上的残骸都将吞噬殆尽。

怎么回事?

良久不见任何预想中的疼痛和灼热,两个女孩也慢慢撑开了眼皮,湖水差不多淹到了她们半身以上的高度,不过她们却没有湿透的感觉,她们正被一个更强大的蓝色屏障给保护在内。梅隆特也是一脸懵,刚刚那一幕差点没把它吓尿,此刻的太平实在叫他难以适应。

那不是道家的灵符?!

语馨注意到了屏障之上的那张黄符纸,这种紧要关头做出的强力救援,她肯定自己曾相识,是面具男的杰作!

在面对这种破坏力极强的攻击,也真亏他还有闲暇去顾及他人......

语馨才要有所感叹的时候,回观战场的画面却让她顿然呆滞;晓雪的表情也僵住了。

“那个年轻人保护了我们?”梅隆特摆出了一副难以置信的表情。也难怪,他最初就摆出了副反派才会有的行为和嘴脸,任谁都想不到他还挺有人情味的。

面具男的衣物已经被轰得破破烂烂了,他不知什么时候已经将漆黑怪手摆在了前方,长长的衣袖已经被吐息的力量给强行扯去,赤裸的胳膊全是漆黑色的肌肤,尚冒着滚烫的热烟,真叫人怀疑他的手是否烤焦了,不过他那只漆黑色的怪手本来便是如此。他的面具也破损得相当严重,不一会儿就完全剥落了下来,露出张让两个女孩一时心动的俊朗面孔,不过没有半分表情。

原来这家伙有那么帅!

晓雪有点犯花痴,语馨和梅隆特则在试图分析他那古怪的左臂来历,毕竟那可是一发足以毁灭小山的龙族吐息,他竟然有办法用该手臂强行接下,更可怕的是他还能从中保护观战地点不被波及,太逆天了吧?!

在湖中央的怪龙刚刚发射完一波吐息,它好似有些疲倦,巨大的躯体在急促喘息。

“该死的畜生,你惹怒了我。”面具男眉头紧锁,将右手的左轮手枪收回腰间,与此同时,他脱去了破烂的上衣,展示出那身不错的身材,肌肉看上去相当结实,不过因为没有半点多余的赘肉,体型得以维持在一般人的范围,不过最令人在意的,还是他背上那诡异的纹身图,是一个以六芒星为主题的魔法阵。

语馨倒是从没什么见过这样的术式,六芒星的每个角里头都烙有一个不同的字符,尤其是正中央的字符最为庞大,包围着六芒星的则是两个圆形图,一里一外,在两者之间则写满了许多魔法咒文。

梅隆特却不知为何,光是盯着那后背就吓得冷汗直流,矮小的身体都缩成了一团,就像在畏惧着天敌似的,那绝不是什么单纯的魔法阵图!它感觉得出当中隐藏着什么极为可怕的力量,甚至完全威慑了他这个小魔王。

晓雪在意的只有面具男的样子和身材,是越看越犯花痴,他不做牛郎挺可惜的!

“瘟疫之章,开!”随着面具男一语落下,他后背的魔法阵图也开始蠢蠢欲动,六芒星的左上一角,内部的字符正被股血色的能量染红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