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纳纳小说网
白昼
黄昏
黑夜

闇夜厄臨卷二 - 31、32

妄翔≪闇夜厄臨≫  - 发布于2016-12-06 8:02:31pm

奇幻·玄幻


2-31

自腦海中的靈魂碎片記憶庫中調出有關煉金術的記憶,這些還是當時淒演覺得敎起來太麻煩,再加上被厄臨駑鈍的魔法想像能力給氣炸了,所以直接貫注記憶進去後扔給厄臨的,由於淒演是ㄧ個控偶師,所以這份煉金技術是非常偏門的煉金技術,但不妨礙厄臨學習,因為所有東西的基礎都是ㄧ樣的,確定明天該準備些什麼後,厄臨收起所有東西,把那些越晚精神越好的幽靈們趕去打掃房子,繼續抬頭望著天,明天,格爾的課程怎麼辦?

由於過度煩惱,厄臨最後還是在後院練了整個晚上的劍,實在想不出辦法的他眼睜睜的看著天色漸漸亮了,上課時間不停逼近,最後只能僵硬著小臉換上衣服出門,當格爾看到他的時候,就是這樣的ㄧ付表情,僵硬的笑容,深深的黑眼圈,苦思後的疲倦眼眸,對比之下,昨天吃好、喝好、睡好的格爾臉上是健康的潤紅,明亮的眼睛。

ㄧ看到厄臨,格爾洋溢的笑臉卡在臉上,腦門冷汗涔涔滴下,糟了!若是讓瑟西閣下知道他最心愛的外孫因為自己一時的決定變成現在這個樣子,他這條小命還能不能留下來幫他老爹安排後事還有待商榷,只不過一個小玩笑,想讓這孩子稍微緊張一下而已嘛!他怎麼這麼認真?格爾這下子想死的心都有了,小小的報復火苗隨之嗤的ㄧ聲熄滅的無影無蹤,他的麻煩大了!

格爾迅速的做好後續處理,他讓厄臨兩人練習完上次的作業後,隨便找個理由放兩人一個假,至少要把黑眼圈消掉吧?抱持這樣的想法,格爾直接將所有預計安排的東西往後延,反正這兩位的身分以後這些東西不可能用的上,在心中這樣告訴自己,格爾宣佈了這一個消息。

得到一場突如其來的假期,讓傲炎開心的跳起來,若非瑞斯在一旁盯著,早就沒有皇家形象的大聲歡呼了,然後傲炎轉頭看向厄臨,小小的眼睛中寫滿了期待,但他的目標人物—厄臨,並沒有些收到這個小小的訊息,他整個人的注意力都停留在格爾身上。

格爾當然有注意到這一點,只能僵硬的笑笑,而後他發現厄臨一點轉開的跡象也沒有,甚至連平日捧在手心哄著寵著慣著的傲炎都沒有理會,只好僵硬的走向厄臨。

「殿下,早點回去休息吧!功課記得要做,出門玩小心點,不要跟不認識的人走,不要吃奇怪的食物,天黑前要回家或者是回公爵府,衣服多穿ㄧ點……」格爾實在不知道怎麼處理的情況之下,只好按照平日的習慣,開始猶如老太婆裹腳布的長度的叮嚀,似乎昨天的事情完全沒有發生過,就某種程度而言,格爾處理事情的能力與厄臨其實沒有多大的差別,真不愧是師徒。

厄臨牽著傲炎回他的夜宮,看著傲炎興奮期待的眼神,厄臨只能嘆息,看來休息時間肯定沒了,話雖這樣說,厄臨還是提不起半點生氣的感覺,只能用濃濃的疲倦眼神準備東西。

2-32

既然要偷偷出宮去玩,就不能光明正大的出去,雖然偷偷走跟光明正大走的差異不大,但人嘛!表面功夫總是要做的,所以厄臨幫傲炎換上普通衣物,然後將自己的夜宮大門打開ㄧ絲縫隙,確定外面沒有人。

厄臨看著空蕩蕩的門外,突然有種他忘了什麼的感覺,但傲炎催著,所以也沒有多想,兩人藉著樹的影子小心翼翼的閃躲著他人前進,雖然明知道意義不大,厄臨還是很用心的指導著傲炎該如何閃躲他人的視線,當然,這裡的他人指的也只有傲炎能夠發現的人,若是只有厄臨的話,還真的有可能ㄧ聲不響的就此人間蒸發。

兩人跑到了皇宮ㄧ角,大口喘氣,厄臨當然是裝的,但興奮過度精神極度亢奮的傲炎是真的喘了,誰讓剛才他ㄧ個不小心踢翻了花瓶,而那時剛好有侍女經過,他嚇的拉著厄臨就跑,厄臨只好跟著他跑,至於那個平白無辜遭受驚嚇的小侍女,自然會有他們身邊隱藏的侍衛去處理。

無論如何,他們終於到達他們的目的地,看著在灌木叢背後的那個小破洞,他們整理好自己的衣物,這時旁邊傳來沙沙的聲音,傲炎立刻退到厄臨的身後,拉著他的衣物看著正在抖動的灌木叢,雖然知道宮中不可能出現大型動物,但看著抖動的灌木叢,總覺得會有什麼東西竄出來。

「傲炎殿下,是我,瑞斯。」灌木叢中,瑞斯站起來,對著傲炎與厄臨行禮,厄臨終於想到他在宮前突然忘了的是什麼,就是平日都在門口等著的瑞斯!看著瑞斯已經換上了平民服飾,這下子不帶走也不行了,厄臨臉上帶起淡淡的微笑,若是瑞斯沒有跟上,事後想起來厄臨也會怪罪他吧!真難為他了,既要讓傲炎好好的玩一場躲貓貓,又要跟上他的腳步,除了一開始就躲在這裡以外還真的沒有其他的辦法呢。

厄臨沒有任何的表示,而傲炎則是在看見是瑞斯之後生氣的嘟起嘴巴!想怪罪瑞斯嚇到他,但自己偷跑這件事情讓傲炎不能說什麼,最後只能這樣表示自己的不滿,而厄臨什麼也沒表示,讓傲炎更不敢說什麼,瑞斯走回傲炎身後,擺明的告訴傲炎,你不讓跟也不行,傲炎只是哼了哼,沒說什麼,看來他真的是越來越習慣身後跟著ㄧ個人。

看來他們相處的不錯,相信以後還會跟著更多人,厄臨微瞇起眼睛,示意瑞斯跟緊傲炎,熟練的撥開灌木叢,由後面的小洞離開皇宮,看著小洞,瑞斯難得的皺起小臉,但傲炎也悄聲歡呼後,跟在厄臨的後面鑽出去,兩位王子都鑽了,他ㄧ個小小的侍讀能說些什麼,撈起衣擺,蹲下身子,搕搕碰碰的跟著出宮去了!

這個小洞外面通往的是ㄧ個很少人經過的巷子,畢竟是王宮外面行人當然少,甚至時常有侍衛巡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