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纳纳小说网
白昼
黄昏
黑夜

失去的古時候 使命篇 - 第八十九話

月下影≪游戏的真实世界≫  - 发布于2016-12-07 11:17:38pm

奇幻·玄幻


火焰燃燒後

‘刃月!’

還在行駛中馬車上的素麗大喊著,因那叫聲,刃月痛苦的從深淵中清醒了過來,辛苦的從口中呼出了白色氣體,看著那黑騎士。

‘你...是誰?我嗎?’

黑騎士沒有回應,他走過刃月身邊慢慢拔出了他的刀望著眼前紅衣人伸出了左手挑撥着對方,紅衣人暴怒雙手往前推去,四把刀劍同一時間往黑騎士四個方向飛去,黑騎士左手拿起刀鞘,右手拿著刀在原地旋轉了一圈把飛來的刀劍同時擊飛去遠處刺入地面,紅衣人吃驚得雙眼睜大驚道。

‘不可能!’

在紅衣人往後踏出一步的時候,黑騎士已向他那裡衝刺一小段距離直揮砍下,揮砍的距離是在有三個人身的距離外揮砍下,一陣強風吹過那紅衣人,完全沒有痛楚,他的身體已被分成兩半了...

同一時間三個紅衣人跟上來了,看見同伴被分屍卻沒有半點恐懼,眼神中只有敵視那鋒利如劍的眼神望去黑騎士。三人互視後點頭的同時往黑騎士張開右手,身邊的四把刀劍浮在半空中,就如準備往黑騎士那飛去的前奏,其中一個紅衣人那如劍般鋒利的視線投去黑騎士身上。

‘各位,他的能力是教主以上,封魔儀式!’

紅衣人說後,三人身上同時被藍色氣體包圍著,三名紅衣人的十二把刀劍同時插入黑騎士周圍,細看那些刀劍插入地面的位置,是一個星星和三角的圖,地面發出了白光,連接起來的白光出現了圖案,同時圖案發出了強光,在那強光裏的黑騎士痛苦的呼喊著時跪下了,但那時候他把刀往後丟去,刀滑到刃月腳下。

‘撿起來吧...我...’

刃月腦裏聽到了黑騎士的話,刃月彎下身伸出右手捉住了刀鞘,但是...拿不起...很重,這身體...刃月那身體顫抖著,此時小孩抱著他的木杖幫刃月提起那刀。

‘叔叔...那個人是你吧?’

刃月握著那刀,心裏感到很痛苦,那骷髏口不停呼出白色氣體,小孩看見他的目前狀態,放開了刀鞘,把自身投進了刃月的懷裏,那嬌小的雙手抱著刃月。

‘謝謝你,叔叔...’

此時小孩身體被五顏六色的魔法陣包圍住,發出了強光,一股強烈的衝擊波同時發出,刃月被那衝擊波吹飛到非常的遠,落下地後還翻滾了數圈才停下,但是他右手還是緊緊握住那把刀。他站起身,身上的衣服除了粘上沙石外,並沒有破爛的現象,發覺右手上握著刀的他專注在那把刀上。

不重?為什麼?剛才是怎麼一回事?還有那小孩...到底是...刃月望去原本自己所在的位置,不見了,所有人都不見了,這時素麗右手持著長槍走來。

‘你沒事吧!?刃月。’

‘素麗?妳那的紅衣人呢?’

‘消失了,就在那股強光下消失了。’

‘怎麼可能?難道這是夢?幻覺?’

刃月說後,否認搖頭的時候看著右手上的刀,此時素麗發現刃月右手上的那把刀而問。

‘這刀是?’

刃月伸出左手輕輕的擦了擦刀鞘上那貌似被荒廢很久了的痕跡,發現刀鞘上是刻有文字的,就在那時候刀整個粉碎了,形成一股黑氣進入了刃月的胸口,他的靈魂裏面,刃月雙手頓時按住胸口半跪下,雙眼孔內的火焰熄滅了,素麗擔心的扶著刃月並搖動他的身體,但沒有回應,刃月的身體因素麗的搖動而躺下地面,素麗臉上隨即露出擔憂的表情不停的呼喊著刃月的名字。

‘刃月!刃月!如鴻!!’

一片黑暗,好黑...這裡是哪裡?

眼前完全看不到任何東西,只有黑暗,在那黑暗中聽見了素麗的呼喊,刃月往聲音那望去,貌似伸出了右手。

‘素麗...在那裡?我怎麼了?’

‘破壞...’

‘什麼!?是誰!?’

‘還是創造?’

刃月被那聲音嚇到即時在那黑暗中大聲問,但聲音的主人並沒有回答,反而一直重複著那句話...

‘破壞還是創造?’

‘二選一?’

‘破壞還是創造?’

‘...’

刃月在那黑暗中再次聽見素麗的呼叫,但那聲音還是重複問,刃月思考一會兒。

‘創造過後就是破壞,破壞後就是創造。’

‘我的名字,漆黑之主。歡迎回來,主人...’

眼前忽然出現一位騎士以半跪的姿態出現在刃月眼前,騎士抬起頭的時候化成了閃閃發亮的紅光飄向刃月包圍著他,刃月伸出收想觸摸那些發光物體的時候,醒來了。眼孔中的火焰再次燃起,刃月醒過來了,眼前的素麗流著眼淚,她哭泣了,為了我...

此時在不遠處的森林裏,那小孩躲在樹木後面看著刃月和素麗,低聲說。

‘對不起...都是我不好,把你們...’

此時小孩身後發現黑骑士身影,右手上是染滿鮮血的刀,森林裏見到的散落在各處的人類身體一部分,隱約看得出是那些紅衣人的殘存體...黑騎士用力揮了一下右手上的刀把鮮血都灑落地面後慢慢把刀收進刀鞘。小孩轉身抬頭望著那黑騎士說。

‘叔叔的名字是什麼?’

‘刃月。司比爾。’

黑騎士說罷身體再次化成了光芒消失了,小孩再次望去刃月那,低下了頭。

‘刃月...謝謝你...’

說罷小孩轉身往森林深處跑去,消失於樹海裏。

此時在某一個國家裏,國家領地很大,可以說和歐絲雷王國一樣大,在那的城市有著充滿血腥味的地方,那就是處決犯人的場所,有著,砍頭的斷頭臺,也有行刑的木板,上面有著長年殘留的血蹟,以及各類被染上血而生銹了的道具...

見到都是人類在城鎮裏活動,沒有其他種族的存在,是種族歧視的國家嗎?那裡的人民都是很平常的在市區裏走動,但是卻沒什麼活力般的活動著,就算是做著買賣的,都沒什麼生氣,雙眼裏充滿著懷疑的眼神,不像歐絲雷王國那樣,人民都是充滿着活力,在吵吵鬧鬧的市區裏的人幾乎沒有懷疑人的心機。

為什麼會有這種差別?環境嗎?還是政治問題?看到那些處決場所,大約知道是什麼原因...

在那的城堡裏,見到一名身穿著華麗輕裝盔甲的年輕人坐在王座上,右手拿著一杯紅酒,他眼前可見到向他跪拜的兩名身穿紅衣的人...紅衣人的裝扮和襲擊刃月等人的差不多一樣,分別大概是額頭那裡的紋章,他們是金色的紋章,圖案也有著少許的不同。

‘關於惡魔之子的去向,查出了嗎?’

‘非常抱歉,我們又失去了追查他的部隊...’

那年輕人聽後一口氣喝完那杯紅酒並把杯子往那人的臉上丟,【劈啪啦】響起,玻璃杯破裂的聲音,那人並沒有閃躲,不...應該說是不敢閃躲,身體不停的顫抖着,害怕着接下來會發生的事情似。

那年輕人撿起了玻璃碎片往那人的臉上慢慢劃過,玻璃碎片穿過那蒙着臉的布劃過臉,血液慢慢的流出,形成一小粒一小粒的血珠掉落在地面上,紅衣人不敢動,不敢反抗,任由對方在來回劃著自己的臉...

‘這麼一點小事你也做不來,我還留你有什麼用?你說說看。’

‘是!小的沒用!小的無能!但小的對大帝的忠誠永不會變!’

那年輕人是大帝?什麼大帝?還是說那是他【自稱】的?

年輕人大笑丟掉了手上的玻璃碎片,站起身往王座走去,一個轉身坐下他的王座並翹起了腳,靠著自己的右手,如王者般的坐姿望著眼前的兩人,伸出他那張開著的左手說。

‘我再給你們十五天的時間,再捉不到他回來的話...’

年輕人露出如奸笑般的表情同時改用沉重的語氣接著說。

‘你們的人頭自然就會不在了,當然~連你們的家族也一樣!!’

‘是!!小的一定會把他帶回來!不論生死!'

兩名紅衣人急忙回答後,匆忙的離開了那裡,那年輕人看著他們的離去的慌張樣而大笑起來,經過數秒大笑後的他望去角落頭的某樣物體。

‘就快了...’

慢慢的,厚重的大門關上了,那裡回歸安寧...

回到刃月那裏,刃月和素麗再一次乘上了他們的馬車在大路上行駛,這一次的去向是東南方旅行,話是說旅行,但是真的那樣嗎?

刃月右手按著自己的胸口,感覺到被火焰燃燒過的身體,他感覺到他在那裡,那個小孩,必須前去,必須找到他,心中不斷的提示着他...

刃月右手使力揮動了一下,漆黑的盔甲頓時裝上其右手上,他看著那右手,不到五秒,盔甲變成了紅色的光芒消失了。

歡迎回來嗎?現在的我到底怎麼了?難道我的力量...是那小孩嗎?你去哪了?我有很多問題要問你啊...而那些紅衣人又是什麼人?為什麼會追逐你?

沉思中的刃月伸出左手小心翼翼的拉開身後馬車的布門,見到沉睡中的素麗後心裏有著安心的感覺,他再一次回想剛才的經過。

那黑騎士...不能那樣...絕對不能讓他繼續使用那力量,只有我知道那力量的危險度,遲早有一天會...控制不了...也許...我又會離開大家一段日子...對不起,素麗...

刃月望去了那漸漸黑起來的天空,夜晚到來了,一天又過去了,在那夜裏原本熟睡的素麗原來是假裝著已睡,她靜悄悄的爬去部門前偷偷拉開那格擋着彼此的布門望了刃月一眼,眼裏是充滿着擔憂的神情。希望...不會發生什麼事情...

第八十九話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