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纳纳小说网
白昼
黄昏
黑夜

水至清则无鱼 - 01 掀帘

锐雨≪窥≫  - 发布于2018-01-28 5:14:55pm

其他·同人


《窥》 第01章 - 掀帘 | 我以为读心术很棒。

偌大的图书馆,有着各种藏书,整齐地排列在各个书柜上。按照英文字母的排列,一本本页面泛黄的书本完整地被分类着,让图书馆的探访者能够轻松地从书架上找到自己想要翻阅的书籍,然后安安静静地阅读。

今天图书馆的人潮和往常一样,大家似乎都为了各种考试,在图书馆里复习得焦头烂额,不过和这世界上的每一间图书馆一样,来到这里的人都不敢发出半点声音,更何况是大声喧哗。有的是深怕打扰到其他正在阅读的人,有的,则是受到图书馆严厉的规矩所限制。

而我,许姿芸,则是图书馆里众多读者之一。在这充满人潮却依旧寂静的图书馆里,我依然无法专心阅读,不是因为别的,只因为我有个不平凡的能力。

我是一名平凡的女生,样貌没有特别出众,戴着款式普通的黑框眼镜,留着一头朴素的短发,甚至生活的一点一滴皆是那么的平凡。至少…我原本以为是这样的。一直到,我发现自己拥有了这种特殊能力时,我的人生,终于增添了那么一点点的不平凡。

‘好想回家看连续剧…不行!我在想什么,赶紧复习啊!’

‘刚刚在L21的书架旁的帅哥不知道有没有注意到我呢?啊!看过来了!好帅!’

‘历史…第十一章…啊!有那么多东西要背!’

‘真担心那家伙的家里怎么样了,一副神情严肃的样子就这样跑开了…’

‘一个书呆子,两个书呆子,三个书呆子,四个书呆子…好无聊啊!’

‘姿芸,姿芸…姿芸!’

各种不同的声音环绕在我脑海之中,我抬起头环绕四周,却没看见有人在说话,而且还异常的寂静,和我脑海中的那些声音相比,形成了极大的反差。

“啪”一声响指,随之而来的,便是好友瑜熙一脸无奈的表情,那表情像是在跟我抱怨一直呼唤我的名字却得不到回应的失落感。

我看了瑜熙一眼,压低声量说道:“待会儿去咖啡厅喝绿茶拿铁?”

瑜熙先是一脸惊讶,随后面露欢愉的表情道:“你怎么知道我要说什么啊?真棒,不愧是我的好闺蜜,呵呵~”

“嘿嘿。”我傻笑。心想要是瑜熙追问的话,我大概就会用‘啊那当然啊!你的口味总是不变,看我真了解你。’之类的话忽悠过去。

当然那并不是真的。事实上,我拥有类似于读心术的能力。不过和电影情节里看到的不同,我能读懂的,是他们内心想法的根本意思,就好比聋哑人学习的手语一样,是没有受到国籍、种族等语言限制的,而是最根本的意思那样。

说起我的特殊能力,我并没有将它告诉任何人,甚至是我最亲近的人,不为别的,就为了避免不必要的麻烦而已。幸好这能力并没有开启了就无法关闭的特点,至少我还能够屏障掉无关要紧的人上演的各种内心戏。

拥有这项能力,我不知道是好是坏,它给我带来了一些便利,比如说考试的时候。它也给我带来一些麻烦,像是精神不佳的时候,容易把读心术读回来的内容说漏嘴。

能够读懂一个人的内心并没有让我感觉到与人之间的距离变得更接近,反而变得更遥远了。看得到一个人的想法,缺少的不仅仅是惊喜,更让我觉得缺少了人与人之间的真诚,因此我也凭着这项能力将好友一个个筛选出来,最后只剩下瑜熙一人与我并非泛泛之交。

有不少时候,我都会不小心把用读心术得到的讯息说漏嘴。为了掩饰我拥有读心术这回事,我养成了一种观察四周围的习惯,这样我就能用观察力特别好的这一点来掩盖我有读心术的事实,这也让粗枝大叶的我,多了那么一些许的细心。

简单收拾一下座位,我便和瑜熙一起到图书馆楼下的咖啡厅去小休一阵子。

咖啡厅就在图书馆楼下,简单来说,也是图书馆的一部分,只占了图书馆大楼的其中一个楼层。而在这楼层的其他地方依然是图书馆的一部分,和其他楼层不同的是,这一层的图书馆是开放给公众使用的。

咖啡厅内外环境反差挺大的,由于咖啡厅隔音设备良好的关系,在咖啡厅里的说话声和咖啡机的声音并没有传到外面去。即便如此,与外面其他咖啡厅相比,这间位于图书馆大楼的咖啡厅玲琅满目,人潮也特别多。而且基于咖啡厅位于图书馆大楼之中这项特色,咖啡厅并不会过于吵杂,反而还充斥着适合阅读的气氛。

“给我来一杯热牛奶。”在咖啡厅的柜台前,我点了一样我最不抗拒的饮料。

“你不喝咖啡吗?听说这里的黑咖啡不错诶。”瑜熙问道。

“不了,我不喝咖啡。”我摇摇头道。即使解释了很多遍,瑜熙总是不放弃说服我去尝试,可是哪怕是那一丁点咖啡因,我都会受不了。

“那好吧!”瑜熙抿抿嘴,心里想着下次要怎么让我主动点一杯香浓咖啡。

瑜熙的手机铃声忽然想起,打断了我俩各自的思绪。瑜熙接了电话之后便是眉头微皱,看了我一眼。我什么都没说,只是低下头,偷偷用读心术窥探瑜熙的想法。

直到瑜熙结束通话之后,我才抬起头来,看见她面露难色时,我问道:“怎么?”

“呃…我家里有事,得回家一趟,我想应该不能陪你了。”瑜熙说道,殊不知瑜熙所谓的急事只是回家照顾弟弟而已。不过我也没点破,只是点点头答应了。

“那个…真不好意思。”瑜熙站起身准备离开,接着又转身过来说道:“那么复习用的那叠书就得麻烦你了。对了,还有那个…”

“团体活动制服对吧?迟点我会替你到洗衣店去领的。”我利用读心术把瑜熙接下来想说的话都说完,然后看着她大口大口地把绿茶拿铁喝光,再目送她匆匆离去。

我从容地将热牛奶一口一口地喝完,然后再收拾一下东西,接着便回到图书馆去继续阅读刚刚看到一半的书籍。专注的阅读让我忽视了越来越少的人潮,也让我忘记了时间。

一声哈欠让我意识到时候不早了,抬头一看,发现只剩下小部分人还在埋头苦干。再看看时间,才发现已经晚上了,于是便开始收拾东西,准备会宿舍去。

“对了…差点就忘了,还得替瑜熙取制服…”走在前往宿舍的路上,我喃喃自语,停下脚步,看了看时间,估计一下路程和洗衣店打烊的时间,我在来到交叉口的时候拐到另一个路口去,往宿舍的反方向前进。

受到幸运女神的眷顾,我赶在洗衣店打烊之前成功抵达了。用了大概十分钟左右的时间取了瑜熙的制服之后,我便走出了洗衣店。

站在洗衣店门口的我犹豫了一阵子,想说要是按照来时的路走回去宿舍的话有点远,于是开始在脑海中构思路线图,接着便出发继续前进。

这条算是捷径的路在我走了一段时间之后便开始后悔了。这条路非常阴暗,街灯坏了没有维修不说,大多数店铺都是白天才营业的,此时大部分店铺都已经打烊了,少数还未打烊的店铺也营造不出光亮的感觉。

平时经过这条路的时候都是在白天,因此也没发觉到这条路在入夜之后比起白天会有那么大的反差。心是在犹豫着该不该倒头,脚倒是不听使唤地加快脚步。

走了好长一段距离,想说要回头已经来不及了,只好加快脚步离开这条街,却被一阵突如其来的声音吸引了注意力。我停下脚步,透过仅剩的一盏街灯隐约投射出来的光,我看见了小巷里两道不起眼的人影。

我往小巷里看去,里面的画面我想我这辈子可能再也忘不了了。

里面躺着一具尸体,死者是一个肥胖的男人,中年秃头,上半身穿着背心,下半身则是四角裤和人字拖。腹部被人隔着背心捅了好几刀,从伤口流出来的鲜血把背心给染红。要是光线充足的话,肯定可以透过伤口看见里面的肠子。除了腹部,死者脖子上也有不少血迹。

我吞了吞口水,看向尸体旁边的另一道黑影。

那是一个活人,目测判断是一名男性,披散的头发微卷长,遮住了其中一个眼睛。身上穿着黑色外套和白色T-恤,下半身是与外套相衬的黑色长裤,还有黑色帆布鞋。

那男人手上握着一把刀子,刀子上还有血迹,我立即判断那应该是凶器。那男子正在打量着凶器,不知怎么忽然发现了我,抬起头来就这样看着我,然后再慢慢转身,往我这个方向走过来。

能够分析出这些,绝对是因为本能。如今的我面对着这种情景,怎么可能还能那么冷静地分析眼前的各种细节。看见对方往我这边走来的时候,我的心脏根本快要停止了。

我尝试用读心术去解读他到底想要对我干些什么,可是什么都没有,我什么都读不到…他的内心一片空洞,什么都没在想。不…我的能力,第一次失效了。

无法对他使用读心术的我只能望着他的眼睛。我没有逃跑,也没有尖叫。事实是,我的腿因为害怕,早就软瘫了,能够站着已经很勉强了,更别说是逃跑。至于尖叫,我连想要发出声音,嗓子根本不受控制。

从那人的眼里,除了我自己的倒影之外,什么都看不到。杀了人,不是应该会有情绪起伏的吗?眼前这个人为什么眼神那么空洞?他到底…为了什么而杀人?

就这样,他来到了我面前,微微低下头看着我的脸,一句话也没说,就这样静静地站着。而我则一脸慌张地看着他,像是等待着被处刑那样等待他接下来的动作。

身后忽然想起了警笛声,分散了我们俩的注意力。那男人抬头往我身后望去,而我,根本不敢回过头去,深怕一不留神自己的小命就会断送在对方手上。

不出十秒中,警车便赶到现场,两名警员立即冲下车,二话不说地拔出警枪对准了我们两个人。我虽然看不见身后的情景,不过还是立即高举双手。

强光照在前方,此时我才清楚看见对方的脸。而对方似乎完全不在乎强光会刺痛自己的眼睛,就这样直视着前方,一直到警员意示,才将刀子扔到一旁,举起了双手。

我们俩都被带上警车去。他被拷上手铐,我则没有。坐在警车上,我心中一直在分析着整件事情。待会儿必定会有警员为我录口供。无论我说些什么,都对那个人不利,事实上也如此。可是我还能怎么做?

我抬头,看向坐在我对面的男人,他却低着头一言不发,像是在想些什么那样。我轻叹了一口气,读心术依然没有发挥作用。

一切,都发生得太突然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