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纳纳小说网
白昼
黄昏
黑夜

水至清则无鱼 - 06 埃德加

锐雨≪窥≫  - 发布于2018-01-28 7:21:44pm

其他·同人


《窥》 第06章 - 埃德加 | 被害妄想症的杀人自白。

“许姿芸,我讨厌你。”瑜熙说玩扁着嘴,用幽幽的眼神看着我,接着道:“昨天又是这样今天又是这样。”

“对不起啦,我会尽快在今天之内处理完所有的东西,然后明天就能陪你了,好不?”我说着,其实就只是哄哄瑜熙而已,我知道她并没有真的生气。

不过…真的能够在今天把事情处理好吗?不是我不信任若良前辈,只是我对克莱恩警探的实力不了解,而且作为外行人,也不知道一件凶杀案能不能够在一天之内被破案。

“该不会是约了男朋友所以才找这种藉口的吧?”瑜熙想要套话。对于我之前提到若良前辈这回事,瑜熙一直都耿耿于怀。

“呵呵…说什么呢?我哪来的男朋友?我跟若良前辈才认识几天而已。”我打哈哈地跳过不必要的细节。

要是事情发生在昨天,我还能够让瑜熙陪同,不过现在我知道自己的权限在哪里了,所以我也不能随随便便把人带到工作场所去让若良前辈难堪。

“就这么决定吧?要是今天忙完的话,明天就能陪你了。”看着瑜熙一脸无奈地扁着嘴,我再次哄道。

“好吧好吧,既然你都这么说了,我还能怎样?”瑜熙无奈地耸耸肩道。

放学之后,我先回到宿舍一趟,换下校服,洗了澡,穿了一套干净的便装后便匆匆出门赶去若良前辈的办公室去了。

走进大厦,搭电梯,再穿过一条长长的走廊后,我来到了办公室。结果一打开门,只见嗣杰在忙着做自己的事,小林则趴在桌上睡午觉。

“呃…若良前辈人呢?”我问道,也不期望会有人回答我那样。嗣杰看起来很忙那样,根本没空理我,而小林则…是梦见食物了吗?

“说是你动作太慢了,所以不久前正好出去了。现在赶出去的话可能还来得及。”嗣杰说道,双手依然飞快地敲打着键盘。

“咦?”我听了之后立即转过身,飞奔下楼。顾不及等电梯了,我直接从逃生楼梯冲下楼去。刚刚出门的时候还在犹豫穿什么鞋子,还好没选高跟鞋…

走出大楼,若良前辈的红色超跑正好就停在我面前,于是我直接打开门气喘吁吁地窜进车子里。还未等我关上门若良前辈已经踩下了油门了,吓得我立即伸手把车门关上。

“很危险诶!”我关上门之后叫道。

“我们快赶不及了。”若良前辈说道:“警局那边他们已经盘问完凶手了,要是被关起来的话,我们需要等好几个程序通过之后,才能在监狱里接触到犯人。”

“哦。”我应声。虽然说要上课不是我的错,若良前辈的语气中也没有责备的意思,可是我还是觉得自己做错了什么,于是低头沉默不语。

我甚至忘了问凶手到底是胡博还是埃德加,还有克莱恩警探是怎么在我上课的这段时间内做了那么多事情。就这样来到了警局。

“你们迟了,我们已经将犯人…”克莱恩警探一看见若良前辈走进警局,便一脸遗憾地开口说话,却被若良嘘的一声阻止发言了。

“嘘,老梗了,克莱恩。”若良前辈伸出食指意示克莱恩别再继续说下去。然后直径往盘问室的方向走去。

“那家伙还是一样那么没有幽默感。”克莱恩警探说道,然后看了我一眼,拍拍我的肩膀,然后就回到自己的座位去喝咖啡了。

盘问室的门被打开的那一瞬间,我惊讶得不知道应该怎么反应了。或许应该说,我不希望出现在那里的人,此时正坐在盘问室里,双手抱头,身体颤抖着。

“供词我已经看过了,大致上已经了解了整件事情的经过,要是你还不了解的话,可以看这个。”若良前辈说着,将一份文件递到我面前。

我开始阅读文件内容,昨天中午两点左右,胡博见了李医生然后就离开了。距离埃德加的预约还有两个小时,结果埃德加却在胡博离开不久之后便来到了李医生的办公室。

李医生遇害的时间大约是在二时三十分左右,办公室内的空调影响了对于准确死亡时间的判断,不过法医已经尽可能地去计算最准确的时间了。

二时四十三分,埃德加离开李医生的办公室,并且一并将凶器带走。一直到下午五时三十分,清洁工人来打扫李医生的办公室时,才发现李医生的尸体,接着打电话报警。

第二天的中午警方在埃德加的校门前将其逮捕,并且在埃德加家中找到了已被清洗干净的凶器。埃德加被带到警局之后立即招供,过程非常顺利。

文件内容大致上说的就是这些,最让我感到惊讶的是,克莱恩警探之所以能够那么快就找出凶手是埃德加,是因为监控。而若良前辈似乎当天就发现了,所以才判定克莱恩警探能够那么快就破案。这让我回想起那天若良前辈不经意抬头的举动,似乎是…本能?

“有监控的话…我们昨天干嘛猜得那么辛苦啊?”我抱怨道:“这案件也太简单了吧?感觉好像一点挑战性都没有。”

“你以为你是在看电影吗?”若良前辈说着,拉开椅子坐在埃德加面前,头也不回的对我说:“再说,我们的主要工作不是破案,是推测真凶的心理。”

“我就说了…我很危险,应该把我给关起来…我就说了…”埃德加的身体不停地颤抖,喃喃自语地说出奇怪的话来。

“关于事情的发生和经过,我都大致了解了,不过我对那些警察盘问你内容没兴趣。”若良前辈对埃德加说道:“我想知道更深入的东西。”

“我已经说了我很危险!可是为什么你们都不相信我?!为什么!”埃德加突然站起来大吼一声,把我吓得立即后退,差点没跳起来。

反观若良前辈,依然一脸平静地看着埃德加,不但没有被埃德加突如其来的举动吓着,反而还注视着对方,那深邃的眼神直射到对方眼中,让埃德加的表情从激动转化为惶恐,然后才逐渐冷静下来,坐回椅子上。

“你试试看透过读心术解读一下他的想法。”若良前辈转过头来对我说道。

我看着埃德加,尝试去明白埃德加内心的想法,读心术发动之后,大量的讯息开始涌入我的脑海之中,一段又一段复杂得难以形容的情绪冲击着我的心灵。

“他…其实算是受害者吧?”我说道:“事情会演变成今天这副模样,也并非他所希望的。只是周围的人都不重视发生在他身上的问题。”

“你明白?”埃德加忽然抬头望着我,伸出被拷着的双手来握着我的手,当他做出这个举动的时候,我先是吓了一跳,然后想到其实他没有像要伤害我,才安心下来。

我轻轻点点头,埃德加见了之后如释重负地恢复冷静坐了下来。

“他们总是欺负我…”埃德加说道:“他们一直说我是个没有爸妈的孤儿,他们讨厌我,不愿意跟我做朋友。他们总是偷偷取笑我…”

“我以为不是每个人都是那样的,我有交过朋友,我以为…我们能够成为一辈子的好朋友,最后我发现,原来我被骗了。”埃德加继续说道:“他们都想要伤害我,我一直忍下来,可是他们觉得没意思,于是,就换了欺负我的手段。”

“他们让我以为我有了朋友,然后他们再用我的朋友来伤害我。”埃德加说到这里时,呼吸的起伏就变大了。接下来,他又继续说道:“有些人不是我的朋友,不过他们对我好,不过那都只是表面的好…他们背地里也在想着要怎么欺负我。”

“后来,我明白了,我忽然之间看懂他们了。我明白他们心里在想些什么了,可是我不甘心,为什么我要受到这种待遇?为什么我要被凌辱,他们又没有生我养我,凭什么羞辱我?我要他们道歉!我要他们打从心底地明白自己的错误,然后认真的给我道歉!”

“那你成功了吗?”若良前辈此时忽然问道。

“没有…我做不到。我想尽办法,却发现我做不到。我可以把他们绑起来,威胁他们逼他们道歉,可是那没有用,他们依然不会真心道歉,不会悔过,想到这里,我就在想,可能他们本来就是恶魔的化身,这种人已经没有药救了,这种人,是不可能会知道自己有错的,既然如此,那我不如把他们杀死…”埃德加说到这里时,露出了狰狞的笑容。

“那你有把他们杀死吗?”若良前辈又问道。

“很危险!我很危险!你看看我刚才都说了些什么!我就说了我很危险!所以我来警局,告诉警察们我很危险,让他们把我关起来,可是他们不听!他们也不相信我!为什么?为什么总是没有人明白我?!”埃德加再次答非所问地大吼大叫。

“因为你没有解释。”若良前辈说道:“你甚至把那个想要帮助你的心理咨询师杀害了,你把自己最后的救赎抹杀了。你沾污了双手,犯下了不能犯下的错误。”

“她跟所有人一样,都不明白我,都不了解我到底有多危险。我会杀人,我真的会,可是她依然不相信。既然她不相信的话,我就要证明。只有让她看到事情的严重性,她才会相信,她才会明白我有多危险,那样她就能让那些警察知道,让那些警察把我关起来。只有这样,才能够阻止我继续杀人。”

“已经来不及了,你已经铸成大错了。你杀了李医生,她已经没有办法再帮助你了。”若良前辈说道。

“呵呵呵呵呵呵…”埃德加忽然发出诡异的笑声,看着我们两个人,再次露出那个狰狞的笑容说道:“你看看我现在在哪里?”

埃德加的意思是说,现在的他,即将被抓去坐牢,关起来以后,就不能再伤害任何人了。我想,或许只有像埃德加那样受到精神创伤之后才有办法整理出那么一套诡异的逻辑出来。为了避免自己杀更多的人,于是以杀人来告诫他人自己的存在具有威胁性。以至于最终本末倒置,做到了后者,却没有避免前者的发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