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纳纳小说网
白昼
黄昏
黑夜

水至清则无鱼 - 22 浮现

锐雨≪窥≫  - 发布于2018-01-29 6:44:10pm

其他·同人


《窥》 第22章 – 浮现 | 潜水太久会溺死。

距离上一宗关于尤丽的绑架事件已经过了两个星期。包括尤丽在内,一共八名孩童获救。获救的孩童全都在医院接受肉体以及心灵上的治疗。

那宗案件里有三名死者,其中有两名死者是受害者,分别是一名男童和一名女童。根据文振的口供,当家里粮仓告急时,他会选出其中一名最不讨喜的孩子杀了,将他们的尸体煮熟给其他孩子喂食,毕竟家里人口多,一直花钱浪费食物的话自己很快就要饿肚子了。

那名被杀害的男童已被文振毁尸灭迹,完全不留下任何一点痕迹,警方唯有透过文振提供的口供才得以查明男童的身份。至于冰箱里看到的则是那名女童的尸体,在确认身份之后,警方也通知了女童的家人前来认领残余的尸体。

第三名死者则是文振的母亲,也就是我在文振家的房里看见的那名妇女李惠。根据法医检验,李惠因一些身体疾病,早已脑死,文振见无法喂食,于是找了针筒随便将一些食物弄成液状注入进母亲的体内,血管并没有消化能力,被文振这么一折腾,根本不可能活着了。

文振的口供里也有提到男童不会怀孕而且有时候比女童舒服,所以才会绑架男童。我依稀记得我在口供室里跟若良前辈问话的时候,那种被逼窥探文振内心的感觉,非常难受。只要是人,都会有主观的时候,可是在这种情况下,我根本无法接受文振的思想和理念。

若良前辈一直劝我站在客观的角度去看待这件事情,唯有了解一个人的内心想法,才能够明白事情是怎么演变成今时今日这种情况的。可是我真的做不到,所以到最后报告拖了很久很久才完成并呈交上去。

犯罪分很多种,有些人是后天性思想扭曲,像是埃德加,有的人则是明知故犯,像是庄凯英。可是只有少数人会觉得自己做的事情是理所当然的,就像文振。

另外,林延通以擅闯民居的罪名被逮捕,最后判了一些比较轻微的刑罚,并且被要求送到心理咨询师那里进行心理辅导。

尤丽的情况比起其他受害者糟糕,曾经受到家暴的她被文振绑架和囚禁的那几天被文振二度折腾,医生指出,尤丽的下体有被塞入各种硬物的迹象,情况甚至严重到需要缝针。除了肉体上的伤害,尤丽精神上的伤害也比其他孩子的情况来得差。

尤丽的母亲和准继父则将尤丽身上所有伤痕都怪罪在文振身上,因此明知道他们对尤丽施暴,警方却没有办法采取行动。就如林延通所认为的那样,警方在这方面能发挥的作用实在不大。希望尤丽出院之后,林延通已是自由身,那样的话他才能好好照顾尤丽。

至于文振楼下的怪叔叔刘明峰被逮捕,则是和张盈盈的案件有关。

事情是这样的,当时文振外出去寻找新猎物,刚刚被文振碰过的张盈盈趁文振一时疏忽成功逃脱,可是却在这时遇见住在文振楼下的刘明峰,也就是那名被逮捕嫌犯。张盈盈情急之下向他求救,而他也收留了张盈盈,还给她找来了一件衣服。

不幸的是,那家伙兽性大发,打算侵犯张盈盈,张盈盈在抵抗的过程中失足掉出窗外,由于头部先坠地的关系,导致颈椎断裂,张盈盈也就这么身亡了。而刘明峰担心自己被人发现,所以不敢去碰张盈盈的尸体,任由她在那里。

最后警方还是透过发现张盈盈尸体的那名醉汉的口中得知尤丽的线索,于是开始进行调查,原本一切证据都指向文振,不过当克莱恩警探到场,发现受害者全部都赤裸着身体的时候就怀疑张盈盈的死可能跟文振无关。

就在此时,刘明峰的妻子冲出房子来,向警员指证自己的丈夫,于是克莱恩警探将刘明峰带回去,最后证实了刘明峰是间接害死张盈盈的罪魁祸首。

案件结束之后,总算松了一口气。

今天,是我到耶律医生那里拿资料的一天。我轻轻敲了两下门,等待耶律医生的回应。过了挺长的一段时间耶律医生才说道:“请进。”

我打开门进去之后就发现耶律医生一直在打量着我。不等我用读心术探个究竟,耶律医生抢先开口道:“奇怪,你的读心术可以读到你身后看不见的人的内心,却无法穿墙。”

这就是为什么我在门外等了那么久才有回应的原因吗?

我习惯性地用读心术窥探耶律医生的内心,接着走到柜子去找资料。

“有事想问我吗?”耶律医生开口问道。我听了一怔,不明白耶律医生到底是怎么知道我想问她问题的。若良前辈的话,还比较合理,因为若良前辈总是无时无刻揣测着别人的想法。可是我在耶律医生面前明明什么都没做…

“我看你心不在焉的所以才问了,别想太多。”耶律医生再一次说道。

“林延通他…还好吧?”我问道。

“进度还算不错。不过这起事件对他的打击挺大的,他跟我说他经常责怪自己没能保护好尤丽,还跟我说知道尤丽会有这种遭遇也不是她想要的,但还是忍不住心存芥蒂。”耶律医生说道:“因此我为他进行了一段时间的治疗,前几天则替他写了一封信批准他今天放一天假,好让他抽空去医院探望尤丽,并且把事情说清楚。”

“这样真的没问题吗?”我问道。

“我劝他跟尤丽分开。林延通因为这段感情,让身上背负着沉重的压力,这起案件更彻底把他给压垮了。”耶律医生说道:“当然我并没有阻止他继续保护尤丽,只不过是以另一种身份去这么做而已。至于尤丽方面,有其他心理医生跟进,我也不需要多加关注。”

“对了,还有一件事情想问你。”我说道:“什么样的毒品可以控制一个人的思想?比如说让这个人以为自己是神。”

“这种毒品根本不存在。”耶律医生说道:“不过你这么说的话,我倒是想到另一种方式让这类情况发生。利用致幻剂让病患长期处于幻觉状态,再对他进行催眠,使他潜意识接受一种思想,或是人格转换。这种方式需要很长的时间,庞大的药剂使用量,而且成功率不高,产生的效果也可能与计划出现背道而驰的差异。”

这么说…海神果然是致幻剂的产物吗?

“你是因为海神杀人事件的案例所以才问这个的吗?”耶律医生问道。这个怪物…

“对啊!耶律医生也听说过这案件吗?”我反问。

“海神被判断拥有精神疾病,所以我这里也有海神的心理状况方面的调查报告。”耶律医生说着,站起身,走到柜子上取出一份文件交到我手上说:“我以上说的那个方法跟海神还是有一个非常遥远的差距。若你还不知道的话,三代海神都没有共同的圈子,没有接触过共同的人,可以说是完全没有作为线索的共同点。”

耶律医生的意思是说,这个制造海神的“心理医生”并不存在。若真有这号人物存在的话,那警方应该可以透过海神接触过的这个“中间人”找出其中关联。可是没有心理医生的介入的话,又是什么导致海神的诞生呢?又是什么让每一代海神都继承了其特性和记忆?

带着困扰的思绪,我捧着耶律医生给我的资料离开心理咨询室。

“蜗牛。”刚下楼便听到若良前辈的声音,只见若良前辈靠在车子旁,双手交叉于胸前看着我。我气得咬牙切齿,却想不到好的话来反击对方。

若良前辈走上前来,从我手上捧走那叠文件夹,然后放到后车厢去。一系列动作完成之后,见我还愣在那里,便走过来,把脸凑得很近。

我下意识地向后退,才发现到要是刚刚没有反应过来的话应该就被若良前辈亲了。然而这事却没有发生,真不知道应该庆幸还是失落好。

“干嘛呢?”我问道。

“还想问你呢!以为你被定身了。”若良前辈回应:“上车吧!”

我应声,接着便上了若良前辈的车回到办公室去。

在办公室里,我开始整理刚刚从耶律医生那里拿回来的资料,留下那份关于海神的报告在桌上,其余的全都放到资料室去。

回到座位上,我开始翻阅海神的心理研究报告。不论是耶律医生还是之前好几个官方心理咨询师,他们都没有咨询过海神,因此那份调查报告也只是行为研究与调查得到的结论而已,其中可以发现有好几个版本,不过前面好几个版本的调查结论全部都被最新的那份报告给否定了。不出意外,那份最新的调查报告正是耶律医生更新的。

一个月前,倍感无聊的耶律医生决定找一些无解的案件来研究,我说的无解并不是警局那方面的无解,而是心理学上的无解,而海神正是其中一个。

耶律医生在报告里提出自己的见解,其中还包括多种导致海神诞生的可能性,几乎每一种都有可能,不过最高机率能够发生的,正是耶律医生向我说明的那种情况。可是那种情况的发生,距离真相还非常遥远,不过只要方向正确的话,调查就会有所进展。

利用药物和催眠的方式来改变一个人的认知不是一件简单的事,在这之前我有翻阅一些关于心理学的书籍,要找到一个可以被完全催眠的人很难,要改变这个人的潜意识更难。

想到这里,我不知道为什么忽然想到若良前辈身上去了。若良前辈好像没有当初认识的那种高冷了。虽然对人的态度还是一样冷淡,不过我知道若良前辈只是不善于表达而已。

跟若良前辈相处了那么久,他对我日渐关心,我是感觉得出来的,只是他似乎在隐藏自己的情感,若心思不够细腻的话,很可能感觉不出来。

不过刚刚忽然凑近的那一瞬间就有点…

要是现在有一面镜子的话,我想我应该可以看到自己脸红的表情了。

只是,我和若良前辈真的适合在一起吗?

“你会杀死你最心爱的人。或者,你会被你最爱的那个人杀死。”那个预言家的话,忽然间出现在我的脑海中,仿佛提醒着我应该打消喜欢若良前辈这个念头。

办公室的电话忽然响起,将我从思绪中拉回现实。若良前辈接了电话,表情跟往常接电话的时候一样,都会不禁皱起眉头。盖下电话之后,若良前辈的表亲反而恢复平淡了。

这转变出乎预料得有点叫人难以适应,不过若良前辈下一句开口说出来的话,倒是真正让我倒吸一口凉气的惊讶。

“海神又杀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