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纳纳小说网
白昼
黄昏
黑夜

水至清则无鱼 - 24 白忙

锐雨≪窥≫  - 发布于2018-01-29 8:22:33pm

其他·同人


《窥》 第24章 – 白忙 | 一场没有结果的调查。

热烈的太阳高挂空中,若良前辈一边将手放在额头上遮挡太阳,一边尾随在我身后,往警局的方向前进。我不时回头看看若良前辈,而他也不时给了我一个又一个的白眼。

“你们来了就太好了,我想找个人说话都难。”克莱恩警探摇摇头说道,接着看了若良前辈一眼,对我问道:“这家伙怎么回事?”

“他原本不想来的。”我耸耸肩回应,然而,听到我执意要过来,若良前辈只好硬着头皮开车把我送过来,还陪我一同过来见克莱恩警探,不过这些我都没跟克莱恩警探说明。

“嗯,那我就开门见山好了。”克莱恩警探说道:“赌厅为了防止赌徒出千,在赌场各个角落都设置了不少监视器。我看了好几天的监视记录都没有发现什么异常,甚至连经验丰富的赌厅主管也跟我们说明凯勒曼在赌桌上并没有出千。我真想不透他是怎么一夜致富的。”

“不要模糊焦点。”若良前辈说道。

“嗯,对,抱歉,我也看过了凯勒曼遇害当天的监视记录,在凯勒曼进入赌厅厕所先后都有不少人出入,一直到清洁工人禁止任何人进入男厕为止,最终发现凯勒曼的尸体,然后报警。”克莱恩警探说道:“我认为,所有进出厕所的人都有嫌疑。”

“这样的话范围太广了吧?需不需要在缩小范围?像是跟凯勒曼或者赌厅有直接或者间接关系的人。”我问道:“说不定跟凯勒曼在赌厅赢钱有关呢?”

“凯勒曼并没有出千,这么说…”若良前辈一只手托着下巴沉思着,接着恍然大悟,道:“出千的不是凯勒曼,而是发牌人,或者被称为庄荷。监视记录中凯勒曼有玩过几把的赌桌上,庄荷有没有什么异常的举止?”

“这方面我倒是没有留意,不过为了避免看漏了什么袭击,我们还请了赌博专家来分析监视记录里的赌桌状况,若真的是庄荷出千的话,应该很快就会有结果了。”克莱恩警探说道:“不过出千的庄荷,有什么杀人动机吗?”

“他们之所以会出千让凯勒曼赢,最大的原因就是被凯勒曼收买,那么杀人动机很可能就是分赃不均,凯勒曼独吞大部分收获,于是其中一名庄荷,抑或是好几名庄荷一起联手对付凯勒曼。”若良前辈分析。

“除了庄荷,还有其他嫌犯存在的可能性吗?”克莱恩警探喃喃说道。

“有,除了庄荷之外,可能还有赌厅老板、凯勒曼的债主、凯勒曼的友人…对了,凯勒曼不是还有吸毒吗?说不定是毒贩子。”我说道。

“这些人确实都很有可疑,谢谢你,姿芸,我会去进行调查,若有更进一步消息的话会再通知你们的。”克莱恩警探拍拍我的肩膀说道:“对了,你们要是有什么消息或是分析真凶的犯罪心理方面得到什么结果的话不妨跟我们说一声。”

接下来克莱恩警探就拿着一张名单和地址离开警局去进行调查了,而我们在警局里的任务也总算完成了于是便抽身离开警局,回到我们的办公室去继续工作。

“分析得不错,连克莱恩都忍不住赞你了。”若良前辈说道:“看来你学习得很快,我竟然没发现你不知不觉进步了那么多。”

“这已经是…一、二、三、四…第五宗案件了,是时候成长了。”我说道。

“不过逻辑思维方面其实应该在多加训练,分析潜在嫌犯那方面还是有些漏洞。”若良前辈说道:“基本上我们可以直接排除掉凯勒曼的债主还有赌厅老板。嗣杰,分析。”

“凯勒曼在赌厅赢了不少钱,并且用那些钱把之前欠下的债务还清,照理来说债主没有必要再找凯勒曼麻烦了。即使是想耍赖,凯勒曼想要再还清一倍的债务根本不是问题。”嗣杰分析道:“至于赌厅老板,他确实是有杀人动机。凯勒曼在他赌厅赢走不少钱,让他怀恨在心动了杀机是自然的,可是在自己赌厅的厕所,这根本不合逻辑。”

“开赌厅的人多少都会有一定的背景,赌厅老板也说不上是什么善男信女,可是在自己的领地上杀人这种蠢事,即使雇佣杀手来办事,也不可能会有这种结果。”若良前辈说道:“破坏了赌厅的声誉不说,还把客人吓跑了,这岂不是赔了夫人又折兵?”

“那么就只剩下凯勒曼的友人还有毒贩了吧?”我搔搔头说道:“说不定还有可能是庄荷,他们只是在赌厅打工所以赌厅名誉对他们应该不怎么重要。”

“确实,不过我个人认为跟庄荷无关,至于我有什么凭据,那就等克莱恩的调查报告好了。至于友人和毒贩,我想毒贩是真凶的机率比较高。”若良前辈说道:“这真凶不一般,既晓得海神的杀人模式,也晓得反锁厕所间隔。”

接下来,讨论过一轮案情之后,我将大家的分析做了一份记录,整理一番确认没有错误之后,便将它们记录在电脑里。

“以前我还没在这里工作时,这些沉闷的工作是谁负责的?”我突发奇想地问道。

“这里。”小林举手说道,眼睛依然专注地看着荧幕,另一只手则继续敲打着键盘。看起来十足小大人模样…等等!小林已经是成年人了!

“那现在小林负责什么?”我好奇地问道。

“负责喂陛下吃饭。”嗣杰打趣道。

“小林负责的事情很多,除了在必要时替我们分析案情之外,还会负责其他部门的项目,像是法医部验尸记录、科研部的开发、证物房的证物管理等等。”若良前辈说道:“你的出现只不过减轻小林小部分的工作量而已。”

若良前辈发出声音的位置跟印象中有点出入,我转过头一看,发现若良前辈并没有坐在自己的在座位上,而至蹲在地上逗弄着小林二号。

“小林二号,来,吃东西了。”若良前辈拿出零食放到小林二号面前引诱它,小林二号轻轻咬住若良前辈手上的零食,然后用两只小爪接住,趴到地上去慢慢吃。

若良前辈也叫它小林二号?而且还直接叫出口了?听到这个,我不禁往小林的位置望去,发现小林也是目瞪口呆,这表情平时根本没机会见到呢!

“若良…你刚刚叫陛下什么?”小林问道。

“小林二号啊!”若良前辈若无其事地说道:“它跟你长得很像嘛…”

“不不不…它叫陛下!”小林立即纠正道。

“姿芸你认为呢?”若良前辈转过头来问道。

“呃…我?我…它不是叫陛下吗?”嘴上是这么说,可是我绝对不会承认我在心里其实已经偷偷叫了那只小猫无数次的‘小林二号’了。

若良前辈意味深长地看了我一眼,仿佛是在告诉我他其实知道我一直以来都是这么叫的。这一看让我不忍直视,于是心虚地将注意力再次放到荧幕上。

完成了报告之后,我看了看时间,可以下班了,于是伸个懒腰,站起身收拾一下桌子,准备离开办公室,回去宿舍去。

若良前辈一如既往地看见我准备离开以后赶紧收拾一下,然后跟其他人道别,尾随我离开办公室。离开大厦,我自发性地往停车场的位置走去,却被若良前辈叫住了。

“肚子饿吗?”若良前辈问道。

“呃…不饿,我待会儿回宿舍才吃。”我说道。

“我饿。”若良前辈说完,牵起我的手,往面档的方向走去。

坐在若良前辈面前,我回想起第一次跟若良前辈来这里吃东西的情景。当时我们还为了心理咨询师那件凶杀案起了一点小争执,还讨论着到底埃德加还是胡博才是真凶。没想到时间过得那么快,转眼间,这已经是第五件案件了。

在我缅怀着过去的同时,若良前辈也似乎是在沉思,一只手托着下巴,不过眼睛却一直盯着我。等到我发现时,想说点什么的时候,却被一道熟悉的声音打断了。

“姿芸!”随着叫声,我转过头去看看叫我的人是谁。声音的主人让我感到意外,瑜熙竟然会出现在这里,身后还站着一个小男生,小男生的样貌与瑜熙有几分相似,我猜测应该是瑜熙的弟弟。运用读心术窥探一下两人的内心,证实了我的猜测是正确的。

“瑜熙?你怎么在这里?”我问道。

“家人不得空,我带弟弟出来吃晚餐。”瑜熙说着,看了若良前辈一眼,若有所思,然后一脸调皮的表情坏笑道:“你们呢,出来约会吗?”

“别瞎猜了,不是。”我说道:“我们只是出来吃个晚饭而已。”

话是这么说,不过气氛感觉上好像有点尴尬。瑜熙就坐在隔壁桌而已,所以我的一举一动都变得有点不自然了,反观若良前辈,依然若无其事地撮筷子,然后开始夹着面条往嘴里送,表情和动作非常自然。

吃饱之后,若良前辈顺带地替瑜熙付了钱,在我跟瑜熙道别之后便离开了。

碰见瑜熙这一段故事,算是小插曲。大家都在好好享受自己的学校假期,所以见面的机会就相对的比较少了,不过像这种偶然的巧遇,我想开始可免责免。

时间快转至两天后,收到通知的我们再次来到警局与克莱恩警探会面。克莱恩警探也不罗嗦,将自己的调查报告,连同赌博专家观察监视记录后填写的报告一起交给我们。

趁着若良前辈翻阅报告的空档,克莱恩警探偷偷把他支开,带我到一旁说话。

“还记得那宗小巷凶杀事件吧?”克莱恩警探问道,在我点头之后,克莱恩警探又接着说道:“你让我留意那份案件,有什么进展就通知你,所以我想趁着这个空档向你汇报一下情况。案情有了新发现,其实不能说是新发现,只是我没什么时间去处理而已。不过案情确实因为这些发现,我们对这份案件有了更进一步,相信这会带给案情很大的进展。”

“为什么要把我拉到一旁,不能让若良前辈听见吗?”我故意问道。

“若良他也算是嫌犯之一,虽然他以研究案情为由出现在案发现场,以这个作为根据让自己脱嫌,可是还是有对他不利的证据,像是凶器上的指纹等等。”克莱恩警探说道:“燃烧场在将垃圾燃烧之前都会先进行分类,其中一名员工发现了一套沾满鲜血的女装还有一双鞋子,那名多疑的工作人员担心这很可能是重要的证据于是报警处理了。”

“碰巧的是,那女装上的血正好是死者的?而且很凑巧的是,那双鞋的鞋印也跟案发现场发现的鞋印吻合?”我猜测道。

“正是这样没错,其实这不是最近才发生的事情,可是我手头上还有很多案件要处理,因此一直搁置着,最近赫斯伯一直在抢我手头上的案件,我才有空档去处理这份案件,我会再抽时间研究案情,有什么更新的进展会通知你一声的。”克莱恩警探说道。

“知道了,谢谢。”我点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