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纳纳小说网
白昼
黄昏
黑夜

SH chapter - Chapter42:

婧溯雨.露≪Lost Star≫  - 发布于2018-01-30 10:15:33pm

其他·同人


Starlight Heaven chap42:

他们最先闯入的是皇宫中的一件堂皇亮丽的寝室,被单凌乱地被扔在地毯上。

寝室中的梳洗房传来阵阵水声,还有半透明玻璃所反映出的苗条身躯正在洗手台前移动着。

显然是一位女子。

他们闯入皇宫的队伍一共有七人两猫,怎么藏也绝对藏不了。

那么,就开战吧。

露西、朱比亚、温蒂和米拉分别先找了个隐秘的地方藏了起来,是男人们的命令让她们躲起来的。

说是他们若被发现被带走后,起码还剩下她们能自由行动。

露西和温蒂躲在梳妆台下,而米拉则躲在橱柜与墙壁之间的小缝之中,朱比亚多在床底下仔细聆听声音。

夏,灰和拉格萨斯就大胆地站在原地静待里头的女子的出现,两猫利力和哈比也在房门口把守。

但显然,众人的备战计划并不成功。

待水声褪去,里头的女子扯了一旁的面巾擦干脸颊上的水珠,站在原地不动了许久。

夏也有些不耐烦了,正想要闯入里头时,传来了女子幽幽的嗓音。

“七人来我寝室,有什么大事劳烦我吗?”

语音落下,她拿着面巾便毫不畏惧地推开梳洗房的门,垂着眸慵懒地打了个瞌睡。

夏等人不禁一怔,除了利力和拉格萨斯以外,其他人都愣在原地。

布兰迪什仰首看向闯入她寝室的老鼠们时,也不禁愣在原地石化了。

这群人... ...怎么会在她房间里?

“布兰迪什?”

“真是你啊,那就好办了啊哈哈哈哈!”

众人一致鄙视地看向双手叉腰仰头大笑的夏.多拉格尼尔,果断无视掉此宇宙不知名动物。

“你、你们怎么会在这儿?”布兰迪什显然惊吓也不小,尤其是在那位金发女子从自己梳妆台下走出那一瞬间,她都快怀疑自己是不是死了到冥府才遇见此人。

她一脸喜悦地奔到自己面前,亲昵地牵起她的手寒暄着,脸上尽是熟悉的笑靥和喜意,那精致的脸蛋上毫无胭脂粉的衬托,却依然美得让人嫉妒。

那头金色长发如同初见她一样使用蓝色发带扎成金色长马尾,看起来青春又清纯。

“露西?我... ...我是看见鬼魂了吗?”

就连平日寡言少语闷骚的布兰迪什也不淡定了,迅速抽出自己被露西牵着手捏了捏自己的脸颊,像知晓这是不是真的。

夏哈哈大笑,再见布兰迪什疼得轻抚自己的脸颊,就连露西等人也忍俊不禁了。

夏双手抱头绽放着多拉格尼尔氏露齿灿笑,也缓缓走到露西身旁。

“露西是我复活回来的哟!”

和布兰迪什简单的解释了露西如何归来后,布兰迪什才真正相信眼前的金发女子是作为人类来到她寝室的而不是鬼魂。

同样的,她对于再次与异国“朋友”相遇也感到挺开心,尤其是与死而复归的露西见面,更是满满的喜悦。

一时间大家似乎都忘了闯入皇宫的目的,若不是拉格萨斯等得不耐烦地“喂”了一声,大家恐怕还沉浸在与布兰迪什叙旧的兴奋心情中。

布兰迪什也不是傻子,见几位深夜闯入皇宫内部必有目的,但这目的是否威胁到她,那就另当别论了。

露西也傻笑了一番,随后便向敌国好友顺势解释自己来的目的。

没错,就是自己送上门解释了!

朱比亚和灰在心中狂吐槽,互视了一眼突然发现彼此心中所想神同步,果断一人面瘫一人娇羞地击了个掌。

布兰迪什再怎么说也是阿尔巴雷斯的子民啊,这么突然就和对方解释真的好吗?

“如此这般如此这般,就是这样。艾尔莎被艾琳抓走了,半年多无音讯,我们是来带她回家的。”

「回家」

家。

那个她一直认为是自己家的公会。

但如今却无法回去了,因为知道了自己的身份,再加上艾琳的威胁,还有那个隐藏在光明背后的黑暗。

这些的一切,都是他,造成的。

艾尔莎默默承受着本不该忍受的痛苦,对于艾琳的毒打默不作声,只是在夜晚的时候面无表情的为自己上药。

但,那些痛楚,她早已麻木。

她不能反悔,也不能回去,因为这是一条她自己选好的道路。

在她点头答应要随艾琳来阿尔巴雷斯帝国时,那份原本安宁的命运就早已变质了。

如今眼前的是自己名义上的母亲,风华绝代,风情万种依然如一位桃花龄的妙龄女子,苗条的身材与精致的脸蛋,漂亮又妩媚。

但她的狠,却是比所有人还要强大的力量。

艾尔莎绝对不会否认艾琳的美丽,也不会否认眼前的人的强大。

先撇开她那强大的强化魔法,再加上她自己的龙之力量,那简直就不是个凡人能够轻易驾驶的魔法。

“怪物!”她曾脱口而出的言语,却得到艾琳的冷眼嘲讽。

“我早就不是人类了,多一人知道也无所谓。”

她为什么能承受这样的痛苦?

她知道艾琳早已不是正常人类的存在,也知道她那悲惨的过去,还有以龙生活的几百年。

她的过去,艾尔莎都了如指掌。

她恨艾琳,同样地也同情艾琳的遭遇。

她从来不是个会记仇的女子,即使对于曾经让她留下不好的回忆和恐惧的冥府之门中的狂华,她到最后也随着时间而渐渐释怀了。

但是,她恨艾琳,这个女子为了让她的“分身”与她遭遇同样的痛苦,而大老远从伊修迦尔把她给拐来。

同样的,在听了艾琳的过去后,她并没有因此而减少对她的恨,多少还是有同情的成分存在的。

她也很感谢这个不可一世的女人,不顾一切地把她给生了下来,即使生下的时刻的目的让人觉得毛骨悚然,但起码她还是坚持保护这个拥有与她相同血缘的艾尔莎.斯卡雷特。

来到阿尔巴雷斯的第六个月,仿佛如同度过着几世纪一样。

身上的旧伤疤痕与新伤混为一体,看起来十分狼狈。

过去的女王霸气还有呆萌的她早已一扫而去,取而代之的是狼狈又伤痕累累的艾尔莎。

每天每夜过着与艾琳战斗的生活,那个女人的强大她是清楚的。

在这六个月里,她几乎每天每夜对他对战,最强记录是连续一周不眠不休的对战。

她说,她的女儿是让她受过最严重伤的人。

她说,能伤到她的人,如今世界上只剩下她的女儿一人。

她曾经把艾琳揍得手臂差点断了,满身都是伤,腿骨脱臼,满脸是血。

但是当时的艾尔莎早已被艾琳打得趴在地上躺不起来,看艾琳的伤似乎很严重,但艾尔莎绝对不会比艾琳的伤来得轻微。

当时她昏迷了五天,才得以苏醒,伤口愈合也用了很长的时间。

艾琳淡笑着与她说:“你的魔法很强大,与你很相配,如果你遇上的不是我和奥格斯特的话,那么你绝对是最强大的妖精女王。”

“但是在我眼前,你只不过是一只被拔了翅膀的暗夜妖精。”

她并没有反驳,只是装睡地背对着也一身伤的艾琳。

艾琳说得没错,只要还在这个鬼地方,她就什么都不是。

她只能是个离开了妖精巢的落魄妖精。

今夜的城堡十分宁静,静得让人难以接受。

艾尔莎把自己独自锁在房间里,浑身是伤地躺在柔软的双人床上,单手遮盖着双眼闭目养神。

今夜难得得以歇息,艾琳出去干事了,所以她才能逍遥一天。

伤口上方才抹的药传来火辣辣的痛,还有内伤传来的不适,她是连动手指头的力气也没了。

来到阿尔巴雷斯时,她才清楚这个地方的新王并非真如杰尔夫临睡前的旨意传给艾琳,而是由奥格斯特上位。

他是一位挺不错的老人,虽然艾琳对她的虐待他不理会,但偶尔还会让人送药来给艾尔莎,虽然是敌国人,但他的确是个温和的老者。

如果不是对立的话,那绝对会是个很好的朋友。

而且,在知道那件事情的时候,她是震惊地。

奥格斯特等人并没有因为她是异国者而避忌她的存在,兴许是认为她回不去了吧。

她自嘲一笑,趴在床上不敢扯动伤口,也睡不着觉。

艾琳并不是第一次不在城堡里,但这回让她感受到无比的安心。

虽是母女,但却彼此憎恨。

她知道她被安排住的房间某处一直有个暗道,应该说城堡里的每个寝室都有独属的逃生暗道。

她也尝试过想找出来,逃出这个鸟不生蛋的鬼地方。

但是却怎么也找不到,艾琳也劝她放弃,并表示那只有贵族才知的暗道,不会那么简单就给她找出来的。

她本想着以后一定要找出来逃出皇宫。

却没想到居然会有人利用这个暗道,来到她的房间。